首页 第八句喜欢 第98章:如狼似虎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4422

    连载(字)

74422位书友共同开启《第八句喜欢》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如狼似虎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 74422 2019-09-01

“殿下,一切安排就续,随时可以进入荒城。”暗一上前汇报,语气平静,却透着满满的自信。

老管家折回来给秦寂言送宵夜时,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呵呵直笑。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顺着痕迹跑了一刻钟左右,暗卫和武定发现打斗的痕迹,不远处还有几俱尸体,有黑衣刺客,也有秦王府的护卫。

“我们现在就是逃难道,一路上要杀我们的人太多,侨装前往会安全一些。”秦寂言说话间,已将身上的衣服脱下,连中衣也不放过,只留下贴身的衣服。

“有个孤身的小兵,许是军中逃兵,兄弟们,上!”赵王派出来的探子,做普通农家子的打探,看上去虽然粗犷,可一时半刻还真不会把他们看成军人。

“谁告诉你,朕要立后?”秦寂言本就为这事不高兴,现在唐万斤再三问起,无疑是撞到枪口了。

顾千城举着刀,抵在红衣妇人的身后,瘦弱的身影,几乎完全被红衣妇人遮住了,可秦寂言仍旧一眼看到了她。

炸药包技术含量不高,杀伤力也不是多明显,在战场能造成的影响力很小。要知道,当初明朝的火统和火药的制造水平也是很高,可最后还不是……

冰墙光滑透亮,能把人照得清清楚楚。左侧约百米的位置,一根巨大的柱子矗在那里。柱子有成年人腰身那么粗,底下有一个大箱子,可以容纳数十人。柱身背后有轨道和绳索,就像杠杆一样,在另一头用力拉绳子可以将箱子升到顶端,只是绳索的另一头缠在顶端,而顶端……

结合从秦寂言那里得到的消息,顾千城猜测,下手的人,应该不是为了算计她和五皇子,而是要算计她与秦云楚。

老太爷真得很想知道,楚世子脑子里装得是什么,怎么和他那个没用的儿子一样蠢。

到了六扇门,发现秦王殿下不在,说是皇上召他进宫了。

大秦来使没有见到皇上,可并不表示北齐皇上不知晓大秦来使与太后的对话,大秦来使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大秦不承认太后,他们只承认北齐皇帝,也支持北齐皇帝。

相比大秦的伤亡,北齐才是最惨的,他们虽然躲得快,可一旦被炸药炸伤,非死即伤,真实的死伤率远高于凤家军,只是他们不知实情,还在那里暗自得意。

他们现在这个状况,可对付不了两拨人,会死的。

反应过来的顾千城知道机不可失,不管这群黑衣人是怎么回事,他们现在都要抓住这个机会。

一刹那,顾老太爷失望透顶,也觉得自己失败致极。

这院子也招待了不少女香客,那么多人住过也没有说什么,怎么到了顾家人头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直到现在,他们一闭眼就是那具白骨七孔流血的样子,太吓人了,就像是……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封老爷子两不相帮,或者说他不掺和秦寂言和太上皇之间的斗争。

“你们不是皇上的对手,别做不切实际的梦了。”景炎摆摆手,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暗风楼的大小姐,黑暗世界的公主,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平凡?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顾千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凭借良好的记忆,顾千城虽然多花了一点时间,却安全抵达目的地。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必须回京……“秦王殿下,请你再帮我一次?”顾千城有些迟疑,可还是说了出去。

他到要看看这姑娘要做什么。

没有求人的低姿态,而是平等的交易,顾千城更习惯如此做,很快就有一个健壮的汉子大子胆子上前:“你说的是真的吗?”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嘴上说着见谅,语气和神情却没有一丝见谅的意味,摄政王只当没有看到,指着左手旁的首位道:“秦王能与娘娘一见如顾,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放在心上。不过,让贵客站着说话,着实是失我们礼,秦王,快快入座。”

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轻轻一个吸气,顾千城就能闻到秦寂言身上的冷香。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舌尖轻轻从顾千城的胳膊滑过,酥麻似触电的感觉从小腹往上升,顾千城一个机灵,忙推开秦寂言:“让你咬,不是舔。”

“他们都不会有事,别担心。”秦寂言握住顾千城的手,十分坚定,顾千城却又一次的挣开,“他们现在不会有事,可我一离开景园他们就会有事。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把我带出去,而是把焦向笛和我三叔他们带走。”

他觉得,任五皇子这么做下去,那什么国库钱庄别想开出来了,他的政治生涯也要挂上一个污点了。

结果呢?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屁股疼。”活该,谁让这个男人打她屁股的。

秦寂言如此自信,必是早有准备,要是双方打起来,她再输了,圣域那些死老头一定不介意送她一程。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顾老太爷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顾家必然要毁了,可是别人能与五皇子脱离干系,他们顾家能吗?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暗卫摸清了地,便按原路下山,拿着秦王府的令牌去军营调了一千兵马。

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半个时辰后,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千城,到了。”顾三爷打断顾千城的思绪,扶着顾千城下马车。

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只是老皇帝和太子的事就在眼前,她条件反射性的就想起此事,完全是本能。

“没事,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敢一个人出门,肯定是有准备的,你和承欢是瞎担心。”顾千城揉了揉顾承意的脑袋:“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们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让自己有事。”

“承意,姐姐不敢保证,今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但姐姐可以保证,下次绝不会这么冲动,而且安顿下来后,会给你和承意送信。”要她带上这两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寂言在老皇帝眼中是孤身去江南,他不可能回京城把亲兵带走,除了暗卫外秦寂言只把子车带走了。

没有想过占据江南,可并不表示景炎会把江南拱手送给秦寂言。

“你在我这里要是瘦了,我会愧疚的。”景为说得诚恳,顾千城姑且信了,不甚在意的道:“放心,过两天就会胖回来。”

“猜对没有奖,我也这么认为。”秦寂言捏了捏顾千城的脸颊,“武家人还是很聪明的。”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平西郡王不敢说的话,是想问“皇上是不是不行了?”

“你这态度不对,不管做什么事,都应该……”这孩子欠教训了,今天就代顾家老头,好好教教教这个孩子……

顾千城就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才不与老太爷辩解,事实上她也无法辩解,因为老太爷说得都有道理。

要知道,皇上手中可是有锦衣卫与六扇门两拨探查消息的人马,他们用阳谋还好,要是用阴谋的话,皇上手底下的人转头就能查出,他们做了什么。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那触脚可是比刀还在锋利的东西,可就是这样也戳不破。那枚白卵软绵绵的,触脚一碰就凹下去,完全无法给它带来伤害。

“哧哧……”白卵里面不知有什么,许是被火烤的难受,不断的挣扎,偶尔会凸出尖锐的一角,不过不管白卵里面的东西怎么动,它都无法破卵而出,或见外面那一层透明的东西,不仅能保命它的命也能要它的命。

“你……要什么好处,开出来。”君亦安也算是知道顾千城的脾气了。

一甲前三的去处定了,他们在吏部学习了几天后,便要去各自去赴任。

原本倒向赵王二公子与三公子的将领,在看到两位公子一废一伤后,本就心神不宁,不知如何是好,现在秦云楚一招揽,他们岂有不应的道理。

言倾和承欢几个人忙完手边的工作还能回去吃个宵夜、休息一下,秦殿下却是彻夜无法休息。

赵王离开前,除了将城中一应粮草都打劫走,城中富商家中的金银也被赵王抢空。官府中凡是不臣服赵王的人都被赵王给宰了,而投靠他的人则一起被带走了,整座城没有一个当官的在。

“不行。”顾千城有自己的坚持,“承欢,要不要计较不是你说了算,你不肯说我自己去查,既然是发生在军中的事,要查起来想必不会太难。”

果然,大管家派人查来的消息,和承欢说得差不多,但承欢漏了一点,那就是他被程将军踢倒在地时,那些人为了羞辱他,在他头顶上撒尿,他因为不堪受辱才强行站起来,却不想刚站起来,就被程将军打断了双腿。

承欢的仇,她会报!

可是……

“把你们老大叫出来。”秦寂言没有再出手,而是举剑往前走,而他往前一步,船上的打手就往后一步。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接过太监手中的燕窝在,顾千城亲自端到秦寂言面前,“皇上,出什么事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秦寂言从一进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吃饭都不专心。

好在只有秦寂言一个人看到了,不然她可真是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