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八句喜欢 第95章:振振有词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4422

    连载(字)

74422位书友共同开启《第八句喜欢》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振振有词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 74422 2019-09-01

白容自然也发现了他那细微的动作,心中暗暗一惊,这月无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呀?

保护公主可是他的责任,他可不能有点的疏忽。

那马夫试着止住狂奔的马,但是显然没有多大的用处,那马车还是直奔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那女孩子了。

“拦住它。”已经下楼的孟千寻看到他们竟然就想这么的离开,脸色微沉,略略提高了声音,沉声喊道,。

“不错,你早就是我的妻子。”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唇角便不自觉的漫开灿烂的笑意,那轻笑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得意,声音中更是满满的满足。

不过,孟千寻却并没有说什么,说真的,她也很想听听夜无绝会给宝儿讲什么故事。

“公主是什么人,岂能这么随便的选一个。”有人立刻反对。

现在,父皇竟然又用这样的借口来骗他。

“父皇是在一直帮他,但是,却毕竟不能打到凤阑国的内部。”北尊大帝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他们毕竟不是凤阑国的人,不可能深入到凤阑国的内部。

那样子,倒真的有些亲密,不过,李逸风很清楚孟冰的心思,自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拆了她的台。

他这话,不仅仅是对孟冰的侮辱,更是对李逸风的侮辱。

他的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人,我按你们的意思娶了,其它的,就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的眉头,紧紧的蹙起,似乎是正在极力的忍受着巨大的伤痛。

更何况,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会穿帮的,就算他们不说,到时候招亲的事情结束了,父亲肯定就会知道了。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那样的事情,只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定然会天天受到痛苦的折磨。

此刻他的这翻话,更是很快的便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再怎么着,花断尘也不应该强迫人家呀。

他在心中还是暗暗的祈祷着最好不要是她,不要是她。

这束花看起来简单,干净,虽然没有红玫瑰的娇艳,但是却更有着一种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

而且,只怕肯定也会想法设法的让北尊大帝相信他的。

而且,花断尘的速度,可是比白容都快,只怕比夜无绝都还要快上一些,她毕竟不懂轻功,自然很难避开他这速度的动作。

而且,这次的速度,似乎比起刚才更快了一些。

而且,北尊大帝写在圣旨上的字也并不大。

太医吓出了一身冷汗,对上花断尘投过来的狠绝的目光时,他的身子微微的轻颤,心中更多了几分害怕。

当然,他虽然一直都没有动,但是却一直都找着机会。

孟千寻的眸子微沉,并没有理会他,不过,却也明白了,他是想要去拿圣旨,而生怕她趁机逃跑。

到时候,他不但刺不到花断尘,只怕还会伤到孟千寻。

“连你也不支持我。”老爷子的眸子转向李老夫人,神情间多了几分不满,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老伴定然会支持他的,没有想到,连她都来阻止他。

“就这样了,十天的时间,你要莫去找个女人,要莫就去找一个埋我的地方。”老爷子再次的望向李逸风,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绝裂,很显然,这件事情,在他这儿,是绝对的不可能再改变了。

而且,这一次,他显然也不想再给李逸风任何的机会,所以,话一说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李逸风望着他快速离开的身影,不由的僵住,这,这到底是算是怎么回事呀?就这么离开了,那他要怎么办呀?

李赢也是微愣了一下后,然后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很显然,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了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孟千寻都感觉到快要窒息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只是抱着她的手,却更加的收紧了几分,似乎此刻仍就生怕她会突然的消失了。

所以,孟千寻此刻没有过多的去解释,因为,她知道这种开情况下,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这一次,她说的更加的明显的,不再丝毫的掩饰,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觉的,感情的事情,爱了就是爱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掩饰。

真的让他爱到心底,让他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吃进肚子里。

正在想着,便看到那个手下远远的走了过来。

竟然不是冰儿那丫头,而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公主?

那个男人脸色微沉了一下,然后才再次说道,“因为,公主喜欢的人不是二少爷,所以,二少爷决定成全公主,而且为了公主,做了很多的牺牲。”

只是,李逸风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根本就不给李逸风半点的回旋的余地,再次一脸坚定地说道,“这件事,就这到定了。”

而且,北尊大帝既然发了昭书,为她招选驸马,又怎么可能答应父亲。

“招亲大选是为北尊大帝的女儿选驸马,现在是你跟冰儿的婚事,跟那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呀?”果然,老爷子再次接下来话,明确有的验证了李逸风心中的,让他感觉到有些可怕的想法。

他跟她只是朋友,好朋友,若是可能的话,他跟她相识了那么多年,早就在一起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所以,不能说是那个女人太厉害,而只能说,当时是他自己的意志力太弱,或者,他本身就不想去抵抗那样的诱惑。

要不是夜无绝说要收拾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她肯定会让白容直接的将他打出去了。

此刻的他,仍就是一脸的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