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八句喜欢 第107章:抽刀断水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74422

    连载(字)

74422位书友共同开启《第八句喜欢》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抽刀断水

第八句喜欢 羽羽or浅浅 74422 2019-09-01

其他五人立即安静下来。

看着满脸泪痕的少女,特别那和前世妻子‘小猫’少女时代一模一样的面容。滕青山情不自禁地对这少女好一点。而这少女的命运,跟小猫比,也同样的凄惨。更让滕青山心生一点怜惜。

诸葛元洪也眼睛放光,赞道:“青山他百夫长争夺时,也是这枪法。不过……那时候,根本没有这股生生不息的完美意境。每一枪的势都相连,一旦第一枪破不开,面对青山连绵不绝的枪影,将会陷入无法挣扎的境地!”

飞刀破空,突然到中途,划过一个圆弧,刺入那柳树树干。

“从这座位,就看出归元宗的几大势力了。”滕青山坐在右排靠后位置,目光扫过一群人,“左边的一排,应该是归元宗的长老、护法们,应该是管理核心弟子、外围弟子的。我们这一排是黑甲军……哦,那两个人。”

“如今我的《流星刀》,也有小成!连师叔怕都不是我对手……这第一统领,该是我的!”臧锋心热起来,这《流星刀》乃是归元宗两大天级密典之一,在刀法上,臧锋一直在潜修。很少在天下间闯『荡』,所以,他的名声并不大。

滕青山也看向这臧锋。

“你啊,为师不说你了,随为师进武阁!”诸葛元洪摇头一笑。第二章 飞刀

“我有!”滕青山看向妹妹,“小雨,这里有五万两银子!你放到你那去,以后想用就用!”滕青山很清楚,在归元宗内,那么多弟子肯定暗地里也会攀比。如果穷没银子,也会被人暗地里瞧不起的。

诸葛元洪说道:“没秘法,那就需要创造!各大宗派的秘法,当然都是一些先辈们创出来的。”

“尖刺材质特殊,应该也是宝贝。”滕青山暗道。

“青山大哥!”

诸葛元洪的境界,足以为自己师傅!

它已然蜕变!

一人一妖兽!

一个人类,竟然令它重伤了!

浪费啊!

而刚才一百米高度自由落地,滕青山也发现,自己身体承受力的确比几年前,要强很多。

一枪出,空气尖啸声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双眸凌厉,完全锁定对手。

轮回枪猛地刺入!

“啊!”“嗤——”

岩浆湖湖岸上,不少人盯着那滕青山。有震惊的,有钦佩的,也有快意的……

“呼!”“呼!”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进岩浆流中。

滕青山一拉枪杆,一道银光闪过,枪头便猛地刺向前方,空气锐啸,宛如一道奔雷袭击而去。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谁想最后竟然被赤鳞兽夺了去。

“要去,就赶快去。”冀鸿喝道。

凡是里层的各方人马都同意下达命令,命令麾下部分人员专门应付外围,防止外围有人朝里面冲。

“是雷神刀‘吴越’!”一道声音响起。

那披散的长发,凌厉的眼神,随风而飘的空『荡』『荡』袖子,那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长刀。完全说明了他的身份——雷神刀吴越!

“啊!”低沉,从喉咙中迸发出的惨叫声响起。

“统领,我看咱们马上就出发!带人驻扎到岩浆湖旁边。”滕青山连低声道,“现在不少人已经赶往那潭底了。如果咱们再不走……等到明天,怕是岩浆湖周围一块区域,都被其他人给占住了。”

“呼呼~~~”

在后面的武者们也不甘于寂寞,一个个想方设法往前冲。而无法往前冲的,更是高喊着‘杀死他们’‘抢啊’,唯恐天下不『乱』。整个气氛一下子变得疯狂。那数道飞向黑『色』岩石的人影,更是令气氛一下子达到巅峰!

“‘生死刀’杜九!《地榜》排名第十七,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滕青山很清楚对方身份,论实力,滕青山丝毫没在乎过这个生死刀‘杜九’,排名前二十,滕青山一杆轮回枪绝对能将其击杀。

双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是青湖岛的!快逃!”对方一群人,其中一人猛地一声大喊,顿时那群人毫不犹豫落荒而逃!

这乌岱刚要靠近,在古世友旁边的两名高手立即冷眼看向他。

这种知道秘密的人,死了,才是最好的保密办法。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好,好。”精瘦汉子沿着火热岩浆通道旁边前进,只是,他距离岩浆边最起码有数丈远,因为愈是靠近,那泛起的热气愈加可怕。

滕青山站在山脚下,仰头看着那崖壁上迅速爬着的精瘦汉子。

嘴上这样说,可精瘦汉子心中却焦急地很:“这些大宗派,有哪一个心慈手软的?现在我还有用,等他们看到黑火灵果,怕就要杀我灭口了。我一定得找一个好机会。”

“走!”滕青山再度将轮回枪背负在身后,随后便一跃而下,脚上一点崖壁,便抓住那藤曼,便飞速下降。

地面出现一个足有一丈深,数丈宽的大坑,泥土碎石飞溅。而那古世友早就躲闪到一边去了。

距离中午,大概还有一个时辰。

重剑再次带起古怪的锐啸声。

两招连接的宛如天成,渐渐的,‘火中取栗’施展到一半,就陡然改变为‘火上浇油’。

……

的确,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马峰手中重剑被震飞,在无法阻挡情况下,以‘火上浇油’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数万斤力气,都可以将司马峰给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时候,收住枪式。

“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两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这《烈火五式》……”滕青山闭着眼睛,脑海中尝试模拟融合,想着想着,滕青山就站起来,开始演练了起来,不断地改变。

专门大厨,诸多仆人准备。那些武者们怎么不眼馋?可眼馋也没用。

而那独臂汉子将战刀又慢慢放进刀鞘里,淡漠道:“滚吧!”

“各位大人。”那杨塔朗声道,“各位的上等战马,暂时寄放在这。从这赶往火焰山。各位就骑这普通的黄鬃马吧!”此刻在府邸门口,已经有很多廉价的黄鬃马在那边了。这一幕令不少归元宗高手眉头一皱。

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

滕青山不由眉头一皱,的确,许多武者苦修十数年,就是为了一朝成名。

大家都知道,火焰山将会在以后的一两个月内,非常热闹。整个扬州,乃至北边的青州,这两州高手都有时间,来得及赶往火焰山。那么多高手聚集,将会是一个难得的盛会。或许会看到很多厉害高手。比如《地榜》高手,《潜龙榜》《雏凤榜》高手。

在滕青山看来,黑火灵根,绝对不可能单单只让人增加一万斤力气!

此刻,相比较于黑火灵果,滕青山对黑火灵根更加渴望。

冀鸿一看,脸上便『露』出喜『色』。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滕都统,你,你认识我?”李金福有些惊诧,对于滕青山,他当然了解。如今黑甲军中滕青山名气还是很大的。其次,李金福这些年在黑甲军,娶了媳『妇』有了儿子后,两三年也会回家探亲一次。

在场众人轰然应声。

心存热血,闯『荡』天下,进行生死磨砺的武者,有很多。

没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量多了,大金庄当然万分警惕,甚至于会有很多族人守夜,可依旧无声无息消失。

商人多了,形成一个大团体,大家就能请很多护卫,这样也更安全。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叁石客栈经受那一场厮杀,那二十几人当然很快就离开。他们并不知道,滕青山是否杀死孟田。这些汉子在徐阳郡行走,这种消息,当然是大肆谈论。

要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杀死对方,当然这一条必须得有人看到,否则谁知道是不是你杀的。第二个,对方被打的正式认输,这也需要有人看到。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归元宗年轻一代,高手是不少。

滕青山看过去,那靳涛正独自一人站在角落,依靠着木桩闭眼养神。

直接杀死就是!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滕青山心中一动。

就在这时——

“孟田输了?”杜洪、滕青虎、朱崇石等人不由『露』出喜『色』。

凡是习武的人,一般都会看《地榜》,听到孟田报出名字,根据孟田的刀法,他们都猜出孟田的身份。大家都很担心滕青山。毕竟对方,那是能够名列《地榜》的了不起人物。

荒野中,滕青山飞速追着。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面对这仿佛能刺破天际的凌厉一枪,那孟田只是看似随意的朝下方劈出一刀。

滕青山当初创造枪法,花费精力最多的就是‘混元一气’枪法,这是最强防御枪法,在长枪一拉一转之间,可以瞬间转化为任何攻击枪法。以混元一气枪法为‘中枢’,滕青山根本不怕攻击有停顿,给敌人机会。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锵!锵!锵!锵!

“刚才咱们还想跟人家动手,还真是找死啊。”那些汉子们都有些后怕。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货车的车轮滚动着,行进在官道上,黑甲军军士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再过几里地,就过了徐阳郡,进入楚郡了。”朱崇石脸上满是喜悦。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听说大金庄的族人们都在商量,要迁徙搬离呢。”店小二摇头道,“虽然大金庄,在这块土地上数百年,守着老祖宗,不想离开这地方。可这样的日子太让人害怕。我看呐,就这几天,大金庄估计就要搬离这里。”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二十名黑甲军军士统一的转头看过来,冷漠看着那人。

滕青山整个人一跃而起,直接跃上二楼。

刀光和枪影凌空撞击,只见那高手身影仿佛旋风一样一转,轻易卸去滕青山的螺旋劲,同时飞上了旁边的屋顶。那孟田也是大惊:“好可怕的枪法,那枪法竟然好似蕴含看不见的漩涡,连我的刀意都受到影响!”

“轰!”

“是真是假,还难说。”滕青山看着货车、马车的速度,暗自叹息。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