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153章:布帛菽粟

圣安娜热线 作者: 飞阳若陌

唐毅不用钟凡多说,立即扶起水手,就在唐毅扶起他的一瞬间,竟然昏死过去。唐毅见他伤势沉重,不禁眉头一皱。

赤色湖水与海相遇后,并不能水乳交融,反而十分有界限地区分开来。

“怎么”唐毅不解地问。

“强词夺理!”‘bigmom’根本听不下去雷法的废话。

“‘奈菲鲁塔利家族’?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了。”莱德菲尔德听到雷法的说法后,脸色稍微缓和了些,“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天龙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岂不是更方便我们合作吗?”

苏沐风转过脸看向开着车已经气恼的乔治,眉眼轻挑,假假的一笑,说道:“因为我今天不爽了……”

夏以沫听闻,嘴角的笑越发的大,苏沐风沉醉在她带着茫然的笑容里,一抹心酸滑过心扉……乔治远远的看着,沉沉一叹,抬了脚步跟了上前。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苏沐风仿佛变了一个人,冷漠的让人可怕,再一次的,他挂断了电话。

“天霖……”夏以沫的声音有些紧张,“他是你哥,你真的确定会帮我吗?”

龙天霖笑了笑,笑容里有着张狂的冷傲:“你难道忘记了……哥想要的,我都会争!”

是啊,天霖对她不也是如此吗?

微微霸道的语气带着娇嗔,龙尧宸薄唇浅扬了下,勾过颜若晞的头,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嗯!我走了……”

还来不及去想龙尧宸话里深沉次的意思,夏以沫整个人忽然重心一失,她尖叫,感觉到龙尧宸的方向是去那张大床……

“阿宸,求你……”得到一丝空隙的夏以沫绝望的开口,“……不要!”

龙尧宸眸光暗沉而深鸷,他手指翻动的大致看了圈儿回复,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不过数秒间,回复和点击率就又攀升了不少,他面色越发的沉戾,眸光越发的幽深,手指翻动间,一条条dos命令滑过屏幕,当“滴”声传来,“极端疯狂”陷入了瘫痪状态,紧接着,凡是转载了这个帖子的各家网站,也都瘫痪了。

段少洹偏头看看段震,说道:“老头,国会的事情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好……龙尧宸这边,我,一定不会让他有机会在国会的时候踏上龙岛!”

“走吧,你该准备一下了。”刑越说着话,示意sam跟着,二人一同出了病房,和医院里的咽喉科的主治医师接洽相关的事宜。

“你可以先去机场……那里有空调!”

“宸少!”龙天霖转身,看着龙尧宸的时候并没有一丝意外的表情,他双臂环胸,姿态慵懒的倚靠在堆放着碗碟的巨型大桌子的边缘,嘴角勾着一抹讨人厌的痞笑,张狂而邪佞,“你怎么会来这里?”

龙尧宸胳膊淡漠的一挡,夏以沫脚步微微踉跄了下,她被龙天霖扶住,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龙尧宸。

夏以沫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是她在别墅里的时候最喜欢穿的那套小碎花的……夏以沫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她这刻顾不得自己为什么会穿着睡衣出现在别墅,她看看左右后,急忙回了房间,找了一圈自己的衣服,可是,却没有……

龙天霖的话说的很是缓慢,他每吐出一个字,眸光就深深的看着龙尧宸,看着龙尧宸越来越沉的眸子,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

龙尧宸和顾浩然同时落地,一人手里拿着经过改装的大口径手枪,一人手里拿着突击步枪,那一边,夏以沫已经在抱着劫匪甲的fnc步枪,枪口对准了劫匪甲。

“又多了两个……”劫匪甲拇指正在往引爆器上挪动,他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冷笑一声说道,“我在这里,就没有想着要活着出去……我和上面立下了生死状,老大救不出,我也就当路上做伴的。”他眸光猛然凌厉,“拉着这么多人陪葬……我也不亏!”

紧紧握着枪,视线对准着瞄准镜,一刻都不敢挪开的看着劫匪甲,只要他有所动作,她就第一时间行动,“用我做人质,你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换回山狐,如果你不同意,那么,这一半的机会都没有了……”夏以沫的声音铿锵有力,“而且,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不一定有机会可以引爆炸弹!”

“以沫!”顾浩然仿佛也没有想到会突发这样的状况。

“外表看问题不大……”秦枫专业的说道,“小姐是经过训练的,我们要相信她!”

“州长……”李逸暗暗咧嘴,他刚刚确定了夏以沫的行踪,网上就暴露了那样的事情,州长还来不及处理,这龙尧宸竟然这样就开了记者会,他那样的身份,谁敢再有议论,那等于死路一条,甚至,他这样一来,完全的宣告了所有权。

夏以沫心里本来就闷着气儿,这会儿听着龙天霖的教训,心里越发不舒服,只是冷哼一声,“是不是好习惯,须得你管吗?”

她和妈妈很像,现在的她就仿佛年轻时候的妈妈,只是,她的鼻子更像爸爸……莫忻然的鼻子渐渐的有些酸涩,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只是知道,不管如何做,她都会心痛。

“我就是有选择客人的道理……”莫忻然不慌不忙的冷冷说道,“宋冉冉,你最好明白……”

“有些时候,问题出现并不是给人希望,而是让人知难而退!”

夏以沫的脸色因为脑子里的思绪不停的变换着,她想要努力的去搜索当时的记忆,可是,除了那几处印象深刻的话语和见面的时候的场景,剩下的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帮了那个男孩儿什么……甚至,想到最后,她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龙尧宸。总有种感觉,她自己太过想念龙尧宸了,最后,将本来一件不出奇的事情给理想化了……

二……

在两年前迎接了新的掌权人后,阔别二十几年的龙岛又一次迎来了一次喜事!

妆容不是很艳丽,但是,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清淡,原本的长直发被化妆师烫卷,然后在头上盘了个优的髻,不是那种很中规中矩的,透着几分俏皮……整个人看上去,让人不忍心挪开视线。

龙潇澈偏头看着凌微笑,“他就算喊了也没用……”

站在院子里,夏以沫还是很茫然的看着龙尧宸,她自己穿的很厚,可是,龙尧宸却还是一套西装,她茫然的环视了圈儿四周后眸光落在龙尧宸身上,拧眉用眼神询问着。

曲终,帷幕在不停歇的掌声下渐渐拉上,人们意犹未尽的还站在原地鼓掌,看着被拉上的红色帷幕不肯离去……

夏以沫沉沉的叹息了声,撇了撇嘴,又深深的凝视了眼海报上的小麦,拉回视线的同时转过了身,只是,在转身抬头的那刻,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面前,还疑惑的问道:“叹什么气呢?”

虽然是疑问,但是,龙天霖却已经肯定。

莫忻然紧紧的咬了牙,她攥着手上前,一步一步的,腿就像灌了铅一样……一直在付兰芝的面前停下,看着她哭的泪迹斑斑的脸,岁月的褶皱在此刻看上去让人心痛。

缓缓的抱住付兰芝,莫忻然的泪也顺势掉了下来,“小姨,小姨……你告诉我,我刚刚听到的不是真的?你只是我的小姨对不对……对不对?”她的声音激动了起来,抱着付兰芝的胳膊也不由得开始收紧。

付兰芝只是一个劲儿的哭,不证明却也不否认。

抱在一起哭的两个人还没有停歇,二人都僵持着自己的话,一个不承认,一个不停的问……冷冽回头看了眼,此刻没有时间来安抚她们两个人,他必须要将故事的结尾改写!

龙尧宸将电话扔到一旁,拿过笔电打开,手指在翻飞的同时,一道道指令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便有指令转了回来……自从发生了太阳岛事件,澈澈接管xk之后,他就着手开始组建了属于xk的黑客团体,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团体却发挥了前所未有的能耐……

抬起眸,看着不安的夏以沫,他已然又换上了他平日里的笑容,只是,眸光深邃的说道:“你开心就好!”

龙尧宸静静的拥着了夏以沫,甚至,手臂在收紧着,仿佛要将夏以沫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方才罢休:“你回去过了?!”

秦枫听着龙尧宸的话,脸色变了变,微微蹙了米恶心。

“这次特殊兵的暗杀,恐怕目的就是阻止您接着查下去,亦或者……”秦枫顿了顿,看着龙尧宸布满阴霾的脸,不由得紧张的吞咽了下,竟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

a市市议府大楼,由于前段时间wing和spark的慈善演奏会和龙帝国在a市另一个立项的投资而变的格外忙碌。

李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微微前倾了身子趴在桌子上说道:“州长,如今曾月前来凑了一脚,曾华也来了,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龙尧宸起的很早,在书房处理了xk紧急需要处理的事务后天已然大亮,他手指掐了掐眉心,眸光落在桌子上颜若晞的照片上……

他薄唇轻抿,掩去心里那抹想要进去看看夏以沫的冲动,径自拉回眸光踏着沉稳的步伐往楼下走去……

“嗯”的一声鼻息的嘤咛,夏以沫不安的躲了躲,眉心紧紧在拧到了一起。

苏浩看着苏沐风,心里心疼,却又无法,只能说道:“怎么,让我看到你如此狼狈的时候,你害怕了?”

苏浩听他这样问,又是一阵心疼,却又欢喜苏沐风能够问自己:“宸少对夏以沫是不同……虽然我不能确保宸少对夏以沫一直好,但是,宸少是对感情很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会放手,只要夏以沫随着他走,我想,他们会很好!”

风在吹着,风衣传来“簌簌”的声响,亦扬起了他桀骜的短发,露出他幽暗犹如黑晶石一般的墨瞳。

多瑙河畔,夏以沫和苏沐风牵着乐乐的小手在散步着,从做了苏沐风的助理开始,夏以沫每天的生活都好似离不开了音乐,而和夏以沫生活在一起的苏沐风,在她的身上,他找到了无穷无尽的灵感。

龙尧宸一直看着颜若晞,一双墨瞳紧紧的凝着那双晶亮而清澈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渐渐的,颜若晞的脸变成了夏以沫的,一会儿,又变成了颜若晞的……就这样来来回回,最后,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看人,还是仅仅在看那双眼睛。

“我成为笑柄我不在乎……甚至,国会和来自各方的压力我也不在乎,”龙天霖语气认真,“可是,我想知道,沫沫,你真的和哥要这样周旋下去吗?”

*

“哒、哒哒、哒哒哒——”

“刑越,送carina去酒店!”龙尧宸淡漠的吩咐。

乐乐虽然疑惑龙尧宸为什么会认识妈咪,而认识妈咪又为什么把他“抓”来,可是,从感觉上,他害怕这个男人,却并不讨厌他,觉得他并不会伤害自己,而且,他好像真的是为了让自己能够开口说话……

觉得是她故意的,然后,又在这里以一种施舍的态度,让她来感恩他吗?

夏以沫微微皱眉,给的潇洒,可是……丢掉?

夏以沫后背狠狠的撞到了小径旁的树干上,夏以沫痛的本能皱了眉,正想起来,龙尧宸却欺了过来,大掌压着她的肩胛不让她起来,顺势,另一只手又擒住了她的下巴,随后整张俊脸就贴向了她,她本能的躲避……却依旧被他掠获了唇。

就在龙尧宸进了别墅那刻,海月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她一脸气愤,甚至咬牙切齿,她看了眼别墅的位置,拿出手机拨了颜若晞的电话……有没有一个人,一旦你爱了就不想失去,一旦你爱了……就想生死与共?

一场爱情长跑……龙尧宸相较于他更加不易,他都能最终抱得美人归,首开乌云见月明,他难道就差了去?!

抵达龙岛的时候是夏以沫婚礼前的一天……那天,龙岛的天空就像洗过的一样,一点儿云翳都没有。

“怎么没有看到宸少?”莫忻然这才恍然惊觉的问道。

“最近怎么样,嗯?”顾俊青给二人倒了茶问道,“看着你现在事业倒是蒸蒸日上的,感情呢?”

突然,莫忻然很想冷冽。她不是个真正矫情的人,想了,自然就会去行动……翻身拿过一旁英伦风格的镂空桌子上的手机,她正欲拨打,手机铃声便传来……

安顿好了夏以沫后,苏沐风闪身穿入人群,他在黯淡的灯光下找寻着穿紫色礼服裙的小麦,时不时的还会回头看一眼夏以沫所在的地方。

有些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下,苏沐风缓缓躺靠在靠背上,眸光空洞着看着前方散发出昏黄光芒的灯……沫沫不是个随便的人,能让她心甘情愿就范的,除了龙尧宸,没有别人!

“呵!”苏沐风一脸无谓的耸耸肩,“我还以为这招没用呢……你还真的回神了。”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很多,我们不能一直缅怀过去,要往前走,”苏沐风的话淡淡的,就像夜晚的风,让人舒逸而平静,“沫沫,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生活为难我们的同时,自己不要为难自己。”

“啊!”

“混蛋,坏蛋……王八蛋——”莫忻然半仰着脸朝着前方大吼,“你们这些臭男人,混蛋——呜呜……”

“五年后,冷氏集团正式坐落在齐亚岛上,”冷冽嗤嘲一笑,“那年,我七岁,冷轶六岁,冷湛和冷昭四岁!”

“放手……啊……放手……”夏以沫一直不停的挣扎着,就在两个人将她带到厂房外面的时候,她又猛力的挣脱着。也不知道是她用力真的很大,还是架着她的两个人没有注意,竟是真的让她给挣脱了。

“以沫,是我!”小可爱急忙出声。

“小麦姐来了?”夏以沫一听,就像听到了救星一样,顿时急得问道。

夏以沫猛然回神,喃了句“小麦姐”后,瞬间眼泪就涌了出来,“啊”的大叫一声,拔腿就往车的方向奔去。

龙尧宸目光陡然寒光乍现,其实不用查,他大概也已经猜到事情的大概。

怎么办?她要打掉他吗?

冷冽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冷漠的说道:“打你电话是店员接的,说你摔倒被送医院。”

平日里迫切想要抵达的地方突然觉得这段路走的太快,瞬间就好像到了一般。莫忻然抿了抿唇,冷冽也看着车窗外蹙了眉。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冷冽淡漠的抱着莫忻然就往别墅走去……留下沈麟一个人站在车跟前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抹疑惑笼罩上了眸子。

夏以沫到了机场,就已经听到广播里说龙帝国的专机要起飞的声音,她气喘吁吁的就跑向vip通道,刚刚开口,就听安检人员说道:“夏小姐是吧,霖少已经吩咐了,让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报告!”

痛苦滑过眼睑,苏沐风猛然从琴箱里一把抓住小提琴拿了出来,手掌收紧,顿时,“嘎嘎”的声音刺耳的传来……

冷漠的话音从背后传来,夏以沫一惊,急忙回头,迎上了龙尧宸那淡漠,却深邃似海的墨瞳。

话落,龙尧宸薄唇的一侧轻轻扬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那样的弧度透着薄薄的危险气息和张狂的邪佞缓缓溢出,随之,他墨瞳渐渐的变的幽深起来,就好似一潭死水要将人沉浸在里面,永远吸入黑暗!

听他这样说,夏以沫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由于她的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看上去竟是像是被欺负了一样,这样的样子落在路人的眼里,竟是有人纷纷窃窃私语的指点起龙天霖起来。

“wing的那个弟弟?”苏沐风疑问。

苏沐风才不管夏以沫到底什么原因呢,一向肆意的他,从来不会因为别的事情而影响到他的行为,只是径自装了可怜的说道:“我明天的班机要去巴黎,今天……在不去南街小巷就没有机会了……”

龙尧宸拉回在众人身上的视线,掏出手机的同时淡漠的视线落在了屏幕上……

“咦,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颜若晞上前两步,一脸“关心”的认真看看,“哎呀,是不是你自身和这对眼睛有排斥啊?啧啧,找个时间去医院看看吧……”看着夏以沫气的有些发抖,她依旧佯装不经意的说道,“唉,这几年我和这副眼睛磨合的还挺不错,哦,对了,前些日子我去复诊,费力说,视网膜已经彻底和我融合了,以后,我不用在担心会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夏以沫疑惑的换了鞋后去了厨房,就见苏沐风在厨房里忙碌着,她微微皱眉:“阿风?”

龙尧宸说的很随意,但是,却让龙天霖更加惊愕了,t市那边官司结束后,他就去了齐亚岛,回来后,又回龙岛开了关于下半年度的定向会议,虽然知道哥带了乐乐来a市,却意外他现在的生活重心。

龙天霖耸耸肩,开了玩笑的痞笑说道:“哥现在还真是二十四孝老爸!”

龙尧宸也就任由着她拉,等离开了观看的人群,夏以沫才停了下来,然后一把甩开龙尧宸,气恼的说道:“刚刚那么多人在看……”

*

顿时,桌上笑声一片,随即,大家岔开了话题。

“……”

夏以沫的心脏猛然抽动了下,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害怕,只是,在此刻,她忘记呼吸,仿佛……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的老公一般的在呵护着她!

“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抬手摁下内线电话,接通后,冷漠的吩咐,“去给沈麟说,等下的会议安排到明天早上。”

“那别墅那边……”沈麟看着冷冽的背影问道。

冷冽车到l&w酒店,下车后径自将车钥匙扔给了泊车小弟,人便走了进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