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凤凰涅磐之医毒圣女 > 第23章:提纲挈领

第23章:提纲挈领

凤凰涅磐之医毒圣女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那样,便会更加的引起众人的怒火。

很显然,他肯定已经知道了很多的事情,这次请她,必然是做好了准备的。

所以,孟千寻决定自己去。

而她主翻话,更是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纷纷的惊滞,她竟然要将大将军府的人送去刑部,而且还要让刑部的大人严格处理?

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说谎?

夜无绝的动作也不由的停住了,他昨天便见识了宝儿的厉害,知道那孩子特别懂事,所以,便想着带千寻到另外的房间,毕竟吵醒了那丫头可就不好了。

夜无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似乎在沉思着什么,那神情间,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然后,他的唇角微微的轻启,再次慢慢的说道,“那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有一次,他自己偷偷的到后山去玩,因为,玩的太过开心,所以,忘记了回家的时间,当他想要回去时,却看到了一只饿狼、、、、”

小宝儿心中暗暗思索着,看来对皇宫中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那道说是一直在宫中的人?

对李老夫人,她是从心里的尊敬,不仅仅是因为跟李逸风的关系。

要说,这一次几乎是所有的没有成亲的男子都来参加招亲大选了,所以,她若是再嫁人的话,嫁的肯定也会是这些人之中的一个。

月无双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神秘却又略带异样的轻笑。

夜无绝的眸子微沉,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他知道,初也查到了的事情,绝对不会错的,那么这一次,父皇应该是真的生病。

这二皇子的手段可是十分的厉害的,到时候,若是唐将军真的为他所用,那么三皇子再想对付二皇子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他再狠,再凶,都影响不了她。

要比斗嘴吗?

她本来是一个最直爽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勇敢的去面对的。

他很清楚此刻李逸风心中的痛。

秦敏儿是真的想不通了呀,就算要成全她,那也不是这么成全的样,总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吧。

“是吗?”不过,李老爷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眉角微挑,略带冷意的望向李赢,声音中也更多几分冷意,明显的是不相信。

“今天不是高兴吗?”李赢倒也不见慌张,仍就是一脸自然,一脸轻松的回答,虽然没有说过谎,但是现在这个谎言竟然说开了头,那肯定就要不断的圆下去。

“你说,你没事让他陪你喝什么酒,醉成这样,他明天还要去参加招亲大选的比试呢。”李老爷子极为不满的瞪了李赢一眼,自顾自地说道。

“哼,我不可理喻,我偷袭你?花公子刚刚若是不那么对我,我可能会打你吗?”不跳字。男人冷哼,一双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怒火。

也没有任何逼迫他,明明是他自己做的,现在竟然还不承认了,还说是别人害他的,像这种不要脸的男人,众人还都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他倒假称是以前就认识孟千寻,而且,把孟千寻说成了江湖流浪女。

李灵儿可能也是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明显的愣了一下后,才反应了过来,然后,脸上也便快速的漫过毫不掩饰的欣喜,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带着太多的感动,也带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怎么?朕做事,还用你来教吗?”只是,北尊大帝却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脸上是让人惊颤的狠绝,这个男人分明是动机不纯,他以为,他会那么轻易的上他的当吗?

如今李逸风这么说,她可是一点怀疑都没有。

若是父皇真的因此出了事情,她肯定不能原谅自己,若是因为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父皇就不会病发了。

他若是刺别的地方,花断尘肯定会下意识的用孟千寻的身体档着。

“父亲,这件事我们还是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商量一下,这可不是玩笑,这可是终身大事呀,你也不希望,我就这么随便的找个女人,没的感情,以后过的不幸福吧?”李逸风见硬来不行,就只能再来软的了,希望可以说通李老爷子。

更何况,听说,当时三皇子还是用皇上的圣旨逼着她嫁的,那样的情形下,李逸风若是在,肯定不会让她嫁。

“娘,你不能见死不救呀,我可是你的亲儿呀。”李逸风听到李老夫人的话,真的急了,忍不住的喊道,那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悲泣,当然大半都是装出来的。

不得不说,老夫人真的很聪明,而且,老夫人脾气好,性格好,心地好,更会处理事情,今生能够遇上这样的一个婆婆,真的是她的福气呀。

只是,此刻,他的这样的笑,看在花断尘的眼中,却成了再明显不过的挑衅。

“好呀,我奉陪到底。”月无双听到他的话,亦不见任何的异样,似乎他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唇角仍就是那轻松随意的微笑。

带着些许的湿意的柔软,让孟千寻知道,此刻紧紧的封住她的唇的是一个霸道而狂妄的吻。

不过,这一次,他的话问完后,身子明显的一僵,然后便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不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移动,只是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向来都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而且,她也不会像古代的那些女人一样,明明爱了,却又故意的装矜持君侧妖娆最新章节。

她虽然都已经计划好了,但是为了确保万一,还是需要他的配合才行。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了就让人恶心,他都不想靠近,更不要说是抱她了。

“以前,我抱的更紧,也没有见你说透不气来,那时候,你可是性急的很呢。”段红的眸子也微闪了一下,突然说道,那话语中带着太多的暧昧,只是此刻,陪着她那难听的公鸭嗓子,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

而李逸风那边。

所以,严格的说起来,他的第一个主子应该是李老爷子。

说真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逸风这个样子呢?

李逸风此刻更加的迷惑了,老爷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她可是公主,现在招亲大选正是为她选驸马的?父亲竟然说,跟招亲没关系。

不会是当时他跟孟冰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的时候恰恰被李管家看到了吧?

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的失职了。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毕竟,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拒绝的尤物。

“啊,花公子真的动手了,真的,真的要自杀,血,血、、”有个胆小的宫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而且话没有说完,便直接的吓晕了过去了。

或者,此刻,在她的心中,担心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而不是交给她,不过,他还是希望,孟冰可以帮着千寻。

说真的,他的心中还是心疼的,不舍的,但是他却没有其它的办法,他总不能将北尊王朝交给一个外人来处理吧。

“你的能力,我自然是相信的。”孟冰快速的接道,她一直都深信李逸风的能力。

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一家人团聚了。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她根本就不必担心的。

而且,她甚至根本就没有动用皇上的圣旨来压他们,是,她是北尊王朝正宫所出的公主。

若是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好,那下面的事情,就会寸步难行。

不过,这件事情,只怕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

刑部尚一直都是跟丞相大人站在一条线的,如今这丫头一出来,就将重任将给丞相那边的人去办,他的心中肯定气恼。

不过,公主是吩咐他来拿上面的纸条的,所以,他自然不敢耽搁,也没有时间在这儿欣赏,便快速的向前,拿起其中的一张纸条,原本想要转向回去,只是,微微的顿了一下后,又再次的多拿了几张纸条,这才转身,向着皇宫赶去。

隐隐的似乎有着那么一丝的愉悦。

其实对花,她并没有太多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她先前的期待,心中的欣喜,也只是因为,原本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夜无绝送的。

她竟然要把那些花都搬进来?

而,她知道,若是不将那件事情告诉夜无绝,夜无绝的心中肯定会一直都有隔阂,一直都放不下。

他甚至还让人去查过这件事情,初也调查的能力可是极强的,当时初也回来告诉他,说,孟千寻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皇浦王朝,甚至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

这古代的女人没有那样的气魄,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她。

什么叫做不敢?

夜无绝的书信中,接下写的是棋艺,这一点倒是正常,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下棋,这样的比试应该是众人最能够接受的。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不过,现在大将军说要弹劾他,还是让他有些意外,他做事向来谨慎,可以说是滴水不露的,怎么会让大将军捉住了把柄?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只怕连他的那些属下以后对他都不会那么的敬畏了。

“公主,臣有事要奏。”而就是此事,协助大臣突然开口说道,要说,大将军这件事,还没有结果呢,协助大臣此事,竟然直接的略过了大将军的事情,向孟千寻奏明其它的事情。

只是,协助大臣这话一出,大将军的脸色便是瞬间的变了,大将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想压下这件事呢,也是想要给他一个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