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凤凰涅磐之医毒圣女 > 第102章:浪酒闲茶

第102章:浪酒闲茶

凤凰涅磐之医毒圣女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尘土飞扬,三匹战马飞奔着,当到了一处三岔口。

实力差!有靠山!那诸葛云、诸葛青和滕青雨关系还那么好……

“滕青山,上来接战甲!”诸葛元洪朗声道。

滕青山立即起身,朝诸葛元洪走去。

“怎么是他?”臧锋脸『色』大变,“我本来就是统领!即使提拔滕青山为统领,最多让他当第四统领。第一统领,应该在我们三人中选!以我实力,第一统领,应该是我才对!”臧锋那双凌厉的双眸眯起。

陡然——

而滕青山扔飞刀不同。

可现在看来,五行枪法威力显然极大。

那三大叠黑『色』鳞甲,一叠在滕青山的‘赤血马’身上,另外两叠都是绑缚在关绿的‘黑魇马’上。

历史上有人吃下‘黑火灵根’,仅仅发现体质变强,身体瞬间拥有万斤巨力。其次,他们便没有发现了……这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连人体的潜力都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怎么开发天地灵宝‘黑火灵果’的能量?

滕青山也是一跃而起,那堪比神兵利器的左手猛地刺入山石,猛地一抓借力,整个人再度跃起十余丈高,这攀爬高山,滕青山明显比司马庆要快,腾跃高度也更高,仅仅三次腾跃,到了山中央。滕青山就追上了司马庆。

远处,山林杂草中央,模糊的一道身影正飞窜。

“呼!”赤鳞兽庞大的身躯轰然扑向五人!

利爪上的爪刃,仿佛四柄利刀同时刺来,分别罩向冀鸿统领和那位白长老。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呼!

“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那王陨还真强,竟然能夺到黑火灵根!那滕青山,似乎比他弱一筹啊。”

所有人傻眼了!

呼!

“哈哈,杜老九。那个马贼首领,轻功比你们差了不太多。有一群亡命之徒为他拦截,他早逃掉了。”这时候,冀鸿他们三人也到了,冀鸿只觉得心里畅快的很:“人算不如天算!你青湖岛,注定没那个命!”

关绿冰冷道:“还有一条通道就对了!咱们来的那条通道洞『穴』,只有一丈高点。而那赤鳞兽现在应该有两丈多高,幼时,它能从咱们来的那条通道进来。可长大了,它就没法从那进来了。所以,肯定还有一条更宽敞的通道!”

那秃顶老者脸上也浮现一丝冷笑:“哼,那归元宗走了大运,竟然抢先发现!不过,这黑火灵果是咱们青湖岛的。”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话得说一声。”一道略颤的声音响起。

“师伯,师祖!”古世友看着那黑火灵果,眼中有着一丝炽热,“那归元宗也知道黑火灵果在这。到时候……归元宗的人,跟咱们抢夺这黑火灵果,怎么办?”

呼!

乌岱看看两边的人,傻眼了!

如今在火焰山山脚下几个大宗派的人马,都是同一装束,很容易辨认。遇到这些大宗派的人马,普通武者都会选择避让。

……

滕青山却是淡笑着从地面上捡了两块碎石子,而后看着上方爬到陡峭处,没有藤曼抓导致攀爬艰难的精瘦汉子。随意地一扔手中一颗石子,石子仿佛流星迅速划过长空,准确地砸在了那精瘦汉子的右臂上。

滕青山终于落地:“嗯,大概百丈左右!按照那崖壁洞『穴』高度计算,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比峡谷底部,还要深上八九十丈!”片刻,那精瘦汉子跟杜洪、滕青虎三人也都到了底部。

“这里面隧道,岔道太多,就是一个『迷』宫。而且一片漆黑……”滕青山摇摇头,随即吩咐道,“好了,暂时别管那人了。现在已经发现‘黑火灵果’,不过显然距离黑火灵果成熟,还有些日子,咱们先回去。”

三人走到洞口,滕青山透过藤曼枝叶缝隙看向外面。

滕青山点头道:“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刚刚发现黑火灵果生长的所在地。那地方,的确是炽热的很。”岩浆流所在处,当然热的要命。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这古世友,是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少岛主,如今二十八岁,名列《潜龙榜》第一,《地榜》第四十八!可以说整个九州年轻一代的第一流人物。整个九州大地上,崇拜他的年轻人,以他为目标的年轻人很多。

“跟我走!”滕青山一声令下,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

不少人围着那司马峰,司马峰正盘膝在地上,通过内劲控制伤势,过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艰难地在门人扶住下,站了起来,遥看滕青山,虽然心有不甘,可他还是朗声道:“滕都统,不愧是能击败孟田的《地榜》高手,这枪法已经达到化劲,我司马峰是自愧不如!咳……”

虎炮拳,是前世自己最强拳法,和‘火尽薪传’意境有融合的可能。

滕青山一怔。

三人相视一眼,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连落荒而逃。

“哐!”“哐!”“哐!”……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这你就错了,你们可知道,昨天那徐阳郡火焰山一带,传出消息,有赤鳞幼兽出世!而且还在一个叫‘金家庄’的庄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发现,一路杀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头高近一丈的幼兽!知道赤鳞幼兽现世,意味着什么么?”那名年轻武者得意道。

一支商队缓缓的行进在官道上。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段兄!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滕青山拱手道。

那赤鳞幼兽,从一开始一天吃一个人,后来两个人,到后来三个人……食量增加速度的确迅速。

冀鸿一看,脸上便『露』出喜『色』。

“赤鳞兽?”冀鸿一怔,“宗主,赤鳞兽无法驯服啊。”

滕青山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那关绿,而那关绿此刻也看向滕青山,依旧冰冷道:“滕都统,你认为呢?”

“我赞同关统领的说法。”滕青山应道。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现在,有不少武者去了大金庄呢!”

杜洪看向滕青山,低声道:“都统,这天『色』虽然昏暗,可这夏天天黑的晚,咱们再赶赶,应该能赶到下一个城的。”杜洪不解,不但他心中不解,连旁边的滕青虎等人也是一肚子疑『惑』。

“一个庄子,一家连一家,夜里如果再有很多人盯着。无声无息带走人,就是高手,怕也难做到。”滕青山说道,“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歇息。你们就好好呆在这,我夜里,去那大金庄好好探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么黑『色』怪物。”

“都统大人。”九名军士看到滕青山连行礼。

“这位大人。”那老者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咱们大金庄,遇到那等怪物,只能靠大人你们这些身怀绝世本领的高手帮忙了。昨夜,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希望今夜,大人和其他诸多武者高手,能帮咱们大金庄,杀了那怪物祸害!”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

这数十名族内最精英的汉子,一个个都拿着刀、枪,开始十人一队,分散开,开始在庄子里巡逻了。

立即有人喊起来。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几个呼吸的时间,妖兽就窜到了山顶。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旁边的靳涛暗恨。

《地榜》高手孟田,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直接尸骨无存。

“这血月刀,不愧是一柄神兵,在我十八万斤巨力下,都没有变形裂缝。”滕青山赞叹一声,捡起了那柄血月刀,“孟田,你算是我杀死的第一个《地榜》高手,这血月刀就算是凭证!”

……

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榜》排序,其中有一个铁则——凡是一人单打独斗中杀死《地榜》中高手,或者令《地榜》高手直接认输。那,那赢的人将直接替代那《地榜》高手位置。这是最快的办法!如果仅仅是打伤,那是不足以替换位置的。

妖异血红『色』刀光再闪一次,锵的一声,孟田便借力扑向后院中央正在厮杀的黑甲军众人:“哈哈!”一声张狂大笑,血红『色』刀光便朝百夫长‘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变,手中长枪根本来不及阻挡。

“这个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岁?”孟田有些怀疑朱家十三少爷的情报了,“每一招看似简单直接,却让人难以抵挡。看似是直刺,却随时都能旋转改变攻击方向。明明一记重砸,可他却能瞬间收枪改变攻击!”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老爷。”一名老者走进来,躬身道。

身体淬炼到他这等体质,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滕青山都没事。

很快,朱崇石也听到了。

老规矩。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一盘盘菜肴,一壶壶好酒,不断地送上来。滕青山他们吃的,明显比那些走天下闯『荡』的汉子们要好的多!

一落入后院,滕青山环顾周围的疯狂厮杀,瞬间锁定了几人。

货车剧烈颠簸了起来,幸好那些箱子早就被牢牢用绳子固定在货车上,无论是货车,还是马车,此刻都飞速冲起来。这是逃命的时候,没有人迟疑。而黑甲军军士们则是殿后,在最后面,阻止马贼追击。

“这下麻烦了。”杜洪也担心起来。

“杀!”两支十人队再一次冲锋起来,即使面对千军万马,黑甲军也不会有丝毫畏惧。

“停!”滕青山喝道。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孟老,本名‘孟田’。

五十万两,是很大一笔数目。可大当家不敢有丝毫迟疑。

大当家心底一哆嗦,连道:“不,不,我让我二弟回去取!”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接下来的日子,黑甲军内部百夫长之间、伍长之间都开始了一轮轮比试,一场场高手比试,让校场热闹非常。而滕青虎,作为一个伍长升为百夫长,自然有很多百夫长认为他是软柿子。

六十年过去,这朱童拥有了无尽家财。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许久……

战马力量本来就大,黑甲军军士每一个都有超过千斤力气,不少人还修炼《莽牛大力诀》。

“青山兄弟,怎么了?”那朱崇石走过来,一里地,那三千人都不吭声,平常人怎么能听得到声音?

“从今天起,每天早晨一个半时辰,傍晚一个半时辰,学习这枪法。”滕青山说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滕青山细心教导。因为对表哥的实力很了解,因材施教,滕青虎的实力进步,完全在滕青山的意料当中。

十二岁就毒杀一富商全家,的确够狠够毒。

当即这黑甲军人马又浩浩『荡』『荡』朝宜城方向进发,又跑了半个时辰,黑甲军人马终于抵达宜城了。

“下马!”杜洪喝道,一片重甲铁片撞击声,五百军士尽皆下马。

响亮而蕴含着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练武场。

母亲袁兰还好,妹妹‘青雨’却是冲进滕青山怀里:“哥!”喊一声,眼睛就红了。

“外公,爹……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滕青山有些吃惊,自己当都统的事情,连滕家庄都知道了?

父亲主意已定,滕青山也只能应允。

毕竟年轻人,潜力更大。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青山谨记。”滕青山躬身。

冀鸿的冷厉,是黑甲军出名的,连第三统领、第四统领,都被冀鸿训斥过,更何况他滕青山?

这比试,可全靠真本事,一场定输赢,输了就没机会。

原本美好的未来,现在,变得一片黑暗。

“你再哭,又有什么用?你怪的了谁?”冀鸿恨其不争气,“如果你不是怀有独吞那紫金的念头,怎么……”

冀鸿看了一眼白崎,暗自摇头,他这个徒孙,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没有过什么大的挫折。九州大地上整天有着杀戮,残废的不计其数,真正能以残废之身,还创出威名的。少之又少,能成功的无一不是毅力坚毅之人。

“吱呀!”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哈哈!”白崎双手持枪,便要刺死董延。

咻!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可‘天剑’,就有过百斤。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

“什么!”滕青山和白崎二人看得脸『色』一变,只见白崎整个右腿都鼓起来一圈,整个都是乌黑乌黑的。

因为滕青山修炼的‘核心’,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在前世的时候,滕青山就能控制气血流动,控制心跳减缓等等。如今,滕青山对身体控制更厉害,无论是肌肉、皮膜、骨头、五脏六腑等,滕青山都能控制。身体能瞬间长高几寸,或者矮掉几寸。

白崎整个人一个激灵,随即看了看自己肿胀乌黑的大腿、左臂,一咬牙,猛地一挥自己的匕首!

那大夫立即恭敬道:“屋内这位大人身体好,受了这重伤,也还抗得住。现在只需要细心调养,然后再好好补补。”遇到残废,请再好的大夫也就这样,最多调理好身体,可是断肢岂能重生?

“嗯?”滕青山双眸陡然睁开。

“大人,大人。”外面忽然冲进来一名黑甲军军士,急切喊道,“统领大人来了!”

整个大腿和左臂被砍下,即使白崎事先已经封住要『穴』,可鲜血可是不断的流。

如果滕青山和田单一开始就『露』面,吓跑对方几人,也不会有事。其实滕青山和田单,一开始是想看白崎吃瘪,可看到那白崎占着上风,心里还不爽着呢。谁想这一转头,白崎就中招了。

“你和我都不说,谁也不知道。”田单低笑道,“其实看到那白崎,有这一天,你老哥我心里痛快啊!哈哈,过去看他作威作福,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嘿嘿,自作孽,可怪不得别人。”

矿区,那是归元宗极为看重的地方。

“不,白崎不一定注意是我搜的那汉子。或许,还不会找到我麻烦。”胡童额头汗珠滴下,他却没注意。

前世‘虎炮拳’是滕青山绝招,这衍变出枪法,威力应比之‘毒龙钻’更胜一筹。

“哈哈,想你家婆娘了吧?”

“啧啧!这扎肉,味道还真不错。”田单将一块扎肉朝嘴里一扔,嚼了两口便吞下肚,而后喝了一口烈酒,爽的直咂嘴。

“嗯,董老大就在山脚,等碰到董老大,就没事了。办成这大事,以后就能享一辈子富贵了!”李老三强忍住焦急,故作随意的和周围苦工们攀谈着,朝山下走着。

随后白崎都统就站在一边,审视着那一群排着队伍,一个个接受搜查的苦工,苦工们偶尔朝上面瞥一眼,就吓得不敢抬头看白崎都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