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似当知否 第81章:功德圆满

人似当知否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250

    连载(字)

92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人似当知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功德圆满

掌控者,就是万物之上最高存在,一切事物尽在掌控,大道生灭,万物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上官云端此刻可是与凤阑绝坐在一起的,所以,双眸微抬时,便恰恰对上那女子望过来的眸子。

众女子自然都是一脸的着急与担心,生怕凤阑绝突然的开口,选了那个女子。

众人不明所以,其实可以说这些女子每一个的才艺都是极为的出众的,所以每个节目都是很精彩的。

上官云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却并没有多做解释,反而再次大声命令道,“你去买些红花来。”

“那肚子里可是怀的绝王的孩子,你们敢碰我试试。”那个女人再次用肚子里的孩子做着威胁。

而晚上,夜无痕不出府的时候,也会经常的去秦思柔的房间,至于王府中其它的那些女人,夜无痕却是一次都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完全的把她们当成空气一般。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心中暗暗的多了几分欣慰,这丫头当真是维护她呀,看她平时天真贪玩的样子,却把事情的方方面面都想的这般的全面。

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

虽然那几个千金小姐与蓝岚的关系不错,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原本就一直十分的敬畏着凤阑绝的,刚刚他也看的出,那些大臣们,似乎都受了上官云端的影响,都给上官云端有所改观了。

“好,既然是这样,那严大人就把书拿上来吧。”皇上见蓝岚答应了,然后才转向严大人,沉声命令道。

不过,短短两刻钟的时间,竟然就能背出了十几页,也的确够让人惊讶的了。

“恩,也好,朕倒要看看你们能从那些百姓的身上筹到多少银子。”皇上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随了凤忆希的意思,随即吩咐人去传负责筹款的人进宫。

就连上官云端也都忍不住的惊住,管家所说的一百多两两应该是不包括蓝岚说的那一百万两吧,毕竟,蓝岚开出的只是空头支票,没有那么多的现银。

若是蓝魅辰真的来到京城,只怕就难免会跟希儿碰面,现在的希儿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痛成这样,若是看到他的,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那一刻,他甚至有着一股想冲过去亲自看个究竟。

“一起鉴定?绝王要如何一起鉴定呢?”皇上眉头微蹙,略带不解地问道,他们连这个问题的规律都还不知道,要如何一起鉴定呀。

那几个管家打算盘的速度都相当的快,而且侍卫一共找了十个管家,但是他们还是用了近半个时辰才算出所有的答案。

秦思柔愣住,有些意外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般的干脆,这般的绝裂,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心疼的笑。

只是,他的手搭上她的手腕时,脸色却慢慢的变得凝重,还带着几分微微的疑惑。

他一旦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不管用什么方式。

“就是,她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进了王府,真是让王爷丢尽了脸面,也让整个王府蒙羞。”三夫人也毫不示弱的附和道。

“本王回去后,会直接将府中所有的女人谴走,包括你。”夜无痕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说出的话,却让秦思柔愣住。

“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凤忆希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脸色微沉,望向他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更有着几分紧定。

“难道你不想嫁给本王吗?”蓝魅辰听到她话语的中嘲讽,眸子微微的一眯,神情间,似乎也多了几分怒意,她心中明明是想要嫁给他的,又何必故意的拒绝?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她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碰上面的柜子,想要敲打上面的柜子,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却发现,她的手,根本就伸不出去。

“你以为我想管呀,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若是喜欢她,就去争取呀,你这样坐在这儿算什么?”秦思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着急。

只是,微微转眸,望向秦思柔时,对上她那张呆愣的小脸,扫向她那因为太过惊讶,微微张开的红唇,突然感觉到咽喉处有些发紧,口中的笑声,便嘎然止住。

“谁说的,由我在,没有医不好的,我若是医不好你的病,我把这条命陪给你。”叶寒听到她的怀疑,连连保证道。

众人听到他的话,更是纷纷的愣住,而二皇子的身子却是更加的僵滞。

皇上若是有意袒护,这么多人,肯定都看的出来,若是真的审,只怕自己就很难置身事外了。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那些黑衣人惊颤,其中一个为首的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太上皇,低声道,“回太上皇,我们的确是受人指使的。指使我们的人是,是。”他可能还是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所以,是了半天,却仍就没有说出那人。

“上官云端,我跟你说话呢,你听不到吗?”上官凌霜看到她的态度,肺都快要气炸了。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上官云端却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随意,没有刻意的掩饰,也不见任何的惊讶。

上官凌雨倒是精明,此刻竟然走在她的前面,就算这事败露了,到时候,也不会怪到她的身上。

他毕竟不懂的医术,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叶寒的。

“夜无痕,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恶意,这样的你,注定交不到朋友,而也注定会错失。”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只是说到此处时,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她这样的话,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

“夜无痕刚好来抢亲,本王就把她送给夜无痕了。”凤阑绝的唇角微扯,有些闷闷地说道。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她这话,就跟刚刚凤阑锐所说的一样。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他的意思就算是皇上,今天也躲不过。

“主子,那个女人,书秋已经全部查清楚了,她是上官傲天的女儿,就是夜阑国众所皆知的那个傻子,不过,现在好像不傻了,应该是被天下第一神医医好了,而且,传言以前的她丑陋不堪,但是现在似乎也变的好看了。”书秋恭敬的禀报着她查到的一切。

凤阑绝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她的手腕,握着那根链子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似乎生怕丢失了似的,然后慢慢的抬起手,解开链子的扣子,移向上官云端的手腕。

“本公子已经说了,不认识说是不认识。”李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吼道,他以为,上官云端是想逼他说认识那些受害人。

当然,上官云端希望他是说给别人听的,要是连叶寒都检查不出来,这件事,就真的严重了。

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急急的走了过来,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凤蓝绝的面前。

“哼,事情明明摆在眼前,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还想要骗皇上不成?”丞相冷冷的哼道。皇上沉思了片刻,望向上官傲天,有些为难地说道,“众人亲眼目睹,你要朕怎么办?”

如今,皇上只怕会顺着丞相的话真的处置爹爹,她不可能让爹爹为她去受苦。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这丞相也未免太着急,想要落井下石,那也要看看,这石头,落不落的下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摆脱暗处的那人。

树上的凤阑绝看到两那个丫头进了房间,只是这么片刻便又出来了,而且直接的向府外走去,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可见那个想要阻拦她的人,真是费尽心机,也或者,要阻拦她的并不止一个人。

毕竟,蓝城与凤月国关系菲浅,事情若是弄的太僵了,对大家都不好。

而且,早上她跟凤阑绝进宫的时候,太上皇只是跟他们闲聊了几句,根本就没有提起皇位的问题。

“本王妃也不能进?”上官云端惊滞,只感觉心突然的揪起,心底的害怕,也忍不住快速的漫开。

上官云端略带凝重地说道,如今这件事情太过神秘,就连皇后都是什么都不知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敢私闯公堂,在公堂之上公然说出这般威胁的话,便更能确定,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那尚书大人犹豫了再犹豫,思索了再思索,终究还是没有敢说出一个半字,只能在他的‘淫威’下妥协,“好吧,但是只能允许十人进入。”

而丞相大人的唇角微扯了一下,心中冷哼,这个年轻人,看来也不怎么样,以他这种问法,对他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只要,这年轻人找不出证据,就不能拿玉儿怎么样。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没事吧?”站定后,凤阑绝紧张的检查着她的全身,担心地问道。

其它的侍卫都离开后,隐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而且还是带着素容一起来的。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怎么会这样呀,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衣服挂破了,要如何参加呀,这,这可怎么办呀?”上官凌雨转过身,故意装做一脸着急的惊呼道,这戏演的倒是挺不错的。

一时间就是想换,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呀。

上官云端吓了一跳,一口点心卡在喉间,上不能上,下不能下,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虽然感觉到这个宫女有些奇怪,但是却也感觉到的出,她并没有恶意,上官云端便站起身。

而是因为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

“不行,本王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凤阑绝却是一口回绝,她现在是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怎么能够离开。

此刻的他,已经不是一个危险可能形容的,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都想不到,上官云端竟然被找到了,还没有死,而且还好好的活着,甚至此刻还被凤阑绝抱在怀里。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也明显的隐过几分杀意,这个疯女人,绝对不能留,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