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似当知否 第62章:吉祥如意

人似当知否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250

    连载(字)

92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人似当知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吉祥如意

一声厉吼之后“砰”的一声,裴淼心听着电话里的动静也猜到,大抵是易琛不高兴,自己摔掉了电话。

曲耀阳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弟弟,“我只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住他的病情。”

即便曲耀阳明确表示过不会喜欢那个年轻的女孩,可她还是不得不小心与担心,那女孩炽热灼烧的热情背后似乎总是藏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怕他哪一天真的看到那女孩的眼睛,又怕他如果真的陷进去了,那便从此以后再没有自己的位置。

幸好夏芷柔是体贴的,一贯娇娇柔柔地偎在他的身边,抚平他所有烦躁的情绪。

陆离看向乔榛朗的方向道:“朗少,朗少,眼睁睁瞧着这么多女的挤兑我一男的,你也不站出来帮帮我啊?你这算什么兄弟啊?”

“心心……心心……你乖,一会就不难受了,一会你就会跟从前一样舒服了……”曲耀阳轻声哄着,在她一遍又一遍的轻吟中一口含住她一边的红樱桃。

坐在床边的裴淼心眨了眨自己漂亮纯净的大眼睛,继续用手中的小勺舀起一点白粥,轻轻吹凉了才递到她的唇间,“我不我不,我要奶奶先吃。”

他站在沙发前边回身看她,高大、英俊,还是那个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优与成熟稳重的男人。

可是这会儿,刑俞晴偏生外出办事,正好不在秘书室内。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发间穿梭,她上午才用薄荷香的洗发水洗过头发,所以这会儿,发丝与发丝间的清香,真真将他环绕。

“难过!”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我还想要好好活下去。既然他不爱我,那就各自放一条生路,再不要害对方难过……”

曲婉婉被吓得立时想要大声尖叫,那男人的唇却突然重重贴了上来,在她紧闭上双眼心间无比绝望的时候,却只感觉得到他的呼吸,少了唇瓣的温度。她睁开眼睛去看他,那依然带着坏笑的男人轻勾了勾唇角,说:“怎么,你害怕了?刚才抱错人的时候,也没见你像现在这么害怕。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会亲你?”

他急忙赶了回来,匆匆忙忙处理好曲子恒的事情。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芽芽有时候会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她:“那他还不回来?”

有同是“青苗会”会会员的陈太太和郑太太从旁边经过,听到这些问题都轻轻皱了眉,小声私语着原来裴淼心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他们会里居然还有这种女人,简直是侮辱了“青苗会”的存在,让她们都觉得丢人。

“不用……”曲耀阳快步过去夺了他手中的东西便下楼去。

夏之韵开心地跳起来,在夏母脸上亲了一口,“还是我妈疼我,正好phoenix也在,让他送你几件礼物,我早跟他说我妈是美女,他也早就想见见了。”“我曾经小小的怪过自己,怪自己的不够努力,怪自己跑得太慢,所以才一直追不上你。你说我无聊加幼稚,至少这句话是对的。因为从爱你的那一年开始,除了爱你,别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学会。我……我只会炒菜做饭洗衣服……我第一次去学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只是在想,也许你并不会需要,可我还是想要为你做好所有的事情。”

夏母在旁边碎碎念,又骂了她句什么——曲耀阳只觉得这一刻大脑更是恍惚得厉害,想要发脾气还是什么,都只剩下一片空白。手臂上先前被她触碰过的余温还在,只是……人似乎已经再不会回来……

夏芷柔挑眉,“那看来你是知道了?知道军军不是我跟耀阳的孩子?”

他愿意在她的眼底跟前什么都不是,他愿意。

曲耀阳刚要迈开步子向前,亦被裴淼心抓住了手臂,“你等等。”

……

爷爷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不停伸手去抚她的小脸,“芽、乖,乖……”

他当着她的面咬她咬过的地方,吃她吃过的东西,每一咀嚼都深深望着她的眼睛。

曲耀阳眯眸盯着陆离看了半晌,看得后者一阵胆寒。

裴淼心跟着易琛进了门,一整个高科技现代化的家居装潢,从进门开始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用一只遥控器控制。他在前面走,遥控器开了灯,遥控器关了窗帘,遥控器控制了室内温度,竟又是同一只遥控器按开了客厅的超高级低音炮音箱,好听的轻音乐霎时充满了整个白与金属质感相交的房间。

曲母的连番言论使裴淼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她不应该在婆婆面前讲她儿子的不是,因为儿子是婆婆亲生的,儿媳妇则是个外人,是别人家的。

直到佣人将晚餐做好,裴淼心饿得不行,才坐在餐厅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裴淼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他越想要亲近她她反而越是不让,用力将他就快要埋到自己脖颈间的脑袋推开,她恨恨咬牙去望,“如果你是想要羞辱我、占有我,那么白天在那客栈里头你已经做到了,不用再到这里来让我难堪,你可以滚了!”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曲耀阳的面色僵冷,全身骨节都像是冻住了一般,只知道睁大了眼睛定在原地。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他皱眉细想了一下,如果不是刚才被陈行打断,也许他就看清那道身影了。只是可惜,当时他正顾着与她讲电话,完全没大去注意旁边的情形。

……

曲耀阳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驾驶座的方向丢去时,直接报了地名,“把人送到目的地以前不准停车!”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裴淼心还是一脸抱歉的模样,“我刚才不是说我相信你吗?我挺相信你的。”

******

她的唇角轻轻一动,扯一丝自己都觉得艰难的弧度,“对,我是他妹妹。”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往肩上丢的时候仰头看他,说:“谢谢,这里没人,你不必做戏,我自己回去就行。”

“那是为什么啊?”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我只是想要再多一点的时间……”

裴淼心抿唇没有说话,身旁的陈副总也喝得二晕,只有另外一位女同事赶忙来打圆场。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裴淼心惊奇,“昨天麻麻不是才买了很多酸奶给你和弟弟吗?”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他回身看了那小姑娘一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才道:“嗯……廖小姐,我结过婚,而且不只一次,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浪费了。”曲母走到曲耀阳跟前,令跟在身边的育幼师将芽芽从地上抱起。

搀扶着爷爷起身,周围几桌不约而同有人过来,先后同老司令以及曲市长握了手,寒暄半天。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不用。”曲臣羽赶忙将其打断,“我没事,哥,我真的没事。我只是不想再去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甚至也怕淼淼问起,只要她不问,我就不用再去想起。”

“喂……”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麻麻?”

“奶奶说麻麻是坏女人,是狐狸精,是麻麻害得巴巴都不愿意回家,芽芽给巴巴打电话他也不回来,他已经不喜欢芽芽。”小家伙扁着嘴说话的时候,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里已经氤满了泪水,不过“啪嗒”几声,立时就落在了她抱着大熊玩偶的手背上。

有风吹过的时候,带动着院子里的一些翠绿植物窸窣出声。

幸亏幸亏,他们所有人还不至于难堪了去。

也不知道怎的,脸上冰冰凉凉一片,抬手一揩,她才隐隐觉得,是不是又下雨了?

小手上空空如也,她一路坚持着向前走,直到坐上停在门口的公交车,落座于靠窗的位置,才终于找回些平稳的呼吸。

她背对着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他语气淡漠倏冷,“明天一觉醒来,爷爷奶奶面前你还是我的妻子,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什么都不是!”

该死的,恼人的香气。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曲耀阳站在原地咬紧了牙关,到底还是没忍住,过去拖了他就往屋子外面甩。

曲耀阳还记得自己接过那杯茶时的囧态,臣羽那时候还躺在病床上用眼角瞥了一下床边的凳子,示意他坐。

“不知道怎么有人说他不是第一次被关进来了?如果不是您去保释的他,还会有谁能压得住,没把这事捅到我爸那去?”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裴淼心一怔,这几年没人在乎没人心疼,她几乎就快要忘记自己每年的生辰。但也似乎总有他这一个人,每年不论风吹雨打都会当面或是邮寄一份礼物给她,再再提醒着她又长了一岁。

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

“皖瑜!”伴随着这声轻唤,先前曲婉婉奔出来的方向,又多出了一个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她挣脱不开他的大手,“大叔,我不骗你,我那辆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到现在还在4s店里修,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这车……”

裴淼心继续,“可是,如果下回我再住院,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安排我住这么高级的病房了,我负担不起……”

“我跟他熟悉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就在问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还让他坐在你的床边,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坐在你的床边吃饭?!”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他不说话,小芽芽也不说,父女两个就比沉默,看谁挨得过谁。

“芽芽!”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

“不要担心,如果晓之以理不行,咱们就动之以心,回头我同我哥说一声,让他同她讲讲,别总把对大人的气撒在孩子身上,说些有的没的。”

“够了!”曲母刚一扭头,就被坐在上座里的爷爷给打断了。

冷冷哼笑了一声,“裴淼心,你想得美!两个月前我想跟你离婚你不离,现在叫我来还做了这么多的菜,奶奶刚去你就拿出这样的东西,还有我爸我妈那边,你凭什么去说,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曲耀阳莫名就皱了眉,“裴淼心,你看你,到底是谁让你做的这么多菜?就我们两个人,到现在还你要让我心里不痛快?”

桌子上的这道白斩鸡,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一道菜,在盘子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还有那淡油黄色的鸡皮和喷香的蘸料,他吃它的时候只觉得好味,却从没想过这个年代像她一样的小女人,居然会为了自己去学杀鸡。

“那我巴巴怎么办啊?”似乎想了半天才有些明白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望着裴淼心。

伴郎团一声声尖叫,大叫着“吴姐姐”,俱都欢欣雀跃得不行。

“滚!”他脸一沉,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他还记得她唇上的每一丝味道,那个味道软软甜甜的,像樱桃香,又似红酒醇。那个味道他尝过的,是只要一尝便深陷其中再无法自拔的美味。

她今天可真漂亮,一会是纯白的轻纱长裙,一会儿又是婉约的正红色短款旗袍。他发现穿在她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其实装饰都极其简单,可偏偏是她,也只是她穿着这些简单的衣服,却偏生整个人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光华。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美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好好的,我女儿怎么会从扶梯上摔下来啊?呜呜呜……”

“我知道在你们的眼里,我就是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可是今天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怕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是,我是同耀阳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我们还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相识相爱,他也早说过会娶我过门的!”

“你姐妹儿一直一厢情愿地缠着他缠到结婚,他没有办法了才会妥协的!又不是我想变成现在这样!相爱有什么错啊!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地一心跟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又有什么错啊!你们凭什么来指责我啊!”她想要用力挣开自己的小手,哪怕是在这狼狈中将被他褪到膝盖的睡裤拉起来一些也好,免得在晨光里只只看得见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要让她的神经好过得多。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明明是你要来找我,嗯……”

他含糊着声音,她在一声声轻叫中茫然而无措地颤抖,突然向前一顶……

“是你!”年婷弯唇一笑,又去望了望她的肚子,“上个礼拜我跟耀阳一块到外地去出差,就听他说你快要做妈妈了,没想到今天在街上碰见你,肚子竟然已经这样大!我该说什么好呢,恭喜?”爷爷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不过是几天好像就已瘦了一圈,裴淼心在帮他擦手的时候感觉更是明显,曾经身强体壮的爷爷,现在他的手,却有些瘦骨嶙峋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