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昌言无忌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30087万

很悲壮!

九皇叔只露一个面就把事情解决了,早知道我就不担心了。苏文清暗自懊恼,可事情真要这么容易解决就好办了。

毕竟是自己照顾二十几年的侄子,敏夫人几乎把蓝景阳当成亲儿子,也对他寄予了厚望,虽然一次次让她失望,她想想过放弃蓝景阳,可从来没有想过,蓝景阳会这么早死掉。

王锦凌最近一直都在忙这件事,好不容易战事快要告一段落,又传来蓝景阳的死讯。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些有得没得。

嗖……的一声,凤轻尘按紧收绳键,就好像一阵大风出来,两人瞬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带起,朝火海飞去。

“师父,看我的。”豆豆双手为拳,拳拳朝曲惜花的指甲招呼。

按这个速度,被撞上只有死路一条。

在外界一片腥风血雨,人人都站在道德至高点,讨伐凤轻尘这个势宠而娇的女人时,敏夫人一脸憔悴的在家里等九皇叔。

凤轻尘看了一她一眼,没有说话。

他们受了伤,会被眼尖的搜救队拖到旁边,会有小兵给他们包扎伤口。

随手接过下人递上的帕子,略略擦了脸上的灰尘与汗水,便递给了凤轻尘,这一举动熟稔无比,好像做了千百次一样。

洛王的人闭口不言,九皇叔的人很干脆的认错:“属下知罪。”

家里有一个思行,因为父丧而萎靡不振,她实在不想看到谢皇贵妃,因为小皇子死而疯掉,反正皇上想要她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小皇子身子弱,凤轻尘也不敢蛮横,电除颤后,凤轻尘立马给小皇子做心脏复苏,待到小皇子的心律恢复正常后,凤轻尘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杀了他。不计后果。”这个时候,南陵锦凡就是拼着玉华兰芝不要,也要拉九皇叔陪葬。

六个护卫得令,便不再顾忌玉华兰芝,完全放开手脚,凶狠地扑向九皇叔,好像要将九皇叔撕碎。

外科手术刀的刀柄与刀片是分离的,刀柄经过高温消毒后可以再次使用,但刀片不可以。

这事也太巧了。

差别待遇!

西陵太子,会把时间放在选妃上?真是可笑。

这样的箭伤,别说在心口了,就算不在什么要害,硬拔出来,那也是会带出一大片血肉。

正犹豫着,苏文杭突然插了一句:“凤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和玄医谷谷主一样,进了手术室,赤炼水和郭保济就被手术室的干净、整洁、明亮给吸引了,当然最吸引他们的,还是在和兔子做搏斗的孙思行。

东陵王朝不会让一个没用的男人当皇帝!

至于梅花钗,凤轻尘只想说,虽然很漂亮,用的材料也是上好的,可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刻的,远看没有问题,放近来看会发现,上面有很些小划痕。

想到在西陵的路上,九皇叔经常替她摘花,凤轻尘便猜到,这梅花钗应该是九皇叔自己刻的。

“七叔,你真得误会我父亲了,这么多年来,你还不明白我父亲的为人嘛,他把凤离族看得比命还重要,怎么可能会出卖族人。”为了让七长老相信,凤离挚把自己最近的动向都说了出来,七长老想想,六长老确实没有机会和北陵皇室联系,当下疑惑地问道:“真得不是你们吗?”

要是皇上处死,洛王的下场不痛不痒。

事实上,九皇叔在十天前,就传信给黑骑,命黑骑冲进皇陵寻找奶宝,必要的时候,不惜毁掉皇陵。

“多五年也没有关系。”凤轻尘真心心疼奶宝:“小心把奶宝逼得太严,他叛逆。”

蓝景阳气色很不错,看样子这段时间没怎么吃苦,只是手上和脚下带了铁链,凤轻尘开口叫了一句:“景阳先生。”

云潇是由脑实质发生的原发性脑瘤,也不知云潇脑子里的肿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要是恶性肿瘤恐怕云潇也没有几年好活了。可惜……智能医疗包无法细检。”

“留下来?留下来添乱吗?本王没兴趣带着你个累赘。”东陵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凤轻尘。

“姑娘正在准备明天医治云公子的事宜,交待属下,任何人不得打扰。”这个任何人包括九皇叔。

不仅九皇叔不信,凤轻尘也无法完全相信西陵天宇,不要和皇子政客谈信用,在那个位置面前,那么多人能杀兄弑父,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

身居高位,除了会给你带来至高无尚的权势与尊贵外,还能让你游离于规则之外,比普通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凤轻尘,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豆豆万分不满:“我是客人,是病人,不是阶下囚,你不能这样的对我。”

“伤在脖子上,怎么可能会是小伤。”王锦凌眉头微皱,双手紧握成拳,克制自己想要拆开,凤轻尘脖子上绷带的冲动。

“脸厚心黑也要有度,那是他儿子,他自己怕死没有人笑话他,毕竟谁不怕死,老夫也怕死。可老夫就是再怕死,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推出来,他这种行为真叫人不耻。”谷主气得胡子都快立起来了,越想越生气,真恨不得往皇上身上扎两针,扎得他半身不遂,从此卧床不起,再也不能祸害未成年的小孩。

她来领尸就是想要从这个小丫鬟的手中,找出一些线索。

仵作的话让苏文清清醒了过来,是呀。他怎么会相信一个姑娘家,立马问一旁的官差。

“小姐。”佟珏与佟瑶担心的叫道,碍于凤轻尘的命令,她们不敢乱闯凤轻尘的房间。

“无妨,今天比试的是医术,本就要带一套备用的衣服进宫。”医术的比试对凤轻尘来说也是工作,工作时就应该穿工作服。

四美婢心中惊讶,暗道,莫不是爷和姑娘真成了好事,可看姑娘神情气爽的样子,步履轻盈的样子又不像。

“这个……”侍卫一难为难,这个时候往前凑,那1;148471591054062是笨蛋。

好吧,这下不用她说,在场的人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毕竟谁也不是笨蛋。

可就算他故意刁难又如何,谁让这些人犯贱送上门。

声音冷冷清清,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很好听,可是……却清傲的让人无法喜欢。

“景阳,来自稷下学宫。”在北陵文人的地位很高,稷下学宫四个字深受北陵人推崇,一般情况下只要报出稷下学宫的名号,景阳都能得到北陵的人尊重。

凤离清歌薄怒,眼神一冷:“狼主夫人你说话客气一点,你说我不好,你以为那个凤轻尘是好的嘛,无媒无聘就与人苟合,丢尽了凤离王的脸。”

“你们居然查我狼堡的事,好好好……你们凤离族太大,我们狼族高攀不上,滚!”狼主指着大门,赶人。

蜥蜴人自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却不知凤轻尘和九皇叔全部看在眼里,凤轻尘拍了拍雪狼的脑袋,示意它让路,便从智能医疗包里,取出伤药和绷带,蹲在蜥蜴人面前。

“轻尘你太谦虚了,不过你要把玉华兰芝给我,我肯定不会浪费。”郭保济双眼放光,脑子不停地想着,要拿玉华兰芝配什么药。

凤轻尘又问了一句,谷主直接一巴掌招呼过来:“别吵,小孩子坐不住就出去,在这里吵死了。”

啊?九皇叔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孙思行也松了口气。

“苏文清,你怎么来了?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出去!”崔东明暗恼自己的警觉心降低了,同时在心中记下了,凤府的守卫太弱,回去后他要派一批人过来,不然的话偌大的凤府,就凤轻尘一个女孩子,太不安全了。

“少宫主,失赔了。”凤轻尘说了一句,就翩然离去,完全不管暄少奇站在那里,多么失落、多么受伤。

蛟龙虽会讨价还价,可脑子一根筋,九皇叔要忽悠他们,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九皇叔和鬼王这一击,虽说不至于势均力敌,可也没有在鬼王手上吃亏。相反,鬼王倒是吃了一个大亏,被九皇叔逼得后退数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008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