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自郐以下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30087万

谢芳华走这样的路,自然没问题,燕岚也还好,大长公主却吃不消。

秦铮伸手搂紧他,“只是没想到,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算到如今的话,九年了。”

卢雪莹抿了抿唇,“我答应她不说出去的。”

“嗯?”皇帝含笑看着他。

燕亭身子又细微地一震。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谢芳华此时却从东方天空收回视线,摇摇头,“哥哥不用去告罪,我能进宫”

见谢芳华进来,秦浩止住话,皇上和英亲王都向她看来。

虚到虚无空洞,弱到弹指既碎。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郑孝扬抬眼去看,那铜墙铁壁连丝缝隙都不露,他皱眉道,“早先我和小王爷将这四壁都试了,尤其是试了头顶上,玄铁重达三层。我们手中的上等的绝世名剑都砍不动。”话落,他偏头看向秦铮指的墙壁之处,伸手瞧瞧,“到还没有这一处看起来薄弱。”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你做什么拦着我不让我上前去?”孙卓大怒。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既然逼她喝了这么久的苦药汤子,秦铮也的确应该尝尝苦药汤子的味道了。

“我来喝药!”秦铮道。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咦?秦铮兄,不会吧?你……你竟然在烧火?”燕亭来到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

“果然不愧是秦铮兄,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根本就不是君子嘛!”燕亭道。

秦铮立即让开了身。

燕亭没想到秦铮这么好说话,拍拍他肩膀,“好兄弟,你可真给面子。”话落,他往里面扔了几根柴火,一下子将火苗压死了,他顿时傻眼,问秦铮,“怎么办?”

“你放得干柴太多了,拿出来!”秦铮道。

燕亭连忙将干柴抽出来几根,但火苗还是不着,他又看着秦铮。

燕亭认同地点点头。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刘侧妃脸一灰。

“我们回去吧”英亲王妃对谢芳华道。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先看看这些琴谱,选一首你喜欢的学。”李琴对她道。

谢芳华没有意见。

------题外话------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郑孝扬又想了想,补充了两句后,痛苦地说,“皇上,真没有了,再让我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不如打我板子好了。”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这些案子,你确定都交给我破?”秦铮又挑眉。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谢芳华点点头,“五六分也够了,不需要你都记下。”话落,她对明夫人道,“六婶母,您拿火盆来,我将这些案卷和卷宗都烧掉。”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秦钰挑了挑眉,得意地一笑,“你眼睛倒是毒辣。”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您将兰姨叫进来。”谢芳华道,“再吩咐个您信得过的人,守着门。”

春兰应了一声,连忙扶住谢芳华。

大约两炷香后,刘侧妃、卢雪莹、府中一众侍妾、丫鬟婆子小厮都聚到了正院。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秦钰轻哼,“朕何时敢小看谢氏暗探更不敢小看你。”

谢芳华顿时被气笑了,“这种事情也治罪那你这个皇上可就是昏君了。”话落,她道,“我现在就启程,子夜之时,一定能与李沐清汇合了。”

“皇上,您还没告诉老臣,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去哪里”左相又急声问。

谢芳华闻言顿时笑了,嗔了秦铮一眼。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谢芳华脚步一顿。

听言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无奈地叹息一声,回了自己的房间。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谢芳华转了路,向府门口走去。

谢芳华颔首。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大长公主意会,李如碧的样貌被打的是轻还是重,需要有人亲眼所见,荥阳郑氏才能酌情看着如何处理。她拉着金燕,也随后进了屋。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右相夫人,见她满面含怒,一双眸子看着谢芳华似乎要冒火。

“这时候自责有什么用你先出去,诊治要紧。”右相转头对谢芳华拱手,“辛苦小王妃了,夫人气急,口不择言,你和王妃海涵。”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将手中的金疮药和凝脂露递给他,对他说,“要看好了李小姐,这是药,刚刚我上药的手法你也看到了,每日换三次药,不能着水,十日后,视情况而定。”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郑诚极力地克制心里的忧急之色,起身对秦钰、右相拱了拱手,又恨又恼地道,“在下不知犬子竟然悄悄尾随跟进了京,又冲撞了右相府的李小姐。他自小没了娘,都怪在下对他娇惯了,将他养成了……”

她来到右相身边,一把推开管家,抱住右相,惊骇得嗓音都变样了,“你这是怎么了?”

金燕拉着谢芳华坐下,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芳华妹妹,你想必已经猜到我叫你来这里的目的了”

金燕又道,“只是我没有想到荥阳郑氏不但不能用,反而还有问题。”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说白了,目的还是她,还是这一桩婚事儿。

谢芳华一怔。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谢云澜叹了口气。

谢芳华神色淡淡,不想与他说话,点点头,出了荣福堂reads;古神天下。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

谢墨含微微垂下头,每次听人提到他娘,他都免不了要伤感一回。

“几位夫人且坐着,不必避开,我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准还需要几位夫人给我娘拿个意见。”秦铮看了几人一眼,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几人起身。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这两孩子进屋之后竟然不出来了。”英亲王妃在画堂一转话音,说了一句。

今日上墙:西子湖畔情华蔓缦,探花:容景云锦给我的感觉是太遥远,只可远观。而铮二,比他们真实。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像是有感应一般低头,只见怀中人儿枕在他的臂弯处,微低着头,靠在他胸前,长发如锦缎般披散开,娇颜晕红。他呼吸一窒,抱着她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谢芳华摇摇头,“没想什么!”

秦铮抿唇,伸手摸摸她的头,“那你都会时不时地跳出来什么画面?”

边被褥,一片冰凉。屋中看了一圈,没有秦铮的影子。她拥着被子坐起身,感觉浑身酸痛,疲乏至极。懒洋洋地在床上坐了片刻,披衣下床,穿戴妥当,打开了房门。

秦铮慢慢地点了点头,面色没变,眼中却因为感受到了什么,迸发出奇异的情绪,手明显地颤动了那么一下。

他和她的孩子?

她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很踏实,她僵硬的身子放软,微微偏头,将脸埋在他怀里。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艳冠群芳,华贵天下。真是当得她的名字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秦钰没料到她拒绝得如此干脆,而且还拐着弯骂了他狡诈心机深,他忍俊不禁,“你到底是怕被我这只老虎吃掉?还是怕……秦铮这个未婚夫知道后与你悔婚?”

月落脸色蓦地一寒。

春花、秋月得命,连忙提着剑上前,转眼便加入了月娘和那年轻男子的缠斗中。顿时化解了月娘的危急。

看他的招式,似乎是想拿住月娘,并没有对她下狠手。

房门是虚掩着的,轻易便能打开。屋内自然是没有人。

当然,他也是不轻易动怒的。

谢芳华抬步向外走去。

秦铮上前一步,板正她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无力地道,“谢芳华,别人欺你瞒你骗你哄你,你为何都不气为何到我这里,你就钻牛角尖处处记在心里,受不住时要心狠地放弃我”

谢芳华伸手学着他刚刚戮她的模样,戮他心口,“你说啊,如今你对我只要说个不字,我就信你。”

秦铮又道,“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谢云澜竟然也有前世的记忆,大约是因为魅族王族血脉与你牵扯的原因。当我在皇宫里养伤时得知,他暗中筹谋,引你出宫,本不是焚心复发之日,他却迫使焚心发作,想要趁机带你离开,我便坐不住了,情急之下,想了对策,狠心假意与你绝情断情,料你会去落梅居,狠心出手伤你,使得谢云澜看清楚你对我的心,同时也是为了拖延住他带你走的计划,毕竟我那时身受重伤,他若是带你走,我拦不住……”

永康侯冷冷地哼了一声,怒道,“安?我的儿子不见了,我怎么会安?谢芳华,如今总算是见到你了,我的儿子燕亭呢?”

谢芳华打消动手的念头,却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声音凌厉,“这就要问侯爷和永康侯府了,为何燕亭有家不想回?永康侯府到底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让身为燕小侯爷的燕亭选择背弃自家,宁愿远走漠北!你不知反省,怨得忠勇侯府何来?”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她的哥哥是聪明的,而且太过聪明。

“是我未来岳家!儿子清楚得很!就怕爹您不清楚这里是哪里,所以,儿子觉得有必要提醒您。你磨磨蹭蹭地不下车,若不是想回府,就痛快点儿。您没看到我媳妇儿身子骨弱,还等在这里吹冷风吗?”秦铮丢下一句话,大踏步往府里走去。

抢红包好好玩有木有,我昨天手气爆棚,希望今天继续冲仓。亲爱的们,预祝红包满满地来怀里哦!么哒!

皇帝顿时沉下脸,“朕的手里若是连一个人都看不住,朕这皇帝不用做了!”

以前的秦铮如何,众人都是知晓。他张扬,嚣张、隽狂、不羁、不拘泥于世俗和礼数,霸道、肆意,无人敢惹。在皇上面前,高兴了嬉皮笑脸,不高兴了甩脸子就走。但是,还不曾严重到如今和皇上对着干的地步。

这三人一个面色漫不经心,一个神色淡淡,一个若有所思。总之,都看不出沉重和凝重。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燕岚立即道,“你看你看,我刚开口,我娘便训我。”

“正是。”永康侯夫人颔首,“是我家侯爷向皇上给臣妇请了旨意,臣妇这副身体,放眼南秦京城,无人能救,没办法,只能劳烦您了。”

侍画应声,前去请了。

言宸向外看了一眼,见永康侯夫人和燕岚已经到了宫门口,他平和地道,“不管你做什么,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无论多少人非议你,我始终会站在你身边,你要做什么事情,交给我就好。”

谢芳华点点头。

“母后恨她们大半辈子,她们不回宫也是好事儿。”秦钰道。

又有人说,昨日发生的事儿,至今没传出风声,可见皇上顾忌皇室颜面,顾念手足之情。可是柳太妃和沈太妃实在太不应该,竟然当街拦阻,逼迫新皇。

玉辇起驾,队伍从皇陵启程回京。玉兆天一声喝令,随他进来的人都向迷雾阵内的中门聚来。

四周弥漫的血腥味,将整个迷雾阵的雾都染成了红色。

千钧一发之际,玉兆天后方,飞奔来一道人影,这人身法奇快,来到近前,惊喊,“手下留情!”

秦铮收了剑,看着言宸,挑眉,“你最好给爷一个不杀他的理由。”

沉默半响,言宸看着已经受不住晕过去的玉兆天,缓缓开口,“他是我父亲。”

迷雾霎时的散去,这一片地方所有的景色都露了出来。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百尸体,当然,都是玉兆天带来的人。因为守住各方位,青岩安排的隐卫几乎没有伤亡。

言宸扫了一眼那些人,对一人招手。

过了片刻,谢芳华忽然转头,“哇”地大吐了一口。

谢云澜笑笑,“我身体不好,疲乏困顿时,用这些来打发时间罢了。”

秦铮点点头,摆摆手。

谢芳华失笑,拉着他往谢云澜府邸走去。

秦铮叹了口气,伸手弹了谢芳华额头一下,似乎有些不满,又有些郁郁,“你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秦铮重重地点头,“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008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