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声势浩大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30087万

一般后天高手全力一击,伤不了滕青山。

“嗯?”滕青山猛地略微转头看向不远处,只见荆棘丛中,一双隐隐发绿的瞳孔正盯着自己,那瞳孔中散发着野『性』、嗜血!不过和滕青山目光相对,那头隐藏在荆棘丛中的野兽似乎察觉到这个人类不好对付。

胖子有些惊讶看了一眼李珺。

“宗主等一会儿。”这老者立即沿着阶梯走下去,取出钥匙开启了黑『色』钢铁大门,只听得‘哐当’一声,门开启了。

“不用,不用了。”滕青山连说道。

清晨,天蒙蒙亮,整个黑甲军军营大多数人都依旧还睡着觉没起床。而滕青山住处便喧闹起来。

全身都潜藏着一股强劲的劲道!

那二人略微躬身,而后很自然地分别坐在左排、右排的首位。

“枪长,如果二人拉开距离,枪占优势!可因为长度,使得发挥起来。不如剑灵活!而四尺长剑,却更容易施展出各种剑法。特别达到先天后……自从‘诗剑仙’李太白出世后,这天下间,剑法更是达到巅峰。先天强者中,以剑为最多!”诸葛元洪说道。

滕青山默默将这些记在心里。

诸葛元洪说道:“没秘法,那就需要创造!各大宗派的秘法,当然都是一些先辈们创出来的。”

“青山,你自己认为如何?”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

滕青山应道。

“哼。”关绿脸『色』一冷。

滕青山不是傻子。

滕青山虽有提高,可提高不明显。

滕青山一路随意走着,可忽然,猛地一转头看向远处方向。大概数十丈外,一个硕大的赤红『色』头颅在朝这边看。

“咦,我倒是提高了接近两万斤力气!”滕青山对力量的控制很是精确,能清晰感觉自己变化。

当即这一群人浩浩『荡』『荡』赶回去。

爆!

司马庆邪异笑着,身体恍若鬼影,接连九闪,出现一窜幻影,瞬间就窜过十余丈距离,飘逸地划过一道弧线便朝滕青山靠近过去,面对司马庆的靠近,滕青山手中长枪无情地凌厉一刺!

滕青山只觉得接连几股奇异劲道,作用在轮回枪上,减弱了攻击力。

划破长空!

而爆发底牌,最好别让别人看到!

远处,山林杂草中央,模糊的一道身影正飞窜。

呼!

呼!呼!呼!

岩浆四溅,连远在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都惊呼地连避让,可还是有少量岩浆溅过去,那炽热的岩浆落在人身上,那炽热高温会令衣服瞬间着火,还灼烧皮肤肌肉。可怜被溅上的武者们都痛的惨叫起来。

赤鳞兽那可怕的大嘴巴张开,直接罩向那位来自青州的高手,也是六人中唯一的女人‘戚艳’,戚艳那有着疤痕的脸上,惊恐地扭曲起来。她怒喝一声,手中的弯刀劈向袭来的赤鳞兽。

须知,整个黑『色』石头表面才一丈多长宽。而赤鳞兽却是身高过两丈,长四五丈的庞然大物,它这么一扑,滕青山五个人只感觉到一座小山压过来,而且赤鳞兽的一双前蹄,锋利的利爪竟然抓过来!

“哈哈,你们一个都别……”杜九得意的很,手中两柄短刀迅疾地挡下一个个暗器,在杜九看来,他冲在最前面,自然第一个采摘到黑火灵果。到时候,即使猛地将黑火灵果扔向自己一方人马所在处。

所以,杀吧!

“哼。”

一连窜的惨叫声,鲜血飞溅,银发老者便轻易冲出了青湖岛一方人马。

两大高手一个逃一个追,眨眼功夫消失在众多高手视线范围内。如今,炽热岩浆湖中央,已经没了黑火灵根、黑火灵果。当然,岩浆流某一处底部或许潜伏着赤鳞兽,可没人敢惹赤鳞兽。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轰隆~~~”

而吴越也借那一踩之力,又飞了数丈,直接落向岩浆湖中央那一块黑『色』大石头。

“统领,我看咱们马上就出发!带人驻扎到岩浆湖旁边。”滕青山连低声道,“现在不少人已经赶往那潭底了。如果咱们再不走……等到明天,怕是岩浆湖周围一块区域,都被其他人给占住了。”

“他娘地,太热了!”许多武者第一次进来,顿时叫苦不迭。

古世友和那略胖中年人只能点头应是,这次对外宣称是古世友带领人马,其实这支人马中第一高手,是古世友的师祖‘杜九’。

滕青山猛地转头看过来!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对,说的对。”滕青虎连点头。

“今天晚上的酒,我多分一壶给你,行了吧。”杜洪哈哈说道。

“不过那个带路的小子,逃入隧道里,我没找得到。那里面一片漆黑,就是一『迷』宫。”滕青山说道,“我已经命令一队人马,悄然潜伏在峡谷中,静静等候。一旦那人从洞『穴』出来,绝对逃不掉。”

随即冀鸿感叹一声:“这天下,一些苦修高手,如那吴越,一埋头就是二十年。这一爆发,就能排到《地榜》前十,这使用长棍的中年人,应该也是一个苦修多年的高手!”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锵!”

“他走的是枪法一路,我会的却是刀法!怎么教他?在枪法上我恐怕还不如他。虽然他现在只是后天,可单纯在意境上,比之我,也差不了太多!我根本无法教他。而且,我已经有了宝贝徒儿!不必再收……杀他?现在杀了他,那诸葛元洪肯定会大怒,甚至于亲自赶到这。如果被他查出,是我杀的,那可就麻烦了。”

滕青山有预感——

空气锐啸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走,冯无血?青山,我们去看看。”冀鸿也笑道。

“听好了,我叫燕铁!”这短衫青年朗声道。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铁衣门到了,连归元宗也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远些的青湖岛人马也会过来。徐阳郡的小门小派,怎么跟人家争?”

呼!

“少当家,那滕青山,定是怕了你的。”原先不敢出声的马贼们立即有人喊道。

吱呀,吱呀。

有一些行走天下,风餐『露』宿的苦修者,他们为的就是一举成名,这次是良机!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讨论方法策略,是高层的事。

“都退下吧。”冀鸿一声令下,大厅内一群人都立即走去,而外面有府邸的仆人们,专门引领众人去各自住处。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没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量多了,大金庄当然万分警惕,甚至于会有很多族人守夜,可依旧无声无息消失。

如今‘滕青山’这个名字,名气太大,徐阳郡,楚郡这一代都在盛传滕青山击败孟田的事情,滕青山暂时不想麻烦,所以报了假名。

“秦狼兄,加上你,今天来这的武者,有二十八个了。不过啊……”段侯嘻嘻一笑,“大多数实力很一般,像那几个废材,加起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段侯指向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六名看似凶狠的汉子。

……

“都等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来?”段侯嘀咕着。

直接杀死就是!

靳涛手持着战刀,在后面极速追着。

清脆的声音,而那妖兽却被这一枪蕴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滚到在地,而后立即一个翻身。

几个呼吸的时间,妖兽就窜到了山顶。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那金家族长连说道:“这位大人,咱们金家庄这一个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那怪物给吃掉的。二娃幸亏没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则,当天也要被吃掉。”

呼!

“孟田,受死!”滕青山一声大喝。

“青山怎么还不回来。”滕青虎有些焦急。

滕青山心底一阵叹息。

黑夜中,一缕寒光『射』穿长空。滕青山盯着远处的孟田,左手刚刚『射』出一柄飞刀。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虽然说劈拳,转为枪法没有成功。可以滕青山在劈拳上的领悟,这一劈施展下来,依旧仿佛一座高山轰下般。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他娘地,这徐阳郡的蚊子,比咱们江宁郡的,怎么好像要狠不少啊。”滕青虎猛地一拍自己脸,拍死一只蚊子。夏天还要夜里赶路,最痛苦的就是蚊子太多。

“客官,各位客官,里面请!”看到外面出现一个大商队,顿时涌出三个店小二,热情地帮忙。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这下麻烦了。”杜洪也担心起来。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没事。

“停!”滕青山喝道。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叁石客栈的后院内的一间屋子里。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滕都统!”一名黑甲军军士跑过来,恭敬道,“统领大人有令,让都统大人你接受都统的物品、住宅。都统大人,您只需跟属下走就是。”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开了门,门外正是诸葛云和诸葛青二人。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嗯。”青雨也看向滕青虎,“表哥,路上多听我哥的!别惹事啊。”

“走,我们出去!”滕青山一声令下。

……

“朱兄这次拖家带口?”滕青山有些惊讶,询问着和他并行的朱崇石,“从这赶到楚郡,一路上危险可避免不了啊。何不让嫂子、孩子留在老家。”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最繁华最富饶,高手最多,宗派最多的依旧是九州大地!

最要命的是……

“没想到才回来不久,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虽然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要赶近两千里路程,因为要押着货物,每天能行个两百里,算不错的了。

许久……

大当家睥睨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杀他们法子多,可你记住,一旦要灭黑甲军的人,必须全部杀光。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一旦漏掉一个,知道咱们容貌,查知咱们身份,等黑甲军大军来报复,就糟了!”

“这数百名马贼,也敢打劫咱们,真是找死!”杜洪冷笑道。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008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