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颓费

吹尘埃的风-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04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5章:大吃一惊

吹尘埃的风 92043

………………

“扶稳,摔下去了,本王绝不会再救你。”求顾千城一次,只当还昨晚的人情,他秦寂言不喜欢欠人东西。

“噗……”长枪从唐万斤背后穿过,直接穿到了前胸,唐万斤吃痛,愣在当场,大量失血让他支持不住自己,他想要把长枪抽出来,可想到顾千城的话又生生忍住,任鲜血直流。

和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就可以,顾千城闷笑了一声:看不出来,秦王这人蔫坏蔫坏的……

“没乱想就好。记住,殿下是我们的主子,别生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老管家横了侍卫一眼,哼着小曲走了。

景炎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绝对拿得起,也更放得下,得知五皇子失去自由,景炎第一时间通知手下的人停下来,什么都不要做,潜伏下来,将线索引到北齐人头上去。

景炎的手下进来时,见到景炎通红的双眸,一瞬间愣住了,却不敢多事的寻问,只是跪在地上道:“主子,长生门唆使皇上,派人前往双城遗址,试图寻找龙凤果。”

“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唐万斤抬头,半是希冀半是不确定的看着顾千城。

顾千城继续告状:“老爷子说,我们是顾家女得为顾家牺牲,要是现在能成为殿下你的妾侍,等到你登基也能被封妃,以后和顾贵妃一样,光耀门楣。”

景炎人不仅掌控了江南的驻军,江南的府台刘大人还是景炎的人,景炎还没有到江南,他手底下的人就将江南控制住了,凡是顽固不服的官员全部被杀,其他的则全家被看管了起来。

赵王和周王被禁足,可临近年关还是被放了出来,虽不敢当着老皇帝的面,与朝臣推杯换盏拉交情,可却时不时眉来眼去,彼此交换着只有自己才懂的眼神。

顾千城实在没法安慰自己,她可以肯定秦寂言遇到了危险。

天下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她能管一件管不了所有,不过遇上了,多少也会关注一下。

心大呀!

可是,顾老太爷却没有放弃,他努力的向外伸手,想要离顾千城近一点,想要握住顾千城的手。

“你们今晚绑了一个女人?”猪头六客客气气开口,秦寂言也就没有直接提剑杀人。

秦寂言不给她名分,肯定有原因。

将士们草草地将官府收拾干净,秦寂言就暂时入住在此,言倾听到秦寂言召见,立刻就跑了过来,“殿下。”

“有区别吗?”紫衣女官下额轻扬,高傲的道。

“火山要爆发了!”如果说之前只是直觉,现在就是肯定了。

“秦王,万万不可。”北齐将领终于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忙要拒绝,却被秦寂言打断,“曾将军不必担心,来人是冲着本王而来,如果找不到本王你们也不会纠缠于你们。北齐派你们来是保护本王,本王又怎忍你们为本王牺牲。”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顾千城看众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安慰了一句:“没有查出线索,不是你们失职,是这里本身就没有东西可查。”

顾承欢一站起来,就急急忙忙往屋子里跑:“药,祖母的药……”奈何他的腿受伤了,刚走两步又摔倒了。

女尼们翻箱倒柜,也没有看到什么白骨,更没有什么尸骨。

侍卫看到这一幕,嘴巴张成o型,然后默默地后退,告诉自己: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个看女人看得发痴的男人,绝不是他们家主子……

“好厉害!”看到秦寂言不需要借力,踏风而去,一干土匪傻眼了,而秦寂言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更加傻眼了。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山匪。最主要,他更没有见过,一上来不是打劫钱财,而是提刀杀人的“山匪”。

不是他们不回来,而是六扇门的总捕快说,今天有事要忙,让他们先回去,有事再来禀报。

别说秦殿下这方的人,就连赵王身边的幕僚亦是一脸不安,“王爷,这么做我们的名声可就坏了。”

子车将干净的铜盆放下,准备拎着桶子里的秽物去倒,就被老管家制止了,“我去,你照顾姑娘。”

在秦寂言出发前,掌事太监走了进来,行完礼后,恭敬的道:“圣上,那些大人还跪在大殿内,希望圣上你能回心转意。”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跪下来,哭着、喊着求秦王帮她,求秦王负责吗?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声音哑哑的,别有一番风情,秦寂言感觉自己喉咙痒痒的,轻咳两声,才感觉自己恢复正常。

当然,这不是证据,这只是秦寂言的怀疑,而这个怀疑值得深思?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他们已经证实了,长生方中他们遍寻不到的几味药材,十有八九就落到了他们手里!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

顾千城要是能一手策划科举舞弊案,那就真正是太可怕了。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不好!”秦寂言大叫一声,“风遥,快,他们要毁了云霁将军的尸骨。”

老太爷的想法很美好,可现实却极度残酷,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要有那个本事,顾家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半个时辰后,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秦寂言要是不同意,他也不敢和原计划一样,强掳秦王……有顾千城放话,顾承欢就知道,除非他真得要死了,不然一定不会有来救他!

简直太让人讨厌了!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顾千城自己就是大夫,秦寂言虽然没有明说,可顾千城还是想到了……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于是这个早朝,就变成各派官员互相攻击,互相抹黑的大会……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大小姐?”孙妈妈连忙回头,吃惊的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平西郡王赞同的点头:“这事透着不寻常,殿下确实不宜回京,就算要回京,也要等些时候。”

公子就在外面,公子可是再三提醒她,不得耽误老爷子用餐。

能坚持自己的选择,不受旁人蛊惑,不因旁人的话而动摇,即使再窄的路,封老爷子也相信,顾千城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别怪她小心,而是……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她们很可怜,顾千城同情她们,可并不会因为同情就失去判断。

两人一怔,立刻分开,一脸严肃的上前。

很快白卵就被火烤的,只剩下鹌鹑蛋那么大,而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动了,似乎死了一般,可是……

顾千城怎么好意思,受她的谢?

因赵王残暴,有不少读书人大骂赵王,惹得赵王杀了不少人,而富商中给银子稍慢的,或者不肯助纣为虐的,都被赵王宰了。

真不知,今晚的结果到底会是怎样?顾千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可顾承欢依旧摇头不肯说,“姐姐,我的腿已经没事了,大夫不是说休养半年就能恢复正常吗?我们不提这事不行吗?”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小的这就去办。”大管家应得很大声,他就知道大小姐是有办法的。1255营救,一夫当关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有秦寂言的命令,暗卫立刻拿出鱼网,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

没办法,子车指的方向,正好和他们是反方向,要救顾千城他们必须折回去。

彭长老是什么东西,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彭长老也比不上顾千城的安危险。子车简直是该死!

君亦安脸色一白,忙摇头,“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她曾亲眼看到过,那些被长生门埋在坛子里,用来养蛊的女人,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好了。三个月后可以把板子拆了,半年后就可以正常行走。”华大夫抬手摸了一把汗,一脸满足的道。

“让祖父和父亲担心了,我没事了。”顾承欢嘴里的药丸早就咬碎吐了出来,此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那里。

秦寂言,我该拿你怎么办?秦寂言大费周章的避开耳目,大晚上跑来找顾千城,怎么可能是为了案子。要是案子的事,他大可以大白天的来找人,不必顾忌会不会被皇上知晓……

“好。”顾千城也没有拒绝,她虽不是工作狂、女强人,但这种吃饱就睡的生活,她只能过两三天,时间一久就受不了,有点事做更好。

长生门的人虽称呼秦寂言为“陛下”,可却没有多客气,完全是把“陛下”当做一个称呼,并没有真把秦寂言当圣上看待。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顾千城记得曾经听到一个说法,说人什么都能吃,饿狠了就会开始吃自己,从内脏开始,一点点“吃”掉,直到死亡为止。

秦寂言理都不理唐万斤,端起手边的药茶,慢慢的饮着,眉眼间少了往日的冰冷与杀气,多了几丝脉脉温情。

“果然是翅膀硬了。”老太爷摇头叹息,眼神晦暗不明,看不出是后悔还是愤怒,总之很复杂。

“顾姑娘,这一张是真银票,用宫里版子新印的,只是没有盖章。”捕快将作为“模版”的银票放到顾千城面前,“我们现在就是以这张真银票为版子,把假银票找出来,只是我们这些人能耐有限,看了两天也没有分成真假。”

顾千城用小刀,小心地将银票上的墨迹刮下来,落在纸上。

“嗯……”毕竟是皇上亲自指的人,秦寂言倒没有太为难,可也不肯放过对方,问道:“说说你们的推断。”

“没错,哪怕你是秦王,也不能滥用权力,欺压我们。”

“嗯。本王现在户部。”秦寂言说了一句风牛马不相信的话,可顾千城奇迹般的发现,她懂了。

“灵验?她们求神女什么了?”顾千城好奇的问道。

秦寂言看了一眼,完全没有上去的打算,“我会让人护送他们下来,我们先下山。”他们是有多大的面子,才能劳动他这个皇上亲自入鼠群去救。

顾千城也没有矫情的说不,接过喝了一口,缓过劲才道:“怎么?这个时候改道,是怕皇上要和我们一道走?你怕什么,择子一日不解,我和皇上就不能拿你怎么样。相反,没有择子的威胁,就算皇上不来,我要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要知道,那可是秦寂言和顾千城的第一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毕竟谁也不知择子有没有后遗症,顾千城以后能不能生出孩子。

为了能尽快追上顾千城,秦寂言每天只睡两个时辰,日夜不停的赶路,可就在他走到蓟县时,消息突然断了。

她们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和顾千城一样,五皇子也认为,顾贵妃肯定是装病,却没有想到这一次,顾贵妃真得出事了。

“肚子……很疼。”不过几个字,可顾千说完却像是虚脱一样,好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与其救人救到一半,不如等她自由了,寻一个机会,让官府出面。

要是他保护好了顾千城,顾千城也不会冒险。

这药草对人体无害,只会让人睡得香甜,第二天醒来除了精神好,一点副作用也没有,除非心思特别多的人,不然绝不会发现。

在全村人都在伤感他们村子里唯一会识字的先生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教导村子的孩子时,只有一个少年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里,看着远方,眼中带笑: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呆在这里,祝你一路平安。

“看地图,火城的入口应该是在火山脚下,从火山里走过去。”景炎拿着地图对比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地方,而这地方赫然就是那九道门所在。

为什么,之前那些仵作不说?他们有什么目的?

小雪貂立刻来了精神,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秦寂言,顾千城知道那眼神叫崇拜。

封似锦看了一眼,确定局势完全一面倒,狂生没有胜算,安心的带人走了。

有了这番表态,官差要疏散人群就容易许多了。封似锦见这一个路段平稳了,便带着暗卫往前走。走之前,不忘给百姓们交待一声,“我去前面的爆炸中心,请大家放心,我封似锦以封家的名誉发誓,绝对会在这里,站到最后一刻。”

出路被堵死,顾千城再次装可怜,“圣上……刚刚是意外。”

顾千城在秦寂言怀里蹭了蹭,“老爷子说,长生门的人在挖双城遗址,他们要找什么?”

“担心什么?这里找不到,就出去找。”倪月脸色不变,面无表情的道:“既然有人进来过,就表示龙凤果被人带走了。只要龙凤果还在,我们总有找到的一天。”

季诺见长生门的退让,并没有张狂,而是神色平和道:“牺牲几个人不算什么,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这里干耗着,不仅浪费时间也会错失先机。长生门有那么多能人异士,不能寻个懂阵的人带我们进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