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第90章:稳扎稳打

第90章:稳扎稳打

阳光在线企业邮局 | 作者:肆贰老爷| 更新时间:2019-09-02

“辣你就别吃!”曲耀阳皱眉,整个人已是不快,看样子就像要掀桌子了。

“您说什么?”

她心花怒放准备回身,他突然在身后叫了她一声:“那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

曲母正怔得说不出话,曲婉婉正好趁势将芽芽推到她的跟前,“妈,这就是芽芽。芽芽,快叫奶奶。”

从芽芽的卧室里出来,曲母正抱着双手站在走廊上等他。

一听夏芷柔这样说话,曲婉婉整个人内疚到不行,紧拧着眉头犹豫了半天,还是道:“嫂子,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不帮你呢?你是我嫂子,而且又是军军的妈妈。”

“我交了!”她侧过头不再看他的眼睛,眼泪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两个月里会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也不知道,在我怀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你跟她都做了些什么!所以,你犹豫不决的事情,我就都帮你做了!哪怕你恨我讨厌我都好,可这也是你曾经答应了我的!”

曲母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打开车门进步走到裴淼心的车窗跟前,“每次见你都有新的长进,看来你爸妈确实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女儿啊!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看走了眼,同意让你这个祸害嫁给我儿子,让你这么祸害他?”

曲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沉了脸,“裴淼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同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说我的不是?说我没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可我是他母亲么!他是我生的么!你裴淼心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真能做到这样大无畏大无私地接受你男人随便从外面领回来的孩子,那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的耀阳离婚!”

裴淼心不知道是怎么了,才下车就有这么多的记者冲上来围攻她。

蒋总加入进来,“我们曲总啊!一般姑娘拿不下的,人老婆长得高贵大方身材又匀称纤细,vivian你要让人曲总看得上你,也是不容易啊!啊?哈哈哈。”

到底被他占了身子,虽然只是快速的一进一出,但是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早就不同,从还在a市的那个家里、那个夜里,其实他们之间的一切早都已经不同。

“喂?”

她是亲眼见到过他同裴淼心那段并不使人愉快的婚姻生活给彼此带来的伤害。

曲母叫了司机开车直接到市政府去,也路畅通无阻地往市长办公室而去,到了曲市长门前直接用力一推,迎面就撞上好像正在开会的几个人。

他说:“你一定是去参加梁老太太的寿宴。”

她无心人似的弯了红唇,更凑近他一分,“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而且,你的夏芷柔还怀着孩子在房间里等着你!怎么,你喜欢让她独守空房?还是想让她尝尝曾经我过的生活?也对,小西同我说过,男人其实都是一样,家里的永远不如外面的,所以现在,你还是快回去吧!”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吴曦媛已经完全看不下去,这分明就是一个纨绔又闲得发慌的公子哥在这儿调戏良家妇女呢!

“去!”他一毛巾挥过去,正好被苏少一抓,“要你在这多管闲事,我刚才出去碰见一美妞,我心里高兴。”

“我这哪里是专程过去找她的啊!那不是……不是我正好喝醉了开车经过那里,在街边巧遇罢了。再说了,就算你是她的大伯,这事儿又关你什么事啊!”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洛佳瞪大了眼睛僵在原地,裴淼心已经着急去唤:“快开车!”

这到底是谁在故意整她?若不是裴淼心那贱女人现在不在国内,她一定第一个怪到她的头上,因为除了她,还会有谁跟她有如此深仇大恨?

曲市长那里,她原也想过用点什么缓兵之计,现在裴家破产,曲市长应该也不会想要她这个没有任何娘家作为背景和靠山的儿媳妇,只要给他一个台阶,让他同意自己跟曲耀阳离婚,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我怎么没资格了?刚才在客栈里人多,我方便跟你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里不同,怎么旁边没人了你就不转了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裴淼心,好好的裴家的千金小姐不当,你出来卖,你还要不要脸了!”

也许,他依旧不会爱她,不耐烦还是厌恶,什么样的情绪她都已经习惯。也许,他会对她冷漠以对,冷冷地说上一句:“裴淼心,别来无恙吧!”又也许,他会对她煽情一番,像他表面维持得正儿八经的形象似的,真的认她当他的妹妹。

夏芷柔用力推开半个身子摔扑在她身上的裴淼心,吃痛捏着自己的手臂仰起头来。

她那一声轻哼,他一眼便看到她瞬间有些青紫的手腕。

“我还没有说你!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扶着夏芷柔的曲耀阳模样已经森冷。

曲耀阳蹙起浓眉,“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原先我以为她不知,也一直瞒着没说,可是直到不久之前她才向我透露,她其实一直知道这件事情。”

他笑着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才道:“真不愧是我的老婆,我还没说什么,你已经开始心疼起我的家人了,好老婆。”

“这是……”奶奶虚弱地望着那块苏绣的帕子,只觉好生漂亮大方。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站在房门外的曲耀阳单手撑于门上。他知道她或许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飞了,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这感觉忒的让人不太舒服。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裴淼心惊奇,“昨天麻麻不是才买了很多酸奶给你和弟弟吗?”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曲母立时就激动了,“裴淼心你说那话什么意思?哦!你是告诉我孙女叫她以后都不要听我的话了是吗?孙女是我的,我爱怎么教就怎么教,我想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你管不着!”

年假前一直都在上班,白天公司里忙碌,晚上回家又要照顾这一家大小的饮食起居——只因为她习惯了亲力亲为,全家人的早中晚餐她全部都要亲自准备。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的大手抚上她仍见平坦的小腹,视线里的一切虽然还有些模糊,但看着她的模样还是如初的温柔,“还是看看吧!你跟吴医生应该也不陌生,自从你怀孕以后一直都是他在照看你的,你现在的体质不同以往,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跟我或是吴医生说,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怀着,怀好了,我同样重视你们母子俩。”

“谁要你管了谁要你管了!”曲婉婉卯起来用手中的马鞭一甩,差点打到先前说话的那位姐姐。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麻麻?”

小家伙抱着个巨大的熊玩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到这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再看到曲臣羽回身过来望住自己,只是一怔,立刻更紧地抱住收边的娃娃,低着头不说话。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现在真的不到三个月吗?”

狠狠捶打了一下自己的方向盘,转动方向盘重新开回大路上去,还是给夏芷柔发了条短信,说是凌晨还要开一个视频会议,天晚了可能就留在公司不回去。

曲耀阳见她确实是放了鸡蛋,这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等着她把食物送到跟前。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我告诉你了,陆离,我现在看你极度不爽!至少是短期之内,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不要怪兄弟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早一点结束,早一点放开自己,那才不会有这么的疼。

“子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她还记得那段,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甚至称得上是恶劣。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仅着自己的力量,给予她帮助,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

“已经没有关系。”她笑着拿起他的大手贴上自己的面颊,“你看,也没有多肿不是吗?左边脸颊跟右边脸颊还是一样的么,过一会儿就消了,你真的不用担心。”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曲婉婉言辞恳切,裴淼心想要拒绝,可奈何两个人中间还隔着一个芽芽,她只得先伸手赶忙抱住女儿。

“嗯……嗯……芽芽想要麻麻,芽芽想要回家……”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掌扣来,掌风极劲,重重的一下砸在她头侧门上,目色都跟着冷了几分。

苏晓着意要与那狱警争吵,狱警正要发飙,裴淼心赶忙对着电话里叫:“苏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们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如果你跟我说你喜欢臣羽,我一定不会跟你争的!”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麻麻!”小芽芽也在这关头赶忙冲过来将她的手臂一拉。

之后的某个月,有人更是在马尔代夫的huvafenfushiresort里看见,身姿颀长诱人、只穿着条深色沙滩裤的曲耀阳曲总裁,正拿着份报纸坐在休息椅上等人。而当那位穿着惹火比基尼的漂亮女子出现在他跟前时,他横眉一怒,也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一块浴巾将其一裹,便大声则令其上楼换衣服。

“其实哪里又只是你的原因,能别把我撇的一干二净吗?”他笑望了过来,害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爸妈知道我要过来拜会爷爷,一早令我备了几只长白山的野山人参带过来。虽然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但那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好货、真货,他们自己都珍藏了好些年,现在权当是一点心意,想要给爷爷补补身。”

曲市长一看儿子来迟便不大高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事把你忙成这个样子,老二结婚你都拖到现在才来,哪里有点主人家的样子?”

“臣羽,自家兄弟有些话就不必说了。今天看到你成家立业,我很高兴,以后好好过日子,我祝你们白头偕老,好么!”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还有这个,跟这个,这些全部都是冷的,裴淼心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浪费粮食?之前给我煮方便面都舍不得放午餐肉跟鸡蛋,可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做这一桌子的菜到底是想怎样?告诉我你在你‘老板’的公司工作得很开心很快乐,他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以外还有其他的零花给你,所以你现在很满足很快乐!你做这一桌子的菜,不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吗?”

有哥们儿凑头过来,“嘿,怎么着?”

疼得意识模糊起来,他艰难地收回目光,落下黑眸盯着面前的酒杯,知道自己如若再克制不住就要引起旁人的怀疑,掩饰地又把满满一杯白酒喝开水似的灌下去。

睁开眼睛,看到一只小小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裴淼心任了她的拉扯,本来随意挽起的长发稀松落了几缕下来,却衬得她的模样更见憔悴。

“你姐妹儿一直一厢情愿地缠着他缠到结婚,他没有办法了才会妥协的!又不是我想变成现在这样!相爱有什么错啊!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地一心跟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又有什么错啊!你们凭什么来指责我啊!”她想要用力挣开自己的小手,哪怕是在这狼狈中将被他褪到膝盖的睡裤拉起来一些也好,免得在晨光里只只看得见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要让她的神经好过得多。

“谁欺负你了,夏之韵,我问你。”夏母冷哼一声凑过头去,“你说说你也老大不小一个人了,什么时候能学学你姐姐成点气?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都是耀阳心尖儿上的女人了,不然也不会有你这十年的荣华富贵,你说说你怎么就不学点好的,也像你姐姐一样捞一个这么大的金龟婿?”

老人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眼睛。

曲耀阳到是不甚介意,突然又开口道:“对了,先前我帮女儿找的那间幼儿园是市政干部幼儿园,那里除了环境好、硬件设施完善以外,还同时请得有生活导师和外教。那的园长是原财政局朱局长的小姨子,先前我跟她有过联系,说是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想到那去,不过后来你们一直没有过去她也并没有再提,这次若是你们还想,我亲自送你们过去,当面跟她说要个名额应该没有问题。”“啊!”她惊叫一声,被人重重推撞向一侧的墙壁,紧接着贴到她跟前来的男人却显然让她吃了一惊。

他突兀的一句话让裴淼心半天缓不过神,心里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小人直接被他ko,除了目瞪口呆而外,她真的找不到自己的语言。

裴淼心在这边急得跳脚,小家伙则在曲耀阳的怀里急得大哭:“呜……麻麻……”

直到曲臣羽的出现,这个几乎跟自己拥有同样遭遇的孩子,不过是曲市长因为一次酒醉在外无意留下的种,等到多年后他母亲病逝,才由亲戚带着找上门。

裴淼心不明白这事儿怎么就牵扯到自己头上了,但听见曲母说了句“大哥”,更是一阵惊觉。

眼下时移世易,自己与曲臣羽的那场世纪婚礼又已成定局,所以以着王燕青这样聪明的人,万是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再去提起从前在本城的某间健身房里,见着她与夏芷柔起争执的尴尬旧事。

小手触上门的把手,也不过是灼热与冰凉的接触,她的手背却突然一热,似被什么更加火热的东西一覆,怔怔就推开了门去。

曲耀阳发现他受不了这漫长的等待,于是试探着用密码快速开了大门。

“……嗯。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可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从今天以后,你不许再躲着我,不许再说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要你以后都只看着我。”

知道她是真的难受,他也只好不情不愿地松开了些手,“叫耀阳也没什么新意,你叫点别的来听吧!叫一个只有我们两人之间才会有的称呼。”

她说:“你看,你还不是一样连名带姓地叫我,也没见你叫出什么新意啊!”

“臣羽!”裴淼心又是一声轻叫,“你哥……有人在,你不要这样……”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外走,手刚触上那斑驳的铁栅栏,又听见身后一声急唤,是她追了出来。

他的眼眸半睁,深邃的眸底似昙渊,却是怔怔看着面前的女人。

“淼心!”洛佳打断,“跟陈副总出来以前,我有认真研究过你的设计。是,从设计图上来看它的模样已经趋近完美,可是工厂加工出来的样板和我在‘祥福生’里拿到的货品确实是在设计方面有些细小的出入。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出入,我们经过多方考察与验证,它是真的存在会划伤人脖子的可能。”

那些不好的记忆又来,裴淼心想起多年前的某天,自己刚出社会工作,才到“y珠宝”上班的时候,也是因为夏芷柔的诬陷和媒体的炒作最终害自己丢掉了工作。

很快在时代广场附近的一间商场门口与洛佳碰了头。

到看清楚洛佳身后的裴淼心,陈副总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但还是反应迅速地起身,挡住上座里女人的视线,没让她直接接触上裴淼心。

她的背景声音很吵,“我现在跟几个同事在附近的餐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

她又害怕又着急,望着他的一双星目里面早已满是晶莹。

她在欲望里起起浮浮,两只纤细的小手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抓得床单全都褶皱起来。

李卓自然也是认得她的,三个人往商场里最高档的咖啡厅一坐,严雨西自然从包包里掏出香烟点上,“我没看错吧!你俩搁一块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