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申博

许苍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179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9章:珊瑚木难

许苍苔 51797

谢墨含颔首,“所以,除了要想办法拖延外,我们还要想再想办法筹备粮草军饷。”顿了顿,他道,“昨日收到林溪的传书,这些日子,信中谈到,他和谢伊为了筹备第三批粮草军饷,各种办法都用尽了。除了谢氏,就连岭南裕谦王那里的粮草都拿出来了,南秦的其它地方也已经是最大限度地被程铭和宋方给搜刮殆尽了。我们再想筹备第四批粮草,南秦是再拿不出来了,只能从北齐入手了。”

不错?谢芳华挑眉,看了月娘一眼,“什么叫做不错?”

里面长着灯,有金燕的贴身婢女守在屋里屋外。

“谢芳华,你终于回来了。”

谢芳华又看着燕亭,语气平静地道,“燕小侯爷,久违了!上次爷爷寿辰,你见了血光,求到我,让我帮你遮掩,我帮了你,可是自己却从此突然惹了灾,不知怎地得了一身怪症。所谓那日的血光之灾是应验到我的身上了。导致我每每想起的时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以防触及我的霉运。不想今日又见到了你。”

“皇叔,当年燕亭是和我打架了!”秦铮的声音忽然从灵雀台外传来。

右相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隐约记得九年前老侯爷寿宴是说过这样的话!谢氏嫡系一脉信奉神武大帝,这我知道。”

吴权一边领着谢芳华往里面走,一边对她解释,“皇上刚下了早朝不久,在灵雀台等着您。”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灵雀台。

郑孝扬刚要偏头避开不看,可刚转了一半的头,忽然睁大眼睛,只见两人交握的食指玉指环的玉面镶嵌的灵石顿时溢出数道彩色霞光。

消失不见。

他脸色顿时惨淡一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初衷吗?”言轻笑了笑,“自古皇权,同室操戈,谋兄弟之命,登临高峰,比比皆是。但是我从出生至今,皇室里,除了我,再无一位皇子,有时候,我都觉得,无甚意思。若是他回去争夺皇位,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谢芳华听罢后,紧抿的嘴角勾了勾,云澜哥哥不是不善言谈,而是不喜言谈而已。

玉灼道,“我是英亲王府铮小王爷的书童,我们小王妃刚刚路过这,发现孙太医被人害了,已经派人去京兆尹报案了。你是谁?”

谢芳华看了那仵作一眼,还没说话,远处又有一阵马蹄声而来,伴随着马蹄声来的,还是车轱辘压着地面快速行进的声音。她转头看去。

“看来你是有心愿了!”秦铮垂下头,收了笑,低声道,“我也有个心愿。”

秦铮端着药碗放到口边,然后又嫌恶地扭过头,身子有些僵硬。他似乎想将药碗扔了,但看到谢芳华看他笑话的神色,又憋了一口气,猛地将药碗端起,倒入嘴里。

不怎么样!谢芳华当没听见,迈进了门槛。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秦浩在大雪过后便去了左相府拜见左相,既然事已成定局,尽管左相府的小姐卢雪莹不满意,但是皇后下了懿旨,皇上应许了此事,除非秦浩死了,否则她嫁给他的命运怎么也不可能更改了。但是秦浩是那么容易死的吗?不可能的,英亲王宝贝这个长子比他的嫡子更甚,苦心栽培多年,怎么可能让旁人伸出手害他?连英亲王妃这些年都不动他丝毫。所以,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她没想到连皇上和皇后也查她这么个秦铮身边的小人物了。

只见秦铮嘴角不着痕迹地弯起,显然燕亭遭难,他心情愉快。

三人对于这样的她有些意外,又觉得并不意外。

------题外话------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秦铮“嗯?”了一声,“怎么没有白莲草?”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燕岚筷子“啪”地掉在了地上。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春兰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将装了针线绢布的篮子递给谢芳华,离开了落梅居。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郑孝扬拿眼睛斜李沐清,见他没动,他也没动。

二人刚要给秦钰见礼,秦钰从窗前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道,“免了。”

这么说是秦铮离开京城的时候?

“是。”小泉子撒丫子向外跑去。

“他为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明夫人看着谢伊,已经说了多少遍,她执意不改,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她险些被许大夫害了这条命,如今想来才有些后怕,人生短短几十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沉船了。既然她女儿已经长大了,要执意走她想走的路,也就由她去吧。

“六婶母放心吧。”谢芳华看向秦钰,“秦铮离开京城,铲除的是京城外遍布各州郡县的暗桩,刻意避开了京城没惊动。我们先把南秦京城守死了,防死了,来个全盘彻查。先铲除京城内的暗桩。”

还有皇上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否则你以为呢”秦铮同样挑眉。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谢芳华瞪着秦钰,秦钰也瞪着她,片刻后,她泄气,软了口气,温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自己会加倍小心,这次出京,不会有危险,我向你保证。我就是为了确定一件事情,我先去平阳城和李沐清汇合,有他在,你总放心吧,京城到平阳城这短短的路程,早已经被肃清,没什么危险了。”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谢芳华想了想,摇头道,“就你和侍墨跟我去吧,其余人回英亲王府,照看好落梅居。”

因言宸所在的院落偏僻,距离忠勇侯府的路有些远,所以,二人步行也没急着赶路,走得不快,两盏茶后才来到了主街。

秦铮这句话到听到了心里,偏头瞅谢芳华。

那掌柜的连忙接过,连连点头,“芳华小姐真是好眼光!”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掌柜的又拿出房四宝,金燕显然对这些不感冒,谢芳华看中了一方砚台,偏头问秦铮,“这是蓝溪林海的玉砚,你要不要?”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风梨看了谢芳华一眼,后退了一步,无声地摇摇头。

    赵柯抿了抿唇,“时间紧迫,再晚片刻,公子一定功力全失,也许还会性命不保。稍后在下再给您解释。”顿了顿,咬牙道,“哪怕被公子厌恶惩罚,我也得救公子。”

    “对,用我们的。”二人齐齐点头。

    赵柯连忙摇头,“不是,是芳华小姐带来的婢女的。”

    她的动静不大,却使得谢云澜猛地抬头向她看来。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听言身子一颤,再不敢反驳,立即抱着酒跑了出去。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荥阳郑氏的这位二公子尾随郑轶、郑诚、郑孝纯之后进了京,刚进京,便好巧不巧地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打伤了李如碧半边脸,破了相,右相夫人焉能不大怒右相知道后,怕是也会大怒。但是这位二公子却是郑诚和郑孝纯捧在手里的宝贝,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和右相府怕是就此结怨了。

谢芳华颔首。

谢芳华和英亲王妃坐在一辆车上,英亲王妃低声说,“华丫头,你觉不觉得此事太巧了今日天气好,外面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定然是车水马龙,荥阳郑氏的二公子为何偏偏只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不治不行,听话,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右相怒道,“你已经不小了,不要让我们担心。”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