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繁华老去

追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1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3章:左支右绌

追鲈 78417

“这天宫品质非凡,绝对是逆天级法宝,纵然是我完成了终极蜕变,估计也未必能够达到如此品质,能够撼动这座天宫,说明方才的能量冲击十分巨大,至少也是天级高手在发威。”裂天一副心有震撼地说道。

不过,每一次击打,老家伙的脸色就要惨淡几分。

易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属性法术,当青藤巨网降落头顶时,他显得有些慌乱,连忙要召回赤炎灵剑,却是发现赤炎竟是被那中品灵剑死死缠住,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得挣脱。虽然说火属性法宝对木属性法宝有较强的克制作用,但赤炎毕竟不是中品灵器级别。

以前只是听说,现在身临其境地感受一番后,青暮锋脸色不由得大变,手中的印诀再次结出,不断加固当空中的青藤巨网。

“那你知道另外三个兄弟的下落吗?而且,纵然是你们七兄弟集齐,全部完成终极蜕变,也不大可能战胜得了一位晋入天级多年的高手吧?”易峰不无忧虑地问道。

这就是梦嫣为何要拉易峰进凌虚剑宗的原因。一位只靠领悟就能凝结剑心的金丹期修士,对凌虚剑宗而言,简直是超级天才。梦嫣仙子肯定,只要有了凌虚剑宗高手们的指点,假以时日,易峰定能够将剑心大成。而剑心大成的剑修,其强大的攻击力可谓撼天动地。在易峰与裂天镰对话之际,六株小树不住摇晃,一股股生命元液不断流淌而出,原本几近干涸的绿色湖泊,竟是有了快速恢复的迹象。

在易峰连连发动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之际,裂天镰若是人的话,只怕是连下巴都惊掉了,暗自思量道:“不亏是斩天剑选中的主人,竟然连时间法术与空间法术都掌握了。这小子说不定能把弑天杖从那老变态手中抢回来!”

这倒是让易峰有点不知所措,暗道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嘛,我又没有说要杀你,你哭个什么劲儿啊?

道道彩色的神雷纵横肆虐,却是全部宛如狰狂的蛟龙一般扑向巫妖所在位置。

不过,这些都不影响易峰驱使斩天剑全力而逃,很快也就消失在那仙帝的视线中。

可易峰也发现,自己现在布置出来的领域,空间并没有波动,只是被金系能量塞满了而已,而自己的能量似乎也比一般的仙灵之力高级,所以这四人的功力才会被压制在体内无法外放出来。这种领域,应该称之为伪领域或准领域才更恰当。

而且,易峰也没有直接为笑萱融合九系能量,说是自己太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实际上是故意推托而已,把笑萱气得几乎暴走。三更,求收藏、推荐……

那出窍后期修士的储物腰带中,好东西还真不少,上品灵石百多块,一些对易峰而言算得上极品的炼器、炼丹材料也有不少。

疗伤的这些日子来,易峰时不时会抬头仰望苍穹,似乎在那遥不可及的天上,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那张吹口气都能重伤自己的巨脸,更是让易峰久久无法忘怀,简直就像梦魇一样纠缠不休于易峰的灵魂深处。

以武门为首的神界各大势力,全部将云空天尊的复活联系到了云枝身上了,殊不知事实情况根本不如他们想的那样。也如易峰所料,他们立时就将应付完妖族入侵后第一个要解决易峰的计划搁浅了。

那狮虎兽又悄然退了出去,眼神中充满了疑惑,皱着脸庞,默默地思量着什么。

而禾儿公主此时却是心思忐忑,一边又很想易峰能够救活自己母亲,一边又怕易峰让她嫁给袁清。袁清虽然肯定会突飞猛进,但却不是她的心中理想伴侣。

若是站在第三重天宫的门口,则是可以看到,台阶上的强者们都是一动不动,许久之后才会挪动一步,有的则是被永久封困了。

与易峰想象的一样,那六角星芒阵在极品仙剑的全力挣脱下,在风火珠的席卷下,虽然还显得十分稳固,但当易峰驱使斩天剑轰然击中它时,阵法顿时爆闪光华,然后上面流转着的阵法波动也渐渐消散。

不用任何人解释易峰也知道,冷依依受了极品神丹的药力,只怕是这次修为突飞猛进就不知道要进步到何种程度了,至少不会再是仙人,因为仙婴已经开始蜕变成为神婴。

当听到斩天的呼声后,被灌注了大量星辰之力的斩天剑,呼啸而出,猛然攻向那黑甲鬼灵,而紧跟着,易峰就将已经准备妥当的镇天诀发动了。

斩天剑在光幕没有合拢之前,倒飞出来,落到易峰手中,而光幕又凝实了几分。

易峰片刻后就明白过来,那黑水玄蛇身形太过庞大,根本不能穿过这条山洞。它应是早就试过,知道这边山洞越来越狭窄,不适合它的展开攻击。

还好的是,在快要轮到易峰时,斩天剑成功被解放出来,束缚它的无形能量被有着星辰之力加持的镇天诀轰破。

没有任何意外,斩天剑带着易峰砸中了那石碑,但却没有如同其他修士那般直接落得惨死当场的结果。

白色的圣光撕裂长空,化作道道光剑漫天劈落,却被十六翼天使手中的黑色十字长剑震散……

跟着,巨人又观察了段时间,见未有异样传出,他便盘腿于虚空之中,竟是开始吸收与炼化星球上燃烧着的本源之光,而且速度一点都不慢。

本来连易峰全盛时期都无法撼动的无形能量,让两位主宰都一筹莫展的无形能量,竟是被斩天剑与七个金色大字轰击得战栗不已。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九魅狐妖压根就没有在乎过两位帝君的命。

“弟子也觉得很奇怪,可小师妹没有细说便去闭关了。”年轻弟子低头答道。

易峰见了那令牌,感觉十分眼熟,连忙在腰间摸了摸,竟是也取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在那令牌上,没有什么字迹,只刻画了一个骷髅头。

那骷髅架十分光洁,只有两个眼窟窿中分别有着一团豆大的绿色幽火在跳动。

此时众多不死强者方才回过神来,也有不少堪比主神的不死强者扑了过来,而两位不死主宰则是没有当即动手,似乎有投石问路的意思,让那些虾米们先来看看易峰三人的实力。

那逆天功法如此重要,谭林又只是个天神级修士而已,自然不会随身携带。

——————————————————————

特别是赤都华府,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仙君先招惹易峰,易峰虽然解决了两位仙君,但却没有一位是赤都华府的,这也让易峰没有报仇的感觉。

龙皇望着妻子如此情形,禾儿公主望着母亲如此情形,父女俩都是心如刀绞。

而禾儿公主也是如此说,甚至愿意为那妖族修士诞下后代。

可那图画倒底是要说明些什么呢,这个却是值得好好思量一下。从那图画中的些许地方可以感觉到,应该就是神园中的某处,也就是说,那图画应该就是神园的地图。

易峰也发现了南宫雪琪的变化,暗道是她在配合自己,一定是发动了什么秘法。

易峰先是查看了一番,发现辰震仙帝的办事效率还真够快,不仅韩烟儿与易可儿已经转移到别的星球,就连康庄仙门的普通弟子也是一个不留。

不过让易峰郁闷的是,与自己有关系的女人,貌似都不愿与自己有太多交集,就像那前世的一**一般。

易峰虽然也是个老男人了,按说如此情况不会有反应才对,可意识还是一阵恍惚,暗道这狐媚子实在厉害。

不过,大家都是有着相同的疑问,却是没有人能够回答。

鉴于此,易峰便开始只用逐风剑诀与季常平争斗,同时也将速度再降半分,保持着比季常平慢了半拍的水准,可每每季常平要击中自己时,易峰就会“狼狈”地躲过去。

但是,修炼了三十年,易峰还算是有点道心,自然不会去干那强行推倒的事儿。在坚持了十几天后,也就习惯了。

双方实力相差有点悬殊,人家不会允许你试过之后再逃跑。最为关键的是,易峰认为只需一个照面,自己二人只怕是就要身陨当场。

不过,易峰此时却是摸着下巴,望着云邪消失的方向,脸上渐渐浮现笑意。

五天之后,易峰回到了风雷寨,招来骆氏兄弟谈了一会儿。

龙龟心中惊颤,嘴里喷出的水柱也顿时弱了几分,三色火焰直接就烧到了它的嘴边,而剑芒也再次击中它那没有冰甲防御的龟壳上。

顿时,易峰那堪比极品灵器的肉身,出现了三道血痕,鲜血汩汩而出,剧痛也传遍全身。很显然,那大鸟的爪子的攻击力,怕是不下于下品仙器。没有在那团本源之光旁边停留,易峰带着裂天镰就飞遁而去。

“装糊涂是吧,你这副身躯可不是你的吧。不过,你倒是天分不错,短短几十万年就炼化了我的肉身,还能驱使我的分身。”易峰微笑着说道,浑似在说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那般轻松。

云空天尊等人修为都很高,自然可以听到暗彬之言,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不算忽然出现的小黑,神界大陆只出动了元畅,却是落得惨败。

噗!!!

这个亏,小爷今日认了,小娘皮的,日后万莫犯在小爷手中,不然的话,小爷一定将你**,丢到大街上,让那些臭乞丐……易峰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了试试看。

妖族见大势已去,却依然不肯就此罢休。此番前来报仇,只取得如此成绩,而且最后还要败逃,这显然不能让几位妖皇接受。所以,战斗还必须继续进行下去,直到一方战力全无才行。

跟着,周围便又有黑色浓雾弥漫,云空天尊两眼一黑,竟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说不定?”易峰有点迟疑。

镇天诀在前面,已经配合混沌剑芒将那盾牌炸裂,在易峰的魔剑一击之下,盾牌顿时爆开,可越贤的父亲却是已经退避开了老远。

片刻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点烦扰地道:“那小家伙与我还算有点缘分,可他留在仙界似乎也是个祸害,这仙界空间虽大,若是任由他闹腾下去,只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哎,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找个清静的地方,我容易嘛我!那小家伙若是能够安全渡过此难,就也给我滚到神界去吧!”

对于这种不公平的审判易峰并没有想去辩驳一番的想法,很明显人家能够看到自己的斩天剑,如此神剑对于那修士而言也是垂涎若渴,岂能不生贪念。

然而,早有准备而且对易峰有着非常透彻了解的芸霜,则是左手一记中级灵符飞向斩天剑,右手却是又打出一道散灵符,同时上品灵剑却是直接攻击易峰。

易峰不敢去招惹那些强大的妖兽,又飞不出衡天星去,只能继续修炼。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条带着莫大威势的火龙,竟是生生的被定在了当空,而且通体的火光正在缓缓湮灭,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白霜。

那银灰色的能量,自然就是空间之力。

若是没用诅咒能量,易峰这次可谓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因为两位美女主宰的两种魂力,已经在易峰的识海之中凝结,只怕是要让易峰多出两颗新的魂珠来,而这两颗新的魂珠自然是空间魂珠与时间魂珠。

易峰正憧憬未来时,眼前忽然一黑,周围竟是在瞬间就黯淡。

让易峰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修士的修为却是只有元婴后期而已,而一群有着分神期的修士则是负责将狼妖们围住,也不动手,全由这年轻修士催动玉瓶杀妖。

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易峰随意地在小岛上行走,但一直也没有忘记小心提防。

可易峰收起噬魂魔杖后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收拾战利品,场景又立时转变。

可是,现在长空之中,密密麻麻地都是仙人,一眼望不到边际,就斩天所言,至少有几十万仙人汇集于此。虽然不一定都是来围杀自己三人的,但一旦战斗起,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趁火打劫。

可当二女见到易峰后,欢欣鼓舞地跑来时,却是被沙鼠妖挡了住。

在两女后面的麒麟兄弟明显没有想到沙鼠妖会如此大胆,脸色显得十分震惊。

当然,沙鼠妖现在的作为与麒麟兄弟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兄弟与易峰并没有站到对立面上,这一点让麒麟兄弟比较庆幸。

“借东西?什么东西?”易峰蹙眉问道。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易峰正欲默默退开,刚走到城门口时,却是不巧碰到了一位曾在幻灵星将自己逼得运转燃烧生命精元功法逃窜的散魔。

当然,侵略就必须有相应的实力,而且对手不能太强,对手也不能是穷人。

易峰不知道,芸霜在云浮宗那可是出了名的以刁蛮任性,有她那做掌门的爷爷撑腰,谁被她欺负了都要少一层皮,更别说胆敢欺负她的门人了。

细细分析之后,易峰愕然发现,那股子波动或者真是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或者说是存在于过去或未来。以前易峰肯定不会这么认为,但随着他见识了空间与时间的奇妙后,随着他的灵魂化虚,他就有点相信类似的情况了。

按照斩天的要求,血焰魔帝将各种材料依次投入器鼎之中,炼器也正式开始了。

“小子,因为你吸收了大量生命元液,我本以为可以破开这个该死的封印,可惜我镇封了太久,原本存留的威势竟不足以完成破封,若是你方才多吸收一些就好了。”镰刀又对易峰传音了。

易峰倒是一直直线前进,虽然他清楚左右两边肯定还有更多宝贝等着自己,但他易峰的家底儿和实力,也不是很需要这些品级不高的神物,而且他还一直牵挂着三女此时的情况,更加不会多耽搁。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一番商议后,夜统领却是让易峰带着一万多独立军向东方而去,说是支援东方战局。易峰听血焰魔帝说出了真实用意,也不在意,反而敷衍道:“我的仙识确实与众不同,但未必就能比那人更厉害,你可不能对我寄予太多希望才是。”

天尊级金龙的肉身就已经比极品神器强悍,更何况天尊级五爪金龙!

如此快速的法宝攻击,易峰只来得及以斩天剑去全力格挡,可防御罩却当即破碎,斩天剑受到巨力涌入而真开了易峰的手掌偏飞出去,易峰整个人也被炸飞了老远。

而一块神牌虽然无价,但仙界的一方帝君在收购时,确实没有一人愿意付出冷依依开出的这种天价。

“既然你们带的不足,我方才说的条件减去一半吧。”冷依依跟着说道。

此时,魔道东方星域的戎武星上,魔尊与南宫雪琪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色星系,依然没有多少喜色。

也就在此时,易峰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天劫。

有冷依依的襄助,能量的供给已经不成问题,只是易峰此时很郁闷,欠了她如此多的仙石,日后这笔账可是难以算清楚了。最为让易峰无奈的是,此时得了人家的好处,可在之前自己却因为失误致使人家师傅白白挂掉。

可即便是如此,几位祖神化身也是将距离寰宇天晶最近的区域霸占,非祖神化身者靠近的话,几位祖神化身就会联手进行攻击。

不多时后,天空忽然红光一闪,一位飞禽族的王者凤凰祖神的化身落入战场之中,随后一位有着三只眼睛的雄狮祖神的化身也到来……

而应灵子则是悄然走到应成子耳边,轻声耳语道:“我说三师弟啊,你还是别执着了,小心你的红胡子被那小丫头给拔光了!”

苦叹一声后,应成子只得闷闷地道:“好男不和女抢,这第一就让给芸霜小丫头吧!”

可就在敌人的修为稍差者全部战死,而只有十几位仙君级高手还在挣扎时,易峰忽然感受到噬魂魔杖在不住地颤抖着。凝目望去,却是见到噬魂魔杖正在不住地鼓胀着,就像是随时都可能爆裂开来一般。

这件如龙舟一般的飞行法宝,刻录了许多加持速度的阵法,一旦全力飞驰,速度堪比易峰驱使斩天剑飞行。但驱使斩天剑飞行毕竟既耗心神也耗能量,宇宙星空如此广阔,若是易峰以斩天剑飞行,估计没有到最近的星球上,就要被活活累死。

据斩天之言,在宇宙星空中,星球密集之处修炼星辉剑诀最为合适,也最有效。

这下南宫雪琪终于找到出气筒了,这位散魔简直是太值得她扇一巴掌了。

易峰也没有把握在瞬间引动足够的天地灵气,万一鬼妖发觉,他就真的完蛋了。

来人一出手,就显示出了十分强大的实力,血焰魔帝等人在他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他们的攻击也是让来人十分轻松就化解了,几乎就是一挥之力而已。

至于其中倒底是不是有阴谋,就不要挑明了,几位妖皇都希望易峰把事情弄得圆满一点,若真有阴谋,也不能让那阴谋被禾儿公主知道。

于是,禾儿公主去找龙皇了,不过却是一脸疑窦地从龙皇那里会还。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