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繁华老去

追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841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6章:金瓯无缺

追鲈 78417

卓玛丽娅俏脸微红,银牙咬着下唇,看着傅浩伦如山般雄伟的背影,眼中闪动着水光,不知不觉一颗芳心已牢牢地系在这个伟男子身上,在傅浩伦即将踏入光圈之时,突然大喊一声“等一下。”,就飞跑过去,紧紧抓住傅浩伦手,毅然决然地道:“我要跟你一起接受“真主”的筛选,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此刻,她真想把那休书狠狠的摔在他的脸上,只可惜,她现在没有带在身上。他是故意的,分明是故意的,她装傻,他竟然也跟着装起傻来,好一个夜无痕,你够狠。

那双清澈的眸子微闪,让她更多了几分可爱。

有两个侍卫,便想要带着那个女人到上官云端的面前。

只是,凤阑绝,却突然的一个快步走向前,径直将那侍卫套在马车上的马,拉过了一匹,快速的跃上马,一个急鞭,便快速的向着京城的方向奔去。

虽然说,这件事,那人一开始的目的是伤害她的,她也很想找出那个凶手,但是,她却也不想让凤阑绝为难。

随即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凤阑绝,转变了话语,沉声道,“这么多年,你总应该对我有些了解的吧,我自己做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抵赖的。”

没有想到,事情,完全没有按她所想的发展,更没有想到,上官云端竟然还当着众人的面问出这样的话来。

回到王府,进了平时他们住的房间时,上官云端看到房间里布置的一切,却是完全的惊住,此刻,整个房间,就跟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的布置是一模一样的。

她是知道,身为一个皇上,早朝的意义的。更何况,他还是第一天登上皇位,这个男人,竟然?

声音虽然很轻,话语虽然很简单,但是却似乎如同瞬间的渗入了整个空气中,让人逃不过,避不开。

“你给本王住口,你若是再在这儿无理取闹,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只是,凤阑绝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她声音的影响,突然怒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也微微的提高了些许,揽着上官云端的手,似乎微微的紧了一下。

只是,此刻的上官云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种情况下,自然应该选两个人都没有看过的书,但是却也无法避免有人看过的可能。

相对的,蓝城的公主就看过的就少了很多。

“王妃背出的是蓝城公主的两倍还要多。”丞相重新翻看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宣布。

“拿上来。”皇上脸色微微的一沉,急声喊道。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公主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王妃的功劳。”

更何况,她们只是一些女人,身为皇上的他,为难一群女人,这要是传了出去,肯定被世人嘲笑。

“哼,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跟别人比,这算什么?”凤忆希听到她们的话,忍不住怒声说道,话语微微一顿,双眸快速的转向那几个女子,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照你们自己说的,你们自己都甘拜下风,自己认输了,还有什么资格取笑别人?”

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皇上的双眸微沉,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怀疑,唇角微动,冷声道,“云儿,你这是不是乱写的?”

那些侍卫倒是挺聪明的,知道去直接的找一些管家来。

那几个管家打算盘的速度都相当的快,而且侍卫一共找了十个管家,但是他们还是用了近半个时辰才算出所有的答案。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真让人头痛。

“好了,大家都进大厅坐吧。”上官傲天这才意识到大家都还站在外面呢,连连的招呼道。

话语微顿,眉头紧蹙,下意识般的揪着手指,似乎在纠结,思考着,从妻子升为了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短时候内,她是不能离开这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待见她,也不曾跟她拜堂,但是,这是皇上赐的婚,而且是皇上亲自将她送进来的,所以,就算没有拜堂,她现在也是正牌的王妃了。

“是,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夜无痕马上就要离开了,她一定会跟着夜无痕一起回去。”叶寒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重,喃喃的低语道。

只是,叶寒却抓的更紧,根本就不给她逃开的机会,再次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原因,有什么事情,你跟你一起分担。”

“好,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凤忆希不会再嫁给你。”凤忆希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怕以为她是故意的拒绝他,其实心中是想要嫁他的。

现在,她明白了,他与她,其实并不合适。

“哼,不需要吗?那么你这两年来那么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蓝魅辰听到她再次的拒绝,而且还是那种绝裂的拒绝,双眸微沉,不由的再次冷声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攻击,从来没有被拒绝过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情。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这个傻子就更不可能会有了。

李贵妃的双眸微转,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只是没有急着开口。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一笑,便跟着宫女离开。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宫中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得到了消息,所以,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脚步声靠近,心知她进了里面的房间,便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什么事?”上官傲天双眸微沉,突然开口说道,他知道李妈是真心疼爱云儿的,这般着急,一定是为了云儿的事情。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是。”月儿恭敬的应着,然后转向上官凌雨,一脸担心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夜无痕有些沉重地说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他才犹豫,若真的是凤阑绝的一厢情愿,他早就去抢亲了。

叶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说真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抢过呢,这个女人胆子不小,不过看在她现在心情不好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只是,他那话听似在审讯,但是却更是威胁,威胁着那几个人,若是他们敢把他供出来,那么,他们全家上下都保不住。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没过了多久,便有宫女来传话,让她们去前厅,众女人一脸的兴奋,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绝王了,而且,一个个更是期盼着自己能够被绝王选中。

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人扯住,然后便听到一声细微的撕裂声,接下来,她便走不动了……得罪了夜无痕,落在他的手中,是绝对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上官凌雨自做孽。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次大皇子与二皇子两个联合起来陷害他,后来,明明查清了,皇上却仍就包庇他们两人,而惩罚了他。

“云端,以后,本王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凤阑绝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这一次,真的会把他吓死了。

这肯定又是凤阑绝的阴谋。

若不是那天凤阑绝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只怕到现在都还不能发现他的们的阴谋。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哎,这个二夫人实在是不知道珍惜。

“是呀,雨儿已经死了,雨儿可是你的女儿,你不为雨儿报仇吗?”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那么很明显,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二夫人急急的摇着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再次望向那个男人时,狠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诬陷我?”说话间,似乎跟那个男人做了一个暗示。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是呀,本公子刚刚看了那么多画像,有些眼花了,没有看清楚。”

“哼,绝王要本相拿出证据,她是傻子可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这事实摆在眼前呢,还需要什么证据。”丞相却仍就清楚此刻的凤阑绝的可怕,还正在暗暗得意着呢。

周围的护卫有些胆小的,便也纷纷的跪在了地上。

只是,上官云端却没有继续追问,甚至没有去看他的脸色,而是卷起了第一张画像,展开第二张,第二张是三天前被害的女子的画像。

“不认识,本公子统统不认识。”李玉根本看都没有看,有些不耐烦的吼道,很显然,他那极少的耐性已经快被被上官云端磨光了。

果然,皇后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随即再次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若是他不赶回来,本宫这个做母后的都不会放过他。”

不是她不放心博太医,而是怕那背后的人太过狡猾,下了一些连博太医都无法查觉的药。

尽管此刻的她笑的春风荡漾,尽管她那张脸足以让所有的男人疯狂,但是,遗憾的是,偏偏对凤阑绝没有影响。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没有太上皇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准进宫。”一个侍卫一脸生硬的将上官云端的轿子拦了下来。

以太上皇对凤阑绝的喜爱,众人差不多都认为,这皇位多半是凤阑绝的。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他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的带她出去走走。

是呀,丞相大人若不是对凤阑绝绝对的忠诚,那就是极有可能原本就是凤阑锐的人,这么做,原本就是来试探凤阑绝的。

应该说是因为那个小男孩,凤阑绝才怀疑到了凤阑锐的身上。很显然,给她下毒虽然不是凤阑锐的意思,但是却也是跟凤阑锐有关系的。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此刻的凤阑绝也没有再开口,再是略带轻笑的望着上官云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到底会怎么做……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与丞相听到喊声,便连连的站了起来,急急的向外赶,只是恰恰在此刻,夜无痕已经走了进来。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那个人难道真的成了神不成,竟然能够在这几个侍卫的眼皮底下,从那窗口处杀了人,而且还能够快速的,完好的退离?

此刻,凤阑绝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疑惑,双眸微闪,望向密室的那个小窗口处,眉头微蹙,快速的跃起,闪到那个窗口处,看到窗口处的东西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狠绝中,却也带着几分惊愕。

所以,上了床后,凤阑绝也只是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

并且放话出去,一旦立案,不管凶手是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这个还需要问吗?”那女人不答反问,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这绝王比传说中的更优秀。

“雨儿,娘亲是为了你好,娘亲不能让你去受那种苦,若真是那样,你会生不如死的。”二夫人握着匕首的手不断的颤着,但是,却仍就没有丝毫的后悔的意思,而且似乎仍就坚信自己做的很对。“可,可是,可是雨儿不想死。”上官凌雨再次艰难地说道,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呀,她还年轻,她想活着,爹爹刚刚还说过,会亲自照顾她,其它她的心中是渴望的,而且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一步,未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娘亲为何要这么狠?

这二夫人当真是可恶,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挑拨离间,上官云端明明是放狗咬她,她却硬生生的把老夫人给扯进来了。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意,感激之余也有着几分感动,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般细腻的心思。

凤阑绝轻笑,望向南宫逸时,眸子中,隐过几分赞赏。

只是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却是不由的愣住,皇兄平时可是最讨厌这些了,凤月国丞相之女琴技,舞技都十分了得,三番五次的想要在皇兄面前表现,可是皇兄根本不给人家这个面子。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很显然,上官凌雨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能够怪臣妾,老爷的心中,就只有那个贱人还有这个小贱人,臣妾自然要为她们打算,臣妾让人教雨儿武功,就是为了将来不被人欺负。”二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却是一脸不服气地说道,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出了将军府,上官云端看到准时出现的花轿时,微愣了一下,只是,认出迎亲队伍中几个俨然是皇宫中的人,便不难猜出是谁的安排了。

原本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纷纷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若是说,前面的刚刚蓝岚背过一遍,她算是又熟悉了一遍,但是这个地方的,蓝岚刚刚可是背错了很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错?

众人听到皇上的话,纷纷的愣住,皇上的这话,也太过偏袒了,对,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完全的记牢了,的确不会受任何的影响,但是刚刚那么短的时间,又要尽量的记的多,谁能记的那么牢?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看来,那人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云端,所以,他更要把云端带在身边。

这人,还真是听到风就是雨了。

她原本是担心他会没时间,所以才说让其它的人教她,不过依他爱吃醋的性子,若是换了其它的人,只怕,她会被醋淹死了。

那般的开心,那般的幸福,真是羡煞旁人呀。

难道说,这丫头今天太过高兴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此刻月儿是背对着她倒茶的,难得的是,这丫头此刻竟然没有说话,十分的安静的倒着茶。

“所以,那天你故意让我试嫁衣,就是为了让凤阑绝可以看到嫁衣的样子。”上官云端现在终于明白了她那天的意图,她与凤阑绝都以为,她会在那嫁衣上做手脚,后来,凤阑绝还特意的让叶寒检查了这件嫁衣,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才放心让她穿的。

他的声音极为的虚弱,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般,而且说几个字后,就微微的气喘着。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而且刚刚还那样吻了他,难道他眼睛近视,看不到她脸上的雀斑?只是离的那么近,还看不到,只怕就不是近视的问题了吧?

若是当时皇上或者有人怀疑,让人去查,查出那不是雪凝,这个女人还能站在这儿吗?

她可是每个细节都想到,她做事,向来不会让人抓到把柄,而且就算有人怀疑,她也有办法应对,而当时的情形,也正如她所料的,根本就没有人怀疑到这上面。

“怎么?你很失望?”凤阑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低吼,若是当时夜无志看上她呢?她现在还能够全身而退吗?

刚刚在那个‘宫女’面前,她也并不曾表露太多呀。

难道,他一开始认准的就是这个位子?

对她,他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的来。

凤阑绝的唇角慢慢的上扬,脸上的笑,也慢慢的恢复了,看来,他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

原本有一个,已经休了,那如今就一个也没有了。

“是呀,是呀,我还做了很多,若是绝王喜欢,我以后再送绝王。”上官云端见他并没有伸手接,心中微喜,看来,这香囊也让他讨厌。

“本王的云端儿真是体贴。”只是,上官云端这边还在暗暗庆幸呢,却突然听到他那略略含笑的声音再次传来。

他那一身华丽的白色的衣衫,配上她那丑的无法形容的香囊,实在是,实在是惨不忍睹,硬生生的糟蹋了他那身衣服。

那些大臣平时里就害怕他,此刻自然也不敢违抗他的意思,遂都纷纷的点头应着。

上官云端当然明白众人想要看她出丑的心思,心知自己就算拒绝了这个,他们只怕还会想出其它的法子来对付她。

皇后的衣服还没有修改后,所以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取笑她,只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若是他们跟其它的人一样都被灌醉了,那么他们就更没有嫌疑了,“恩,这倒也是。”皇上微微的点头应着,所以两人便也跟着凤阑绝一起喝着。

“是呀,是呀,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看把你急的。”上官凌霜也附和着说道,很显然还想把她当傻子骗。

“既然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那你们也去拿几样这样的不值钱小玩意送我这儿来?”上官云端瞥了她们一眼,望着上官凌霜一直紧紧的捉在手里的东西,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欺负我们没有吗?”上官凌霜性子本来就暴燥,而平时便对于爹爹将好的东西都送给上官云端,从来都不送给她们,便极为的不满,如今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有些恼羞成怒了。

上官凌雨对上上官凌霜的眸子,暗暗有些懊恼,只是,却随即微微靠近上官凌霜的耳边低语道,“同样都是将军府的小姐,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的,姐只是心中不服。”

“娘亲,霜儿好痛,好痛呀,你要为霜儿报仇呀。”上官凌霜再次的痛叫着,是真的痛,却更带着几分仇恨。

上官云端岂能猜不出上官凌雨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跟上官凌霜一起来陷害她,而又怕爹爹回来后,会向着她,便急着要让老夫人来处理这件事。

这样的上官云端让她有些害怕,有些退缩,心中暗暗思索着,这次去老夫人那儿,她能不能占到便宜,看到上官云端那么的主动,似乎是早就胸有成竹了,到时候会不会……

“本王劝你,不要在本王面前玩花样,对你,没好处。”夜无痕的身子愈加靠近上官云端,几乎贴到她的耳边,冷冷的声音中是明显的警告。

夜无痕本就站在她的面前,离她不过一米多的距离,她这般噼里啪啦的一顿愤慨,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溅起的口水,自然喷在了夜无痕的脸上,若是她再这样继续说下去,而夜无痕再不回避的话,只怕会被活生生的淹死。

虽然她一向神秘,很少有人见过她,但是这一次,是凤阑绝亲自让人请她来的,难道,她连凤阑绝的面子都不给吗?

上官云端微愣,暗暗的有些错愕,不过,明白过他的意思来时,心中却多了几分感动,遂再次低声道,“好,好,不想就不想,全依你的还不行吗?”

而千亿媚却仍就直直地坐在那儿,仍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若不是那露在外面的眼珠子微微的转动一下,上官云端真的会以为,她已经彻底的石化了。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她的腹部,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轻柔,也有着几分不曾掩饰的欣喜,唇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更何况,现在云端怀了身孕。这个时候,本王自然更要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照顾她,爱护她,那有什么心思去娶其它的女人。”

上官云端对上她眸子中的仇恨,心中便有底了,这个女人肯定有阴谋,所以心中便也多了几分小心。

李贵妃走在前面,走的并不快,所以,上官云端便只能慢慢的跟着,只是,走了片刻,上官云端却发现,她正带着她在这后花院中打转。

“娘娘,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到呀?”上官云端装出一脸迷惑的望向她。

上官云端微微的挑眉,这李贵妃还真是用心良苦呀,竟然准备的这么全面,而且还编了这么完美的谎言,要对付她一个傻子,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