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50章:不堪其忧

第50章:不堪其忧

阳光在线app | 作者:涪江月| 更新时间:2019-09-02

“杀!”

只是,上官云端却是心下微诧,咦,这绝王的欣赏的观点,倒是与她极为的相似,几乎每个节目,在她觉的无趣的时候,他就那么巧的喊停了。

就算夜无痕想要处置,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唇微微的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王爷……”

当年,他毁婚时,她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现在他提出要娶她了,她竟然又这般拒绝,她是在报复他?

上官云端的一句话却可以镇压全场,上官云端的一个眼神,可以让全有的人惊颤。

“你还笑,还笑的出来。”上官云端看到他那一脸的轻笑,心中更多了几分郁闷,这个男人还笑的出来,似乎什么事都没有般。

为她穿好衣服后,凤阑绝便吩咐人端来了饭菜,都是上官云端平时喜欢吃的。

“上官云端。”只是,凤阑绝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更加的揽紧了她,双眸突然的转向她,突然喊道,这次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气,似乎还隐着几分伤痛。

原来,她爱了以后,就会这般的患得患失,爱了便没有了先前的冷静与果断了。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迷惑了,越来越不懂,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了?

而她此刻刻意的提起了夜无痕,只怕是为了刺激凤阑绝,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当真是用心良苦呀。

但是,他此刻的笑,是完全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笑,此刻的他,没有丝毫的伪装,包括他的欣喜与感动。

先前就提出那么狠绝的赌注,如今却又突然换成了这种可有可用的,这个蓝城的公主还真是怪人一个。

蓝岚的心中多了几得意,也更加的自信,更加的坚定这一次自己肯定会赢。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有着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消去了那些女人心中的大半的担心。

毕竟,像凤阑绝这样的男子,可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想要嫁的男人,而她们身为凤月国的重臣之女,要条件有条件,要相貌有相貌,原本也都是有机会的。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对于蓝岚的挑衅,他一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相信,云端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

而她在说出这话时,一双眸子更是慢慢的望过那些在场的大臣。

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众人的眸子都纷纷的望向她,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移动,心下暗暗着急,毕竟她能不能写出这答案,也是事关他们的。

不过,大家此刻都已经没有刚刚的那般紧张与担心了,毕竟让一个傻子写出那样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凤忆希听到老夫人的话,脸上的笑微微的一僵,双眸微闪,望向老夫,轻声笑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人能够阻拦,而至于你们这将军府,要不是我皇嫂在这儿,你们请我,我都不会来。”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而今天恰恰是二十五号,她本来也只是想赌一下,没想到,真被她撞到了,看来,老天这次也帮她了。

“立刻带人冲进阁厢院,只要看到凤阑绝跟那些大臣聚集在一起,便将凤阑绝抓了,若是他反抗,可以当场处置。”凤阑锐的唇角扯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声音中,更是有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杀意。

“你好大的胆。”这件事,凤阑绝本来就是瞒着上官云端的,如今看到上官云端突然出现,心中便有些担心,怕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而李大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向上官云端求情。他。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凤阑绝的办事效率向来都很高,而且,他会用人,也相信人,所以,朝中的一些琐碎的事情,都交给那些大臣去处理,并不会事事亲自去管。

太上皇仍就让人寻找着当年的心上人,凤阑绝也一直派人去找她的爹娘的消息。

那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那怕那只是个梦,但是这一刻,她的心中,却只有痛,或者,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梦,特别是在两年前,但是,那美好的梦,却在两年前,让他毁了,这两年来,她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飞赢快速的向前,紧紧的扣住了侍卫意欲扶上脸的手。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他们都已经安排人进了宫,暗中保护着上官云端,不过,也都只是吩咐上官云端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

“你,你轻点,痛。”虽然那声音有些低,但是他还是听出,那是她的声音。

她上了花轿后,凤阑绝便回到了马前,跃上了马背,迎亲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外行去。

那天晚上折腾了一晚上,都快要把她吓死了。

有些呆愣的望着她。

“竟然敢偷盗国库,好大的狗胆,这样的人还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推出斩首。”二皇子听到皇上的语气,微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回神,也连连愤声吼道。

只是,他那话听似在审讯,但是却更是威胁,威胁着那几个人,若是他们敢把他供出来,那么,他们全家上下都保不住。

“你们说没人指使?”太上皇也不指望皇上了,望向那几个黑衣人,冷声问道,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让那几个黑衣人纷纷的惊滞。

只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上的笑却是快速的僵住,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好看着她,便让她的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让绝王耻笑,把你的事也给搅了。”

“云端,这个称呼,本王喜欢,以后就这么喊。”凤阑绝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他微微的扶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但是因为她刚醒来,怕她会不舒服,所以不敢太过用力。

她从来没有对他这么笑,那怕是以前她那样的执着的追着他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笑过。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喂,你,你去哪儿?”只是,叶寒却突然的拦在了她的面前,有些着急地问道。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皇上,现在怎么办?”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小心的问道。

上官云端心中却是暗暗大惊,那人竟然让如此强硬的男人,为了她,而牺牲到这种地步,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人的能力。

“你?”上官云端微微的抬眸,略带惊讶的望着他。

遂故意装出一脸迷惑地说道,“我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他对凤阑绝还是了解的,这样的他,岂会善罢甘休。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今天绝王竟然还娶了别的女人。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仍就隐着几分紧张,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没有跟她说过那些话,做过那种事。”

“王爷?”只是,恰恰在此时,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喊声。

李玉的笑的愈加的得意,再次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放心,本公子会看清楚的。”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而此刻听到叶寒的话,她的心中更是暗暗惊愕,看来,她的猜测应该对的,只怕,她叶寒是查出了,她最近几天又误食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皇后与凤忆希却并没有想太多,只当是叶寒担心上官云端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是真怀孕,这是什么意思,这怀孕还有假的吗?”秦思柔一脸的不解,再次忍不住问道。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微微的隐过几分怒意,皇上的话语听似有些为难,实际上,却似乎想要通过这事来打击爹爹。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她亦是如此,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棋逢对手的较量才是真正的较量。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成功的误导了二夫人。谁能想到一个傻子会骗人?

五夫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恩,你还不曾爱过,但是终于一天,你的心中会有那么一个人,或者,那个人,就是将来你嫁的人,那么说明,你是幸运,但是,在这种以父母之命,媒说之言的情况,你能够,将来你嫁的,一定会是你的人,而且也一定会爱着你吗?”

而凤阑绝的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显然是在怪她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

那个宫女微愣,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对她们这么的害怕,神情间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还是低头答应道,“好,奴婢听从王妃的意思。”

“恩,好。”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不知道母后那边有没有事?”

“有呀,母后今天早上还去给太上皇请安了。”皇后连连说道,“而且去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太上皇有什么异样,更没有听太上皇提起过什么呀?不过,太上皇好像刚刚睡醒的样子。”

“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应该会有大殿之上吧?”上官云端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凤阑绝的一张脸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意,这莫须有的罪名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吧,竟然敢诬陷云端杀了皇爷爷。

皇上怔了怔,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上官云端,似乎在思索着要怎么做。

“王爷,他果然派人跟过来了。”一出了京城,隐便低声说道,在京城里的时候,人太乱,所以,不太好分辨,但是一出了城,那些人就不可能会避的过他们了。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那些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跟踪的本事,更是一流,若不是他们早就料到凤阑锐会让人跟踪,而且一路上,仔细的观察,说不定很难发现他们,原先在京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跟踪。

隐听到凤阑绝的话,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遂再次低声道,“王爷,属下已经在王府的各个方位都安排了最可靠的人,若是那人有什么行动,一定可以揪出他。”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上官云端自然猜的出尚书大人的心思,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自信的轻笑,只要给她这个机会,她就绝对能够抓到证据。

大约过了近半个时辰,丞相大人才带着他那宝贝儿子来到公堂。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李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嘲讽,随口回道,“昨天,本公子在看书。”

轻淡的话语中,也不带丝毫的逼问的气势,便像是随意闲聊。

刚刚她虽然与那丫头离的很近,但是,以她刚刚所立的位置看来,那针是不会射在她的身上的,如此说来,那人的目的不是她,而是那个丫头,很显然,就是杀人灭口。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王爷。”隐走到凤阑绝的面前时,低声喊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刚刚是属下的疏忽,竟然让人在王府中将这证人杀死了。”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凝重,再次沉声道,“只是刚刚属下一直就在密室的附近,而且是隐在暗处的,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上官云端突然意识到,她跟她说话时,用的是我,而不是奴婢。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呀。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可是,皇兄。”凤忆希微愣,随即有些着急地喊道。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很显然,她们是得到消息而来的。

这件事,他已经决定了,绝对不会改变,就算她求情,也不行,而他此刻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不想让她为难,毕竟,那个人是老夫人,是她的奶奶。

双眸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夜无忧微微靠近夜无痕,一脸神秘地说道,“四哥,听说你昨天晚上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么不见了,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从我伟大英明的四哥中的手中逃走吧?”

称呼虽然还算尊重,但是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不难辩出的嘲讽,一个丫头,都敢来嘲笑她,哼,看来,她平时的确是太好欺负了点。

有怒,有愤,有恨,更有着无法容认的羞愧。

凤阑绝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按她所说的,那么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

上官云端这次微微的转向,掀开轿帘,慢慢的迈上花轿。

她跟凤阑绝不一样,百姓对凤阑绝有敬,但是更多的却是畏,而今天,她的话,是让百姓完全的信服,而且还带着一些亲切,所以,百姓们都会随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