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平台 > 第43章:临风对月

第43章:临风对月

圣安娜平台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爷辛辛苦苦下厨做饭,忙了一场,都没说累,你怎么知道我累?”秦铮摇头,“不行,今日你就要说出来,你想不想要。”

“去请岭南裕谦王举荐来京的第六艘画舫的人来府里。”秦铮吩咐。

“是!”二人应声。

又走了一段路,果然越往前越难走,马蹄子踩在山道的水石上,十分的滑,半个时辰后,只能下马步行。

“如今呢?”大长公主立即问。

?”

“什么人?”谢芳华恼怒地低喝。

他顿住口,似是气恨,不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距离您大婚还四日呢,太子拖得了世子一天,总不能拖他四天。小姐,您忍忍吧”侍画只能劝说。

“秦浩这个贤婿的确让老臣和夫人满意。”左相坐下身,面上僵色尽退。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英亲王见皇帝不语,看着谢芳华,平和地问,“华丫头,秦铮那臭小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若是万一,这就是他们的终止之地了呢?

“你说得有道理,四皇子不会将你如何,顶多是公开你的身份,待为上宾。”谢云澜微微一笑,“而你也能趁机和四皇子达成协定,达到你来南秦京城的目的,你二人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这大雨冲刷得干净,他身上的血迹都没了,小王妃又是如何看出来的?”一名仵作道。

谢芳华摇摇头,给他比划了一个手势。

“算了,不喝了,我回去睡觉。”秦铮忽然撤回手,站起了身。

“你在想什么?”秦铮忽然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道。

这样一想,左相夫人心里便畅快了,愈发觉得秦浩比卢雪莹自己看上的秦铮更合适她。

bsp;门房摇摇头,低声道,“王爷今日据说要歇在书房。”

“有多好?怎么个好法?对你仕途可有帮助?”刘侧妃立即问。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天色大亮,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风停了,屋中生了火炉,极其温暖,她坐起身,挑开帘幕看了一眼,这个时辰怕是连早饭的时辰都过了。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顿时灶膛里嗡地一声,一股火苗窜了出来。

秦倾倒是没立即离开视线,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转头对秦铮说道,“铮哥哥,我听说她竟然随手扔了宝剑就能猎到白狐?是这样吗?”

“哦,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八皇子秦倾,我的四哥是四皇子秦钰。”秦倾解释。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宋方出了房门后,迎面碰到秦铮,顿时睁大眼睛,“秦铮兄?”

“你能救?”秦倾板着脸道。

“王倾媚只知道日日和男人享乐,我看她真该滚回去泰安王氏了。”秦铮咬牙道,“来福楼是她的地盘,竟然还有这等下作的东西。实在可气。”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金燕见谢芳华都这样说了,虽然不甘心这事儿不查下去就这样回府,但还是依言去收拾了。

“既然这样……”大长公主有些犹豫,“那你小心点儿。”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因大雨下了一日两夜,如今还下得极大,官道上无人,所以,虽然冒着雨,但两辆马车踏着水跑得极快。

李沐清笑了笑,撑着伞跟着秦铮和谢芳华一起进了里面。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谢芳华摇头,“不是。”

谢芳华点头。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主子!”春花、秋月关上房门,来到床前,低低喊了一声。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右相来到近前,纳闷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有何贵干”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谢芳华抿唇,“有些作恶的东西一日不除,天下哪里都不安全,不止咱们府里。”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顺着那一百三十二名北齐暗卫死士的线索,如一百三十二根绳,一步步一点点地深入摸起。

“朕不盯着你,你死了的话,我有多少百姓又什么用我这个九五之尊坐着有什么意思”秦钰也怒了。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