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欢喜:第20章:贵不召骄

你是我的欢喜 作者: 谓知

“是吗?如果有人带着朕亲笔所写的圣旨,指证寂言囚禁朕,逼宫夺位呢?”太上皇一脸傲慢的说道,顾千城怔仲片刻,笑道:“那一定是假的。封老,您说呢?”

之前在书房,顾千城想了n种问法,可事到临头发现哪种都不好用。破罐子破摔的顾千城,决定单刀直入,直接问道:“殿下,七夕宴选妃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

北齐人最想要的,还是他的命不是吗?

“不是我和顾贵妃对着来,是顾贵妃不放过我。”她很无辜的好不好,她也不想理那个笨女人……

母女俩抱头痛哭,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

而结果如秦寂言所预料的一样,季诺虽然野心勃勃,可这次他确实是什么也不知情,完全是被长生门的人利用了。

老皇帝好下棋,偶尔会招两个大臣陪他下,只是那些个大臣每次陪他下棋,都要小心翼翼地让子,老皇帝觉得没有意思。

赵婆子一心想要巴结顾千城,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她来得不早,又提早离开了,知晓的也不多。

赵婆子讲了不少,唯一有用的就是:“刘管家让人把孙妈妈打捞起来后,就去找夫人,夫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老将军不必多礼,请起。”这就是皇帝与皇太孙的区别的,当秦寂言还是皇太孙时,凤老将军只需要作个揖就好,现在却得跪下。

唐万斤想跟顾千城说话的愿望,短时间内可能无法达成了。秦寂言一回城就把人带进宫,根本不让顾千城回顾家,交待老管家的话,也是秦寂言派人传的话。

这件事,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顾老夫人狡辩!北齐皇帝虽然一直被太后和摄政王压制,可到底当了多年的皇帝,朝堂上有一批死忠的臣子,手上也有一些人。边城发生那么大的事,秦殿下又没有瞒着任何人,他怎么可能不知晓了……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放心,我们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身后是滚滚火浆,甩也甩不掉,可却影响不到秦寂言的好心情。

“什么也没有。”

……

太上皇没有喝,而是冷冷地看着秦寂言,“怎么?你在怪朕?”怪他搅乱了登基大典。

顾千城傻眼了。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封似锦想了半晌,谨慎落子,正准备端起手边的茶喝一口,就见秦寂言已落子,又轮到他下了。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现在能顶着国公府大少爷的身分在外行瞳,那是因为祖父没有死,他们还没有分家,一旦分了,他就和国公府关系不大了。

反倒是秦寂言,一点也不在乎入口的茶水有多难喝,慢悠悠的品着,喝完一杯茶才不疾不徐的道:“对我来说不算是大事,皇上的荣宠并不能代表全部。赵王和周王失了帝心,可他们依旧是手握重权的亲王,就连皇上轻易也动不得他们。”

“啊……”顾千城没有防备,险些栽了出去,幸亏秦寂言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顾千城。

做的就是查案的活,捕快们很清楚如何证明自己,也清楚要如何监督对方。六扇门的捕快,从来不会单独行动,他们根本不可能背着他人,将消息往外传,除非这里面有两个以上的奸细,互相打掩护。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许是察觉到顾千城的视线,封老爷子适时睁开眼,笑得如同狐狸,就差没有说: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果然,听到秦寂言肯在棋道上下功夫后,老皇帝甚是欢喜,当即就送了秦寂言好几本棋谱,让他回去好好学习。

先太子身上溢美之词太多,也因此早早的去了。

而且,程家直面危机,承担所有责任,完全不推诿、不遮掩的态度,让许多百姓赞赏。认为程家虽出了一个杀人凶手可却敢于承担错误,不像有的权贵那般,出了事就以权压人,逼得百姓有冤无处诉。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只是……在偌大的京城,要找三个善于隐藏的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

“暗风剑,”秦寂言将缠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轻拭剑身,“用了这么多年,我才知这把剑来历不凡。”他一直以为他母亲出身普通,却没想到他母亲的来历一点也不普通。

“我的身体内,留有一半暗风楼仇人的血。”他的皇爷爷,可真是会给他拉仇恨。

秦寂言再次越过他们了,看向赵王,“赵王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拿这些无辜百姓的性命,也掩饰你的失败吗?”

老管家一走出去,舱底那些人就齐刷刷的看得他,双眼冒着绿光,像是的恶极了的野兽。不过,那些人却不敢动,只是看着罢了。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六位数后面,就是七位数、八位数与九位数。到后面,术数师们虽然没有越来越快,可也没有慢下来。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千城,是我小看你了,还是你藏得太深?”顾千梦第一次发现,她和顾千城的差距。

他身后的凤于谦和焦向笛也是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