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流年之暮少宠妻无度

渡梦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409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7章:有根有底

渡梦雨 94094

谢夫人也很好奇,凤轻尘是否有准备第二首诗,这第二首诗又是如何呢?

出了事,没有人会保她。

不过,有没有证据并不重要,只要把凤轻尘骗出来,他们就能进凤府找孙思行,只要找到孙思行就是最有利的证据,到时候凤轻尘百口莫辩。

牧民们说得是当地话,九皇叔和凤轻尘听不太懂,可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们很关心周书煜。

安平公主却不怎么相信:“你都医不好,北陵的御医能医好吗?”

“什么事?”凤轻尘真的很不喜欢符临一惊一乍的样子。

九皇叔检查了一下,奶宝最近在政务上处置,又寻问过符临和崔浩亭,这两人对奶宝评价很高,这让九皇叔甚是满意,难得夸了一下奶宝:

“和平时犯的错一样。”凤轻尘随意挑两件来说,奶宝越听越不解了:“萌宝以前也经常犯这样的错,母后你以前也没有说什么呀。”

萌宝什么时候不坑人,玄医谷的人都习惯了,包括他……

他也被萌宝坑了好多次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萌宝已经不小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凤轻尘脸上的笑立刻僵住了。

果然,她以前还是太纵容萌宝,才会让萌宝无法无天,认为自己做得没有错,犯的错也只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凤轻尘刚收手,她就问道:“凤大夫,我表嫂如何?”

凤轻尘的态度很好,好到让九皇叔挑不出一点错,可正是因为这样九皇叔越发不爽。

“不是。”凤轻尘摇了摇头,不理会九皇叔眼中的愤怒,清晰而缓慢的解释道:“我尊重每个人的生命,更爱惜自己的命,我是个自私的女人,危难关头我宁可牺牲别人也要活下来。但有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比如原则、比如坚持。我答应了你,要保护好文渊先生,我就必须做到,这是我的责任。我可以为了活下去牺牲别人,但做不到为了活命,便将自己身上的责任丢弃。当时的情况我逃了,文渊先生就走不了,我不能逃。”

当蓝九卿从人群中蹿出来时,那些人还站着,直到蓝九卿将剑上的血擦拭干净,那些人才一一倒下。

幸亏九皇叔今天骑马走在前面,要让九皇叔听到就惨了。

“既然知罪,回去领罚,每人二十军棍。”九皇叔面无表情的说道,众护卫低应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

“这么说是真的了。为什么?我展家从不涉足皇权斗争,他的倒台是咎由自取,与我展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南陵锦凡这么做是为什么?”展家大伯一脸震惊,踉跄后退。

呼……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将凤轻尘的样子脑中踢掉,然后开始默读《静心咒》。

凤轻尘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只不过没有机会,因为九皇叔握住她的手不放,看九皇叔的样子,怕也是受了影响。

历经战场炮火的洗礼,凤轻尘对于危险极度的敏锐,在王七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凤轻尘已经准备弃车了。

这冰峰如此牢固,要不是触动了什么,是绝不可能倒塌的,他们走冰峰上面,根本不会踩到什么机关,触动什么暗器。

最主要,这间冰室很温暖,在里面根本感觉不到冷。

“好多花。”豆豆休息够了,也站了起来,一脸欢喜:“好漂亮呀!”

不会是她想得那样吧?凤轻尘瞳孔猛得收缩,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别说她今天只是打你两巴掌了,就是在这里一刀杀了你,小姐也不能拿她怎样,终归咱们只是一个奴才,死了便是死了。”

“轻尘……”西陵长公主上前,她身旁的侍女则快一步,将凤轻尘身边的人隔开,唯有李玄月不满地瞪了西陵长公主一眼:“本小姐偏不动,你能拿我怎样?”

暄少奇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正准备独自离去时,却被玄月宫主和李玄月缠上,李玄月脸色不太好看,玄月宫主别俱深意地看着暄少奇,约暄少奇同行。

这张脸的眉眼之间,竟是有三分像苏文清!

这么直接而炽热的眼神,凤轻尘就想当作没看到也不行。

“哥哥,你看她也对不出来,我就说逐风楼为难人,我还当来逐风楼吃饭的都是才女呢,原来也有这等草胞。”粉衣女子见凤轻尘久久说不出下联,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

“好,既然文杭这么说,凤姐姐就试一试。”

“别谢得太早,我不一定能查出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法医也不一定能从每一具尸体上找到问题,更不用提她这个普通的外科医生了。

他们师兄二人想要著书,并不是为了传世,只为了让天下学医之人,能够集百家之长,看凤轻尘的样子,绝非那种爱藏私之人,不然也不会在他们面前,毫不保留的讲解云潇的病情。

和玄医谷谷主一样,进了手术室,赤炼水和郭保济就被手术室的干净、整洁、明亮给吸引了,当然最吸引他们的,还是在和兔子做搏斗的孙思行。

不过,思行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专心、太过一心一意,虽然他们三人进来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可三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大半天,他硬是没有看到,眼中只有他手上的小兔子。

没有让大公子等太久了,九皇叔扶着凤轻尘下了马车,看到完好无损的凤轻尘,王锦凌那颗高悬的心,才稳稳落回心口,脸让的笑容也越发得亲切了。

“锦凌。”凤轻尘笑着给王锦凌打招呼。

“让你担心了,在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她能想像王锦凌他们听到她出事的消息,有多挑逗心。

这些人一个个手握重权,如果没有人替她出面,她必死无疑。

所谓的正义人士,不过是某些权贵手中的棋子罢了。

东陵子洛看着凤轻尘,似乎要把凤轻尘给看穿一样。

凤轻尘甜蜜够了,将小纸条小心收好,又拿出红包里面的其他东西,一张地契,是九皇叔在城外的别院;一条梅花脚链,和一枝梅花发钗。

至于梅花钗,凤轻尘只想说,虽然很漂亮,用的材料也是上好的,可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刻的,远看没有问题,放近来看会发现,上面有很些小划痕。

这三人之间定有玄机!

她想都不敢想的人,居然出现在她面前,她真得真得很高兴!

凤轻尘身上不是泥就是血,王锦凌真不知道凤轻尘伤得有多重,只是她身上过高的体温,让王锦凌极不安,生怕凤轻尘烧傻了。

不管发何,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

同样是老参,只要效果好就行,管谁寻来的,也就是天宇有这个闲情。

九皇叔在凤轻尘面前,说完王锦凌的恶劣后,心中的郁闷总算消散了一点:“奶宝不肯回来,朕就当是他继位前,想要多逍遥两年。两年后,朕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宫。”

“凤轻尘!”九皇叔不高兴的吼道,他现在连抱一下都不行嘛?不好言好语解释那未婚夫就算了,还敢瞪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