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女孩的扎心:第7章:混元宝

追梦女孩的扎心 作者: 婷莘

“千城,不用故意套我的话,你知道我坐不稳皇位。”有言倾与凤于谦在,他要宣布继位,凤于谦与言倾会立刻带兵打进城。到时候真要打起来,他手上这点人马连给他们热身都不够。

“啊……”倪月大叫,渗骨的冰寒让她直接冻晕了过去,脸色白的像鬼一样,身体止不住的战栗。

想想家里的老夫人和顾夫人,再看看封夫人,顾千城深感娶一个好妻子,有多么重要。

“怎么?不说话了?这么不想当本王的女人?”冰冷的的语气,饱含杀意,只要顾千城敢说“不想”,秦王就能立刻把顾千城抬进秦王府。

“祖父,我说我是为顾家好,你信吗?”顾千城一脸平静,没有把老太爷的怒火放在心里。

秦寂言只说一句:“江南出事了!”

其他人见状,再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敢因顾千城瘦小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剩下的几个探子打得更用心了,可是……

“祖父。”顾千城站在马车外,恭敬的问好。

顾国公府改为武成侯府,顾国公以后也只能叫武成侯了。

“你,你的女人?你就是给彭爷带绿帽子,拐着他的小妾私奔的人?”猪头六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他的千城,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太可怕了!”顾千城承认,她从来都不了解景炎,以前不了解,现在更陌生。

那个懦弱胆小,时不时就需要自己出面撑腰的小女孩,现在已长大了,现在已经不需要讨好她,看她的脸色了……

“承欢,不是你姐姐出事了吧?”

一行人按高炽明所说的,顺着冰草倒向的方向不疾不徐的走着,一连走了二十几天,才看到一丝不寻常。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他们今天,可不是来抓假画头子的……

顾千城看众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安慰了一句:“没有查出线索,不是你们失职,是这里本身就没有东西可查。”

可即便没有革职,言倾和御林军统领也没有讨到好,皇上分别打了两人二十军棍,又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一个月内要找不到刺客,就别再做什么统领,一个个去前线好了。

言倾像是感觉不到痛一般,面无表情的迈着正步,御林军统领原本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见言倾无事人一般也只得咬牙硬撑。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嗯。如果程家来问,就给他们让个道。”顾千城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坏人。她不会上赶子去问程家需不需要帮助,也不会给人添乱。

先太子死的时候还是太子,太上皇没有给任何追封,秦寂言要追封先太子为帝,这无可厚非,没有人会说秦寂言不对,只是这谥号实在太隆重了,完全超了历代所有皇帝。

“臣不是这个意思,圣上追封亲生父母无过,可这谥号是不是太过了?”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身上加诸这么多赞美的谥号,太上皇造?

“好身手。”那武者却不生气,而是抹掉脸上的血,再次朝暗卫出招,这一次他的招式明显温和了许多,是想要保存实力。

暗卫们听到黑衣人的话,眼睛不由得瞪大……

“想当爷的长辈,你们胆子还真不小。”他的爷爷老老实实的在寺庙里静养,可没精力玩这些花样。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封老爷子虽然身子健朗,可终是老人,跪了这么久身体也有些吃消,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一场,要不是封老爷子悄悄拉了她一下,顾千城还真以为封老爷子晕了过去。

可是,没有人动。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你是什么人?胆敢夜闯军营?”领头的将领见秦寂言来者不善,不由得出声寻问。

听完暗卫与亲兵的汇报,秦寂言大步往外走,留下四个暗卫、四个亲兵跪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当然,作为一个帝王,秦寂言不认为太上皇灭掉暗风楼有什么不对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大步往外走的子车,在老管家视线移开的那刻,暗暗松了口气。

“呃……这件事都过去了,殿下你别生气。”顾千城不敢再多为暗卫求情,默默地在心里为暗卫们点一排白蜡烛。

别院人不多,连同护卫在一起,也只有五个人,顾千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交待完顾承意的案子,秦寂言便没有再管,和顾承意的案子相比,他现在接手的密室杀人案更复杂,牵扯更广,影响更大。

这件案子非常不好办,要好办的话就不会死这么多人,还拿不到凶手。

“本王一向很好,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年纪大了的女人,还是当心些好,万一有个意外,可就再也醒不来了。”秦寂言反客为主,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

“给本王的女官加一个座位。”秦寂言重复一遍,重点提醒“女官”二字。

以前的她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她的心软、她的善良,最终害人害己。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千城将秦寂言的意思表达出来,景炎听罢眉头微皱,“我也收到了消息,最近海上有几条船莫名消失,还有人说在海上看到了鬼船。这种事十几年前也出现过一次,闹了一两年才结束。”

顾千城原本有七分想法,被秦寂言一激,就有十分心动了,“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做到。不招把你按在椅子上打,我就不姓顾。”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他除了真的有忠心蛊的解药外,什么底牌也没有。不过是故意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骗骗圣后罢了。

至于地图是真是假,秦寂言并不去考虑,因为他就是考虑也没有用,他只能选择相信圣后。

每一次都失手了!

“去,领人来。”站在最前方的暗卫,给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去领兵来剿匪,至于他自己?

“老大……”被点名的老三,老四一阵哽咽。

顾千城这个新主人也算做得有模有样,小雪貂要表达什么她大部分时候都能弄明白。

顾千城前脚出来,向导后脚就悄悄地走进大殿,顾千城在寺庙外绕了一圈,再次折回寺庙。

顾千城莫不作声,只紧紧抱着秦寂言的腰,唯恐一个手松自己就落了下去……

秦殿下,真有能把死人气活!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你……每样都能做到顶尖,你现在的成就足已证明你的实力。”像言倾这样年轻就独自带兵,握有实权的将领别说大秦,就是其他两国也没有几个。

顾千城嘴上说狠,可心里还是心疼他们的。要不心疼他们,根本不会在第一时间,上前给他们包扎,也不会等他们一起来吃饭。

“真得要嫁?”顾千城泡在浴桶里,问着自己……

啪……将毛巾随手一丢,顾千城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就这么朝屋外走去……

去封府不急在一时,可承意难得从书院回来,她今天要是出门了,承意十有八九会生气。

哪怕手下的人每天汇报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景炎仍旧不厌其烦,每天都问一句。

景炎不信!

要不是凤于谦机灵,直入腹地拿下乌于稚,战场上的情况还真不好说,毕竟单增也不是什么孬种。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放了三皇子。”单增确实不想再和呼延千霆那个蛮人打,见凤于谦出来做和事佬,便将自己的条件提了出来。

“太聪明了,其实我不喜欢。”至少她不喜欢武毅。

如果是平时,秦寂言肯定不能这么做,可今天情况特殊。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君亦安气到不行,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压下自己骂人的冲动。“顾千城,你到底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赔六百万两银子,这就叫做到你该做的事?”

焦向笛还好,去得是富饶的江南,而江南那块地方一向是文官的地盘,哪怕周王在江南势大,可官场上他也无法完全把持,焦向笛在江南要做出政绩并不是难事。

从私诏上的内容,可以看出老皇帝在京中必是焦急万分,语气不自觉地缓和了不少。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秦云楚在赵王面前的印象实在太差了,赵王根本不相信秦云楚有那个本事,只道:“不过是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先生不必管他,任他蹦跶也蹦不出天去。”

和赵王相比,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