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女孩的扎心:第32章:见义勇为

追梦女孩的扎心 作者: 婷莘

“还不开天?”

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本来也有些怀疑,只是看到上官云端的表情,再听到她的话,便明白了是夜无痕在心思。

“希儿,两年前的事情,就只当是个误会,现在成亲也不算迟,只是耽搁了两年的时间而已。”皇上再次低声的说道,只是,这次皇上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笑意,似乎隐着几分不满了。

“皇嫂,你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呀,腰酸不酸,腿酸不酸,要不要我帮你柔柔。”

只是,凤阑绝却快速的向前,猛然的将她抱进了怀里,揽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收紧,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但是,又怕弄痛了她,或者是怕伤到她的胎气,不敢太过用力。

“对了,皇兄,你不是刚刚回蓝城吗?怎么这么快又来凤月国了?”蓝岚可能是不想再继续围绕这个问题说下去,当然也是真的有些奇怪,皇兄为何刚刚离开凤月国,没过了几天,怎么又回来了。

虽然王妃温和,但是用这野花形容王妃,也实在是。

“的确不容小视,看来,传言果真不可信。”与他并排的男子的眸子微闪,低声接道,声音中,似乎有着些许的异样。

蓝岚看到凤忆希那一脸的兴奋与激动时,眸子中隐隐的更多了几分恼怒,显然连凤忆希都恼上了,不过不得不说,她还是极为冷静的,虽然此刻心中有着太多的不满,但是这种情况下,她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或者,应该说,她是极聪明的,知道,在这样情况,她的话,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怕会让自己更背对。

上官云端微微的转眸,望向身边的凤阑绝,没有想到,他竟然事先让人安排好了,是,他们成亲的那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不但没有洞房,而且整个晚上,都忙的精疲力尽的,而第二天,凤阑绝便离开了京城。

“你,你怎么还去早朝?快,快点起来。”上官云端急急的喊道,便想要起身。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的轻笑中,突然多了几分暧昧,“昨天晚上把云端累坏了。”

她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

刚开始的时候,她差点就中了那个女人阴谋,差点误会凤阑绝了。

而他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欣喜与感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回答蓝岚,看来,他刚刚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先前就提出那么狠绝的赌注,如今却又突然换成了这种可有可用的,这个蓝城的公主还真是怪人一个。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一个一脸的凝重,极为的专注,但是另一个却显的极为的轻松,随意。

“回皇上,是一百多万两,小的将先前记好的帐本已经带来了。”那个管家见皇上仍就不相信,便从怀中拿出了帐本,递了出来。

只是,后来隐查到的一件事情,却让她的心中有了答案。

只是短短的时间,上官云端便写下了几十组数字,一直写到40的平方。直到写满了整张纸。

夜如梦又急,又气又怒,快速的收正了身子,刚想要对着上官云端怒吼。

夜无痕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她微低着头,似乎有些紧张,有些羞涩的样子,而凤阑绝更是一脸剌眼的笑,大略的他也能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此刻的话语,再次多了几分震撼,他真的不敢相信,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来。

“找人可能还要些时间,大家先用膳吧。”几个侍卫出去后,皇上看到那几乎上还没怎么动的饭菜,略带笑意地说道。

这件嫁衣的确很完美,完美到连他都猜不出上官凌雨有什么目的。不过上官凌雨最好是不要耍什么阴谋,否则,他一样不会放过她。

而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好看,但是却仍就有着王者的霸气与狂妄。

他不会是又来跟她要回休书的吧?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而她也看的出,当时她那话,应该不是说谎。

而上官云端之所以知道今天那后门没有关,是因为知道每个月的二十五号,南宫燕会偷偷的出府,会特意的留着后门,这个,她是一次无意间从丫头的口中听到的,至于出去做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她不是八卦的人,更不会去刻意的打听。

各位大臣已经都陆续到来,而那些大臣的夫人却都迟迟的没到。

丞相也是不由的愣住,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愧疚,“是絮儿对不起皇后。”

“出什么事了?”上官云端有些担心地问道。

“难道你不想嫁给本王吗?”蓝魅辰听到她话语的中嘲讽,眸子微微的一眯,神情间,似乎也多了几分怒意,她心中明明是想要嫁给他的,又何必故意的拒绝?

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恐怖,唇角紧抿,双眸中,是那种让人心颤的冰冷。

皇后对上李贵妃那一脸的错愕,心中更加的惊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很好,看来,已经不关她的事了。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自然要拖一个垫背,既然不能拖住那个傻子,若是能够借此机会除去皇后,也算是解恨了。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只是,上官凌雨却是暗暗惊滞,特别是在听到凤阑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后,心下更多也几分担心,既然凤阑绝这么爽快的答应,而且还要当着爹爹的面为她戴上,便说明,凤阑绝的心中是真的爱着上官云端的。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皇上推脱不得,只能硬着头皮接下,然后望向那几个黑衣人,冷声问道,“说,你们为何要进宫盗国库?是不是受人指使?”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双眸微转,望向站在一边的秦思柔,却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没有他想像中的妒忌,甚至没有她此刻应该有的伤悲,只是,隐隐的有着一些担心。而她的眸子此刻都是望向上官云端的,可见她的担心,应该是为了上官云端的。

“这能怪我吗?我的话都没有说完了,就被你们打断了,其实我原本要说的是,她还没有醒过来,难道是睡的太沉了,结果,你们。”叶寒十分欠扁地解释着。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你不会明白的。”秦思柔转向他,看到他脸上的怒火,微愣了一下,随即喃喃地低语。

“夜无痕刚好来抢亲,本王就把她送给夜无痕了。”凤阑绝的唇角微扯,有些闷闷地说道。

她知道,这肯定是夜无痕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了,便微微的站起身,低声道,“我要出去看看。”

上官凌雨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突然的僵住,那笑声也像是断了电般的突然的停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她还说了什么?”凤阑锐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再次连声问道,若是凤阑绝事先知道了他跟丞相是一伙的,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只怕都是凤阑绝的一个陷阱。

“凤阑锐,绝儿他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自己心中很清楚,当年绝儿那么做的本意是为了救你,当时,若不是绝儿推开了你,你被那块石头砸住,只怕命都没有了。”太上皇的微微的摇头,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失望,当年的事情,绝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默默的承受着所有的人误会,连他都没有说,但是后来他亲自去山上查看过。

若不是那天凤阑绝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只怕到现在都还不能发现他的们的阴谋。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你越是阻止他,他越会说,而以二夫人的性子这个时候肯定是会要阻止他。

“绝王,这本是游戏,大家娱乐一下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不如这事就算了吧,总不能真的让夜阑国的大臣都做出那么不的事情吗?”皇后看到如此的情况,心下也是暗暗担心,遂略带陪笑的开口求情。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