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女孩的扎心:第118章:学贯中西

追梦女孩的扎心 作者: 婷莘

仿佛是在说,你看,早叫你们不要和那痨病鬼厮混一起,现在如何了,耽误了学业,还被这京中臭名昭著的恶少一阵折腾,十年寒窗,俱都白费了。

宦官的脸上堆着笑意,已将旨意交付给了方继藩,又命人取了匣子,里头盛着金腰带,一并交给方继藩。

这……似乎也很令人头痛啊。

方继藩亦是忐忑不安地拜下。

刘健低头看了片刻,心里就有底了,陛下所谓的不错,也只是‘不错’而已,这篇不错的文章里,行书还算端正,答题呢,则是阐述了如何对西南用兵,倒也说出了个子丑寅卯来。

但凡只要触怒到了陛下的逆鳞,这一念之间,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原来在这堂中的红木官帽椅不见了,那茶几还有墙上的字画也不翼而飞了,便连灯架子竟也凭空没了踪影。

也好在现在府中的人都乱做一团,没有察觉出这位方大少爷有什么异样。

父亲……回来了?

于是厉声道:“将杨管事喊来。”

小邓邓是邓健的专属名,不过显然邓健不太乐意方继藩这样叫自己,便苦着脸应道:“少爷有何吩咐。”

“修……修屋……”邓健诧异的惊叫。

“能卖多少银子?”方继藩下一句话,差点没把杨管事噎死。

张懋再看这方继藩被人五花大绑的样子,想到人人都抢着想来校阅,你倒是好,你还是被绑来的,敢情若不是陛下指名道姓的让你来,你还不肯来了?

若是其他人这般笑,张懋还认为这小子不错,尊老爱幼。

宦官哭笑不得的道:“据说……据说是被他儿子气昏了,南和伯在外征战,其子方继藩,却将方家的田产兜售一空,这还不止呢,连家中的瓶瓶罐罐都卖了个干净,陛下,这是崽卖爷田,按寻常百姓家的说法,是败家子啊。不只如此,他还将得来的银子,俱都去买了乌木,南和伯听了这噩耗,怒极攻心,还听说,不但把祖产卖了,连祖传的………”

刘健立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起来。

可细细一想,这杀一只鸡,都用了三把牛刀了,还差自己这一把吗?

陈彤听罢,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世上还真有天上掉馅饼之事,下官……下官……哈哈……”

弘治皇帝却是精神奕奕,浑身透着自信。

弘治皇帝其实内心深处,哪怕是知道商贾的重要,可骨子里,终究还是受了儒学的影响,对于商贾,依旧存在几分轻贱。

那陈彤却是急了。

方景隆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月,精神焕发,于是带着二人游猎,倒也快活的很。

其实前几日的营收还是不错的。

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他张口,喃喃道:“成本……成本居然还增加了三成……半月……竟只卖了七万瓶,而手入……只有……只有……七十万两,除去了开支,竟连六十万都没有……”

却见朱厚照自顾自的到了公房中的大镜子面前,抹了发油,使自己的头发,油光可鉴,而后,戴着墨镜的朱厚照对着镜子摆了几个造型。

他有心要干事业,知道自己仕途的转折点就在眼前,自是不肯松懈。

来人是关中的商行大掌柜,姓刘。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请他吃过了茶,自觉地这商贾挺可爱的,和他们说话就是很好听。

而这陈彤,倒是真的很有一番样子,短短一日之间,居然……

张金生会意,道:“父亲,修了此书,又有什么用呢?现在送出书信去,只会让大楚皇帝看轻了我们张家,何况,我们张家没有立下寸功,到时楚军入城……”

……………………

他难道就不担心,梁萧等人带着楚军回了国,重新反叛吗?

这些士兵,依旧一个个死死的盯着项正,面上没有丝毫的松动。

官兵们同时个个紧张起来。

杨义起身,掸了掸自己的官服,面无表情。

夜幕……已是降临。

锋利的长刀直接自他的头顶切入,竟是借着余势,直接斩下了他半个脑壳。

所谓的都督,便如惶惶之犬一般,倒在地上,他身体蜷缩,再没有人记起他的显赫,也不再有人意识到他曾是多了不起的人物!

梁萧只是粗重的呼吸,他闭上了眼睛,此刻……他在等下一秒那陈凯之的剑刺下,一剑封喉。

回家……可以回家了……

最可怕的是,这里太混乱了,方圆数里之内,没有多少人能听清他的呼喊,身边茫然无措的人,即便听到了命令,竟依旧还是无措。

无数民夫在催促下,纷纷赤着身,裸着脚,踩在泥泞之中,朝着河堤口而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