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下载 第51章:口燥脣干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下载

祁染泱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2963

    连载(字)

12963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口燥脣干

“又多了一只蝼蚁!”

不过,她无所谓了,只要她跟凤阑绝是真心相爱的,其它的,她都不在意。

“不知道今天太上皇这么隆重的召集我们,所为何事?不会是想要辅佐绝王上位吧?”另一个大臣,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

上官云端此刻可是与凤阑绝坐在一起的,所以,双眸微抬时,便恰恰对上那女子望过来的眸子。

以前她那么优秀,处处比别人强的时候爹爹都不喜欢她,更何况她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爹爹以后肯定看都不会再看她一眼,而且,刚刚爹爹不但不为她求情,还,还,她的心,真的伤透了,她真的好恨,好恨。

有两个侍卫,便想要带着那个女人到上官云端的面前。

云端竟然怀有身孕?这怎么可能?

“相信皇后给凤阑绝的书信,他也应该收到了,就不定,这几天,绝就能回来了。”叶寒看到她微微松了口气的样子,再次略带轻笑地说道。

叶寒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唇角微扯,再次慢慢的说道,“不过,我听说,你们成亲后,还没有来的及洞房,你就去了桐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轻颤了一下,愈加的紧紧的将她揽在了怀里,脸微微的靠近她的肩膀上,沉声道,“云端,不要再说了,既然事情发生了,就无法改变了。”

虽然,他此刻的心很痛,很痛,痛的几乎让他无法呼吸,痛的几乎让他崩溃,但是,他却知道,那样的事情,发生了在她的身上,她会更痛。

“你就那么确定不是她做的?怎么,你似乎比本王更清楚这件事?”凤阑绝的眉角微微的一挑,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的地说道。

“老人家,谢谢你。”上官云端快速的走到他的面前,一脸真诚,一脸感激地说道,态度更是极为的恭敬。

太上皇亲自上早朝。

“老臣多谢太上皇的成全。”丞相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感激地说道,说话间,也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给太上皇行了一个大礼,他也知道,太上皇这应该算是饶过他了。

在这凤月国的大殿上,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这是国家大事,不是一个女人该管的人,自古以来,女人就不能参与朝政,这一点你不懂吗?”皇上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再次冷声斥道。

看人,首先要看一个人的眼睛,上官云端相信有这样的一双眸子的人,不可能会坏到哪儿,除非是她太过狡猾,隐藏的太深。

上官云端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眸子中多了几分复杂,有的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你去哪?”皇上脸色愈加的阴沉,再次怒声吼道。

“你去安排一下。”皇上转向一边的侍卫,冷声命令,此刻已经没有了面对了夜无痕时的怒意,一脸的冰冷,一脸的威严,话语一出,便有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力。

“就让她那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难道你忘记了,她是怎么害你的了。”凤阑绝瞪向上官云端,有些懊恼地说道。一想到,柳如絮害的她不能生育,他的眸子中便更多了几分冷意,而且,他也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寒。

“飞赢。”幸好夜无痕也意识到了那侍卫的意图,几乎与上官云端同时出声喊道。

她当时没有昏迷,也有可能跟血凝有关系,但是只怕事后会?

“你,你轻点,痛。”虽然那声音有些低,但是他还是听出,那是她的声音。

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在她的心中,原来早就有了凤阑绝的存在,她不希望他娶别的女人。

她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碰上面的柜子,想要敲打上面的柜子,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却发现,她的手,根本就伸不出去。

“王爷,今天是来迎亲的,您不能下马的。”随从的人连连的喊道,只是却已经迟了,因为,凤阑绝已经下了马,快速的向着大门走去。

而上官云端那个贱人就在那个洞里等死吧。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我们,我们误撞到的。”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说道。

“不如,我们把她的衣服弄破,到时候她没衣服,就不能参加选亲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双眸微闪,一脸欣喜地说道。

向来冷静的他,向来沉默少言的他,此刻只怕比谁都冲动。

不过,叶寒竟然有心思跟人吵,便也证明上官云端应该不会有事,刚刚那话,只怕是叶寒故意说的。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凤阑锐听到太上皇的命令,再看到已经倒在地上的玲妃,双眸中的恨意快速的沸腾,突然的起身,向外闪去,而房间内的几个侍卫,也快速的向前,想要拦住他。

“呵呵。”凤阑绝突然轻笑出声,只是,那笑声中,却听不出半点应该有的欣悦,反而更多了几分冷意,隐隐的带着几分比那来自地狱中的声音更为可怕的恐怖。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然后她对着他挥了挥手,倒是极有礼貌地补充了一句,“慢走呀,不送了。”

“李公子刚才可都一一看清楚了?”上官云端心中冷笑,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怒意,但是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声音也是极为的平和。

这份爱,是那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夜无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双眸望向一直安静的维持着一个姿势,似乎是完全的吓傻了的上观云端,眉头轻蹙,再转向地上的丫头时,眸子深处,似乎多了几分冷意,只是,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从那些下人的态度看来,她的确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此刻,月儿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正在给三夫人放茶,自然不会是她。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在我面前玩阴的。”二夫人快速走到三夫人的面前,扬起手,狠狠的扇在了三夫人的脸上。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而且,她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真的让她都不得不佩服她了,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不容小视呀。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母后,你可知道,今天进宫的,除了那些大臣,都还有谁,是不是每一个王爷都进宫了?”上官云端突然再次问向皇后,沉声问道。

“皇嫂,其实三皇兄人很好的,只不过是因为腿上的伤,所以,这些年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外人都以为他很难相处,但是,他对希儿真的很好。”凤忆希提到这个三皇兄,倒是极力的称赞。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儿,你把我装扮成王府中丫头的样子。”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低声说道。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众人纷纷的惊住,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大家还都以为,她真的吓傻了呢,而且,不是说,她原本就是傻子吗?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不为别的,只为能够看到她这般开心的样子,只为了让她能够有一个愉快而放松的心情。

上官云端也猛然的一惊,那些人,一路上都在跟踪着他们,一直跟着他们转遍了整个山,都没有离开,如今回到王府,却突然的离开了。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所以,这儿的人,都相当的安全。

“皇上,属下有要事禀报。”而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着急的声音。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心中不由的暗暗一惊,没有想到,在这密室中,竟然也会被人偷袭。

只是,有一点,上官云端仍就想不明白,就算那人事先安排好了这一切,可是,那人又是如何的掌握这时间呢,那人偏偏就选在了那丫头就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下手杀了她。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凤阑绝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想要找出那个奸细,当然,也是想让那奸细向他的主人通风报信,只要暗中让人监视他们,相信就能够找到那个背后的人。

“啊,她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挂破了。”后面的女子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也不必再有任何的担心了,因为刚刚那衣服撕裂的声音,相信就连前面的宫女都听到了。

一时间就是想换,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呀。

但是却随即暗暗摇头,绝对不可能是夜无痕,夜无痕前几天还说要收回休书,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参加绝王的选亲。

难道是皇上?皇上不会是想让她在选亲大会上丢脸,惹出麻烦,然后借机对付爹爹吧?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丫的要是宫女,她就跟她姓。

上官云端也愣住,只是,她呆愣,却并非被他那人神共忿的容貌所迷惑。

“南宫公子,是我让皇兄陪我来的,我在凤月国的时候,便听闻南宫家的两位小姐才貌双全,仰慕很久了,所以今天特意来见识一下两位小姐的风采。”凤忆希连连抢着说道。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众人惊愕,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认为,绝王要选的人是她呀?

凤阑绝的眉角微蹙,看到没有看她一眼,只是,专注的望着上官云端,他要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而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选,而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

“姐姐,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是谁这么狠,把你的脸给弄成这样呀。”上官凌霜也快速的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一脸轻颤的说道。

谁都知道,学武功的艰难,废掉武功,却是极简单的,但是,却是十分的残忍的。

上官云端本就是聪明之人,自然也猜出了夜无痕的心思,心中也微微的一动,或者,以前夜无痕对她是厌恶了,从而写了那封休书。

“你?”上官傲天气结,这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老夫人也是惊的全身轻颤,满脸的沉痛,却又带着几分怒火,突然的转向上官傲天,“傲儿,你好狠心,好糊涂呀,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为了上官云端那个野种,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你,你?”

一大早,上官云端便被她丫头月儿拉了起来,然后开始了那对她而言悲惨的‘折磨’——化妆,打扮。

其实他对夜狐倒是极有好感,好奇中甚至带着几分崇拜,夜狐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百姓除害,而且那些人,都是连朝朝廷都有些忌讳的,就拿昨天晚上被废的李玉来说,不知道有多少的良家妇女毁在了他的手上,夜狐废了他,实在是解气。

她原本还觉的这蓝岚不错,以前还经常的跟着她,现在却是越来越觉的她讨厌。

众人原本就暗中猜测这是蓝岚故意所为,再听到凤忆希的话,望向蓝岚的眸子纷纷多了几分异样。

“希儿,你这是怎么跟你岚姐姐说话,岚儿又不是故意的,你没有到岚儿受伤了吗?”皇上怒声呵斥着凤忆希。

众人听到丞相与严大人的话,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真是神速呀。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再次的怔住,是呀,谁规定了女人被休后,就不能再嫁人了,就不能再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凤忆希更是怔在原地,只是呆呆的望着她,久久的回不过神来,没有想到,皇嫂竟然有这种大胆的想法,那么以后的她,能不能也像皇嫂一样,自己选择自己的幸福。

“这?”那个女人再次的语结,虽然她还没有成亲,但是,若是真的遇到那种情况,她真的愿意死守着吗?当然不愿意,但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呢?难道真的要分离?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刚刚那些捣乱的男子都被凤忆希清理干净了,那个女人此刻也淹没在这人群中,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了,她此刻只怕也无话可说了,而且她再说什么,百姓也不会再听她的了。

房门紧闭的房间中,慢慢的传出悠扬的琴声,琴声很动听,只是,却似乎隐隐的有着几分急切,可见,弹琴的人有些着急,而且还有些心不在焉,有几个节奏甚至还弹错了。

一切都随他的意思吧。只是这种情况下,他们真的能够顺利的成亲吗?

上官云端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没有理会她,因为她知道,她一开口,这丫头的话就停不下来了,这丫头,就像是一只麻雀一样,整天叽叽喳喳的。

“主子什么时候都很美。”依琴白了她一眼,闷闷地说道,她跟流萧可是见过主子的真正的样子的,只是,她也有些不明白,主子明明那么美,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她与绝王成亲的日子呀。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笑出声来,只是,那笑声并不是很大,很显然,她也怕被人听到,她那笑声很快便猛然的停住,然后一脸阴狠的望着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上官云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马上死的,我要让你看着我嫁给绝王,眼睁睁的看着我,嫁给原本属于你的男人,不过,从现在起,他就会属于我了。”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听说,他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只是在一次战争中,失散了,从此便再没有那个女子的消息,成立了凤月国后,他一直没有立后,甚至不允许任何的女人进宫。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而此刻,他们想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哼,可没那么简单。

若是她真的中了毒,就是他的错,他白天的时候就应该直接的将她带走,不应该把她留在这儿的。

紧紧的依在他的怀里,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感觉到他的无奈,感觉到他的执着。

不单单是外表的差别,更是气场的差别,她换上上官云端的身份时,会极力的掩饰自己的锋芒,而且此刻她不仅是一脸的浓妆,进宫后也一直装出平时傻傻的样子。

说不定会直接的扑上来。

双眸微转,这次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恰恰有一个空位,刚刚进来时,位子都差不多坐满了,而上官凌雨肯定以为她是绝对不会再出现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位子。

只是,那腰围,那胸围竟然丝毫不差。

双眸微转,悄悄的望向凤阑绝时,唇角便隐过几分得意的轻笑,这样也好,上官云端被王爷喊走,不能参加选亲了,她的机会就更大了。

众人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王爷问她话呢,她怎么数起手指来了。

想起以前,她每次拿着香囊对夜地痕表白时,夜无痕都是一脸的阴沉,一脸的厌恶,避她惟恐不及。

“是呀。”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的应着,然后从怀中拿出了那个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