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寻彩 第140章:夜郎自大

寻彩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1108

    连载(字)

71108位书友共同开启《寻彩》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0章:夜郎自大

寻彩 努力的于小鱼 71108 2019-09-02

模糊的泪眼,视线恍惚,尤歌耳边还回响着父亲母亲慈爱的声音,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家子曾经的幸福时光……那些记忆,仿佛就发生在眼前,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我当然会想对策,只不过,如果有人故意要捣乱,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又不是神仙,况且,某些小人得势的还真不好防。”容析元这轻松的语气里含着明显的嘲讽,他指的谁?

尤歌还没回过神来,只见旁边及时伸出一只手臂将雷拽住,阻止了这娃的拥抱。

越富有的人越忙碌,如果不是超乎常人的辛劳,怎么能积累到惊人的财富?怎么能坐稳这位置?但这也只是一个过程,当年龄和事业都走过那一段最需要拼搏的时刻,才可以让自己稍微慢一点,别像个陀螺似的忙转个不停。

这一声晚安,其实承接的是希望明早醒来时还能平静甜蜜地说声早安。

容析元却一直没睡着,轻手轻脚地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尤歌身边,没有躺下去,只是将被子为她盖好,免得着凉。

医生闻言,眼底掠过几分慌乱,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有本事说这样的话,如果他泄密,兴许是不能活着离开澳门的……

“容析元,王八蛋!你最好别出现在我面前,永远别回来!”尤歌愤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气得快爆炸了。

尤歌欢喜地点点头,跟着容析元走了,临出门时还不忘回头冲小姨和霍律师挥挥小手说再见。

可见霍骏琰这家伙多有魅力,如果他愿意的话,要在这婚礼上找个女朋友,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偏偏他在这事儿上面都有着警察的严谨,想只凭一面就搞定这个男人,那是不可能的事。

看其他股东对这父子俩的态度便知,这两人不是一般的公司高管没,而是真正的容家人。

没错,孩子是自己的,学会带孩子,这是他必须具备的技能。

在这样的时刻,才能勇敢地面对内心世界,拨去那一层保护的膜,露出她鲜红的心脏,那上边依旧清晰地刻着他的名字。

爱扯大人头发,这几乎是99%的孩子都存在的共同点,而尤歌此刻感到被抓扯的头皮好痛,但她没有生气,依旧是笑盈盈地看着小男孩,温柔地说:“这个头发是不能吃的……”

更想不到的是,翎姐是被冒充的?容析元将那个人送进了监狱,而那个人还曾想要害死她?可她以前什么都不知道,还说叫他不要请保镖跟着她……

“没胃口?”尤歌眼底闪过一道凌厉的光线,视线落在了书桌的一本只杂志上……那不是一般的杂志,封面是个婴儿,是本与育婴有关的杂志!

“哎……嫂子,我也想不到元哥会做出这种事,兴许是工作压力太大,兴许是……”佟槿还是忍不住要为容析元说两句开脱的词儿。

容析元眼一抬,望见窗户外边出现一团小小的身影,由于窗帘拉上,看不到外边,可是听声音,他猜到了,是香香!

尤歌去洗手间换了泳衣出来,身上披着一条长长的毛巾将她上半身遮住。

“我们去吃冰激凌吧,前边有卖。”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卖部。

佟槿清澈的眼眸露出很诚恳的神色:“你应该少吃那些东西,不然你可能会越长越胖。”

女孩一下子就语塞,耳根都红了,然后勉强笑着,冲佟槿挥挥手,说了声“再见,88……”

容析元在沉思中不免感到疑惑……如果尤歌真的受到了伤害,是不是该怪他?他若是不准尤歌来香港,不将她带在身边,或许她现在就不会躺在医院了。

后边的话,容析元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尤歌曾是智力只有10岁的人,后来机缘巧合被许炎治好了脑伤,她现在聪明伶俐,总算是正常人了,但如果尤歌这次脑伤复发,她的智力会不会受到影响的?

屋子里的气氛凝重而沉闷,两个女人在隔空交战一段时间之后,今天似乎预示着该来个了解。

“……”

而更让尤歌担心的问题是,何碧翎这次来,打算住哪里?该不会又是想住在这儿?

如果非要说闲,那只能是许炎这家伙了。

尤歌愣了愣:“大叔,你周末是不是又没空啊?如果是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带佟槿去就行,那不是还有保镖吗,安全没问题的,我连游艇都租好了。”

天还未亮,万籁俱静。尤歌熟睡的样子就像婴儿般纯净可爱,粉红的小嘴嘟着,一只手还轻轻捏着拳头,轻浅的呼吸很均匀,身子蜷缩着,像只慵懒的猫儿。

屋子里的形势陡然间急转,许炎特意留下来,就是为哦起到关键的作用,现在,即使唐虞梅想逞凶,也不怕,因为许炎的枪对准了她。

有无懈可击的魅力。

容析元扶着她坐下,他却蹲下了身子,将她那只卷起的裤边放下去,安慰说:“下午送你到医院,明天就可以手术,你现在得打起精神,保持愉快的心情。”

说到翎姐去了澳门之后的生活,佟槿每每都很欣慰,感叹翎姐终于是苦尽甘来了,还说过几天去澳门要专程去看看翎姐。

尤歌看到他眼中的戏谑,这才放心,他原来是故意逗她……

卢老先生家大业大,当然是不会在乎这点小事的,叮咛尤歌早点休息,他也在看护的陪同下回房了。

郑皓月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但她似乎脸色不太好,一坐下来就连续喝了两杯酒……白的。

说着,不等容析元开口,老爷子已经自己动手倒酒。

龙晓晓傻眼儿了,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看着好面熟啊?是谁呢?为什么会那么说话?为什么尤歌会吓成这样?

赌王这也太直接了,客套话都懒得说,直奔主题。这倒是让容析元略微惊诧。

他一向都对自己的情绪有着相当高的掌控度,外人很少看到他的喜怒,可现在,他却有了情绪的明显变化,就是被这双眼睛所震撼。

对方委婉地询问怎么他还没到酒会现场,七十岁的老人家了亲自打电话来,容析元出于基本的礼节,只能赶往酒会,至于首饰的事,只有让沈兆查了。

一般的慈善酒会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太寻常了,但今天由于主办人的特殊身份,注定了酒会上的星光熠熠,来自各界的名流,就跟电影节走红地毯似的。平时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面孔,在这酒会上就能见到,可想这卢老先生的背景也是相当有来历的。

保安变成复读机了,翻来覆去就知道这么说。

感到肩头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

他侵略的眼神让她不安,想起昨晚,她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寒颤。

“看到了吗?还说半年,这才几天呢,尤歌就急着登征婚启事,说明她是巴不得你不在她身边,她就可以自由自在找个男人当孩子的继父!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哈哈哈,简直一不值!”唐虞梅居高临下看着容析元,眼中还不掩饰的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