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41章:鸡毛蒜皮

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99

    连载(字)

849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1章:鸡毛蒜皮

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 8499 2019-09-02

更多人,疯狂的买进股票。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恩师能在关内,筹措足够的银子,他王守仁,便什么事,都做的出。

卧槽……

现在这些人,是真的胆大包天了。

他似乎想要让其他的酋长,群起响应:“我们千百代来,都栖息在这草场之上,哪里容的这些汉人,在此放肆,现在汉狗就在眼前,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谁的骨血?”

突兀脸色阴沉,便大笑起来:“和狡诈的汉人,信守什么承诺,你们竟要做汉人的走狗,我便成全你们。”

这突兀,自幼骑射,气力惊人,手中又有匕首,一声怒吼,手中匕首,便如闪电一般,朝着‘皇帝’的胳膊狠狠扎去。

咯咯……咯咯……

他目中掠过了一丝凶光,而后冷冷道:“此次,是大好的机会,盟誓时,是我们距离大明皇帝最近的时刻,只要在这时,我们动手,拿下大明皇帝……那么,大漠,又将回到我们的手里!”

他心里默念,我还要活下去,要坚强的活下去,我方继藩……

众人分食了‘皇帝’赐下的羊肉。

王守仁架着墨镜,登车。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必须出关,去见诸部首领,否则,必定大同内外,议论纷纷。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可就彻底的完了。

“你心里一定在想,朕就这么想要这天可汗的尊号?不,天可汗算什么呢?不过尔尔罢了。可是哪,朕要比的,乃是唐时的太宗皇帝,自先秦以来,我中原开疆拓土之君,无过汉武太宗,朕从前,不喜打打杀杀,何也,连年征战,百姓遭殃哪。可如今,下西洋,开了眼界,方才理解了汉武帝和唐太宗的心境,这天下,竟有如此多的心腹大患,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若是朕不管,数十年,又或者百年之后,等到他们羽翼已丰,那时,才想要攘夷于外,便难上加难了。”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怎么样。”方继藩等得急了,看着朱厚照。

说着,方继藩下意识的扶了扶蛤蟆镜,这蛤蟆镜,果然很有用,能掩饰内心的想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良久,他摘下了蛤蟆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

过了几日,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

邓健善解人意,在旁安慰他:“王老爷,您别往心里去,我家这亲少爷,性子历来是如此的,他并没有当真嫌弃王老爷的意思,只是……性格使然,性格使然,哈哈哈……”

朱厚照听到方继藩请吃饭,兴冲冲的自蒸汽研究所,快马加鞭的赶来。

王不仕就是这样想的。

声震瓦砾。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理是……这么个理。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都退下吧。”

他教授的那些徒子徒孙,还真是五花八门,干点啥的都有,这家伙的书院里,连算数都教,教也就教了,偏偏他还把这算学,玩出了花样,这处处,都是在讨好陛下啊。陛下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

可并不代表,你们这些家伙,可以如此放肆。

方继藩道:“他祖宗三代,都在儿臣的府上为奴,且又有特殊的才能,儿臣在想,此事关系重大,如此大任,交给他去做,或许行得通!”邓健回来的很快。

“你再说一遍!”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朱厚照:“……”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王文玉道:“叫人集结起来,准备好火器。”

众人点头。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一边儿去,我回京,是办大事,你们这些妇人,别碍事儿。”

也就是说……

卧槽……

没了……

“试一试吧。”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飞球营里很是热闹。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刘瑾:“……”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刘瑾来此,是被朱厚照召回来的。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朕知道了。”弘治皇帝道:“卿知难而退,自去兵部,请兵部处置吧。”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朱秀荣道:“夫君可有心事吗?难道……”她极力想要看破方继藩的心思,便猜测道:“莫非……是当真如外间所言的那样,和女医有染?”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梁兄……”刘焱要哭了,一双眼眸睁得老大,看着粱储。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譬如肝部病变,胆囊肿大,阑尾溃烂,因而,推导出逝者临死前的情况。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钦天监若是说,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不利国家,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朱厚照想不明白,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信奉的是科学,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她们内心一直都在质疑自己的所学。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萧敬乖巧的跟着张皇后,给张皇后递了一盏茶。

“父亲是谁?”

没啥印象,不认得。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那是……梁储。

也幸得太皇太后身边总是有人照料,一见不对劲,便有人撒腿前去知会陛下以及御医院和女医院。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便道:“为人医者,当有仁心,若有一线生机,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小环,你来……辅助我!”

弘治皇帝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宫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女医们,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

那豆大的泪水,便沾湿了长长的睫毛,一滴滴的滚下来,梁如莹扶着窗框,下唇已被贝齿咬破了。

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为天官副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位高权重,且有着远大的前途,注定要名垂青史,可现在……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显得苍老,无力,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什么高位者的威严,此刻一扫而空。

打又打不过,女儿又回不来,还能怎么样。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方继藩脸色缓和,背着手,心里舒服了许多。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