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下载 第1章:气冲变

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499

    连载(字)

849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下载》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气冲变

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 8499 2019-09-02

李沐清也坐回椅子上,闭目养神。

秦浩蹙眉,看向四名太医,“诸位,崔三公子是死是活难道诊断不出来?”

那护卫统领一听,又冒着雨仔细地辨认了一番燕岚谢芳华谢云澜,然后,走到中间那辆马车禀告。

崔意芝笑道,“皇上到底是皇上,芳华小姐刚刚夸我聪明,如今看来你是夸错了。至少我猜不出皇上给了我这样一道空白的密旨是什么打算。你可知道?”

侍画一惊,“小姐,难道轻歌公子还有什么不能对人说的身世”

李沐清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昨日夜,荥阳城主死了,郑氏宗堂有两位叔公也死了,一个是气火攻心,一个是暴毙。”

一个是国丈府才华冠盖京城,声望名动天下,是所有女子趋之若笃的不二人选的小国舅。

秦浩见卢雪莹闹了,眉眼认真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做作的伪装模样来,是真的生气了。他立即凑近,伸手揽住她,语气也和软温柔下来,“是为夫不对,不该怀疑你。以后不会了。可是咱们刚新婚第二日,你就拿你的丫头来为难我,让我怎么舒服经过昨夜,我心里可都是你了”

左相夫人更是提着心担心秦浩荒唐。

燕岚回过神来,卢雪莹已经走远,她立即提着裙摆快跑着追上她,一把将她的胳膊拽住,恼怒道,“卢雪莹,你听谁说铮哥哥要娶谢芳华?怎么可能?”

谢芳华冷漠地看着他,沉默不语。

“混小子!”皇帝忽然骂了一句,“见过躲仇的,没见过有谁找仇的!”

她有多少情意,他都尽数收纳。

郑孝扬一噎,好半响,才道,“当时是……”他瞪了秦铮一眼,觉得人家没死,他就自杀,很没面子,恼道,“被你们吓死了,哪里还想到那些。”

谢芳华颔首,伸手扣紧秦铮的手,又对郑孝扬道,“你抓紧秦铮的另一只手,待我摧毁上面的三层玄铁死门时,你们随我一起闯出去。”

云水一噎,“那与谢芳华有什么关系?”

云水顿时恼怒,“你脑子锈了?为什么不与秦钰合作?”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听英亲王妃的话音,他应该也是有双亲的,当时他的双亲还不同意,是被硬要过来的。

谢芳华想不透秦铮这样的人身边怎么养成了这样性子的听言,什么都写在脸上,高兴了就笑,被训了就哭丧着脸,天天跟个小蜜蜂似的,乐此不疲地做着事情。怕是秦铮现在赶他,他都不想回清河崔氏了。哪有她会想双亲的想法?

谢芳华看着他,炉火映照下,他清俊的脸色忽明忽暗,忽然,他扔了碗,一下子抱住了谢芳华,谢芳华面色一变,他还抱上瘾了是不是?刚要挥手打他,他先一步握住她的手,难受地道,“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吐你一身。”

谢芳华扭回头,披散开头发,回到了床上,落下帘幕躺下。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秦铮拾掇利索炭火用底灰埋了灶膛,站起身,也净了手。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看来是为你那位心仪的小情人了?真是杀手也多情。”王倾媚摆摆手,“等一会儿,我去喊玉启言起床。”

“不去!”王倾媚立即反驳。

大长公主、谢芳华、金燕、燕岚等人上了二楼的雅间,谢云澜也未避嫌,一起进了雅间。

“我也要跟你去。”金燕立即说。

大长公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自从西山军营出了事儿后,孙太医、韩大人等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接连出来,如今又到了你身上,你能平安被芳华救了,有惊无险,娘就谢天谢地了。若不是筹谋已久,背后之人太过强大,怎么能有这等本事弄出这些事儿?也许还会有更大的阴谋。我们还是不掺和的好。”

“无碍,我跟随你们一起上去看看情况。”谢芳华道,“英亲王和忠勇侯都忠君为国,为黎民百姓谋福。若是他们在这里,也会不顾安危,立即上山去查看情况。我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山上毕竟十几条人命。”

谢芳华微微低下头,当哑巴有一样好处,可以不用答话。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听言端来饭菜,摆在桌案上,秦铮洗手,坐在了桌前。

出了御书房后,李沐清笑了笑,抬步向宫外走去。

李沐清失笑,“不是你不如我聪明,而是你在京时日短,还不了解皇上和这位小泉子公公。皇上定然是发火了,否则,小泉子公公不会连半点儿消息都不敢对你我透露。”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内院有两处跨院,谢云澜对谢芳华道,“我住在东跨院,西跨院没人住。你住吧!”

“好!”谢芳华点头。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二人齐齐颔首。

“先生,你说公子他……是不是好了?”小童悄声问。

院落静静,无声无息,东跨院内也没传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秦钰。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那盆花被人下了毒,催发了华丫头体内的毒。”英亲王妃简单地道,“你想想,昨日你我注意这盆花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对他笑道,“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已经做成了。接下来,按照我的方式,不出十日,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待你出兵北齐之日,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

秦钰一怔,“一日时间,你真已经做好筹划了”

她拿着信纸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响,扔进了香炉里。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两位就不要进去了!我家公子只喊了芳华小姐!”风梨顿时拦在二人面前。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今日上墙者:qquser7806241,lv2,童生[2014—12—29]“阿情,觉得咱们女主滴名字好有爱滴说!如”春甸摇芳华,长林縈幽壑。“还有”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又或”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鬭芳华。“还有倾尽芳华,梦落芳华,芳华旧梦。谢芳华,芳华未谢。好有爱~”

“原来是这样,也是个被娇惯的。”英亲王妃道,“但愿李如碧脸上的伤能救治,别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可能。”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秦钰闻言看向郑轶和郑诚,“郑公,大老爷,你们怎么看”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目前还能有什么办法圣旨已下,消息已经传扬了出来,多不过一个时辰,怕是满京城人尽皆知。不到今日夜晚,方圆五百里也就都知道了。明日也许就天下皆知了。”谢芳华揉揉眉心,“我进宫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如此,我也陪你进宫。”谢林溪道。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这主意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出的,皇上怎么就答应了他”忠勇侯不解reads;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谢云澜没立即出去,留在了画堂,显然是要有话要和谢芳华说,谢芳华正好也有话跟他说reads;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他到屏风后的时候,谢芳华刚褪了外衣还没来得及换,见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僵,刚要开口,便见他摆摆手,“还害羞什么?你我到现在这地步,哪里用得着避讳得这么多?”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