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若不为皇:第95章:蛇头鼠眼

快穿之若不为皇 作者: 四月樱桃

陈晴风挠了挠头,一点不为被对方识破了计划而羞愧,而是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老陈,我就说这招不行,你非得用这招。”

“如果我不现身,北齐人也许会出手,在砸乱凤家军后,再派人杀干净,事后只要说他们遇到雪崩就好了。可我一现身,他们就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杀死我才是立大功。”两权相利取其重,这事谁都会做。

“本殿下不拿顾千城当赌注。”秦寂言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输给景炎,可他仍不会拿顾千城冒险。

他欣赏千城的活法!

“祖父,你就别再打趣我。一时鲁莽给祖父惹下大麻烦,我都快没脸见人。”顾千城闷闷的,似乎在为自己鲁莽行事而后悔,可事实只有她自己知道……

“孔家?”听到这两个字,顾千梦的心跳加速。

“我们是专门捉拿逃兵的,少废话,你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兄弟动手?”大军的将士们都呆在军营,军中管得极严,得闲不得外出,赵王的探子要寻落单的小兵,着实不容易。好不容易寻到顾千城,哪里舍得放弃。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能照顾好龙宝,可是花了许多时间与精力,专门跟奶娘学过一段时间的,甚至私下练习了数千遍,才敢抱龙宝,可秦寂言呢?

“好,好好,我不碰。我不碰。时间不早了,我走,我们回去。”秦寂言哪里敢惹顾千城不高兴,自然是顾千城说什么就是什么。

送走了赵王妃,这一天就再没有人上门,顾千城终于抽空,把之前培育的青霉素收集起来,再让下人把做好的肉干打包。

“皇爷爷……”秦寂言正想拒绝,太监就进来报:“皇上,五殿下求见。”

倪月见状,转而对凤于谦道:“带着你的人退下,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

武定不敢吭声还以为顾千城有什么吩咐,可顾千城却什么也没有说,抬抬手让他下去休息。

而后来,北齐风调雨顺,兵强马壮,可功劳却是太后与摄政王,是他们治国有方,与他这个皇帝一点事也没有。

事先没有收到消息的北齐士兵,见到大秦单方向的动静后,立刻派兵挡在前面,不肯让秦寂言过去。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领头的骑兵赫然是那晚在边城里,暗杀秦寂言的人……

“拿到了,我们走。”秦寂言搂着顾千城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拿到了火焰果,他和千城都没有事。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

“首辅大人,首辅大人?不好了,不好了,首辅大人晕倒了。”承恩公离封首辅最近,关键时刻一把扶住封首辅,没让封首辅直接栽地上。

西胡与北齐能派兵来他们大秦抢粮草,他们大秦为什么不能去西胡或者北齐抢?

顾千城眼中的泪,再次落下。

凤于谦站在外面,看着一盆盆血水端出来,手心冰冷,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夫人没事,母子君安。”少女的脸色虽然难看,可语气却很轻快。

新帝登基,不仅仅登基大典被扰乱,就连太上皇也遇到刺客,这绝对是挑衅大秦的威严,不需要秦寂言开口,一干臣子就气愤的大喊:“圣上,此事必须彻查清楚,对幕后之人严惩不贷。”

秦寂言脚步未停,上前道:“皇爷爷,不可能。”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可是……

许是考虑到这盘棋局,代表的是太上皇与秦寂言之间的较量,封似锦并没有按自己以往的套路下棋,而是将自己代入到太上皇的角色中,然后……落子!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现在,就这么没了,全没有了!

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山匪’非常尽责,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给露了,只是就这一点便想让秦寂言相信,简直是笑话。

这个需要好好想一想,而且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想明白,查清楚的。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暗风楼的大小姐,黑暗世界的公主,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平凡?

皇上本就因为暗风楼的事,对他有所不满,要是他再说什么,只怕这件事过后,他就得出宫养老了。

可是……秦寂言理智上,能认可太上皇灭掉暗风楼的事,感情上却无法认可。

又怕秦寂言一出事,他手中的兵马会暴乱,不管不顾的杀过来,毕竟和秦寂言的命相比,这一城的百姓都不算什么。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既然起了二心,就别怪朕不客气了。”秦寂言的左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不管处在什么位置,他们这些大臣的权利,都来自于帝王。平时怎样都好关键时刻还是要站好对,表明态度。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只是,这一次不等术数师们计算,顾千城就先一步算出来了,或者说她猜出来了。

第九道石门被打开了,可预想的路并没有出现在顾千城面前,出现在她面前的仍旧是一道门。不过这道门上并无数字,而是画了一个极大的阴阳八卦图。

至于折回去寻问长生门的人?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长生门的人又没有进来过,他们知道什么?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咦,我看错了吗?”顾千城皱眉,可就在此时,她又发现八卦图在动,阴阳交合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流过……寒光闪现!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却没有想到,顾千城面对顾国公的威胁,毫不畏惧的反抗,甚至在顾国公命人动手时,想也不想就打回去……

至于孤零零,躺在山拗处的风遥?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他真得没有想到,顾千城居然遇到这么多危险……

“天真。”老管家轻蔑的扫向三人,“长生门从来不留二心之人。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将水喝了。不然……你们就去死。”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书房内,就只有老皇帝的心腹太监,听到这话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圣上,武家就是再出妖孽,那也是为您所用。顾姑娘提议虽好,可到底年纪轻不经事,这不……就被人套了话。再说了,科考的弊端越积越多,再这么下去十年后就无能臣可用。顾姑娘此时不顾自己的生死揭露出来,到底是一片赤诚之心。。”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屁股不痛,她的自尊痛呀!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圣后一眼,见圣后闭上眼,灰衣人不敢多言,快步上前,拿了盒子就走。

只是刚刚踏上这片土地,顾千城就被烤得全身通红,汗流浃背,隐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禁卫不敢耽搁,提刀就冲了上去,秦寂言身边的武将,恨不得趴在地上,用血肉之躯替秦寂言挡住来自地底的暗杀。

“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猪头六让孩子们先走,这些土匪自然不会反对。这群土匪占地为王,在这片地方经营了数十年,不知抢了多少良家妇女上来,几乎每个人都有孩子,有好些还不止一个。

“小东西,你这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激动?”顾千城拿小雪貂没有办法,再加上她知道小雪貂不会乱来,便决定进去看一看。

顾千城不着急,抱着小雪貂慢慢的走着,直到走到正殿,小雪貂才挣扎着要下来,而顾千城也没有拒绝,顺着小雪貂的要求放下它。

一获得的自由,小雪貂就东看看、西嗅嗅,精力旺盛,精神兴奋,不仅向导不解,就连跟在向导身后的暗三也不解。

“我们两个都太矮了,我帮不了你了。”顾千城放下手,一脸无奈的道。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收拾他,别把金珠压碎了。”她知道暗卫就在不远处,绝对能听到她的话。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声音不算大,可是……

“三叔说什么话,我们一家人,本该如此。”顾千城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只是老皇帝和太子的事就在眼前,她条件反射性的就想起此事,完全是本能。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顾千城起身,招呼承意进来,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顾承意朝她扑过来……

“这么严重?是我孟浪了,下次小心些。”秦寂言知道顾千城这是使小性子了,可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了些,所以……

“小心点,慢慢喝,别呛着了。”服侍了顾千城一个晚上,秦殿下已经得到了不少经验,这些小事做起来越来越顺利了。

“武毅拜见殿下,拜见顾姑娘。”没错,跪下的人就是武毅。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而隶属太上皇那派的官员,见这些大臣将罪名推到家人身上,也开始出来与秦寂言争锋,并且牵扯出朝中不少官员。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慢着……”顾千城出言阻止,顾夫人但笑不语,她身边的刘管家阴笑道:“大小姐,你可别不识好歹。也就是夫人心善,这事要放别的府上,肯定是一床破席卷了,丢乱葬岗。你们,还不快去抬个木板人,把人抬下去。”刘管家完全无视顾千城,直接让下人去抬尸体。

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不等顾千城回答,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

“走?小姐你可不能走呀,你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辈子就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不行……大小姐你等等,我去找老太爷,老太爷一定会为你做主,今天的事受委屈的可是小姐你。”孙妈妈说风就是雨,摸了一把眼泪就要往外走。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她顾千城活在顾府,就绝不容许继母、继妹再欺她。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在场的人除了程将军,都是知情知趣的人,见秦寂言不想多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再问,至于程将军,他倒是想问,可他不知要问什么呀。

老爷子的脾气封似锦很清楚。老爷子看上去亲切温和,像个大儒,可实际是脾气暴躁,耐心极差。

秦寂言当日传信,说了十天后回京,必会在十天人赶到,只是具体什么时候进京,以什么样的方式进京,那就不知道了。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无利不起早,比商人还商人。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当然记得,我们要走那条路吗?”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以最野蛮的方式,横穿那条直线,遇山过山,遇河过河,那么艰难的路,顾千城怎么会忘记。

不得不说,秦殿下真得很坏心。

四面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火苗蹿至数十米高,除非轻功了得,不然轻易出不去。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承欢被送回来时,已经收拾干净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承欢受了多大的污辱。

秦寂言一剑扫过去,两个水手同时倒地,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倪月是景炎知道的墨家仅存的血脉,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把倪月救出来。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秦皇客气了。”大秦的皇帝,圣后称秦寂言为秦皇,摆明是没有把秦寂言这个大秦皇帝放在眼里。

“你这人简直是不分是非,不分好坏,立倪月为后不说,现在还要放过药王谷主,我真不知道千城怎么就原谅你了。我要是千城,我肯定直接宰了你。”

脑内出血,也可能是突然发病而死,这个他们真不敢肯定。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在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给西胡致命的打击!

“回京城确实安全一些,可本王不放心你在这个时候回去。”秦殿下搂着顾千城的腰,一脸不舍。

这笔账他会找赵王和西北大军要回来,一分都不会少。

漫山的老鼠,蹿来蹿去;耳边全是吱吱声,闹的人心烦。只看就让人心烦发燥,头皮发麻。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自己不想上去,怎么能勉强秦寂言,可是……

别说秦寂言不同意,就是他们自己也不同意,他们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希望秦寂言上山。皇上的命,可比他们精贵多了。

秦寂言上山来救封首辅,纯粹是碍于顾千城的请求,本想救了封首辅就走,可听到封首辅的话,秦寂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秦寂言年纪不小,他的堂兄弟像他这个年纪,还未娶妻的一个都没有,有几个比他小的,甚至都早早做了父亲。

“封大人这话下官不认同,立后纳妃乃是国家大事,事关皇室血脉的延续,怎么是私事。”几个老古板的大臣听封大人这么一说,立刻不高兴了。

没办法,谁叫他们都重视那块肉。

德妃几个不需要皇宠,光凭家族的势力就能在宫里立足,可是他和母妃不行,要是母妃真得毁了,他们母子二人在宫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这案子不能私下审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神女塔的案子关注的举子居多,这案子要偷偷摸摸结了,反倒会让周王、赵王借机攻击你。”顾千城同情程家,可程蕊却不值得同情。

顾千城语气惊恐,好似要哭出来。

就在老管家碰到顾千城的手时,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痛叫的顾千城,突然动了,如同猎豹一般快速蹿起,抬手劈向老管家的后颈。

没错,《夷国志》上就写了开门的办法,根本不需要用人力去计算。

小雪貂发泄了自己的悲伤后,后退一步,凶恶的看向蟒蛇,露出尖锐的牙齿,张嘴,狠狠的咬在蛇皮上,可是……

互相推搡、踩踏,还有官差打人的画面交织在一起,除了乱,再没有第二个词可以形容。

有了这番表态,官差要疏散人群就容易许多了。封似锦见这一个路段平稳了,便带着暗卫往前走。走之前,不忘给百姓们交待一声,“我去前面的爆炸中心,请大家放心,我封似锦以封家的名誉发誓,绝对会在这里,站到最后一刻。”

封似锦的人格魅力确实强,可在生死面前,人格魅力也会大打折扣。他们就不相信,人都要死了,这些老百姓还会相信封似锦的话。

那语气,那神态,怎么看怎么像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顾千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可是,她现在无路可走,能不听话吗?高门大宅里的下人都是人精,即使是老太爷亲自下令,让人去接顾千城进府,这些人也不敢在当家主母的眼皮底下,给顾千城示好。

倪月一行人走出双城的废墟后,历经千辛万苦才杀出蛇群,可等他们找到密洞时,发现密洞早已被毁,那本该养着龙凤草的池子已经干了,死月余的双头蛇,尸体已开始腐烂。

“这可怎么办?”蜘蛛女想到龙凤果的重要入性,眼中闪过一抹惶恐,身子微缩了一下,显然是害怕了。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金叶子对顾家主子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可对顾千城来说,却是她没有机会见到的东西,老太爷一看那造型精致古朴的金叶子,便确定那绝对是皇家之物。

妾,甚至连贵妾都不是,因为顾家给顾千雪准备的“嫁妆”,全部被赵王府的管家送了回来:“请国公爷与夫人放心,世子爷的女人赵王府还养得起。如果国公爷真得要送,不如把雪姨娘的卖身契送到王府。”

和秦寂言、顾千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能迂回吗?

后面半句顾千城只当没有听到,她只问前半句的内容,“你想回京城?”

两人私下怎么闹都行,可闹到属下面前,顾千城真没有那个厚脸皮呀。

老皇帝听到长生门圣使出事,气息就开始不稳了,喘了许久才缓过来了。

皇上手握生杀大权,一言九鼎,他看谁不顺眼就可以罚谁,但是……身为皇帝,他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满朝文武都罚了吗?

熟知秦寂言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平静,这事就越是不会善了。

五皇子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抄写经书,并许下抄九千多份经书的宏愿,不过是想通过这个法子,打消老皇帝对他的怀疑罢了,而事实证明五皇子这一步棋走得很对。

如果秦寂言没有出宫建府还好,现在秦寂言出宫建府,并在六部行走,一两年的时间,足够秦寂言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