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若不为皇:第35章:禅镜

快穿之若不为皇 作者: 四月樱桃

江炳和赵宗唏嘘一番,便道:“宗室不能出京,现在乘着还没有人知道,我要立即将王爷送回京去,若是让言官捕风捉影,可就遭了。”

老道摇头,含笑道:“陛下乃是天子,太后也是仙人转世,就算有污物又岂能近身?只怕这是劫数。”

沈傲毕竟是县尉,那人虽然满心想看沈傲的笑话,当着沈傲的面却不敢放肆,连忙指了指河堤上一条简易的栈桥道:“过了栈桥,登上画舫,顺水而下,便能在万花楼登岸。”

沈傲拼命咳嗽,脸『色』古怪,要钱找江炳?亏晋王能说得那般理直气壮:“之后呢?”

沈傲回到后衙去,这后衙地方不小,隔壁是县令的家眷,沈傲住的地方是个单独的院子,虽比不得汴京的新宅,却也足够容身了。

刘斌叹了口气,很为沈傲惋惜,在他看来,沈傲虽是状元公,可是若论起杂学,又哪里是那些整日沉浸风月的秀才、生员们的对手,以那些人往日的手段,自然是要故意奚落沈傲一通,县尉大人刚刚上任,就让一些秀才们欺负了,传出去,实在不好听。

与沈傲而行的除了程辉,还有春儿以及两名婢女,除此之外,邃雅山房的几个伙计还有那李成龙,小和尚释小虎等人。

沈傲嗯了一声,低声道:“我来陪陪你,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冷?”说罢,便将她搂得更紧。

原来这人就是昼青,沈傲打量了他一眼,并不说话。与吴笔见了礼,程辉也过来,道:“沈公子又来迟一步了。”

他一言道出,厅中之人倒是明白这吏部尚书为何对他态度如此冷淡了,呼唤蔡京为太祖父,这人也真够不要脸的,竟不知拜了谁做干爹,按这辈分,就是那蔡伦也不过是呼蔡京一声曾祖父,莫非这家伙拜了蔡伦做干爹?

杨戬又是叹气:“陛下还想责怪他几句,见他一跑,又怕出事儿,连忙派人四处寻找,至今都没有寻到人呢!”

遗憾的是黑暗之中看不清周若的面容,只听周若大羞道:“这……这里有人!”

王黼气急了,这朝堂上是什么场合,这个家伙居然胡说八道,一口一个礼物,明显是要栽赃了,大怒道:“我哪里收了几万贯的礼物,你莫要血口喷人!”

听到辽人的上京竟被金人夺了,除了沈傲、吴笔之外,其余人且惊且喜,宋辽有不共戴天之仇,双方百年来屡有摩擦,辽人骄横,年年来索要岁币,一旦得不到满足,便立即叩关而击,边境的冲突更是不断,一直以来,宋人都将辽国视为心腹大患。

过了片刻,府里便有人来道贺,沈傲和他们说笑一番,本想打发人去遂雅山房、杨府、唐府报信的,随即一想,唐严是国子监祭酒,只怕这个消息他知道得比自己还早。至于杨戬,那更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这消息只怕早就知道了,就是邃雅山房那边,只怕也派了伙计去看。因此也不多此一举,亲自去给夫人报了信,想去见周若,到了阁楼下叫了两声,没动静,拉了一个丫头来问,那丫头便笑道:“表少爷叫也没用,小姐不会出来的。”

他心里忍不住腹诽,却也觉得有些悲哀,自己和吴笔都是幸运的,这幸运的背后,又不知有多少人的心酸。

赵佶在万岁山上看了刘公公送来的卷子,这试卷的名字已经给裱糊了,就是上面的行书,为了防止作弊,也都是叫小吏重新抄录出来的一份。赵佶笑呵呵地对一侧的杨戬道:“依朕看,这份卷子八成是沈傲作的。”

刘文见沈傲这般说,心下便明白了沈傲的意思,表少爷这是故意要抬举刘胜,心下满是感激之意,动了动嘴,却是没有说话。

沈傲信心满满,待进了考场,收拾了笔墨,便等试题发下,这一次他所面临的压力不小,今年科举的书生,足有万人之多,要在这么多人里脱颖而出,实在不是容易之事,不过沈傲是个越战越强之人,一到紧要关头,心里素质极好,在这一方面,他倒是占了很大的优势,换作是别的考生,只怕早已紧张兮兮了。

随即又看了承题,脸『色』方才舒展了一些,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摇头晃脑地喃喃道:“这人的思维倒是敏捷得很,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怪才了。”

夫人吓了一跳:“我们周家儿女的婚嫁,和官家有什么干系,这管得也太宽了吧?”

涂了『药』,二人一齐趴在窗台上看星星,周若方才看的不仔细,此时看到一颗星星竟是突而从天上掉下来,远处的街道上,便有人哇哇大叫:“又掉下来了一盏,弟兄们,灭火!”

沈傲嘿嘿一笑:“若儿不要破坏气氛好吗?你看这天上,星亮点点,何必要计较它是星辰还是灯火?”

随即又向周恒道:“表弟,我急需要一样东西,请你帮帮忙。”

其实这终考,也不过是个形势罢了,真正要看的还是科举,科举不再是两个中央大学之间的竞争,那些通过了州试的才子纷纷云集,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想从中脱颖而出,每一步都艰难得很。

……………………………………………………………………………………………………

沈傲从容一笑,道:“既然刘慧敏忘了行窃的事,那么不妨就让学生来帮他回忆一下当时事发的经过吧。当时交易酒具时,你恰好在场,听了那酒具价值三万贯,你便起了心思,当日夜里关了店门,安账房亲自领着你和狄小姐到了供房,给酒具封了一层蜡……”

这刘慧敏果然心机深沉,到了这个时候,还寄望于用酒具换自己的命。

沈傲笑意更浓,道:“不知陛下的书库中,可有先秦的《列子-周穆王》这本书?”

杨戬喜滋滋地应道:“奴才这就去。”

赵佶颌首点头道:“不错,我们现在可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曾盼儿身上。”

曾盼儿迟疑道:“这些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没有起。”

吹干了卷子的墨迹,高声道:“交卷!”这一道声音不大,却也足以令监考官和徐魏听见,徐魏抬起头来,看到沈傲已做完了卷子,心就『乱』了,急促促地又去答题,可是心一『乱』,这题目却不太好答了,方才打好的腹稿一下子忘了,因而答得更是慢了几拍。

闲来无事,便想着自己好歹是个书画院侍读学士,领了薪俸也不见去报道,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干脆换了衣衫,戴着鱼符去书画院一趟。

春意逐渐散开,天气渐渐热起来了,袍子换上了夏衫,仍觉得热得难受,天上的太阳如火炉,烘烤得整个汴京城都失去了几分生气。

沈傲看着这人,此人的相貌很平庸,穿着一件青『色』圆领的衫子,踱步过来,先是看了沈傲一眼,只是轻轻一瞥,便立即将目光移开,看向安燕。

安燕拦住他:“兄台莫怪,莫怪。”

少女的口吻说变就变,方才还是雷霆万钧,这一刻却是如沐春风,沈傲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小姑娘,还是收起你这套把戏,本公子不吃这一套,谁知道我放开了你,你会怎么对我?”

狄桑儿一下子没词了,楚楚可怜地哭道;“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好吗?”

“那你还敢不敢冒充武囊公的亲眷?”沈傲心里偷笑,脸上却是凶神恶煞。

此时雨已歇下,地上湿漉漉的,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这后园种了不少不知名的花儿,在晚风轻快摇曳,沈傲踩过去,看到这空旷之处恰好有个孤零零的茅屋,走进去解了手,正要出来,却听到外面有人道:“小『奶』『奶』,来者是客,怎么能给他们下『药』?况且他们都是学生,真要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小『奶』『奶』,你听我一句劝,就不要胡闹了。”

正德门外,乌压压地跪满了人,禁军将他们驱走,他们又折返回来,如此反复,竟是驱之不散。

“江山万里,却是一片空白,这个沈傲,又不知在卖什么关子?朕要亲自问问他。”赵佶心中想定,心力又被画纸上的行书吸引,抛开画不谈,单这画名和题跋的书法倒是不错,笔法刚劲婉润,兼有隶意,让赵佶一看之下,爱不释手。

过了几日,又有了新消息传出,说是以少宰王黼为首,其下书名尚书、侍郎、学士纷纷请辞,都以无德无能的名义要求致仕。

之后是怂恿学生『逼』宫,让皇帝感受切身之痛;此后事情不断闹大,甚至牵涉到了各司各部,在这个风浪口,王黼等人突然请辞,这个请辞,几乎将局面推到了高『潮』,一方面给***的学生看到了希望,怂恿他们继续闹下去。另一方面,身为皇帝,那些为自己打算的大臣抵不住压力,皆是黯然致仕,此时皇帝当然愤怒了,这个愤怒,是对学生的不满,也有对王黼等人的同情。

蔡京要上台了,那么之后呢?沈傲皱起眉,苦笑起来,他知道,他的好日子只怕要到头了,蔡京起复,耍弄的第一个手段就让他大开眼界,到时他若是真报复起自己来,不知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金人……

他原本还想依靠契丹人以往的威势恫吓南人一番,却不曾想南人已得知了这个消息。

耶律正德不愿放弃,道:“这是我们此前的协议,按照两国的盟约……”

沈傲眉飞『色』舞地道:“耶律兄还喜欢『吟』诗?这就太好了。”

临走时,赵佶突然将沈傲叫住,对沈傲道:“沈傲,安宁帝姬的病已痊愈了,你再去看看,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后患。”

………………………………………………

让耶律正德失望的是,这厅中只有一个俊美的少年正慢吞吞地喝着茶,至于那神秘的客人已经不见了,不过在沈傲的对案,恰好放着一杯未喝完的茶盏,想必这客人也只是前脚刚走。

沈傲慨然道:“请皇上安心,微臣一定不负使命。”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上高侯带着几个伙伴冲过去,缴了他们的刀,一阵拳打脚踢,随即扬长而去。

沈傲这一下也火了,横眉道:“杨大人,本钦差维护的是我们大宋的威严,又何止是维护上高侯?反倒是你,食的是君禄,又为何百般为契丹人说话?”

杨真不无忧虑,忍不住地道:“沈钦差,你可要想好了,真要惹怒了契丹人,大宋也要让你连累。”

中年男子屏息沉眉,完全沉浸在书卷中,对周遭的事物充耳不闻。

赵佶沉思,觉得沈傲的话颇有道理,心里不由懊恼,自己让人将花石从各州路运到汴京,原来竟还是比不上那些浑然天成的风景;想着想着,颌首点头道:“沈傲说得不错。”

这人过来行了礼,笑道:“上一次在公府里讨了口喜酒,方才我在查验印信,一看到是沈兄的大名,便立即来与沈兄说几句话。”

这一句话问出来,当真是怪异极了,别人去提亲,还需要问哪一家?若是教女方知道,非拒之门外不可。

杨戬提出这个意见,也是有私心的。认了蓁蓁做女儿,不说蓁蓁与师师一向以姐妹相称,关系极好;就是嫁给了沈傲,沈傲也算他的乘龙快婿了;沈傲的背后,乃是祈国公、卫郡公以及汴京公侯,就是晋王也对他青睐有加,再加上官家与他的关系,这样的女婿到哪里找去?将来沈傲在朝廷,自己在内宫,二人带着姻亲,相互引为外援,还有谁可以撼动自己的地位,就是那梁师成重新得宠,自己也不必再怕他。

这就是为什么南宋的才子作起诗词来大多较为隐晦,尤其是描写爱情方面。而在北宋,莫说是什么***,就是『淫』词儿也是满天飞的,比如那名满天下的柳永,就是以写***甚至是『淫』秽诗词成名,非但没有遭人鄙夷,反倒推崇他的人不少;就是寻常的读书人,不少在私下里也并不正经。

“出府了……好,好,好……小子,你倒是聪明伶俐得很,这臻儿还未过门,你这姑爷就叫上来了。杂家喜欢,管家,待会到账房支一贯钱给他,杂家有赏。”杨戬红光满面。

总算到了邃雅山房,仍旧还是那套规矩,春儿的舅舅就在二楼的厢房里迎客,让沈傲松了口气的是,那春儿的舅母没有来,这便好,见了她的舅母,沈傲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来最好,省得看着生气。

沈傲哈哈一笑,向高进问道:“方才那人说得对不对?”

沈傲见她这般模样,便也不再说什么,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唐家的院子,院子里灯火通明,隐隐还有声音传出,似是在争吵,沈傲苦笑,从下午吵到傍晚,这对唐家夫『妇』倒还真有精神。随即又想,不对,他们的女儿这么晚还未回来,身为父母的,哪一个不担心的,估计这二人是一夜没有睡,四处寻唐茉儿了,人没有寻到,又回到家中,二人相互埋怨,才导致如此的吧!

他柠着高衙内的手,高衙内痛得连***声都微弱了,对高衙内恶狠狠地道:“走。”

差役点头道:“大人不信,可亲自去细辩。”

沈傲朗声道:“大人,高衙内鱼肉乡里,天子脚下,他仗着高太尉的声势,目无法纪,若是大人不管,学生无奈,只好明日清早,前去告御状了。”

沈傲在心里鄙夷,看来这个王八蛋公子是做惯了这等事的,否则那七八个家丁不可能如此熟稔,『奶』『奶』的,专业混黑社会的啊。

家丁们得了公子哥的命令,呼喝一声,已是加快了步子。

高进听了,连忙道:“对,对,我绝不敢再纠缠你们,请你们高抬贵手……”

虞侯哈哈一笑,带着一股自信的笑容道:“小子,你闯下弥天大祸了,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悔改吗?快将高公子放了,或许我还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摔跤?唐严脸上舒缓了一些,总算摆出一点威严,道:“咳咳……人老了。”他既不承认,也不反对,这一句人老了最是玄妙不过,你可以理解成人老了,所以摔跤了,还可以理解成他只是一时感慨。

就如那深得圣眷的高俅,虽然赵佶对他极为厚爱,可是他没有功名,也不可能步入官场,这才让他先入禁军,随后一步步提携,最终坐上侍卫亲军马军司指挥使的宝座,后来又加封为太尉,太尉虽只是个荣誉官号,可是在许多人看来,高俅的地位已凌驾殿前司和侍卫亲军步军司两个衙门之上了。

吴教头捋须呵呵一笑,自信满满地道:“王爷说得一点也不差。”

沈傲在一旁听着,明白了,吴教头这是想教训自己,微微一笑道:“吴教头说得不错,有赏就有罚,不如这样,若是学生输了,这副教头学生不做就是,怎么样?”心里呵呵笑着,吴教头七弯八绕的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在等自己这句话吗?

吴教头神采飞扬地道:“好,沈公子是个痛快人,那么吴某人若是输了,便也辞了这教头之职,退位让贤。”

沈傲点头,道:“学生明白。”

沈傲听这一对夫妻在说些家常,连忙装作去喝茶,听到他们说起小郡主,心里直乐,小郡主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性』子上简直和他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范志毅、李铁、王勇等人则全部围拢过来,范志毅道:“沈公子来得早。”

付了帐,带着几个酒力不胜的蹴鞠骁将出了酒肆,已到了傍晚,沈傲吩咐他们先回去养足精神,明日正式训练,范志毅等人自是无话可说,服服帖帖地回去了。

沈傲呵呵一笑,低声道:“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表弟,我很看好你哟!”

其余的重臣也都行礼告辞,一干人等轰然散去。

他朝吴教头发出若有若无的微笑,心中不由地想:“要想镇住这些丘八,唯有先从吴教头身上开刀了。”

这个举动,在当时的周朝,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天无二日,山无二虎,周王分封诸侯各国,楚国竟是敢自立为王,由此可见,当时楚国对于当时的周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尊敬,且已生出了勃然的野心,时刻欲将周朝取而代之。

沈傲吁了口气,眼睛又落在铜觥的工艺上,果然,在许多接缝处,沈傲看到许多细微的瑕疵,有几处甚至能用粗劣来形容。这一点证实了他的想法,青铜器到了东周后期,其制造的工艺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已经到了完美无瑕的地步,尤其是这种祭祀礼器,制造起来更为细腻,莫说是瑕疵,便是一点点细微的遗漏,也是对先祖的亵渎。那么可以想象,当时的中山人虽然学习到了铜器的制造之法,可是技术并不精湛,以至于连祭祀的礼器,都有粗制滥造之嫌。

四个贡生应命,纷纷在案前起书,试图要将自己最好的作品呈送御览。

这支小令咏的是汉朝末年的刘晨入天台的故事。他在山中采『药』,遇到两个仙女,与她们结为夫『妇』,共居半年,却又思念故乡,于是便偷偷溜下仙山,才发现眼前的一切已是物是人非,他的子孙已历七世。

沈傲对殿试也是避而不谈,一路畅谈下来,杨戬小心提醒道:“官家,该用膳了。”

他心念一动,见自己的碧衣公服被打湿了,心里有些懊恼,道:“这公服就算回去浆洗,这样的天气只怕也不易晒干,哎,到时候游街的时候麻烦了,杨公公,到时候能不能帮忙借一套新的公服来给我穿穿。”

赵佶从未见过梅花以如此手法开篇,觉得很是新奇,他眼眸落在画中枝条茂密,前后错落的枝头上。枝头缀满繁密的梅花,或含苞欲放,或绽瓣盛开,或残英点点。正侧偃仰,千姿百态,犹如万斛玉珠撒落在银枝上。白洁的花朵与铁骨铮铮的干枝相映照,清气袭人,深得梅花清韵。干枝描绘得如弯弓秋月,挺劲有力。梅花的分布富有韵律感。长枝处疏,短枝处密,交枝处尤其花蕊累累,勾瓣点蕊简洁洒脱。

紧张过后,他才来得及思考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先是王相公变成了皇帝,自己竟还蒙在鼓里,脑中默默回忆,自己和王相公相处的时间里,好像并没有说什么太过份的话,因此松了口气。随即又想,自己和王相公的关系其实是不错的,按道理,现在这位皇帝老儿应当不会公报私仇,这就好,沈傲只是一个穿越人士,并不是超人,得罪了皇帝,那可不是好玩的,跟皇帝对着干打擂台,他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上奏弹劾的官员以王韬、王之臣等人为首,听了晋王这番话,皆是噤声无语;晋王的理由好反驳,仁皇帝只说了不问出身,不问贫贱,可没有说一人可以报考四场考试啊,晋王这个理由实在牵强。

殿堂中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许多人同情地看了王韬、王之臣等人一眼,这二人算是倒霉了,今次不但得罪了宗室,连带着这位权倾一时的内相也都得罪了个干净。

那些离的远的,也都伸长脖子去看,用一张满是污垢的纸去作画,这样的事真是闻所未闻,这个沈傲,又不知要发什么疯。

梁师成进殿复命,不多时,便有内侍高吼道:“宣诸贡生进殿……”

天子门生,是何等的荣耀,贡生们的拘谨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激动;内侍们搬了锦墩上来,诸人一道欠身坐下,沈傲的屁股还未做热,便听到身后一个朝臣步出来,朗声道:“臣有事要奏。”

除此之外,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有不少的蹴鞠团体,沈傲多有耳闻。

这么快?沈傲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不过是给培土除了些湿气而已,原本以为要起效果至少也需等待几天,便是问道:“黄斑去了吗?”

王妃微笑着道:“王爷只是爱说笑罢了,你是小辈,莫非他还会留难你不成?他的气量没有这么狭隘,沈公子不要介怀。”

想着,晋王便努力地挤出真诚的笑容,很是熙和地道:“沈傲啊,你放心,若是本王赢了蹴鞠赛,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你便是要天上的星星,本王也帮你摘下来。”

“小姐……”环儿见状,忍不住埋怨道:“小姐一宿未睡,谁知那狠心人是否还惦记着你,他当真中了状元,自有无数大家闺秀投怀送抱,就怕到时,他已将你忘了。”

万花之中,牡丹最艳,而牡丹中的王者,便非百花妒莫属了。关于这些,沈傲也只是从曾经所阅的一些古籍中隐约得到。关于这种花,还有一个传说,说是某年谷雨,牡丹仙子传令要在洛阳北邙山举行为期七天的牡丹赛花会;号令一下,天下牡丹云集古都,名花荟萃,热闹非凡。

沈傲只好说出原因:“春季多雨水,这花儿之所以得病,便是因为雨水太过充沛,原本天上已是雨水不断,只怕你这花匠还给它浇了不少的水吧,如此一来,雨水太多,培土便生出了细虫,花儿不生病,那才怪了。”

浪费也浪费不到沈傲头上,沈傲又叫花匠拿了锤子、柳丁,开始动手修筑起来,整个棚子东西通风,只有顶部和南北向用厚实的毡布遮挡,如此一来,遮风避雨不成问题,又可保持一定的通风。

“铜镜?”花匠一头雾水:“又要铜镜做什么?”

王爷?沈傲打量了那花匠一眼,他就是晋王?

沈傲在一旁更是尴尬,这一对夫妻卿卿我我,将哥们当作透明人啊;而且这位晋王的脸皮也真够厚的,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功劳都往自己身上去揽,够无耻了!

晋王很乖巧地点头,道:“王妃放心,本王一定好好招待他,本王很好客的。”

天尊望着那近前的粪车,恶臭扑鼻,一时忍不住有呕吐的冲动,却不得不作出一副风淡云清的气派而不好掩鼻避丑,冷声道:“走,将这些粪车也一并拉走,先出城去,等到了城外再将它们抛了。”

折腾了一夜,几个天一教教徒总算是招供了,说是为首之人乃叫张超,张超便是天尊,此人与被剿的方腊贼有关,自己等人不过是受他裹挟,这姓张的便是最大的反贼。

沈傲向唐夫人说清了原委,唐夫人讶然:“那天尊当真是假神仙?这……这怎么可能,他会点石成金,会祛病驱邪,这总不是假的。”

赵佶晒然一笑,带着几分兴致的意味道:“一份周刊也能教你高兴成这样,你不妨直接告诉朕吧。”

沈傲下了车,便有石府的主事过来相迎,微笑中带着恭谨地看着沈傲道:“尊下便是沈公子吧?沈公子请,夫人已等候多时了。”

我的妈呀!沈傲惭愧地垂头,心里默念,阿弥陀佛,这不正是自己造的孽吗?幸好,幸好,小郡主还是很讲义气的,没有将自己招供出去。

晋王,这已是位极人臣的最高爵位了,虽说在朝中的影响力不大,却属于宗室之首,往往是大宗正司的掌权者,所谓大宗正司,便是独立于朝廷之外,专门用于约束宗室的机构,此外,还有协助宫中主持祭天、祭祖之类的职责。

到了这个时候,那天尊和清虚却是不敢再发一言,若是说沈傲这个仙长是假的,那些神通是骗人的把戏,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承认这个八戒师弟和师叔,那便是说自己也是骗人的,所以这个时候,非但是天尊有苦自知,却只能盘膝装作入定,其余清虚等‘弟子’也只能冷眼看着沈傲施展‘神通’。

“啊?”邓龙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挚天,高呼道:“仙长,我硬了,硬了,当真的硬了,小的感觉体内有热流四溢,哈,小的的雄风寻回来了!”他站起来,高兴的手舞足蹈,这五大六粗的汉子,竟是流出了激动的泪水,看的人激动不已。

在这里的都是信得过的人,沈傲哈笑道:“这是我师兄送我的,好了,不说这个,我有事要吩咐你。”

结果如何?结果这位本家却落了个流放杀头,万贯的家财一扫而空!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