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暴躁的包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649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章:五积六受

暴躁的包仔 86494

叶天继续催动终极刀道吞噬妖魔大道。

“姐姐不必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之前是我自己太蠢看不透,现在我明白了,天家哪里还有父子亲情,他说我不忠不孝并没有错。”南陵锦行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他只需要发泄,将心中的委屈,和这段时间所受的不平待遇说出来后,很快就像一个没事人那样,反过来安慰凤轻尘。

王锦凌真不想欺负南陵,可机会摆在面前,他要不趁机打回去,实在有负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名声。

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秦宝儿在江南病发了,整个人都陷入了昏迷,谷主、赤炼水、郭保济和孙思行正在对她进行抢救,情况稳定下来后,四人开始想对策。

骤失怀中的温暖,东陵子洛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看周围站了不少人,东陵子洛很快就将这份失落掩下,风度翩翩的说道:“凤姑娘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就算九皇叔再冷血无情,可那个人终归是他母亲,虽然有自己的小心思,可只要不害九皇叔,想必九皇叔接受她,也是早晚的事。

这一片花丛里,应该藏了不少东西。

花田后面是一个小水塘,已经习惯了这岛上处处有危险,九皇叔并没有鲁莽地往前走,而是将一块石头砸入水里。

他也曾想过,有一天,能花轿喜服,牵着凤轻尘的手拜天地。可现在,这一切都只能是奢望,甚至日后连见凤轻尘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

战火连天,这座岛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热闹,整座岛好像鲜活了起来。

直到把食物和清水灌下去,直到把身上的污垢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前朝墓群很危险,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却是一个极有诱惑力的地方。这辈子能闯一次前朝墓地,也算不枉此生了。

话说回来,就算九皇叔不去找哲哲,皇上也不会让九皇叔染指兵权,九皇叔本就权倾朝野,再手握兵权,皇上直接别当了,把皇位让给九皇叔得了。

“攻城方一向吃亏,城内虽然只有一万兵马,可一时半刻这些人也攻不下来,这里似乎没我什么事,我去云潇和王七那里看看,也不知医学院那帮学生,第一次在战场给人包扎,做得怎么样。”凤轻尘自认自己不懂打仗,要不是被清王拖着过来,她不会来城墙上。

“出去看看。”九皇叔随意地将棋子丢入棋盘,起身朝外走去。

九皇叔的命令姗姗来迟,洛王的人敢怒不敢言。九皇叔一出现他们就发现了,九皇叔和王锦凌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不是他要求高,实在是凤轻尘这水平,比他那三岁的小侄子还不如,要不是这堆东西是凤轻尘给他的,他早就丢地上了,真是污他的眼。

他犯了什么错呀。

凤轻尘下意识地就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只不过没有机会,因为九皇叔握住她的手不放,看九皇叔的样子,怕也是受了影响。

玄医谷是嘛,有机会倒是要拜访一下,偷学两招中医。

今天他出城是临时之举,根本没有安排护卫,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车上还有一个,可以治他大哥眼疾的凤轻尘呢,可不能有闪失。

“好多花。”豆豆休息够了,也站了起来,一脸欢喜:“好漂亮呀!”

安顿好郭保济后,凤轻尘被谷主强灌了一碗味道极怪,据说是这补血气的药,然后就被谷主强压着去休息了。

只要不被凤轻尘给气着,苏绾还是很有理智的:“秋雨,消息传回去了吗?”

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东陵子洛一样,喜欢拿下人当踏脚的,凤轻尘深吸了口气,打开车门……1708盛典,齐聚天穹堡

同样的年纪,同样的惊才绝艳,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想起众人刚刚夸他的那些话,凌天就感觉无比讽刺。

“母亲?你配吗?”九皇叔见敏夫人不敢说出他的身份,便知敏夫人怕什么,上前一步,主动道:“把文清放了。所有的事,本王既往不咎,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你想要什么?”九皇叔大方的开口,有条件可提,那就好办了。

王家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玉树临风这个字,就像是为这个人准备的一般。

看样子,云家没少给这卫大人送钱。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这是杀人眼神。

唉,造化弄人呀!

两人撕破脸了,还顾忌什么……

这个男人,当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是铁打的嘛,她虽然经常通宵不睡,可这是过年的时候呀,作为一家之主,她很忙得。

凤轻尘让下人把南陵锦行请到屋内,却不想看到一个她不见的人。

凤轻尘没理理会南陵锦行,看到看向他身后的女子:“苏柔姑娘?”

目的,不言而喻。

要征服一个女人,首先得让那个女人看到他的才华和能力,景阳此举并没有错,可偏偏他遇到一个铁石心肠的女子。

他们现在给凤轻尘一分,日后都能收1;148471591054062回三分,大家都有利的事,何乐而不为。

而作为众人期待的九皇叔,他不是不关心凤轻尘,他是相信凤轻尘,同时也实在忙不过来。

两人,无声地交流,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已经把解救的计划制定好了。

虽然有凤轻尘给的经验图,可他们毕竟是半大的孩子,路上遇到了危险,不可能和凤轻尘他们一样轻松解决,更不用提他们当中,还有三个不会武功的人。

“一个人云城,换一点研究经费,皇上怎么算也不亏,不给银子都对不起云起大伯等这么多年。”云潇写完折子,就丢给了王七:“快点让人送回京,等着银子救命。”

“怕?怕你1;148471591054062一个阶下囚?”凤轻尘不客气的反击。

想到这里,九皇叔就暗恨他家皇兄,早不关、晚不关,偏在这个时候把他关进大牢,看样子凤轻尘那个造神计划,毕竟尽快实施。

“我不留下他,他也不会走,再说,他和我娘的交情不一般,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我也不能赶他走,因为小时候我娘哄他的一句话,他等了十八……”凤轻尘原本还理直气壮,可看到九皇叔那越发冰冷的眸子,凤轻尘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变成了一句嘀咕声。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九皇叔也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可我哭给谁看?我就是哭死皇上也不会怜惜我一分,既然眼泪没有人看,就没有哭的必要,九皇叔若没有别的事情,轻尘就此告退了。”凤轻尘后退一步,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欠了欠身就越过九皇叔,往宫外走去。

想到这里,老者忍不住激动了起来,那颗平静了许多年的心,开始狂跳……

“崔家公子、王家公子我都敢治,还怕一个云家公子不成,不就是脑瘤嘛,前世也没少做这个手术,作为一个大夫最忌讳的就是怯,自己都怯了让病人怎么办。”

皇上摸了摸脖子,一闭眼就想到,那个不知何时死在自己身旁的妃子,心里发寒,看九皇叔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忌惮。

“等,等,等,跟我换,跟我换,我拿那套金针跟你换。”一群太医围着白胡子老头,纷纷献出自己收藏的宝贝,还有那些不让外人见的家传绝学。

可不想,在卢家眼中九皇叔的默许,是对卢家释放善意,卢家几个纨绔大少,这几天蹦达的老欢了,话里话外嘲讽陈家,别以为九皇叔收下华园,就会提携陈家,九皇叔哪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华园放在园里。

南陵内乱严重,朝政一片乌烟瘴气,南陵太后好大喜功,常年争战在外,百姓民不聊生,直到南陵皇上熬到太后死,才接手政权,这几年才慢慢好转起来。

言词放荡,只有九皇叔而东陵皇帝,南陵锦凡不仅给凤轻尘拉仇恨,也不放过九皇叔……264病重,医生的手段

凤轻尘突然发现,凤府的风水真不怎么好,隔三差五就被官兵包围,这条街上也就凤府一家,真不知凤府招了什么,怎么这么惹官兵爱,几天不来就浑身发痒。

“苏绾,肠痈之症,这病得还真是时候。”凤轻尘玩味的叫着,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不行,你是姑娘家,不能让你看。”豆豆誓死保卫自己的贞洁,左岸也很不赞同,酷酷的说道:“男女有别。”

混蛋小子,远在东陵还不忘消遣他。

九皇叔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整个人就好像来自地狱的使者,散发诱人心魂黑暗气息,他这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用心。

“火药?李想居然弄出这么多火药,那个混蛋到底想要做什么。”凤轻尘双手握成拳,愤怒的道。

“别进来。”凤轻尘大声命道,声音略有一些嘶哑,估计昨晚叫得太过了。

她一身九王妃正装,再加上这媚惑之姿,在有人心眼中,就好像特意强调她与九皇叔有夫妻之实一般。

“是苏姑娘,苏姑娘出事了。”侍卫心下大安。

她可以肯定,夜叶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害人终害己,也不知夜叶看到那条蟒蛇会是什么表情。

“磊太子,你这话问得真奇怪。”凤轻尘没好气的道,同时扫了东陵子洛和元希先生一眼。

九皇叔病愈,今早搬回九王府的消息,他们早就收到了。

“回……呃,没有。苏绾小姐没事。”侍卫本想说“殿下”,可想到对方是西陵的太子,当下含糊了起来。

换句话说,狼族不承认新任凤离王的身份,更不会和以前一样,拿狼族的力量守护凤离王、保护凤离王。

用过晚膳后,九皇叔才放过凤轻尘,把谷主单独叫到书房问话。

“你先走。”

卢家人想看他和邰城斗个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简直是做梦!

林大人整个背都湿透,心里暗骂把他推出来的同僚,都知道这姑奶奶手持九王府令牌,还把他推出来,真是嫌他命长呀。

今天,她就是用抢得,也要把人抢出来,九皇叔要是保不了她,她就一脚把九皇叔踹了,改抱皇上大腿。

凭东陵九手上的病兵,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东陵九一死,东陵必乱!

这是警告,九皇叔对皇上的警告,在凤轻尘这件事情上,他退了一步,并不表示他次次都会退。

这么多天了,他要做的事情早就做好了,现在只要等就行……1961航行,蛟龙不是龙

“你说得没错,百鬼宫出现的正是时候,只要报出这个名号,就足已让某些人寝食难安。”即使他们不可能联手,但现阶段却不会成为对手。

惨白干瘦的脸,木木的眼珠,浑身上下都透着死气,有那么一瞬间,凤轻尘脑子闪过丧尸两个字,随即又否绝了这个想法。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凤轻尘拿出足够的水,与可以燃烧的酒精后,便靠着雪狼睡着了。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

而这个时候,步惊云也渐渐逼近,鬼王一看,就知道此战不宜再拖,必须速战速决,既然东陵九这块硬骨头啃不下来,那就找块软骨头啃,比如——凤轻尘!

“答应?答应什么?本王要答应陈家什么?”九皇叔一脸无辜的道:“陈家送礼是陈家的心意,本王收了是他的荣幸。轻尘,你不会以为本王收了礼,就要办事吗?你当本王是什么人。再说,就算本王愿意帮陈家,也要陈家有那个胆子敢求上来。”

陈家家主诡异一笑:“明儿,富贵险中求,你要学得还有很多,要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我陈家还看不上。”

“别再笑了。”

“你们没事吧。”蓝景阳上前,友好的寻问。

九皇叔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坐以待毙。

王锦凌说容易,可真正做,绝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凤轻尘叹了口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凤离嫡女,这也就说明不是什么女子,都能入族长老的眼,凤离嫡女必须是血统纯正,正妻所出的女子,妾室所出的女子再聪慧、再能干,也得不到族中长老的重视,她们的生死也不会在长老的眼中。

凤离族的女子要像剑一样,可以保护自己,亦能守护族人。

孙夫人将绷带全部减掉,凤轻尘背后鲜血淋漓,可这还不够,孙正道取出一把青铜戒尺,在凤轻尘背上敲打起来,直到凤轻尘整个背部没有一块好肉为止。

而此时凤轻尘身上冰寒之气,也渐渐地消融,当孙正道在凤轻尘的背上洒上秘制的药水时,凤轻尘身上的寒气全消。

最近大家都很心浮气躁,也许该来点清心降火的药。

因九州令牌还在手上,后续要处理的事情就更多了。九皇叔即要忙于战事,又要处理连城事务带来的影响,已经四天三夜不曾合眼。军中上下提起九皇叔,无一不竖起大拇指,说个服字。

信是王锦凌写来的,上面写了京城的一些动向,还有……凤轻尘出发来夜城的事。

九皇叔这个时候出海,就意味着她生孩子的时候,九皇叔不会在京中。她真得不能明白,灭百鬼宫比她生孩子还重要吗?

“夜城?”蓝九卿失笑。

是夜,众人都深睡时,凤轻尘突然睁开眼,清明的眸子没有一丝睡意。

没有任何留恋,凤轻尘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于她而言,玄情阁这些人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如果这些人不逼她加入玄情阁,也许她会更感激她们,可现在……

“扑哧……”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奶宝会哭死的。”可怜的奶宝,不过凤轻尘不得不承认,九皇叔这一招比什么威胁好用多了。

“还有呢?”凤轻尘不相信,九皇叔就只会出这一招。

而最可气的还是,这样的事,要发生在别人身上,那些清流大儒必要批世风日下,伤风败俗,德行有损一类,可发生在王锦凌身上,那群人众口一词,说这是风流雅事,是可以载入史册的美谈……

美谈?

给义父洗衣服,真得很痛苦。

安平的心思,她怎么不懂。

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太子不长命,一旦凤轻尘将太子的病医好了,那么太子就有了与他一争的能力了。

鬼王都跑了,百鬼宫胜下的人自然不敢再战。敏夫人见局势一面倒,怕九皇叔回头找她算账,二话不说跑到悬崖边,在黑衣死士的保护下,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该死。”鬼王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恨恨地甩掉手中的血,鬼王再次按住自己伤口,眼见九皇叔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鬼王没办法,只得将刚刚抢来的九州令牌,朝一旁的苏文清砸去。

再次抬头时,已不见鬼王的身影。

春绘和秋画默默别过脸,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凤谨不在,孙思行才注意到凤轻尘的不寻常,关心地问了一句:“师父,你这是怎么了?”气色这么难看,昨天做贼去了吗?

“胆大包天,这是洛王殿下心善,不与她计较,不然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凤轻尘也不奇怪,这本就是她的条件。

千万不要上当。

这些年来,有不少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只是始终没有出现一个确切的目标,现在终于暴出一个重要人物,四国各城的人哪里肯放过。

“东陵子清,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锦凌哥哥,弟弟,弟弟,凤谨要看弟弟。”凤谨眼尖,看到王锦凌立刻朝他伸手,要他抱着去看轻尘和弟弟。

“去,给我查,是不是有人在皇上面前进言了。”凤轻尘真心是生气了,要不是有人特意去皇上面前说,皇上怎么可能知道她义诊的事。

从江南回来,两人就吵吵闹闹,时不时就冷战一二,这一夜过后,两人的感情也算是回温。

“看,你也想要的。”九皇叔低头,吻住凤轻尘的双唇,将凤轻尘所有的拒绝都吞下,再一次将凤轻尘压在身下,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于凤轻尘而言只是无关利益的一件小事,可对蜥蜴人来说,这却能改变他的命运,让他不用抱着遗憾而死,蜥蜴人自然对凤轻尘感恩戴德。

“什么叫我让你去娶,要不要娶是你的事,我又不能拦着你。”凤轻尘抬头,与九皇叔鼻间相碰,眉眼带笑,似在告诉九皇叔,九皇叔娶不娶妻,对她没有什么影响。

“变色龙,这下麻烦了。”凤轻尘一看那玩样儿,头就大了,可同时又庆幸,因为蜥蜴一般无毒,除非他们极度背,不然绝不会被毒蜥蜴咬中。

雪狼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哗啦一下落了下来,示意凤轻尘坐下去,凤轻尘知道自己战斗值并不强,和蜥蜴一类的物种近身博斗也不现实,乖乖地坐到雪狼背上,准备在上面放冷枪。

“怎么?担心本王会弄死他?要不要本王带你去看着?”这话绝对是讽刺,凤轻尘要敢说去,九皇叔肯定会折腾死王锦凌。

死道友不死贫道,西陵天宇你就多担待一点。

“你怎么了?”云潇明知故问,凤轻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为转移云潇这个八卦男的注意力,凤轻尘道:“正好你来凤府了,我找你谈点正事。”

“什么正事?”云潇微微后退,一副防备的样子。

三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左岸带给他们的消息,足够他们重视了。

往常,小凤谨和雪狼散步回来,不需要凤谨说,凤轻尘就会带他去洗澡,陪他玩,然后哄他睡觉。

半真半假罢了,他要和九皇叔怄气,白白气死自己。

二长老为何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北陵大军攻上来时才选择死,才选择揭开一切?

谢家出了一个贵妃娘娘,可这贵妃娘娘入宫七年,却无所出,这些年谢家什么名医、偏方都试了,可就是没用。

他是王家大公子,他一出生就享受着“王”这个姓氏带来的荣华富贵,同样他也要为这个姓氏付出。

“包扎伤口用的。”

之前她代表的是楚城,被九皇叔抢先进城,心里不忿。可现在,她是舟王的未婚妻,怎么也不能抢在九皇叔面前。

“她本身就处在烂泥中,要怪就怪她命不好,出身1;148471591054062好,却没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又无法像一个男子那般,担起城主的重任。”九皇叔将凤轻尘气抱紧,不满她在自己怀里分神想别人。

眼见就到了,却没有看到孙思行的影子,凤轻尘让人催了一声:“去看看,思行少爷怎么还没来。”

推门而入,就看到一个少年卷缩在床角,那样子好像很不安。

“天宇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他什么时候大婚?”凤轻尘感叹了一句。

两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大清早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两人也就不用担心,,共乘一骑会引来非意。

凤轻尘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想到了又如何,如果皇上下了旨,她就是不去也得去,皇命难违!

淳王是什么人,皇上最最宠爱的侄子,皇上对淳王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好,瑶华今天这一出戏,摆明是利用淳王,淳王在局中不明白,可皇上哪能不明白,只不过瑶华公主现在还是别人的女儿,皇上不能骂,皇上只能骂自己的侄子不争气,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