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暴躁的包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649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0章:指鸡骂狗

暴躁的包仔 86494

完后,易峰还自己掏腰包,差人去城里买了许多酒水与菜肴供大家享用。

出了传送阵的广场,易峰一直行到大城门口,而此时城门口却没有一个守卫存在,城门大开。

砰!!!

“这家伙真是猛得‘一塌糊涂’!”易峰心中发出如此感慨。这裂天镰确实是狂暴无比,虽然实力与品质未必比得上斩天剑,但杀意比斩天剑却强悍了很多。易峰可以确定那些一闪而逝的人物虽然和易可儿、韩烟儿很像,但肯定不会是她们俩,因为这狐妖绝对没有实力擒下易可儿。

易峰蹙眉,而后点头,算是承认了。

自己留下来,那极品仙剑也没有跑掉,想来霍鸣仙帝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怎么?易将军还有话说?莫非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南宫雪琪淡淡地问道。

那小树枝叶不多,但却充满了勃勃生机,就是易峰此时这种糟糕的情况下,距离那小树还有几百米时,就能感到阵阵舒畅,似乎全身的疾苦在这一刻都消失不见了一样。

“好了,你现在已经没有死亡的危险了,而且,若是你静养一段时间,必定可以慢慢恢复到最佳状态。我已经兑现诺言,现在该你了。”那女子收手之后,没有给易峰片刻调息的时间,便是已经开口了,宛如讨债一般。

虽然临危做逃兵会被人看不起,但对魔尊的尊敬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至少大部分魔修都不会漠视自己的性命。

这极品仙剑并不是它主人将它布置在这里的,而是被外人。外人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就是以强火淬炼这极品仙剑,使隐藏在里面的原来主人的魂力被消化掉,如此这般,当极品仙剑解除认主后,才能再次认主。

极品神丹进入冷依依腹中后,麒炎的神力也涌入了冷依依体内,将那极品神丹包裹起来,随后才引导极品神丹的药力缓缓透入冷依依身体各处……

而易峰也没有用太久,就将那地形图的内容扫量一遍。

而就在易峰做对比时,对方似乎失去了耐心,种种融合神通带着玄而又玄的波动将易峰完全淹没,四下里完全是一片神通的海洋,易峰拼尽全力,甚至不惜燃烧本源之光才杀了出来。

其实等易峰将两手攻击都打出去后,他还没有闹明白情况,只是知道该出手了而已。

不过,两位不死主宰似乎没有闲心理会易峰等被禁固的修士,专心念诵着什么,而随着它们的念诵声弥漫,原本就剧烈摇颤的幽冥死城,此时显得更加动荡。

易峰没有心疼那些低阶鬼头,他握紧斩天剑在当空发动飘零剑法与追风剑法,全身剑意宛如实质一般盘旋缭绕,飞速聚拢着雪山周围的天地灵力,随后天地灵力凝成一束推动着斩天剑激射出去。

“那狐媚子呢?”易峰没有见到九魅狐妖,不禁奇怪地问道。

可星云剑诀的强大之处却远非如此,斩天说星云剑诀若是大成,配合斩天剑的情况下,绝对可以横扫仙界任何高手。这个说法绝非空穴来风,星云剑诀也确实具有如此实力,试想一下,伴随着易峰与斩天剑可以引动的星辰之力增多,仙界之中又有谁能够以一己之力撼动一个星系乃至于一个星域的天地之威呢?

中年修士摆了摆手,又问道:“你们的几位师叔师伯情况如何?他们的伤好点没?”

易峰强自稳定身形,虽然有点心惊,但依然向那炸响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那应该是在仙界时的事情了,那位姑娘白衣赤足,乃是下界而来的高手,结果被自己带到了煞罡星,然后她被那变态老头给瞬移走了。

先是将对合体期高手根本无用的血灵镜、赤炎灵剑收回身边防御,接着又将噬魂魔杖也收入体内,易峰爆喝一声,漫天剑芒如暴雨倾盆一般飞速落下。

在六劫散仙看来,机会终于来了,自己可以在大乘中期朱雀面前支撑,可易峰估计就不行了。只要易峰那赖以保命的蓝红火焰被朱雀压制,易峰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种先打一巴掌,将强大的实力表现出来,再以言语相诱的套路,易峰在前世就没少见识,此番用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小黑既然能够统领海妖,自然也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本事,只是它与易峰才相逢不久,易峰根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小黑倒底有着何种进步,也不知道小黑如今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谁都知道,已经死去的修士,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族,生命精元与魂力都已经溃散,更不用说其血统了。

这一缕星辰真火,在易峰身体中肆虐开来,霎时就让易峰感到全身**的。

此番那烈焰雄狮已经死掉,仙剑又被放了出来,肯定是要与炼火仙门决裂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丹田之中,真元力有了异变,正是突破金丹期的征兆。也正是到了此时,易峰才发现,原来修为的突破,还需要伴随心境的提升才行。易峰他修炼三十年来,一直注重对剑道的领悟,功力提升的速度也过快,使得心境进度缓慢,才会桎梏了他修为的继续突破。这也是他师傅星尘子让他下山历练一番的主要原因。

“小子,你有种!”

可修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纵然是用去百万年,班德大主神也觉得很值。

易峰没有丝毫客气,虽然肉身不在,但他却依然可以布置出融合领域来,没有办法给对方那庞大的身躯以重创,但却可以将之束缚在原地。

也就在如此危急的时刻,从东南方向忽然破空飞来两道虹光,转眼便到了战场边上,速度之快,令易峰都有点咂舌。很显然,妖族一方又多了两位天尊级高手。

再则,有如此多祖神化身在,易峰只怕是难逃一劫了。

可那禁制却不会与易峰一来一回攻击,易峰的第二次攻击还在准备时,禁制的攻击又扑了过来。易峰对此也早有准备,手中以九系神灵之力结出的镇天诀迅速打出,将那禁制线路炸成漫天银光。

如此看来,此战是早晚的事情,易峰二人没有退路了。

易峰听此,心中一松,当即将玉符取出,递给梦嫣仙子去看。

那乌龟长着一个龙头,双眼宛如蓝色的宝石一般,厚厚的龟壳上还有神秘的咒文。

可班德与其他五位主宰皆是面色大变。

而在这玉简之中也说明了,只有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破开这里而去,在这个山洞的山壁上,被强大的时空法则加持过,以单纯的能量攻击,根本不可能破开。

小黑也没有客气,双臂全部本体化,成为两只龙爪,悍然拍出。

别人或许不认识来人,远处的易峰却是嘴角流出玩味的笑容来。

凌灵将那化灵丹从配方到炼制过程,再到服用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前前后后说了近一炷香时间,易峰却是已经在地上打滚!他娘的,早知道小爷就不来这里了,还以为走了桃花运呢,原来是天降横祸啊!

“我先疗伤,嘿嘿。”那仙帝对显得气急败坏的易峰讪笑一声,说道。不过,当易峰将龙珠收起来时,这家伙明显有点惋惜。同时,这家伙心思急转,却是思量着日后如何将易峰的龙珠再敲诈一点。

那魔化神婴一旦爆开,许多年来小莲恢复记忆后的第一个朋友,就要无奈爆体了。

易峰见双方已然势均力敌,妖兽大军的天赋神通也不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此时鬼头大军的作用很小,损失却越来越大,易峰不得不将噬魂魔杖暂且收起来。

黑袍老者自然就是暗黑祖神,黑发披肩,其中还杂着缕缕白发,鼻如鹰钩,眉毛粗重挺直,嘴唇有点薄、有点苍白,个头不下两米,给人一种彪悍中带着邪异的压迫感。

那怪兽很快便消失,暗黑祖神身子一提,手臂前伸,握成铁拳,对着不远处的那个佝偻的身子砸了过去。

“啊?这雷母是活物?”易峰惊诧地反问道。

而元畅再次强调此来只为聊天,易峰依然难以相信。

而在元畅开口解释之前,易峰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不过,自己的身躯与那魔化神婴之前遭受重创,情况却是比以前都还危险。

当然,易峰也不是那种喜欢后悔的人,只是现在情况确实很危险,史无前例的危险,他不能自救的情况下,理所应当地会生出几分悔意来。

黑袍召唤法师面色有点不解,因为他费尽了心力召唤而来的异时空强者,据说是强大无比,被召唤而来时,应该是无比风光才对,不说脚踏七彩祥云,但至少也该有护身防御罩才对。

刘一川细细一想,也觉得有理,这种能够直接破空下界的仙人,肯定是帝级高手中的绝顶存在,这一点是无法作伪的。

“易峰,请芸霜师姐指教。”易峰上前一步,客气地说道。

在同时,易峰还将斩天剑再次逼近芸霜,好牵制她,不让她破坏自己发动剑诀。

漫天星光下,易峰手持斩天剑恣意狂舞,斩天剑在他手中轻灵宛转,时时清鸣。

可是,当易峰行进到距离那修士还有百米距离时,那修士身体之中的剑意更为强烈,甚至让易峰的剑婴都感到一阵不适,微微颤抖着,欲透体而出。

完全由火系精纯能量凝化而成的火龙,居然会被冰系能量给定在当空,温度那么高还会被冰霜覆盖,实在是有点邪异。

就在易峰心思急转,思量着要如何应对之际,那三眼碧水猿却是已经开口了,他说道:“不方便说就算了,你本来就十分特别,多知道一点也可以理解,我就不去探听你的隐-私了。”

而诅咒的能量,则掺杂在几个漩涡之中,还有一部分正在作用于易峰的肉身,让他苦痛不堪。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诅咒的能量还在侵蚀易峰丹田中其他的能量中枢,还在侵蚀着易峰的其他魂珠。

让易峰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修士的修为却是只有元婴后期而已,而一群有着分神期的修士则是负责将狼妖们围住,也不动手,全由这年轻修士催动玉瓶杀妖。

本着速战速决的原则,在小黑犹豫未动之时,易峰的斩天剑就已经飞射出去。山洞就那么大点,倦着身子的黑龙几乎难以移动分毫,斩天剑的锋芒它根本无法躲闪,只得伸出铁拳来挡。

不过,在进入之前,易峰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在自己那无数战利品中挑选了几样上品灵器祭炼了一番,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却是可以把它们当成“手榴弹”,遇到麻烦就丢出去自爆几样,炸不死敌人也要吓死敌人。

易峰此时在丹田之中,一片火光炫目,以前那金属性金丹的璀璨光芒完全被压制住。

其实也难怪沙鼠妖会这么联想,毕竟易峰身上无论是功法还是法宝,都十分强大,一位普通修士慢慢修炼,就算是剑宗弟子,也绝对不可能有如此成就。而且在之前,易峰遇到实力悬殊的沙鼠妖并未表现出一丝恭敬与惧意,也足以证明易峰眼界之高。

与此同时,沙鼠妖还将自己的神灵之力外涌,在顷刻之间就禁锢了冷依依,可当他的神灵之力灌注于易可儿的体内时,却遭到了非常强烈的反击。

想到此节,易峰不禁盯着自己妹妹看了一眼,而易可儿则是贝齿咬着嘴唇,一副随时都可能暴起的样子。

不是谁都能够如此大义的,特别是对梦嫣仙子而言,这更是不可取的事情。

而在意识的深处,却是已经有了要以此营救易峰的呼声,虽然很低很轻,却真有。

近二十位不死卫兵还未来得及发出警报,就被那巨大的空间黑洞吞噬,当黑洞合拢后,它们也彻底从九幽深渊的世界里消失了。

石门没有透露出任何气势波动,没有被加持过禁制阵法,在那总管心腹的记忆之中,这个石门可以直接推开,而在推开之前需要向里面的总管问候一声,得到允许后才可以踏步进去。

而且,连破穹虽然只有大乘中期修为,但却是威猛远胜其父亲连坤。他继承了父亲的修炼功法,不仅可以单挑数位同期高手,而且往往都能将对手全部击杀。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那散魔是从城中向外而来,见到易峰后,先是一怔,随后便认出了易峰。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经过一番考量后,易峰在一位见识颇广的仙君提醒下,将目光瞄向了同在一个星系的岚辰星上。那岚辰星其实与牵乌星差不多,其中也只有二流门派,而且二流门派的强者也只是仙君初期修为。

驻地依山而建,被一个覆盖广阔的仙阵包裹着,看上去仙气飘飘,格外出尘。

“什么?”易可儿顿时愣住了。

血焰魔帝炼制储物法宝的水平还是有的,如何合理使用空冥石自然不消外人多说。

“呃……易峰,你敢不敢冒险?”血焰魔帝对易峰问道。

易峰听了这个,便宁神静想了一阵子,倒是真从神园核心区域的地形图上找着了这片树林。不过,上面标注的颜色不是很深,证明这里并不是很危险。这也让易峰的心情好了一些,也同时明白,这里应该还是考验,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所在。

易峰百思不得其解,便没有多想,反正一切很快就会揭开。

再则,那幽冥死城必定也存在于九幽深渊,而它的存在也肯定是许多不死生物都知道,易峰只需要抓些不死生物审问一番。

易峰这才算是明白,说白了就是自己宗门的大佬们看上自己的斩天剑了,之前不好意思来取,又没有对自己下手的理由,此番算是揪住自己的小辫子了。

“你这是承认了?”易峰反问一句。

一路缓缓而行,很快就遭遇了那些骨怪,可根本就不用出手,那些骨怪见了六爪骨龙与两位麒麟后,就当即让开,却是没有一个敢上来拦阻的。

“那这个又如何解释?”麒炎一头雾水地问道。

“呃……”易峰稍显迟钝,而后直接将血灵镜祭了出来,故作疑惑地问道,“仙子也知道这是血灵镜?这个法宝,乃是我无意间拾到的,当时残破不堪,我见其材质特殊便将之收起,没想到没过多久,它自己居然自动恢复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可却是有一块神牌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任凭仙界高手联手排查,许多日子过去了,依然是没有下落。可以肯定的是,拥有那块下落不明的神牌的人,必定是高手,必定有实力对神牌进行认主。而仙界所有大势力联合对此事进行排查,几乎是可以将仙界各方所有帝级后期高手寻到,故而那位高手也必定是不为人知的。

再则,三位超级神兽来时,也根本没有带那么多仙晶与材料,甚至于连冷依依开出条件的十分之一都不足够。

确实,自己体内的筋脉都是刚刚被修复,一旦自己乱动,很有可能让孱弱的筋脉再次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苦楚,他是实在不想再去尝试了。

“哈哈……我的乖徒孙醒了没?老头子来看看你。”

没有根基的刘一川,先是击伤易峰,随后又战胜无数魔道高手,早就有点忘乎所以了,此番受挫才会有种被人拉下神坛的感觉,心中的傲气与锐气也瞬即减弱。

此时,魔道东方星域的戎武星上,魔尊与南宫雪琪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色星系,依然没有多少喜色。

还好是魂力不用炼化,灵魂之力进步得十分快,不然的话,易峰就算是有着能够提升魂力的宝贝,也绝难在光系灵根缔结之前弄来充足的魂力。

一时间,盒王周围成了一片无人区域,任谁想要过去,都会被许多高手一起攻击,除非有着让祖神都难以反应的速度。

先是一位手持木杖的老者下来,云空天尊惊呼了一声……天机老头!

“这个……”易峰有点支吾,虽然心中知道,但不好说出来,毕竟自己的手段有点不光彩。

“不好,他们的烟雾有迷魂效果。”斩天在易峰识海之中吼了一声。

然而自己那倒霉孩子的仇恨,却是让魔龙根本不会放弃追击,纵然是穷其一身,纵然是海角天边也要追上前面的敌人。

“嘿嘿,你不知道,我已经有太多次没死成,那些危险没有一次比这次差的,我一直相信我的运气不错。”易峰干笑着说道,其实是强自镇定而已。

随着第一位南武门高手的法宝轰向易峰二人,易峰二人与南武门的决战瞬时打响。

而被黑色果子提升了许多的金龙精神力也与易峰原先修炼出来的精神力汇合到一起,继而涌入识海之中,竟是向易峰的三颗魂珠冲去。

易峰化虚后的魂力完全铺展开来,在这幽冥死城依然无法覆盖太广,但却是可以将周围万米之内的情形完全呈现眼前。

三只妖兽却是不懂阵法,几轮雷霆下来,墨蛟无事,但两只出窍后期的妖兽却是一身是伤,身体各处都冒着缕缕青烟,形容凄惨之极。

易峰没有再理会沙鼠妖,沙鼠妖自己则是干笑着退到了麒麟兄弟身边。

不过,易峰储物戒指中,有不少灵酒和灵丹可以帮助他恢复肉身的伤势。

见到这个山洞时,易峰几乎毫不犹豫地就钻了进去,在穿越洞口时,易峰却是明显感到了洞口处有一阵怪异的波动。由于太过急切,他并未感受得太过仔细。

顿时,螳螂妖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浑身开始爆闪黑光。可能是知道此时极其危险,那螳螂妖兽果断地放出了自己的妖婴,可惜在无数鬼头的环伺下,它的妖婴岂能逃逸出去。不过,妖婴中蕴含着螳螂妖兽的一身功力,全力发作之下,鬼头根本无法靠近半分。可易峰却是在此时将斩天剑射出,斩天剑也成功地击中了被无数鬼头包围的妖婴,也直接就将之洞穿。

而一段时间的面对后,让易峰更为惶恐的事情发生了,那金色小剑居然是要解除与易峰的认主关系,易峰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以前留在斩天剑中的魂力与精血正在被这金色小剑向外逼出。

而此时,血焰魔帝给易峰使了个眼色,随后他便是手中短刀一横,双足在地面上一蹬,人就飞窜了出去,那闪着阵阵寒光的短刀却是对着纳兰帝君背后划出一道刀芒。

还好的是易峰坚持住了,当他爬到了石门口,方才看到那瓶药水,就咕咚咚灌了下去。而后却是发现,瓶子下面压着的木牌上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