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夜里孤独流泪

暴躁的包仔-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649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6章:三冬二夏

暴躁的包仔 86494

另外一边的超级坏仙,同样凝结了小飞的大量精血与魂力,其中的故事也很精彩,悬念不断,曲折澎湃,在更新上也已经开始要爆发,希望大大们继续支持小飞,不离不弃。

易峰稍稍沉吟片刻,回道:“我已拜入云浮宗,也有了自己的师傅,现在再拜入凌虚剑宗,岂不是背信弃义?再则,此番我因为你凌虚剑宗强大而弃了原本宗门,他日会不会因为有更强大的宗门出现而弃了你凌虚剑宗呢?”

没有多久,随着两件至宝的威势都攀升到顶峰,寂灭仙阵摇摇欲坠。

“呵呵,毕竟对我们只有好处,为什么不答应呢?易公子此番收你为徒,他自己可是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最多就是得到我不与他为敌的誓言而已,我们若是再不答应,就显得不尽人情了。”浙州天尊终于是端起了茶水,悠悠地喝着,笑着说道。

不过,云枝有办法快速找到易峰。

不过,小黑依然没有后退半步,而是缓缓抬起头,直起身姿,宛如一杆被插在地面上的标枪一般。

天色将暮,可易峰今天的收入却是奇差,只有一枚铜板,还缺了个口,根本花不出去。易峰一边口中骂那丢下破烂铜板的人,一边闷闷地出了城。

“你真要走?还是再考虑考虑吧。”麒炎跟着就说了一句,大有劝说的意思。麒炎之所以如此,实在是不想和沙鼠妖一起离开,也是忌惮沙鼠妖的实力。

阵法被破了,那极品仙剑宛如困龙出渊一般,发出一阵畅快的剑鸣声,其催发出来的凛冽剑意,也顿时就将整个火熔崖分割。

还好的是,易峰的肉身中含带了无比浓郁的生命元力,而在三种能量猛然冲刷肉身之际,那株近在身边的小树也是光华大耀,似乎是感受到了三种能量的挑衅一般,涌入了大量的生命元力帮助易峰。

没有等易峰询问斩天倒底发生什么事情,门口的两个麒麟雕像就有了异样,雕像表面已经开始出现裂缝,密密麻麻地串联在一起,宛如一张网一般。

“你们在此守护很久了吧?我是奉大人之命来这里巡视的。”易峰顺着意思,从容镇定地说了一句。

其实等易峰将两手攻击都打出去后,他还没有闹明白情况,只是知道该出手了而已。

可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爆发,却是神威惊人,那鬼灵的黑甲饶是也有着神器的品质,但鬼灵根本没有想到南宫老怪会自爆神器,他自己的黑甲也当即被炸开几块。

炸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广场上空盘旋的不死生物,似乎也难以稳定身形,随着幽冥死城的晃动而摇摆不定,就像是漫天恶魔在舞蹈一样。

不过,两位不死主宰似乎没有闲心理会易峰等被禁固的修士,专心念诵着什么,而随着它们的念诵声弥漫,原本就剧烈摇颤的幽冥死城,此时显得更加动荡。

广场的地面已经开始龟裂,天地似乎都在颤栗着。

幽冥死城中的广场,此时聚集了无数强大的不死强者,死气浓郁的几乎凝为实质,纵然是被一股子死气包裹,易峰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子阴戾霸道的气势正在从广场的地下缓缓腾空,就像是有着一只远古恶魔即将从无底深渊里爬出来一般。

冰霜巨龙的神兽血脉非常纯正,比那暗黑魔龙还要强很多,与火焰巨龙、黄金巨龙并列成为仅次于超级神兽五爪金龙的上位神兽,实力非常强大。渡劫中期的冰霜巨龙,绝对可以单挑至少三位渡劫中期的人类修士,除非人类修士有着非常逆天的法宝,否则在绝对冰封之下根本没有活路可言。

那小花猫似乎真没有太强实力,易峰全力提起速度后,几乎是瞬间就将它抓住。

小黑见一分神初期修士被鬼头包围,身上的护体真元罩却还未破碎,它便身子一弓,而后弹射而出,铁拳狠狠地砸在那修士的真元罩上。

易峰此时也睁开眼眸,却是见到四周的人都惊愕无比地看着自己。

易峰如此不动分毫,自然是让寻找的仙人们有点大海捞针的感觉。

这一次,易峰是真的受伤了,也躲入深海里休养了。

可易峰等人倒是没有嫌弃,只要遇到了就全部收起来,反正储物法宝中空间大着呢,也不在乎装一些残片。当然,大家也不会去刻意寻找法宝残片。

场中修为最弱的都是初期神王,而两方的气势一直在对抗着,虽然都有意避开谭林,但隐隐透溢出来的气势波动,也让他这么一位天神感到很是难受。

而血灵镜的攻击,作用也不是很大,因为这四劫散仙既然敢于留下来,肯定是有着非常充分的准备,他身上还披着一件极品灵器级别的战甲。就算是偶有血色剑光击中他的身体,也无法给他带来任何伤害,最多就是苦痛一下。

没有犹豫,易峰直接催发本来就在半空悬浮着的天火玉净瓶,一道蓝红相间的火龙凶猛地扑向了那四劫散仙,紧紧锁定目标,速度奇快无比。

此地不宜久留,易峰果然地放弃了自己的临时小窝,强自压下凝元丹的药力,踏着斩天剑就要逃走,却不料那条有着元婴后期修为的四头金线蛇竟是也飞了起来,而且比易峰飞得更高、更快。

前面下界的神界高手,除了南宫家族的神君外,前面两位都遭遇了匪夷所思的下场,似乎要制裁易峰乃是一件不好的选择。

如此多的高手,全部追下界来,自然是为了斩天剑与戮天枪。

最终,易峰一直没有出手,可裂天镰却是凭借一己之力,生生抹杀与炼化了大半天界强者,只有少数强者凭借高超神通逃出,但也是实力大损。

易峰方才根本来不及出手,而且还有点惊讶,因为那道流光乃是由本源之光所化,其威力自然不是没有完成终极蜕变的裂天镰可以抵挡的。

易峰更加不会知道,那个密室的存在,以及那个石像的存在,所以他现在前进的方向有点漫无目的,哪里的不死生物密集,他就超哪里去。

在易峰心目中,也就只有韩烟儿让他最看重,虽然雪人族公主与南宫雪琪已经与自己发生关系,但当时都是有着种种原因才导致那种事情发生,与韩烟儿那体贴、温柔、灵秀比起来,易峰觉得谁都不如。

“你刚才是怎么解开禁制的呀?你身上的禁制不是被几位散仙共同加持过的吗?”韩烟儿忽然想起方才之事,便开口问道。

嘭!!!

易峰倒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他人类修士的心目中妖族乃是低劣的存在,易峰同样也有这样的想法,从来没有哪位人类修士愿意去融合妖族的血脉。

易峰嘿嘿一笑,尴尬地挠了挠头,躬身行礼道:“说起来,易峰还要感谢仙子的救命之恩呢,请仙子受在下一拜!”说完,身子又沉下去几分。

易峰想都不想,就将天火玉净瓶祭出来,三色火焰涌了出去。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强悍至斯!六位主宰心中同时惊骇莫名。要知道,六位主宰集合在一起,不说是可以横扫整片神界大陆所向无敌,也绝对不可能会被直接封印,而且还出手之人是如何做到的都不知道。这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了。

所幸的是,收藏时空法则的铁盒子上的小字,虽然存在于神界大陆很久远的时期,但也有修士能够辨认出来。

转而,小黑就压制住了气息的翻涌,凤凰羽翎也飞回了他的手中。

“先别忙,你可以帮他稳固灵魂的。”斩天阻止了易峰的动作。

为了防止那仙帝会不明情况下攻击自己,易峰在那仙帝醒来时就警告了他。先是说明自己已经是他的主人,随即又说明此时他的危险情况,更是提醒他要如何如何炼化这股子龙魂。

“随你!”天机老者将木杖杵在虚空,冷声回道。

这一拳狂暴之极,携着莫大威势,似乎可以摧毁一切阻拦。

易峰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在小黑上前抵挡之际,他便将血灵镜与噬魂魔杖祭了出来,同时全身的法宝也同时飞出。

让易峰再次郁闷的是,这石洞却是一条宛如深不见底的海底隧道一般,虽然没有分岔,虽然很平坦,但总不见宽阔半分,也不能见到终点。

三天以后是如此,十天以后依然是如此,可易峰此时却是想着,既然都已经走十天了,再走几天也无所谓,说不定前面就是了。

然而,又走了十几天易峰依然没有见到终点,不过,易峰却是一直用着同样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或者说是给自己鼓劲。

终于是闷闷地行走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易峰看到了眼前有电光闪动,心中的郁闷也是在顷刻之间就一扫而空。

易峰蹲着身子快步向前,在半个时辰后,隧道终于宽阔了,他也能直立行走了。

而在易峰正前方不远处,则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地下洞穴,在最中央的位置,有着一块雷光电闪的大石头。此时,那一只只蝌蚪状的小怪物,正伏在那大石头上,宛如睡觉一般不动分毫,似乎是对易峰的到来也全然不知。

“啊?这雷母是活物?”易峰惊诧地反问道。

不过,在那空间黑洞出现之前,强悍的爆炸已经让易峰眼前一阵恍惚,随后他的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便被炸开,一股子强劲的冲击波将他的身子推了开去,同时还有他身边的飞行法宝。

这事情里面透着一股子邪异,但任谁都难以言明。

召唤法师用简单的法术将易峰接住,移动到了祭台上,脸色并没有太过失望。

顷刻之间,易峰周身便被一道霞光包裹,人也当即消失在修真界的空间。

那修士刚想对三眼碧水猿出手,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只是冷哼一声,不过依然出手射出一道霞光。那霞光直接就将三眼碧水猿击飞老远,口中还哇哇地喷着鲜血。

先是威力强大的斩天剑应势而出,宛如一道金色流光一般直接杀向芸霜,而后便是挥舞着赤炎灵剑凝聚剑意。

但还好的是,易峰的肉身还能够承受这种强度的能量冲击,并未有被撕裂的迹象。

不过,让易峰郁闷的是,不仅十系融合领域布置不出来,就连十系中任何一系的领域也无法被他布置出来。现在的情况是,要么就成就十系融合领域,要么就是一系都不能成就。还好的是,易峰还有着星辰魂珠与剑魂珠,星辰领域如何布置,易峰暂时还摸不着头脑,可剑之领域布置起来却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去吧,以我们的实力如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的。”沙鼠妖现在摸不透易峰的实力,也不敢再想偷袭易峰来取得神牌,无奈之下,即便是再不想冒险,此时也犹豫不得了,除非他想继续留在神园中过煎熬心神的日子。

也只有那些实力超群,手握神器的帝君,估计才有把握击杀血焰魔帝,不然的话,血焰魔帝即便是敌不过,也有实力逃走,这也是他敢只身一人闯进仙人盘踞的星域的原因之一。

“这家伙说的不错,你小子最好还是去看看,别让在自己家门口出土的宝贝让别人得去了。不过,你得防着这血焰魔帝,万一真是什么好宝贝,他应该不会手软的。由天地孕育出来的宝贝,他不可能不识货的。”斩天此时也提醒易峰道。

虽然易峰现在好东西已经不少,但再多几件也不占地方不是。而且,这么多年来,易峰可是深知法宝多的好处,若不是他有这么多强大的法宝,恐怕早就挂掉了。

易峰对此感到十分奇怪,而斩天却是开口说了一句险些让易峰骂娘的话,斩天在易峰刚进入小岛上,就大声呼说:“不好,我的神识被困住了!”

星芒剑诀比之星辉剑诀要强大太多,易峰稍稍陷入其中的思量便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却是如斩天所说,境界不够强行参悟,搞不好会遭反噬。

观其脸色,似乎还有一丝狂喜的神情流露出来。

易峰奇怪,难道这家伙也和自己有仇?抑或是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漫天鬼头扑向那渡劫中期修士时,那修士脸色才陡然大变,惊呼了一声:“你是易峰?”

只一眼,易峰就愕然发现,来者不是别人,真是被一方帝君从修真界接引上界的刘一川。不过,此时的刘一川竟是也已经有了帝级修为,而且功力深不可测。

易峰听到指示后,自然不敢迟疑,问也不问,就将龙珠取出,接着双掌透出真元力将龙珠包裹住,带着丝丝缕缕的龙魂缓缓回到体内。

事实也正是如此,沙鼠妖一边靠近易峰与那株小树,一边用神识来窥测易峰。神君后期的神识修为虽然很强悍,但也只能看透易峰此时身体状况不佳,神识在进入丹田之时,便被混沌之力阻隔,死活都不得突进半寸。

“借东西?什么东西?”易峰蹙眉问道。

那神龙停下了对易峰的追击,扬起庞大的龙头,一对龙目之中精光灿灿,感受到庞大的气势从天而降,它似乎也有点畏惧。

不过,片刻之后,梦嫣仙子就将这个声音压了下去。

而元阳与元阴可不会一直维持着虚弱的状态,一段时间得到不及时弥补,就会继续消散,自己目前也正是处在这个继续消散的时段。

————————————————————

易峰自然不会理睬这些不死卫兵,依然继续前进,而在他身前却是蓦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空间黑洞来。

让易峰稍显惊讶的是,自己的魂力与精神力一旦进入到密室之中,居然当即消散,他想要窥测一下那黑袍修士都难以办到。

可就在易峰对胜利来得如此之快有点发愣时,那带着一串污血飞起的头颅与无头的尸体居然同时爆炸开来。

毒雾入侵之下,易峰的魂力消失速度加快,他却只能勉强支持着,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不昏厥过去。

当初有一次,连坤还是六劫散魔的时候,曾被数位同级正道高手围攻,而且人家还有人手持仙宝,就是在如此险恶的情况下,连坤还成功斩杀三位六劫散仙后逃脱。从此一战成名,不仅得了魔尊的赏识,还令所有正道高手闻风丧胆。

易峰在戎武星上流连几天,彷徨难安,苦苦思量着如何去探听消息。

到了此时,魔道已经是大势已去,没有意外的话,毫无顾忌与压力的正道大军就将横扫所有魔道星域,魔道就将在原本的修真界几大势力中被彻底除名。

驻地依山而建,被一个覆盖广阔的仙阵包裹着,看上去仙气飘飘,格外出尘。

易峰没有亲自动手,带着大家隐藏起来,让一位仙君去轰了一下人家的防御仙阵。

此一战,凌华只求稳守,不求进攻。他是怕自己的攻击,万一那芸霜师妹挡之不住,自己就万死莫赎了。

也就是这么一座死山,在老远就给了易峰一种异样的波动气息,为易峰带路的那位主神级不死强者并不能感受到那种气息波动,但当易峰带着它来到这座死山边时,它却对易峰连连嚎叫,像是在警告易峰不要靠近那座死山。

——————————

易可儿又是一声娇喝,那雷枪顿时爆开,同时也爆开了那血兽的上半身。

打开玉瓶的封印后,血焰魔帝挥手将那仙婴中能量飞速纳入体内,经过转变后,使之成为无主而且纯净的魔力流入到器胎之中。

受到如此强大能量的冲击,那器胎顿时颤抖起来,不多时后就开始缓缓变形,到最后竟是与那仙婴模样差不多,乃是一副粉嫩可爱的小男孩模样,只是小男孩闭着眼睛,没有一点意识的样子。他还缺少灵魂之力来形成独立意识。

不过,又过去了百年之后,易峰的身体似乎饱和了,虽然还可以继续吸收生命元液,但入体后的生命元液却在一个穴道之中形成了一个漩涡,不久后便凝固成为一颗绿色的晶体在穴道之中闪闪发光。

易峰也试过纵身飞起,想在高空俯瞰地面,可刚刚飞升不到百米就被一股子无形的力量给生生地压了下来。由此可见,这里就算不是幻境,也是被阵法覆盖的地方。

也正是如此,易峰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树林的外围,也是靠近那个中央区域的位置。而只寻觅了一盏茶工夫,易峰就见到了一个门户,应该就是通往中央区域的。

有些修士不禁暗自后悔冲了下来,要知道九幽深渊的强者可没有全部涌上神界大陆,在神界大陆幽冥死城中被杀掉的不死强者,对于九幽深渊而言绝对不到百分之一,这里依然还有数量极其庞大的不死强者。

就算是你用了逆天的神器,只要你有,而且能用得出来,就不算是违约。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最后清扫了战场,将自己一方死去的修士尸体带走了。

不过,从血焰魔帝口中的话语可以得出,这来人必定是南宫姓氏,而那女子既然是与来人有血脉关系,极有可能也是南宫姓氏。

易峰正在沉吟时,星尘子又说话了。易峰应了一声,星尘子继续道:“现在为师将你逐出师门,你也与我再无干系,你走吧。”说完后,他摆了摆手,闭上了眼睛。

而云浮宗的大佬们则是只出动元婴后期以上的高手,修为低的弟子则是化作凡人模样在世俗里配合寻找。

这三位应该是知道神园的一些秘密,估计那三块玉简的内容,它们三位都能看明白,但易峰肯定不会将三块玉简给它们去观看。

“你别害怕,只要你配合一些,我没有害你的道理。我来问你,你可得了黑暗圣莲?”女魔捋了捋腮边的一缕青丝,对易峰淡淡地问道。

斩天剑还未回来,易峰只能以魔剑抵挡,而在铮的一声剑鸣后,虽然有着十系神灵之力加持,但魔剑依然承受不了那骨矛的攻击,脱开易峰的手掌,飞向了一边。

易峰自然是不能为他们解惑,反倒是与冷依依旁若无人般地商量起来。

易峰与冷依依相视一眼,知道对方会砍价,但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砍这么多。

“鬼灵还能坚持多久?”魔尊大人对南宫雪琪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