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宠后 > 第84章:柴立不阿

这就是对股东们负责啊。

弘治皇帝瞠目结舌,这样也可以。

就在弘治皇帝心里转了无数念头的时候。

听他们不断的恭维,恨不得拿出天下所有的褒义词,来加在自己身上。

尤其是方继藩,信誓旦旦的样子。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心思一动,可随即,更加震怒:“你敢威胁朕?”

他伸手,将‘皇帝’所佩戴的墨镜摘下。

王守仁上去,与首领们会盟。

这是自己的门生。

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

弘治皇帝大怒,可越是怒极攻心,这药的发作越厉害,转瞬之间,便觉得脑袋昏沉,眼皮子抬不起来。

他:“……”

“时候不早了吧,快一些,不要让诸臣工久等。”

良久,他摘下了蛤蟆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

一百九十多个少年,统统进入了书院。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看来,果真,这东西很适合自己。

“不是,这脖子上的链子……”

紧接着,便是科学院士们,纷纷登场。

邓健叉着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尤其是那墨镜,黑乎乎的,呀,王学士,他瞎了?

这份礼,由齐国公决定怎么送。

或许许多人对于方继藩的理解,还只是这个家伙好凶残之类的肤浅层面,可越是对经济活动的观察,王不仕对于方继藩,却深切的感受到了恐怖。

这时,邓健又取出一个大金链子:“这东西,重三斤,乃是纯金打制,这金链子,每一根串珠儿,里头都是瑞源祥金银店里请了能工巧匠,打磨而成,老爷细看,上头还刻着‘长寿’、‘早生贵子’呢。

哪怕是新学开始渐渐崭露头角,甚至连皇帝都认同这些主张。

你过了嘴瘾,却没想到这背后的严重性,他顿时心里很无语,真是一群坑货呀!

国富论之中,其中最可怕的敌人,就是银子流不动了,一旦流不动,大量的作坊,失去了需求,会纷纷倒闭,无数的匠人,因此而失去生计。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呀。”邓健扭捏的道:“少爷,我一向很穷哪,我在河西,两袖清风,不近女色,从不取矿里的一针一线,只一心一意,为少爷办差,这个事……小人怕不懂。”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方继藩喊到两个名字的时候,故意音量高了一些,字也咬得稍微重些。

干爷爷好啊,没有干爷爷,就没有今日的刘瑾。

这意味着啥。

王不仕却依旧平静。

七八个扈从,个个面黄肌瘦。

太值得了!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迟了?”大家看着王不仕。

弘治皇帝背着手,踱了几步:“这铁路的修建,可要赶紧,可不能耽误,朕是投资人,朕是花了银子的,若是怠慢,朕不轻饶。”找着刘瑾的时候,是在担架上。

刺探海外!

方继藩道:“这刺探之事,本就是秘而不宣,越是低调越好,哪里有锣鼓喧天,唯恐大家不知道似得。刘瑾……”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好样的。”大家纷纷表扬他。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那种微熏的感觉,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他似乎看到,天上似有圣光,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梁储压了压手,擦了擦眼睛,或许是这些日子,哭的多了,眼睛总是模糊不清,他道:“由着他们去吧,断了也好,也好。为父,已经没有兴致,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为父现在担心的,是你们的妹子,她这一辈子,长着呢,被姓方的狗东西,弄去搞什么什么医,哎……她这后半生,可怎么办啊。”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他指望自己的叔父,为自己说一句话。

去了医学院,医学院里,这么多的男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啊,更可怕的是,还这么多人瞧见了,这未出阁的女子,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这下完了,这个女儿,白养活了,不但白养活。却还要遭人耻笑,从此之后,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