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宠后 > 第40章:人心无尽

要吃朱果,跟烈火五式无关!

“请!”臧锋也是冷漠一拱手。

“以他的资质,一旦达到先天,那,哈哈……”诸葛元洪笑容灿烂。第八章 丹田极限

“青雨!”滕青山笑着喊道。

里三层外三层!

“滕青山,上来接战甲!”诸葛元洪朗声道。

关绿和庞山二人却都沉默。

滕青山点头。

“好吧,我就带所有黑甲军军士先回去!三十名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留给你们俩!那三十人,轻功上要比黑甲军军士好的多。让他们帮助你们……记住,不要轻易涉险,一切要谨慎,小心!”

又是一股鲜血狂喷,那司马庆瞪大眼睛看着滕青山,眼眸中有着惊恐、怨毒、不甘……复杂的很。

可惜,包裹厚,主要是金票。根本没有秘籍!

滕青山将那刀疤中年男子人皮面具,戴在脸上。

他话刚说完。

那枪尖直接寻银发老者头部,银发老者吓得连拼命用刀继续挡。他不敢不挡,因为,他的刀比滕青山的枪要短,他还没杀到滕青山,滕青山就杀死他了。

“不好!”滕青山脸『色』微变。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无几。

“哗啦!”衣服被撕裂,那碎裂刀光劈在滕青山穿的寒铁内甲上。

“这……”银发老者瞪大眼睛。

远处一片惊呼声,谁都没想到,赤鳞兽竟然隐藏在岩浆湖底。

滕青山和那银发老者‘王陨’二人,却都发出了猛烈的攻击!

而那银发老者‘王陨’手中战刀,撕裂长空,猛地劈在赤鳞兽的身躯上。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整个脸对着岩浆流,杜九就这么地扑在岩浆流湖面上。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进岩浆流中。

猛地砸在光头壮汉胸膛上,令这光头壮汉仿佛一颗陨石,轰的一声,就被砸进岩浆流中。“轰!”一团火焰升起,代表着又一名厉害高手的死去。

凡是里层的各方人马都同意下达命令,命令麾下部分人员专门应付外围,防止外围有人朝里面冲。

谁动,杀谁!

或是飞刀之类的,甚至于随意捡起的石头。

青湖岛一方最终还是先一步完全进去,归元宗一方略微慢些。

“青山,这么热。咱们吃饭睡觉都在这?”滕青虎苦着脸。

“出去容易,进来难!”滕青山也唏嘘不已。

逍遥宫如果还想霸道往前冲,恐怕,今天没几个人能活下来。

三天时间,过半的武者离去。

“七个人!”滕青山冷静站着没动。

岩浆湖中部,那是金黄『色』的岩浆,那七个人刚掉进去,全身一下子就冒出了火焰,着火了!同时,他们还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我们青湖岛的人,当然不会不守信。”秃顶老者冷哼道,“不过,在黑火灵果成熟前,你必须呆在我青湖岛营帐。”

“师伯,师祖!”古世友看着那黑火灵果,眼中有着一丝炽热,“那归元宗也知道黑火灵果在这。到时候……归元宗的人,跟咱们抢夺这黑火灵果,怎么办?”

可滕青山三人,可一点没心理准备。在他们眼里,都是掌中之物的黑火灵果,关键时候,青湖岛的人竟然掺杂进来了。

“是。”精瘦汉子立即加速跑起来。

愈是前进,温度愈高。

滕青山却是淡笑着从地面上捡了两块碎石子,而后看着上方爬到陡峭处,没有藤曼抓导致攀爬艰难的精瘦汉子。随意地一扔手中一颗石子,石子仿佛流星迅速划过长空,准确地砸在了那精瘦汉子的右臂上。

“我知道黑火灵果秘密,他现在救我,估计是不清楚洞『穴』里面情况,想让我带路。一旦他们找到黑火灵果!肯定要杀我灭口,他们绝对不会让我自由离开,他们要独占黑火灵果!”精瘦汉子不是傻子,也是一个老江湖。

峡谷周围这一代现在没有人,峡谷这里本身就比较隐秘,即使有人来搜索,也是极少数人。那些人搜索没发现,一般就不会再搜索了。

中午时分,关绿带领的人马先回到大营,冀鸿是之后回来。当这两方人马一到,早早赶回来的滕青山,立即请关绿、冀鸿来到大营内,三人秘密商议。

“嗯,估计陷入『迷』宫,没找到出路。”滕青山随即吩咐道,“嗯,你们先休息一下。第二小队,将饭菜拿出来,让他们先吃饭。”第二小队成员从包裹中取出带来的还热着的饭菜,递给第一小队军士们。

“青山的轻功,真不错。”冀鸿赞道。

每次这三人都要环顾周围,似乎看有没有人。

是麻烦了!

许多苦修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选择一些大场合,公开一战,一举便扬名天下。

现在,冀鸿的眼神,令魏苍龙心底一阵恼怒:“你归元宗年轻一代出现一个滕青山,老家伙,你就得意了?哼,传言滕青山击败孟田,谁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说不定还用了阴险手段。”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这股意境……”滕青山交叉使用着这两招,在不断应付司马峰的同时,竟然体会到当初练习‘三体式’那种阴阳交替的意境,“这两招,应该,应该是这样!”在滕青山手里,两招枪法缓缓变化着。

“滕青山,不愧是《地榜》高手啊。”

这时,统领‘关绿’也从大帐内走出来,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变化,只是很快恢复冷漠,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同时声音响起:“滕都统,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待得这边事情一了,到时候不怕受伤,你我好好比试一场。”

“哐!”“哐!”“哐!”……

滕青山这两三天,也来过三次。

魏苍龙?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有归元宗高手帮忙,自己夺取黑火灵根更有希望!

“赤鳞兽鳞甲?”滕青山疑『惑』看着冀鸿,“统领,那赤鳞兽如若吃了黑火灵果,我们杀那赤鳞兽,不太可能吧。”

“不急。”冀鸿笑道,“根据消息,那赤鳞幼兽还在成长期,最起码还有一月左右,才能成熟,达到过两丈高。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幼兽长大后才成熟。这是规律,所以我们最起码还有一月时间。”

“没问题。”滕青山点头。

一只信鸽落入了江宁郡城归元宗内。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来的越多越好,最好,来些真正的强者。”滕青山很是期待。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因为他是商人!

云来客栈!

那店小二一听,无奈笑道:“客官,说起这个啊,那金家庄,唉,还真是惨。大概一个月前吧,那金家庄,每天都要无缘无故有一个人不见了,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连血迹都看不到!”

“吴老,放心吧,这住客栈不是一次两次了,咱们不会耽误大事的。”其中一个护卫领头人笑着道。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青山,来,干。”那朱崇石笑着举杯。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一抖长枪,原本砸墙壁的长枪,瞬间化为刺式,“咻!”宛如一道闪电,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第四十一章 千军万马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好事难传播,这坏事传千里啊!

随着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惊人的实力,使得在车队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北部官道上,人烟稀少,难得有一个客栈。

“孟老!”一名穿着土黄『色』短衫的汉子步入屋子,连道,“朱九爷的人马现在距离咱们这,只有大概五十里路!不过现在都下午了,到天黑,他们估计都赶不到咱们这客栈啊。说不定,他们就在野外过上一宿,到时候,老爷的计划不就?”

能够让一名《地榜》高手效劳,那位朱家十三少爷,也的确是有手段。第四十二章 金蚕丝背心

六月酷暑,上午时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了。

大当家脸『色』瞬间惨白,腿都吓软了。

滕青山冷漠瞥了那柄饮血刀:“这柄刀,作价十万两!”

连二当家、三当家等几人的银票、武器都拿过来了,还不够。

“你他妈的去死!祖传个屁,快点拿过来。”大当家猛地嘶吼道,面『色』狰狞,到了这份上,如果那二当家敢再废话,这大当家绝对敢动手杀了他。那二当家不甘地从脖子里取出了一块雕成的玉佛。

“快让开,快让开。”那些城卫一见滕青山、滕青虎的装束和战马模样,连将周围的人喝斥到一边去,随即恭恭敬敬让滕青山他们两骑进入宜城。

随即,在杨柯、刘三等一群人目送下,滕青山他们都上了战马。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青山大哥,我知道你升了都统,又搬了新地,是特地来贺喜的。”诸葛云说道,忽然诸葛云察觉旁边的妹妹‘诸葛青’不太对劲,旁边的诸葛青正盯着‘青雨’,因为此刻青雨正抱着滕青山的手臂,显得很是亲密。

滕青山正带领麾下二十余人行进在军营内的道上,旁边诸葛云、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

他之前预计的太美好,车队前进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慢!虽然说那些货车是有马匹拉着,可这官道的路,都是土路。小坑、石子、土块什么的,太多。这货车前进速度,自然慢的很。

雨一下,这土路变得泥泞起来,车队前进速度当然更慢。而且被这暴雨砸在身上,也不舒服。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