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重生宠后 > 第31章:好谋无决

他偷偷看了一眼方继藩,方继藩立即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至少,股东们看到这一幕,纷纷为之欢庆。

宫中那里,到底买了多少,方继藩不敢去问,那份招股书,他可是花了无数的心思,也有点悬,好在,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当下,大明的散户们,应该还没吃过什么亏,没有尝试过倾家荡产的感觉,也还没跳过楼,想来……这样的概念股,还是有市场前景的吧。

还是不忍心,将萧敬彻底放弃,就权当,最后给他一次机会吧。

便是太子,也有干系。

下的天坛下数不清的禁卫纷纷后退,有人大叫:“飞来了异物,撤开,撤开。”

哪怕是快死了,突兀依旧发出了凄然的吼叫。

王守仁上去,与首领们会盟。

王守仁架着墨镜,登车。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靠着沙发,亦是沉默下来。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我……我不下。”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小人做皮货,主要是去各部收购羊皮和牛皮,经常在各部之中逗留,和牧人们,也都交好,因而,各部之中,有什么流言,小人或多或少是略知一些的。咱们这些鞑靼部的升斗小民,自是得了齐国公的恩惠,对齐国公,死心塌地,可是难保,会有一些从前的首领,他们此前,就不受约束,自称自己是某某的后裔,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要恢复祖先的荣光,虽是表面顺从,可是心底深处,却不肯臣服,齐国公不得不防啊。”

可问题在于……王不仕没银子了啊。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干啥。”

只是……今日弘治皇帝竟发现,今儿一丁点的心情都没有。

却在此时,方继藩乐呵呵的从袖里取出一个锦盒来:“说起这个墨镜,儿臣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日,儿臣特意命人,打制了一副墨色的金丝眼镜,这眼镜,还根据了陛下的眼睛度数和偏光,进行打磨,陛下,这眼镜,乃是墨镜和近视眼镜二合一,为了制造这副眼镜,儿臣可是聘请了名匠,单单这成本,就花费了千两,还请陛下,笑纳……”

“不不不。”方继藩道:“王不仕那才是像瞎子,这王不仕,哪里有半分陛下的精神气,陛下乃是真龙,是天子,与这墨镜,相映生辉,陛下这非凡的气度,方能驾驭此镜啊,儿臣忍不住想要高呼,吾皇万岁,陛下圣明。”

呀,这么黑的镜子,王学士竟看得见?

“还有那脖子上的链子,金灿灿,眼睛要晃瞎了。”

“奴婢遵旨。”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今日要去待诏房当值,须比寻常人更早去翰林院点卯,而后入宫待诏。

弘治皇帝:“……”

统计的数据不同,它能清晰的告诉弘治皇帝,大明新政区域的国力是否有所提升,又能给多少流民,安置多少的就业。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在这个时候,节俭,藏富,如何带动消费,没有消费,作坊怎么开工,没开工,大家日子怎么过。

方继藩忍不住要佩服弘治皇帝了。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于是,众人继续冲杀,驱逐着漫山遍野的土人,深入进了林莽,足足‘追杀’了七八里,等到所有人精疲力尽时,才发现,林莽之中,豁然开朗。

土人们早已逃散了。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而某些零星买了的散户,自觉得自己已经挣了不少了,因而开始将股票放出。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值,在这翰林院外头,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五辆马车,二十五个护卫,加上五个车夫,四辆车是空车,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如此一来,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无法确定,他在哪一辆车上。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王不仕:“……”

说实话,王不仕是有点害怕方继藩的。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他急速上车,紧接着,那马车快马加鞭,将无数妇孺,抛在了自己的身后。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弘治皇帝厉声道:“啰嗦什么,快去。”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你对此,以为如何?”

方继藩········脑海里,开始有了一个计划。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刘瑾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呸的一下从口里吐出肉渣。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所有人心如明镜。

虽然这一切,都是因方继藩而起。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这是怎么回事?”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这是大事啊,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绝大多数的知识,都只是出自于理论,她并没实践过。

就在此时,突然……

果然……那《猝死论》是对的。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刘文华是谁……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一群宦官,已是张牙舞爪的要冲进来拿人。

可是……他你不下去了。

就算有罪责,这罪责也不在女医们的身上。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这……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没……没有。”王金元信誓旦旦:“他们没这个狗胆,打不死他们。”

正午,一群女医已是如往常一般,进入医学院的副楼,她们渐渐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静候着送来的病人,询问护工昨日一些在蚕室中的病人恢复情况,亦或各自给病人把脉,偶尔,会有重症送来,整个女医院便顿时像炸了一般。

哎呀……看着这么熟悉的一幕,萧敬就觉得心里舒坦,这种一种踏实的感觉,让人心安,见了这样的方继藩,萧敬晚上睡觉,都会舒服一些,简直堪比安眠曲,实在!

随侍便拿起御案上的票子,一看,眼睛都直了:“陛下,奴婢听说,这三比零,大发钢铁队若是胜了,可是一赔十七啊,陛下真是圣明,明察秋毫,竟是统统中了。要知道,此前,坊间都说,此次保育院队……必胜……”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弘治皇帝抬头:“噢,快宣吧。”

这时代娱乐不多,如此对抗性极强的娱乐项目,十分流行,许多作坊都有足球队,书院也有自己的足球队,便连京营,也都有足球队。

这编撰对这一行,可是门清。

他抬头,悲从心来。

方继藩已被宦官牵着,到了自己的位置,弘治皇帝听到方继藩的哭声,心里也如鲠在喉,那祭文冗长,礼官念的又慢,他屏息而立,已是听不清晰祭文的内容了,只是心里浮想联翩,数不尽的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