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才爱你:第96章:具一只眼

见鬼才爱你 作者: 曦沐尘

她相信莫放会喜欢的,因为那是融柳唯一拥有的……

“王亦诗和大金的人关系很好,在那段视频上传后,有几个自称内部人士,爆了几张照片,是她与大金原老总、还有大金背后黑势力老大一起出入放酒店的照片。”白雪说的有力无力。

而这一切又发生的太过突然了,蓝弦就是想要反击一时也准备不起来。

作为戏中,挑大梁的女角,没有任何疑问句,蓝弦与墨云天一左一右坐在导演的两侧。

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她蓝弦当然也没有必要客气了,没有等karl,蓝弦一个人朝舞台前方走去,特意放缓脚步,让身后的karl一行可以跟上……

“白雪,要拿我的经纪合约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日无论你做了什么地步,你都只能是我的经纪人,我的专属经纪人,你不能带别的艺人。”当蓝弦在那档节目中公开澄清绯闻不到一个小时,各大论坛有几个视频瞬间红了起来。

蓝弦有恐高症,可是蓝弦掩饰的很好,这世间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的弱点。

“没,只感觉有你在身边,很满足,即使没有拿到奖,我也高兴。”蓝弦的浅浅一笑,这话是真心的。

到了英国,他才明白,他一直没有放下蓝弦,离的越远思念越深,而融柳的影子已经慢慢的淡化了。

而她转身时没有看到林洛伸出来的手和眸中的挣扎……

他曾经是公司遗弃的人,他很明白演艺公司的现实。

“咳咳,莫总,白雪,不用客气,进来坐吧……”蓝弦此时才记得收起自己的凶相,优的入坐,笑着招呼着莫庭与白雪。

“蓝弦,你没事吧?”

莫庭还没有从蓝弦出手打人的震惊中回神,白雪到是回过神来的,一进入包厢就拉着蓝弦一阵关心,显些那眼泪就流了出来。

迟疑一刻后,蓝弦随性的坐在游泳池的边上,率性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看着天上的星空,一副天真而固执的样子:

“蓝弦姐,你身上这件衣服真好看……”

今日上午九时,业内传言有黑道背景的大金集团,因涉嫌组织卖银、传播情.色、暴力控制业界明星、模特,诱拐未成年少女等多项罪名被捕,对于警方指控大金集团原总裁供认不讳,目前案情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当蓝弦与白雪一行人出现在天皇娱乐楼下时,即使已经变装了,但蓝弦依旧被蹲守在这里记者们认了出来。

“我不信……”

也许,他应该为一个活着的人而努力,而不是永远将自己困在死胡同里……“我自己就是演员,更何况替身就不是人吗?我怕人家也会怕。”蓝弦站在门后,看着痞气中带着贵气,霸道中带着风度的莫庭,心里越发的平静了。

一到登机口,莫庭就笑着上前,蓝弦冷漠的瞪了他一眼,看了一身边的保镖和邵阳他们,咬了咬牙,伸手任莫庭拉着她登机……

而斗气的原因吗……那还真是不好说。

虽然有些规则让人很爽,但哪里没有?

让蓝弦下去换装,而在换装期间,听沐菲演唱《无可救药爱上你》的主题曲……

之前剧组就有安排记者来探班,时不时来个煤料,什么人气小生任宇泽与新生代玉女沐菲假戏真做互生爱慕。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将早早准备好的虫子放到蓝弦的身上,脸上那些部位都仿真的,其他的都是真正的蛇虫……

剧本上有裸出的镜头,融柳一定会和对方示先说明,裸到什么地步,超出了融柳接受的范围,再高价也不拍……

“我知道……”蓝弦起身,优离去,提到融柳她也可以没有感觉了……

音乐响起,任宇泽在中间,沐菲在左,蓝弦在右,三人缓缓走到台前……

想到这里,颜末心里满是苦涩,一个仰头就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

在国内,两人都聚少离多的,跑去国外拍戏,那启不是一年半载都见不着了。

可这一次她的莫庭,有莫庭和她在一起,那么这些算计她的人,她不会放过……

“你好,融……蓝弦。”第一句话,依旧有几分不适应,蓝弦在心中对自己鄙夷的说着,还天后呢,这么久居然还没有进入状况。

“哦。no我的上帝呀,lisa你一点也不可爱。”wolf委屈的道,推了推lisa,示意她登机。

莫庭看到蓝弦走出去,心底暗暗松了口气,连忙将地上的书放回原位,将手心里的纸放进口袋里。

看着站在饭桌前半天没有行动的莫庭,蓝弦客气的提醒着,只不过语气中略有几分的不客气,对于莫庭,蓝弦少了几分做戏的成份,多了几分真实。

可惜,蓝弦是什么人呀,多年面对记者和媒体的经验,硬是让那主持人半天没问出什么来……

蓝弦学莫庭,飞快的否认:“我才没有……”

“明天我们就去注册。”

“哈哈……哈哈……别……痒,好痒……啊……挪开手,放开……”

邵阳哭、颜末哭、白雪哭,而最高兴的就会是顾子寒了……

莫庭?

恩。莫庭之所有没有婚假,没有蜜月假,是因为某人正在家里安胎,而她走不了……

(ps:两个月了,写了一个女人人生中的一个片断,蓝弦的演艺之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本想写到莫庭扑到蓝弦结束的,想想,不能有遗憾呀,所以加了金棕奖和莫老爷子的认可。

“既然如此,我去先回去了。”蓝弦后退一步,剩下的戏都与她无关了。

可就在转身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轰鸣声,这个声音墨云天很熟悉,这是直升机的声音。

蓝弦没有回头,因为这道视线她很熟悉。

b制片人的手正放在某艺人的腿部……

蓝弦身边的制片人和导演一个个两眼放直。

众人齐齐看着蓝弦,一个个满头大汗,着急个半死,可却又不敢催促,生怕蓝弦大美人反脸。

〈神之子〉一共入围了六个奖项,分别是: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奖、最佳特效奖、最佳配乐奖、最佳男配奖、最佳新人奖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紧接着,就看到沐菲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礼服裙,优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蓝弦很是大方的给出了回答,拉回众记者的视线:“我只过和墨前辈出席同一个节目而已,我和墨前辈没有关系。”

啪嗒……莫老爷子一个用力,一朵月季就被折断了。

靠,不是吧,就是因这样就被墨大神给看中了,然后进而包养了?哦,不是是欣赏了了。

一个是他精心培养的女神,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

公寓不大,一室一厅的布置,不过这公寓的安防做的很好,住护的隐私能够得到保证。

白色万分的纠结,要知道依蓝弦现在的名气,根本不可能有导演和制片人找上她,只能去公司挑一挑有没有自制的剧片,让蓝弦插一角了……

被杀就被杀了,死了就死了,反正她融柳这一生也足够了,死在最黄金的28岁,死在最璀璨夺目的时候,她很满足了……

融柳的第二反应是,不知她死了,她那贪财的经纪人会不会哭,少了她这棵摇钱树,她拿什么钱去养一个营的小白脸呀……

一路,或明或暗打量的眼光不断,蓝弦直接无视,这样的眼光她早就习惯了。

蓝弦撞到了椅子,她不是激动的,她是吓着了……

可偏偏,他们不敢,一旦真出手了,就坐实了。

据说,这也算潜规则上位了,哈哈哈。紫心与红颜看着蓝弦,眼中闪过一抹嫉妒,她们二人一直看蓝弦不顺眼,可今天却突然发现蓝弦变了,变得很耀眼。

要知道,她可是好莱坞金牌导演现钦点的人,再加上她会一点点中国功夫,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她,而对于这样的情况,蓝弦表示很满意,同时充分的利用瑞在美国的影响,为自己打下牢固的基础……

知道是蓝弦,莫放故意装做没有发现,继续埋头工作,他想看看蓝弦要做什么……

又或者,怎样的人,才能配得上这拥有天使般纯净感情的人……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最佳男主组这个奖项被墨云天夺走了,而这也就说明,墨云天没办法夺得终身成就奖了。不过这终身成就奖以后还有机会,蓝弦到不会为墨云天遗憾,只是墨云天没有出席,倒是颇为遗憾的……

“周婷?”蓝弦听到这两个名字时,眼里闪过一抹震惊,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变,依旧笑的温婉。

再接下来白雪和蓝弦说了什么,就听不见了,因为他们已经朝停车场方向走去了,白雪确定蓝弦的脚没事后,又不会再回宴会场,只好乖乖的回家休息了。

莫家原本指望着莫放从政,可莫放现在那样子肯定是不行的,即使从政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颜总?我是白雪……”白雪连忙接听,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

“蓝弦,你死定了,咱俩没完……”莫庭按掉通话键,在第十次没有打通后,莫庭起身抓起身后的外套,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去。

唉……依莫家的门弟,那蓝弦是怎么也不可能登堂入室的。

那是打电话的好地方啥……

不伪装的、不演戏的蓝弦又是如何的呢?

而盛世皇庭公关部经理很明白这通电话背后后的意思,这背后的意思就是莫庭boss的现任女友vivi小姐很不幸的成为了前任,以后不是盛世皇庭的贵宾了,一切要按规矩来了……

蓝弦也不忙着接电话,而是起身先将简大经纪人给送走,大神的经纪人也是大神的,不是她蓝弦可以藐视的。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也仅限于感动。

蓝弦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可不这样的做,莫庭根本不会放她走,这一次拍《洛杉矶之战》对她来说,不仅仅是拍一部片子而已……

呼……莫庭喘着粗气,平息着自己心中的骚动,如果是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个电话过去,立马就有人来替他解决,可现在……

莫庭那个男人太过高深莫测了,他是蓝弦唯一一个看不懂的男人。

整个剧组中与墨大神对戏是最恐怖的,因为一旦卡了要重拍,墨大神的脸色就会很难看……

唯独蓝弦没有放在眼里,对于她来说墨云天就是墨云天,大神吗,傲气是正常的……

“最佳新人奖?哦,哦,那件事情呀,那是颜总监和邵总提的,他们两个已经私下活动了,没有问题。”白雪是聪明人,立马就想到了莫庭要问什么……

蓝弦对那个奖项很重视,他不想要有什么误差。

蓝弦只是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宇敏之,你要知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儿。”满意归满意,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幽韵琦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沿路那冬未春初的景色在她眼里竟比百花争艳之季更美。

(下面会有一个影的番外,算是个小故事吧,影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所以,我万分想写一个关于他幸福的故事,呵呵,亲亲们如果有喜欢的人物可以单独q我,我可以考虑看看能不能写出来哦。)这话传递给皇后的信息便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皇后严肃的点了点头,她明白如果失败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看了闻人靖暄一眼,轩辕晗懒得理他,这人估计脑子还没好,依就那副白痴样。

知心挑了一间离轩辕晗最远的房间,一个人坐在那里,除了偶尔吃黑衣人给她带来的食物便一动也不动。知心痛恨自己的草率,痛恨自己因轩辕晗而迷茫的心,痛恨自己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在这里所想的一切与山上所想的一切完全想反,在山上她想的忘记与重生,而这里,她想的过往与伤痛。

轩辕晗在知心睡着的第二天终于醒来了,一醒来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发现身边没有知心的影子,便焦急的问守候在一旁的吴清。

“不是你宇府,而是宇家的一切。”他怕了,不得不再继续道。

知心也明白了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他让他的部下为引,吸引众士兵的眼球,借机出城,但那些部下,要能全身而退,实在不易。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吴清第一个站了起来“不行,主子,我们是来保护你的,怎么能让你留守。”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高贵的女人脸上满是焦急,在精致的地毯上走来走去。

“知儿,我没事,我只被划伤了腿,身上的血不是我的。”看着眼泪都快滴下来的知心,轩辕晗笑着安慰,他身上只是血多,伤口不重。

“连夜出城?”看着轩辕晗的腿上那极深极长的伤口,知心担忧的问着,这个样子,他根本不能多走,、

她真的很担心呀,今天查看的人来报,前段时间有个人在暗处盯了她很久,要不是自己府里的那些守护者武功高强,想必早就被那人发现了,那人走后没几天,突然出现一批高手隐在暗外保护那知心姑娘,据查探,那批人竟是太子府的人,也就是之前晗王府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加上之前收集到的那些资料,那么那个叫知心的姑娘不就是前宰相之女、晗王府前王妃,秦知心吗?那个秦知心可是皇上下旨削去王妃称号发配边疆的犯人呀,当时据报是死在路上,可现在,照这样看来,恐怕很多事都不简单呀。

“夫人,别担心,如果靖暄执意看中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愿意照顾靖暄,那我们闻人一家即使倾尽所有也会护住他们的。”闻人老爷轻轻的拍着闻人夫人,坚决的说着,闻人家族的势力并不只是青州首富而已,闻人家数百年经营下来,那势力盘根错节的,只不过,暄儿这个样子,让他们越来越低调了而已,但如果,暄儿爱上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爱上了暄儿,那么他可以倾尽闻人家所有,只为有一天,暄儿能……。

恩,该怎么说呢,人生是有太多的巧合还是太多的错过呢?轩辕曦前脚刚走,知心后脚就踏入了轩辕晗的房间,知心过来是来看轩辕晗的伤势的,不管怎么说,轩辕晗都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知心在房间想了很多,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想着郑怜心的疯言疯语,越想心越不能平静,只好出来走走,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轩辕晗的房门外,于是乎,决定进来看看他了。

大殿上,皇上狠狠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益州,居然是益州,在他的太子刚到益州的第三天居然传来益州发瘟疫的消息。

“快”一旁小心看着一切的郑国公吓的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两个人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带走”郑国公闭上眼,轩辕晗一挥手,提步就走。

“是呀,王妃,您就喝点吧,不喝哪有力气,您哪能去看夫人呀。”

秦知心也不拒绝,他是生轩辕晗的气,但她也知道,她必须要吃,不吃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秦府,不,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不需要去秦府了,她只需要去她母亲的墓前就可以了。“明日本王要去后山赏景,我和要她不期而遇”轩辕晗嘴角勾起一丝笑,这个笑不同于之前那有些嘲讽的笑,而是有些兴奋有些志在必得的笑脸,这样的笑容让轩辕晗怎么个人都亮了起来,仿佛间,那个傲视群雄的三皇子又回来了。

“换”不理会小依的苦苦哀求,知心强势的命令着,知心不愿意恶言恶语的对待下人,那是因为她曾接受的那十几年教育告诉她,人人平等,她只是不愿意用命令的语气而,并不表示她是一个软弱好欺,没有主子的架子。

“本宫明日要起程回京。”

轩辕晗点了点头,对他的属下,他都很清楚他们的能力,秦刚这样说,那他定是有把握的。

知心看着轩辕晗,这个男人,此时和平日的温尔又有些不一样,此时的他带着一丝冷与傲,让知心觉得陌生,他对吴清,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再看看秦刚,连他的属下都如此不简单,知心越来越发觉,对于轩辕晗,她是不是了解的少了些。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