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突梯滑稽
作者: 十三主章节字数:59163万

“不,不要。”刘建连喊道。

“恩人,可以称呼我小珺!”少女看着滕青山,“我称呼恩人什么?”

滕青雨、滕青虎二人目送着滕青山离去,这一次滕青山出去办事,时间不长。并没告诉多少人。

“哥,小心!”滕青雨、滕青虎、诸葛云等几人聚集在一起,滕青山脸上却浮现一丝淡淡笑容,点了点头。随后施展《天涯行》轻功身法,整个人犹如一道青烟,飘逸地飞行在人群上空,只是在两名归元宗弟子脑袋上点一下,便落在擂台之上。

校场上数千名黑甲军军士,近万名核心弟子们一时间都呆了。

大殿之上!

就在这时——

大殿内,待得诸葛元洪坐下,其他人才都坐下。

一柄剑,就是简化版的长枪!

先天真元,明显比‘内劲’层次更高,或许能有奇效。

咻!蓬!

“杀了他没有?”关绿询问道。

枪枪凌厉到极致,狂猛到极致,周围一片飞沙走石,那崩飞的碎石甚至于将旁边的山壁都『射』出一个个窟窿。在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当中,滕青山整个人不断前进,而那银发老者不断后退。

一般用先天真元攻击。

“哼!”滕青山人在半山腰,仿佛一只蜘蛛,随后双腿一蹬,整个人仿佛炮弹轰向下落的司马庆。滕青山下冲速度可比司马庆快多了。

“找死?”

“嗯?”滕青山脸『色』大变,手中轮回枪立即一震,枪头仿佛灵活的毒蛇咬向长刀。

“谁,谁害死了师祖!”青湖岛一群人怒火冲天,都急了。可是……刚才一瞬间投掷暗器的人太多太多,不但是飞起的高手,连周围一大群高手都掷出了暗器。在密密麻麻的暗器中,辨别哪个是谁投的。不可能!

“蓬!”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陨身法诡异灵活。真正厮杀,二人谁输谁赢,还难说呢。你没看到,那黑白二位长老,联手都没压制地住滕青山。这份手段,啧啧……据说,滕青山才十七岁呢。”

从边上,飞到中央,有十余丈距离!

“是。”滕青山手持轮回枪,低沉应道。第六十五章 灵果成熟,疯狂!

“哈哈,冀鸿,你们来的挺快嘛。”那杜九正站在峡谷里,他麾下的青湖岛高手们,正一个个或是背着食物,或是背着水箱,攀爬进入洞『穴』。

仅仅坐了三排,其他人就必须进入隧道了。

……

“‘生死刀’杜九!《地榜》排名第十七,青湖岛岛主的师傅!”滕青山很清楚对方身份,论实力,滕青山丝毫没在乎过这个生死刀‘杜九’,排名前二十,滕青山一杆轮回枪绝对能将其击杀。

冀鸿的确抱着出去后,就泄『露』消息的想法。

“杀死他们!!!”秃顶老者一声怒喝,立即飞速冲过去。古世友和他师伯,也立即飞速赶过去。远处一群人逃命速度都只是一般,而青湖岛一方,那都是后天中的绝顶高手,飞速拉近距离。

古世友睁开眼睛,淡淡看了一眼乌岱,脸上浮现一丝笑意:“我似乎不认识你!”

“这人不必留了。”秃顶老者已经准备出手。

“有!”精瘦汉子点头。

“裂缝?”

“咦!这么小心翼翼,而且,那地方那么隐蔽!难道,那里就是……”乌岱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笑容越加灿烂,“我乌岱混了这么多年,看来,也要转大运了啊!”第五十九章 古世友

就在三人聊着的时候。

滕青山暗暗赞叹。

“嗯?那滕青山竟然做到‘入微’之境?”原本一手抓着烤兔肉的雷神刀‘吴越’原本很是随意地观战,可看到这一枪后,他便震惊了,仔细盯着滕青山,“不错,就是入微境界!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地步,没有一丝浪费,不过……这入微境界,他到底达到什么地步,得要认真看了!不过这么年轻,应该是初步达到入微境界。”

可许多武者就这样,见风就是雨,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哼。”燕铁冷哼一声,却没上去。

“火上浇油、火中取栗这两招……意境截然相反,也能融合。这《烈火五式》……”滕青山闭着眼睛,脑海中尝试模拟融合,想着想着,滕青山就站起来,开始演练了起来,不断地改变。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树银花’为主体融合,结合炮拳,应该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尽薪传’为主体,那就能够结合‘虎炮拳’的意境,创出一招单体攻击最强的枪法!”滕青山很清楚。

这将是四招中,最可怕的一招,也是耗费时间最长的一招。

很快,扬州第一宗派‘青湖岛’的人马来了。

自从刀法有成,这少当家‘贾梁’就没输过,他心中满是傲气,自认为天赋了得,天下间年轻一代和他能媲美的没多少。

没人敢打扰这个青年。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诸葛元洪将手中的密信朝冀鸿一扔:“二师伯,你和绿儿,看看密信中的内容吧。”

诸葛元洪淡笑道:“黑火灵果,对赤鳞兽非常重要,吃了黑火灵果,它才能蜕变。所以,到时候它也会跟你们争!如果赤鳞兽没吃黑火灵果,成熟期的赤鳞兽,身高过两丈,虽然也强,可你们还有滕青山一同联手,还是能杀了那赤鳞兽的。那成熟期的赤鳞兽,它的鳞甲一旦穿在身上,非先天强者,将无法攻破。是无价之宝!”

而黑火灵果,同样未成熟时为黑『色』,成熟后,才变为通红。

赤鳞兽、黑火灵果,相伴而生,的确不假。

未知最恐惧,昨夜总算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大金庄人心也算定了。

“青山兄弟,年纪轻轻!我自问勤奋、天赋、奇遇都有,年轻一辈比我强的应该不多,可这青山兄弟……”朱崇石在海外闯『荡』数年,也有过生死经历,有过奇遇,他从来没放松武道磨练。

“嗯。”灰袍男子点头。

“宗主……”那灰袍男子忽然有些忐忑,也有些激动地说道,“滕青山他不足二十岁,现在能击败孟田!绝对是《地榜》实力,你说,他能不能达到先天?”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一个逃,一个追,很快就冲到大金庄北边的‘火焰山’中,这火焰山,之所以命名为‘火焰山’,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当然,这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火焰山,上面满是草木植物等。

清脆的声音,而那妖兽却被这一枪蕴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滚到在地,而后立即一个翻身。

“赤鳞幼兽。”靳涛暗自思忖着,“这事情不能外传,否则,黑火灵果就难夺了。”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滕青山竟然击败了孟田,还断了他一条手臂,令孟田重伤!”那首领大吃一惊,旁边的汉子们连询问道:“大哥,那孟田不是《地榜》高手吗?怎么会败在滕青山手里。现在滕青山追杀过去,那孟田会被杀死吗?”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孟田,受死!”滕青山一声大喝。

对方最难缠的八名内劲高手,被之前滕青山刚进入后院的时候就一口气杀光。现在叁石客栈这一方的剩余的高手,面对全身穿着重甲,相互辅助的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一筹莫展。刀剑砍在对方身上,对方没事。

“噗哧!”“噗哧!”“噗哧!”……

他却不知道。

虽然说劈拳,转为枪法没有成功。可以滕青山在劈拳上的领悟,这一劈施展下来,依旧仿佛一座高山轰下般。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划破天际!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嗨,小二,问你个事?”滕青山笑着问道。

“依旧是那样,没人知道什么原因,就大活人,凭空找不到了。就昨天晚上,大金庄一下子没了三个人!”店小二叹息道,“三个人啊,就这么没了!这样下去,大金庄还得了?”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客栈大厅内的一群人,吃的正欢。

“哈哈,黑甲军都统‘滕青山’不愧是绝顶高手!这么快就能发现这无『色』无味的‘随风一梦’!”一阵大笑声,顿时这客栈楼上也冲出来十几人,一个个都手持弓箭,朝楼下疯狂的『射』杀。

“杀死他!”就在二楼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们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挥舞着朝滕青山杀去。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原本护卫们已经陷入绝对下风,幸好黑甲军军士从前面大厅赶过来,和对方的杀手们厮杀起来。对方的人马很多,竟然有近百号人。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车队疯狂逃命,可过了一会儿,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大当家了,货物和所有金银,我放你们活命!”

因为……

所有马贼都有些心慌。

“停!”滕青山喝道。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哼!”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

……

甩甩头,努力将这份前世爱恋深藏在心底最深处。滕青山刻意地让自己忘却这一切,毕竟这是自己的新生。只是偶尔会有触动联想到。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虽然内劲上远远不如先天,可地榜高手,可都有压箱底的招数。

滕青山一伸手,张开五指。

“记住,你只有一盏茶时间!”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一伸手捡起这背心,这背心非常的轻。自己衣服穿的玄铁内甲,重达数十斤。而这金蚕丝背心,估计一斤重左右。

毕竟,金钱好赚,宝贝难买啊。

透过北门,滕青山已经看到北门外一车车货物,乍一看有不少,单单看到的就有八车了。

……

“朱兄这次拖家带口?”滕青山有些惊讶,询问着和他并行的朱崇石,“从这赶到楚郡,一路上危险可避免不了啊。何不让嫂子、孩子留在老家。”

……

当然范蠡早死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91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