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下载 > 第144章:笑里藏刀

林雷体表的‘大地守护圣铠’流转,保护好林雷全身各处。

“贝贝!”林雷心中一紧。

“老大,下一次这种情况我一定要出手了。”贝贝忽然传音说道。

“好快的速度。”林雷连退,可是那黑影显然更快,那闪烁着黑光的利刃已经到了眼前。

三名男人两名女人的尸体正在前方十几米处,五人的尸体还没有怎么腐烂,可是这五人尸体被咬碎吞吃的痕迹非常明显,五个人的尸体都不完整,有一名男性大腿被吃掉大半,肚子也被吃出个大窟窿,断裂的大肠小肠也流的一地。有一个女人的头颅被吃掉了一半,一颗眼珠还在,惨白的头骨更是有着一些毛虫在上面爬着。

为了筹集足够金币,让弟弟小沃顿跟管家‘希里’前往奥布莱恩帝国求学,巴鲁克家族的钱财几乎被掏空了。

“我们就是如贵族养的宠物,过的舒坦,可是又怎么赶得上外界野兽的凶残?”乔治也感叹说道,“真向往高年级学员在外面进行血腥的生死战斗啊,那种热血地日子肯定很让人兴奋。”

“卡瓦,马特,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恩斯特学院两大超级天才之一‘林雷’,如今才十五岁,却已经是五级魔法师了。”德沙特热情地介绍道。

“9900金币?林雷的?”

耶鲁、雷诺、乔治、林雷四人看着放置的一件件石雕作品,心底都感觉这些石雕作品的确是美轮美奂。

昨天报价还仅仅是625金币,现在却到了这个价格,朱诺伯爵心中再愤怒也是没有办法,他决定在这慢慢地等待,过了许久抬头看了一眼在墙壁上的挂钟。

吝啬才是,朱诺伯爵的吝啬那是出了名的。

“圣都?”

在德林柯沃特的熏陶下,林雷也对这种炫耀性质的比赛很是不屑。

所以整个恩斯特学院数千学员,大多是高年级的,越是高年级的擂台赛竞争就愈加的激烈。

说着兰德还得意笑了几声。

“在他旁边的那个棕发小子,好像叫瑞森,是一年级擂台赛的第三,我也认识。这兰德他们一伙人实力上应该占据优势啊,看来事情有意思了。”

“吼~~”低吼声响起。

站在一棵大树旁,特雷观察着远处的林雷。

这个时候服务员也将菜肴端了上来。

林雷听到这话。

住宿区编号非常有规律,从0001开始,每一排就是100栋单门独院,当林雷跑到了第20排,才看到1901.然后又朝东边跑着,跑的雷诺不停地喘息,两人才到编号1987的单门独院面前。恩斯特学院的课程,一个月前28天都有课,唯有最后两天没有课。

“也对,别人弄去也没用。”林雷当即好奇地开始翻阅龙血密典一开始的内容。

“啊,不是。”林雷立即看向霍格,连忙点头郑重道,“父亲,我心中真的很想成为一名魔法师,一个星期后你就安排我去王都‘芬莱城’参加魔法招生测试吧。”

每天林雷睡觉的时间只有六个小时,其他时间都是在战士训练、知识学习、魔法训练、冥想……等各个方面。千万别认为六个小时睡眠足够,实际上每天冥想锻炼精神力都是非常疲倦的,比正常人疲倦的多。林雷每天六个小时的睡眠都是睡的极为深沉。

林雷心中也明白。

林雷转头看去。

“希尔曼叔叔,我们走吧。”林雷将红色信件放在怀里,便跟希尔曼一起朝大厅外走去。

小影鼠却只是可怜西西地看着林雷,要流泪一样。

林雷将小影鼠放在地上,挥手道:“你回去吧。”然后又一指自己的路,“我要走这边,去王都。”

一看竟然是小影鼠,这个时候小影鼠正用那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地看着林雷,林雷一摸自己小腿肚子,竟然有血迹渗出,不由很是不满。可看到小影鼠这模样也无法生气。

一道浓郁地黑色光芒笼罩了小影鼠,只见小影鼠嘴角飞出了一丝鲜血,那一丝鲜血有林雷的血,也有小影鼠自己的血。那一丝鲜血竟然诡异地形成了一个正反两个黑色三角形,同时道道浓郁的黑色光芒融入其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魔法阵型,那魔法阵型散发着浓郁的黑暗气息。

“谁如果威胁到我,威胁到我的亲人,我就会杀了他。”林雷坚定说道,看过不少书籍中关于家族起伏的事情,林雷很清楚,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林雷此刻心底不由地对德林柯沃特更加敬佩,普昂帝国时代的顶级圣域强者,玉兰大陆的巅峰强者。如今却在这仔细地教导自己,这是多么大的幸运。

“林雷,放心,那就一个魔兽幼儿,嘴谗的很。”德林柯沃特笑呵呵的声音在林雷脑海中响起。

第一步成功,以后需要的就是坚持!

“林雷,看样子情况不错,它现在见到你没有立即窜逃,说明对你敌意已经不大了。”德林柯沃特看到这一幕,也暗自为林雷高兴。能够遇到一直厉害魔兽的幼儿,这的确是好运。

“所以你要先去乌山上宰杀一只小野兽,然后烤肉远远地放在地上,记住,不要试图主动亲近,每次要给它吃的,等它主动来亲近你。”德林柯沃特笑道,“你主动亲近,可能会引起它的惊恐最后导致攻击你!而等它来亲近你,那就一点危险没有了。”

即使警觉性很高的野兔,此刻也丝毫感觉不到林雷的到来。

只见一根锋利的地突刺很突兀地直接从野兔下面戳了上来,直接戳破了野兔的腹部,鲜红的鲜血渗透出来,染红了野兔腹部的软毛,骤然遭袭,野兔顿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愈加剧烈挣扎血流的就越快。其实,不管是地系魔法,还是其他各系魔法,都有其特殊的效果。而德林柯沃特身为地系圣域魔导师,自然最推崇自己这一系了,而年仅八岁的林雷也被德林柯沃特说的心潮澎湃。

“这么说吧……体内的魔法力,实际上是精纯炼化后的‘天地元素’。魔法力可以称之为‘将军’,而天地元素则是小兵。魔法师将体内魔法力引导出去,再控制更多的天地元素,形成威力惊人的魔法,明白了吗?”德林柯沃特微笑看着林雷。

……

“所以我说地系是魔法各系中最强的一系。”德林柯沃特那白胡须翘了翘,显然自得的很。

“希里叔叔,怎麽样?”霍格声音都有些发颤,同时霍格朝趴著的人影看去,首先入眼的就是林雷头部一大块血迹,那血迹是那麽的刺眼,霍格只感到脑袋一晕,整个人身体都不自禁一晃。

“我,没什麽。”霍格脸上也有著激动的笑容。

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朝东方天空看去,只见一巨人悬浮在半空,这个巨人有近十米高,肌肉虬结,面容冷酷,全身土黄,只见这个土黄色巨人正跟绿衣中年人不断地交战著,彼此交击的轰鸣声如响雷一般。

圣域强者,跟乌山镇的居民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人。圣域强者挥手间可以毁掉这个乌山镇。刚才的大量巨石轰击,以及绿衣中年人破碎大量巨石,只是交手开始的试探而已。

“鲁迪!你不要太过分了!”只听得那绿衣中年人猛然一声暴喝,那暴喝声仿佛响雷一样在天地间回响。这一句话不单单希尔曼等人听到了,就是乌山镇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快,将小孩子快送回去。”希尔曼立即命令道。

“玉兰历4280年,我遇到了我的老对手圣域魔导师‘哈姆林’,我们两人彼此交战。我没有想到还有一位圣域强者在暗地里偷袭我……最后我身败,我不想让我的灵魂被我的敌人‘哈姆林’抓去受尽折磨,所以我自封灵魂于这大地……‘盘龙之戒’中。”老者将当年的事情徐徐道来。

林雷眉头一皱,嘴里嘀咕着:“血滴在盘龙之戒上?”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林雷忽然想了起来,自己被石头在头上砸出个伤口的时候,鲜血可是染红了自己衣服、颈部,估计也染到了这个盘龙之戒上了。

然而……

林雷奔跑不看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了石头,林雷一个跟头就跌了下来,可是林雷依旧转头看着东方天空,“那是什么战甲,防御怎么那么厉害?”

“趴下!”林雷一声怒喝,表情狰狞。

“德林爷爷,那你以后不是随时可以出现在我身边吗?”林德心中喜悦道。

那东方天空中,灰袍人脚踩蜿蜒盘旋在长空中的黑色巨龙的头顶,脸上带着一抹自信微笑,看着绿衣中年人和土黄色巨人厮杀。

他想减少税收,可是乌山镇的税收已经很低了,如今连自己家族的维持都成问题了,他如何帮助小镇的居民呢?而像其他的一些镇子,税收之高,许多农民都要苦死累死了。

“实力略微胜上一筹,爲什麽地位差这麽多?”林雷疑惑了。

那些十二三岁、十四五岁的少年都笑了起来:“就是,哈德利那个小鬼,经常是满嘴乱说。”

“听到了吧?我说了,那个叫迅猛龙的魔兽厉害的很。”哈德利此刻也大声嚷嚷起来。

“……五十,五十一……”林雷心里暗自数着,此刻林雷正趴在地上,只靠单手五指和双脚尖支撑着身体,身体完全紧绷。他正在进行着单手五指伏地撑。

林雷脑海中回忆起迅猛龙的场景。

这木架可是有很久的历史了,加上这一百多年的腐蚀,早就不堪重负了,这木杆狠狠地一砸,不由令木架‘嘎吱嘎吱’的响了起来。

那有林雷两个人高的木架最后还是倒下了,“轰”的一声,木架砸在地面上,木架碎裂成了七八份,更是让古屋中扬起了一层灰尘。在扬起的灰尘当中,林雷没有注意到——

“队长,这德佩洛影钻可是我们拼了命弄到的,怎么能够轻易给这个藏头缩尾的家伙。”一位黑袍女子冷声说道。身为资深佣兵,这七人也是经历过不少阵仗,不会轻易妥协的。

庞大的迅猛龙嘴巴一张,只见一巨大的火焰便喷发而出,直接冲向佣兵小队。

对远处那位身体罩在紫色长袍的神秘魔法师,林雷心底也有了一丝畏惧。

这黑色戒指,通体是一种似木似石的材料,在戒指的环上还雕刻了一个非常模糊的扭曲的东西——

“今天训练任务,加罚一倍,归队。”希尔曼淡淡说道。

不单单林雷,连希尔曼、罗瑞、罗杰等人都脸色郑重地朝东边看去,地面震动声越来越清晰,所有的少年都感觉到,那震动的节奏,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朝这里前进。

“魔法师大人,这里正是乌山镇,不知道有什么我可以为魔法师大人你效劳的。”希尔曼的声音响起。

随后那紫袍的神秘人不再言语,那庞大的迅猛龙幽冷的巨大红眸扫了林雷等一群人一眼,而后鼻孔中又喷出两道烟雾,又再次迈开了脚步继续前进。眼看着迅猛龙朝镇子中走去,希尔曼脸色变了。

只见一大群孩子,目视过去估摸着差不多有一两百个。这群孩子分成了三个团队,每个团队都是排成几排,孩子们一个个都静静地站在空地上,面色严肃。这群孩子最北边一个团队的孩子大概六岁到八岁。而中间的一个团队,差不多是九岁到十二岁,最南边的则是一群十三岁到十六岁的少年。

“你们都是普通人,不可能像那些大贵族一样有厉害的斗气密典修炼,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将来不被人瞧不起,你们就必须按照最古老、最简单、最基础的方法锻炼,锻炼身体、打熬力气,明白没有!”

希尔曼面容依旧冷酷,只是他心底却暗暗点头,这些才六七岁的孩子们的表现还是令他非常满意的。

从小生长在小镇中的孩子们,对外界,对军旅都是渴望的很。

……

跟自己的好朋友‘哈德利’告别后,林雷便独自一人朝自己家走去,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巴鲁克家族的府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