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餐云卧石
作者: 树与鱼章节字数:64163万

……

曲家的大宅子里,她莫名就与二老扯上些不快,曲母再一气怒,现下更是不愿收手,就是要跟她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到底,弄得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曲耀阳,你睡醒了没!你疯了是不是啊!你在干什么,你快放开,唔……嗯……我好难受……你放开……”

她什么意思?

******

她弯唇笑笑,回身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好在走廊上遇见抱着军军上楼来的司机阿成。

正犹豫间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光听那铃声,她都知道是尤嘉轩,那是他专属的铃声。

曲婉婉的睡衣早在先前便被他扒得一干二净,内裤也歪歪斜斜地垂在她左腿脚踝附近。

几个人上了车便报地址,去的是丽江大研古城中心的半山观景客栈,vivian说那里的氛围很好,比住大酒店私家别墅什么的来得更惬意几分。

他笑着进来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正好在这里碰上你们,不用我上去叫人,我有一朋友过来,你们要是没事,待会就跟我到四方街旁边的‘神话’坐坐去!”“你……”他明显紧张的情绪。

他似乎有些弄不懂她的脚步声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刚有一丝浮躁,就听见门边又多了一名护士的声音。那护士是专程过来同裴淼心说话的,说是院长刚才已经联系过曲先生的家人,因为没有人接电话,所以二十分钟前曲太太才回了个电话过来,问了曲先生的情况,并且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

她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这么些年没见,他的容颜未变,可看人时的眼神却总让人觉得蒙着层霜雾,怎么看都看不透似的。

“之韵!”夏母一声轻唤,夏之韵才牟然侧过头来。

裴母叹气,“淼心,听到你这样说,我跟你爸爸一定会特别安慰,可是还不是时候,你也知道你爸爸的事业心有多重了,他现在还年富力强,还想再把自己的事业重新经营起来,这个时候要他放弃,无异于给他当头棒喝,对他的打击会很大,你知道吗?”

而在公益活动之前,作为“青苗会”的重要成员,梁大太太都会举办一场慈善募捐的宴会,通过募捐所得的善款,在“走乡村”的同时一并带下去。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停车的那个地方,站在车前她才恍然睁大了眼睛——现代右边的车门明显凹陷下去了一大块,而最可恶的是,停在它右侧的那辆宝马suv的车屁股也有不少划痕和凹陷。

一派西装革履的曲市长望了望她,又去望那紧闭的门扉。

曲婉婉点头,扯了下有些尴尬的唇角道:“我跟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醉心于自己的事业,总想趁着年轻做出什么成绩,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不会来找我。我……早就习惯了。”

她恨得差点没咬破自己的下唇,挣扎了半天才道:“是你答应过我,把聂皖瑜弄回北京,不要再让她缠着我哥哥的!也是你说,只有你才能收拾得了她,制得住聂家的人!”

他颤了颤眉。

老人的意思大抵是想提醒她,芽芽很乖。

她记得那天他也在她的家里。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可是你这个傻瓜居然连这么好的机会都给放弃,你真是让我看不起你!像你这样没有出息的儿媳妇我也不屑要你!滚滚滚!爱上哪上哪待着去,要是再敢跟外面的人说一句我儿子强/奸你,我保准你以后都别想再在这个城市待下去!”

曲母知道一提起孩子的事情就是裴淼心的软肋,前者说的那几句话伴随着意味深长的眼神,一切都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酒是我们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叫芬妮先开了醒着的,现在喝味道应该刚好,再过几分钟,它又会变换出新的味道。”

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才道:“你醒了,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吵到你?”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眼见着爷爷要在餐桌上发火,曲臣羽慌忙弯了唇角安抚,“爷爷,子恒已经大了,有些道理他懂的。”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先前还在吃东西的洛佳其实早就发现了小街对面的男人,她虽然从未亲眼见过曲耀阳本人,可是干了公关这行这么多年,她还是能从大大小小的蛛丝马迹判断,那位就是在跟裴淼心打电话的男人。

他如鲠在喉,“我只是,想你对我好一点……”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洛佳又侧了侧头,跟从走廊上经过的行人随意要了一只,自顾自点上。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陪同厉夫人左右的年轻人刚刚开口说完话,爷爷便微眯着眼睛去望:“这位是……”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他的眼睛最近开始好转,能依稀看得清楚一些东西。医生也跟他说过,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正常,还像从前一样看得清澈无比。

电话里的声音极轻,直说:“曲太太你现在方不方便说话?我跟你说,李太太那里又搞到一批新货,这次的比之前哪一次的都好,你要不要现在就过来……”

何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夏芷柔偷眯了身旁的曲耀阳一眼,赶忙将电话换到另一边的耳朵,侧过头去小声:“我现在跟我老公一起在车上,待会回家再给你电话,电话里说。”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其实她跟他的心里都是明白,如若开始时的一切只是强迫,可是后来呢?后来恍惚的迷茫里面她是真的为他的热情回应。

……

他本不打算去搭理她,可是时间久了,见她总那样歪坐在地上,心底也多少感觉到什么不对。

她说:“芽芽昨天还问起你了,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呢!”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曲耀阳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嗓音被烟草熏染后显得有些微哑,“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东西我放在厅里,你来了自己拿和用就行。钥匙你有的,来了自己开门,不要叫醒我,我困得很。”说完就挂电话,不给他再多一刻的迟疑。

“她怀了身孕你还要碰我?”她颤抖冲他轻喊了出声。

那民警看了这母子俩一眼后才道:“刚才郭局长才来过电话,本来是想特殊照顾的。可是最近上头查管的也严,而且这事儿已经被一些有心的媒体给知道了,只怕是兜不住,很快外面的新闻又要炒一炒了。”

曲耀阳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当真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可是乔榛朗的车子就是没办法开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候说起来都觉得这个城市真是可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等你真心想要见一个人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

几个姑娘大包小包从超市里边提了东西出来,裴淼心正好看向洛佳的方向,说:“你给苏晓打电话了吗?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么。”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裴淼心跟曲婉婉一起往前,听到声音回头:“哦,朗少,刚才都忘了同你说了,这位是拓已君,梨园拓已,他来自日本的札幌,现在在a市的一间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销售代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41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