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守成保业
作者: 树与鱼章节字数:64163万

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随后大家被这声惊呼叫的清醒过来。在海里的人开始朝着温大美女跳下去的地方游过去,而那些随时注意的救生员也跳了下去。未完待续。第457章人救上来了

半夜里又开车出来,去的,是易琛在a市的新住处。

可是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就算再亲密也仍然保持着一点距离。

可是关于密码……如果在他的心里初遇的日期是一场开端,那么什么日子会是转折?她嫁给曲耀阳的那一天?还是她决定离开的日子?或是……她与他重新在伦敦相遇的那一天?

虽然这两个女人从前与他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接触,但总归关系也恶劣不到哪里去的。

“咱们这里比伦敦早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里边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财务室和综合部的人留下,配合交接工作。”

“淼心……”

他蹲下,弯唇,“芽芽喜不喜欢?”

“什么叫野种啊?”

既然曲市长未必会同意他们分开,那就继续这样在一起。她还像从前一样喜欢着自己,而自己,多多少少对她,还是有些情绪。

他的话让沈俊豪无从反驳,虽然后者是第一次接触前者,也不知道前者到底吃不吃自己生意场上的这套,但沈俊豪仍是转了身进屋,“那麻烦曲总你回房间里等等,东西我放在另外一个院子里,我去拿了,马上就给你送过来。”

他似乎也是在看着她的,低垂下来的眼眸看着比他矮了接近一个头的小女人,以及她微微肿胀娇颜的红唇。

他厉声吼着她的人,用力去拉拽了她几把,想把她从房间里面拉拽出来。

他这一动,彻底占了她的所有。“我父亲生前同梁老太太的关系极好,当年‘y珠宝’没落,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她也曾出手帮过我。”

他告了声歉,在车前来来回回。这几年他经历的事情也不少,可就在刚才,接到申宗从店里打来的火急火燎的电话时,他还是第一次觉得不淡定。

“他说他要养我,他那时候的模样那么诚恳。”

裴淼心点头,可又觉得不对,想起他刚才话里边的意思,他说“咱们”,还有什么“家”。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一个月前香港的工作结束后,她原意是要直接带着芽芽返回他们在伦敦的家。可却没有想到a市这边的分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原先承接的“缘会所”周年胸针定制,因为设计与工厂衔接不上,导致整个工厂停工等待。

“那不然呢?”

也是那时候,他还不像后来的婚姻里对自己那般冷淡与厌恶。

曲耀阳点了下头,“谢谢爸。”

大办公桌前的几名高官回头,看到曲母都起身唤了声好。

她睁大了眼睛望住那处,就看到袖口挽在肘间的曲耀阳居然正坐在路边抽烟。

爷爷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不停伸手去抚她的小脸,“芽、乖,乖……”

严雨西犹豫了半晌就是一声轻叫:“是不是那夏芷柔又在作怪?!你从曲家那样的大家庭里出来,他不可能不给你任何赡养费!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夏芷柔那死家伙给你半路拦截了,而你一毛钱都没有拿到!”

裴淼心恨恨抬手去打他,“你干什么你?你想干嘛你?”

“去国昌路。”

一干佣人着急从大宅里追了出来,“二少奶奶,二少奶奶,你拿的什么东西?大少爷从来就不准我们随便进入他的书房,您不能把他的东西拿走啊!”

门前疯狂吻了她的唇又扯开她的内裤,将她所有可能的挣扎或是轻呼尽数泯灭在自己的口里。他用力堵住她的双唇,越吻便越有些不能自已。裴淼心突觉这吻并不像吻,唇上一阵撕扯的疼,他这样的动作,到更像是宣告,他对她的情绪还有身/体拥有着绝对的占/有权。

就算他不找,他也犯不着去找这裴淼心。

曲婉婉纵然担心,可是她更害怕此时此刻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妈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她,怎么,以德报怨?”

王燕青走到梳妆镜前补妆,看到裴淼心要转身,才像是云淡风轻一般地道:“再过两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大型公益活动了,裴小姐最近准备得还算得心应手吗?”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聂皖瑜撅嘴冲他办了个鬼脸,已是窜逃到裴淼心的后边,抓住后者的胳膊就开始嚷:“我不管我不管,二嫂你看他这人怎么这样,我大老远跟他从北京过来,在a市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还非要赶我出去,我一个人晚上住在酒店那得多害怕啊!二嫂,救我,我要无家可归了!”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天亮以前反复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距离她正常起床赶飞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紧闭的窗玻璃外似乎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她的窗棱,映得满屋子都是雨影。

“我现在不在公司……”

“……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收回,裴淼心你出来,把它们拿回去!”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冥、冥皓,厉太太刚才还在餐厅那边,你不去找她,过来这边干什么?”赶人的意味已经颇浓。

尤嘉轩一急,“皓子……”

“对了,我听上个月从香港出差回来的同事说,好像看见裴总监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叫你‘麻麻’来着,我这没看见你戴戒指,所以不知道,裴总监你……结婚了啊?”

“没事。”裴淼心招呼那两个有些手足无措的男同事回去,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来递给抵着墙壁的洛佳。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搀扶着爷爷起身,周围几桌不约而同有人过来,先后同老司令以及曲市长握了手,寒暄半天。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夏芷柔立时一吓,赶忙挂断了电话才道:“哦!没有,就是何太太他们几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我又再次怀孕都为我高兴,她们想在何先生的游船上面为我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何太太还专程让人从北海道运过来一批新鲜的海鲜,她、她就是问我想不想吃。”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说过要养她照顾她一辈子的话,她第二天就去了医院,说是身体检查,为了以示清白,她说要带着健康报告才肯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那强行抱她进来的男人一声冷哼:“原来你也知道疼!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嗯?”

最终骑马也没有骑成,当曲婉婉一瘸一拐地回到更衣室时,已经有心急如焚的俱乐部管理员快步奔来,说:“曲小姐,你没事吧!”

她说:“苏晓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41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