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下载客户端 第145章:富有四海

申博下载客户端

柒月拈花季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536

    连载(字)

26536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下载客户端》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5章:富有四海

“不好……”景炎脸色一变,踹门而入,飞快往室内走去,可是……

事情到这一步,并不表示结束,要等到凤于谦一行人,平安从支灵川走出来,那才是真正的结束。

他们不是没有听出,这些文人在捧杀凤家,但他们却没有为凤家出头的意思。

“这一切都是小人的猜测,这些年小人无事,便思索着当年的事,毕竟当年那个局,简直是天衣无缝。”白胡子老头不敢把话说得太满,谦虚的道。

不过,秦殿下现在钻进深山老林里,周王和赵王的人,就是想要找他们也难。

顾家其他人的死活他不管,可是承意和承晨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他舍不得他们死呀。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后,景炎就直接把他的亲信全部打杀,一个不留,所以他去景园找顾千城,也只能带几个官差,而拿不出更多的人。

目测了一下,顾千城觉得她这辈子都爬不完,或者说没命活着从雪山上走下来。

没多久,五皇子就一跃成为老皇帝身边最得宠的人,风头直逼秦寂言得宠的时候。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母女俩抱头痛哭,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顾千城察觉到高炽明低落的情绪,可她却什么也没有做。她不是圣母,没有善良到见人就救。再说了,高炽明这人实在不聪明,她是想要出手帮他一把,也不知从何下手。

赌赢了就能得到天下,赌输了也不会丢命。那些有点可能,又有野心的人,真的不会心动吗?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什么?”顾千城在屋内听到声音,急急走了出来,问向粗使婆子:“你说的可是真的?我院子里的孙妈妈死在池子里?”

顾千城咬着唇,努力压下心中的愤怒与杀意……

听到几位副将不断的夸封似锦,秦殿下一脸满意,直言封似锦在军中做后勤一事,着实是浪费了才干,于是秦殿下大手一挥,封似锦便成了军中类似军师的存在,暂时辅助言倾的工作,必要时则负责与赵王交涉,日后凡是涉及到与赵王有关的文书,全部由封大人接手。

不急,他们有的时间,慢慢来。

凤于谦不顾寒风,七赶八赶的朝北岭跑去,可是……

“朕到底逼了你什么?罚你跪在宫门口吗?朕承认此举伤了你的颜面,可你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逼宫?”

顾千城愣了了下,随即喜极而泣,“拿到就好,拿到就好,我们的儿子……有救了。”

“轰……”像是巨龙出海,火山口里的火浆猛地冲上天,火红色的巨柱至少有数十米高,好半天都没有落下。

秦殿下不仅好意思,还非常好意思,扭头不理会装傻卖二的军师,当着北齐将领的命,安排自己今夜出行一事,半点也不避讳。

秦寂言眼眸一扫,冷道:“可想出应对之策?”

二是寻几个大粮商的错,直接灭了他们,然后将财产、粮食充公。

只要看到圣后,她们就忍不住,想起血腥取子的画面。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每每宿在东宫,他都无法合眼,脑子里不断闪过父亲惨死,母亲被烧死的画面。

顾千城虽然早早的就出发,可之前就有许多人在城外等了一两天,即使她天不亮就到了城门口,前面的位置也没有她的份,等了一个时辰还卡在中间。

程家的家世摆在那里,再加上吴六郎一路客客气气,排队的人都很好说话,一一给他们让道,很快程家的马车就来到顾千城后面,车夫得了命令,程家一开口车夫就把路让了出来,只是……

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拟的谥号绝不简单。而之前,皇上那么轻易,就同意现在不立千城为后,除了顺势而为外,必然也是为了这一出。

要知道,太上皇一向不喜先太子与太子妃,哪怕是他们二人死了,太上皇对他们的评价也不高……

“你们得罪的人可真不少。”武者得意地看着顾千城,就好像在说顾千城跑不掉了。

不仅给不了他一点帮助,还要他自己做决定。

他的父母在牢里,这辈子几乎不可能出来,就算出来也是废人,嫡亲姐姐随着楚世子一起被圈禁,这辈子已半点希望。

顾老太爷则是忍不住叹气,“一群蠢货,到现在还看不明白。日后,有的是他们后悔的。”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即使是被子车特训过,顾千城也不认为凭她的体力,可以安全地爬上去。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反倒是秦寂言,一点也不在乎入口的茶水有多难喝,慢悠悠的品着,喝完一杯茶才不疾不徐的道:“对我来说不算是大事,皇上的荣宠并不能代表全部。赵王和周王失了帝心,可他们依旧是手握重权的亲王,就连皇上轻易也动不得他们。”

见顾千城仍旧不解,秦寂言闭上眼,轻叹口气道:“千城,你可知我亲奶奶的娘家,当年有多大的权势?”

总捕快想到这个可能,全身瞬间冰冷,身体比脑子反应过快,“咚”的一声脑袋着地,匍匐在地上:“卑职失职,肯请圣上责罚。”

“嗯。”秦寂言应了一声,起身对总捕快道:“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许外出,有异常立刻禀报。”

当然,秦寂言把这些人找出来后并没有出面,而是继续让武定去告状。武定这个武家旁枝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这种事由武定出面,谁也不能说一个错。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暗一一到江南,就发现江南的气氛更加紧张了。暗一连气也不敢喘,第一时间把信奉到秦寂言面前,“主子,景炎公子的信。”

秦寂言是什么人,怎么会给一个小小的将领面子。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引路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想了半天,顾千城发现还是树上最安全,而她之前呆的那棵树上,还有一条腰带在,她要回去的话,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哪个暴发户,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焦向笛半点不客气,尖酸十足的说道。

凭焦向笛的才学,只要不跟这两人同一年科举,要摘得状元也不是难事,可偏偏……

“太后你这么爱胡思乱想,北齐的皇帝和大臣得多辛苦?”只看秦寂言的脸,绝对猜不出他在说什么,旁人只看到太后气得变脸,秦殿下云淡风轻,当下高低立见……

“没有吓你,只是想要抱抱你。”秦寂言侧着头,脑袋紧紧的挨着顾千城的头,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而这只大型犬十分委屈的道:“千城,我很想你。”

实在不行,也能派人和他说一声吧?

还有一刻钟!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每当禁卫的刀刺下,土丘就移开了,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

话落,剑起,风遥如同杀神,杀进战斗圈。手起,剑落,每一剑都正中目标,如同切西瓜一样,将面前的死士一个个切成两截。

窦氏带着老太爷的命令赶到顾千城的住的小院,结果却连人都没有见到。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小雪貂已经放弃了它的小玩具,对向导的行动没有一丝感觉,懒懒得窝在顾千城的怀里。

小雪貂继续翻找,非常有耐心的一颗一颗扒拉出来,看了两眼,又一脸嫌弃的丢掉。

秦寂言并没有带着顾千城走大道,而是在一个岔道口快步一转,步入一条小道,随即轻功一起,几个跳跃……瞬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太可怕了。

到这里,顾千城已经可以排除,顾承意杀人的可能。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往下查看,希望能找出有用的线索,找到真凶。

“想太多了,前两天才来的月事。”夏天犯困再正常不过,秦殿下脑洞开太大。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知道秦寂言来江南了,景炎就更忙了。

“景庄主?”一个月未见,突然见到披着一身霞光而来的景炎,顾千城承认她差点闪瞎了眼。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啊?”凤于谦愣了一下,显然是不能理解。

“是的,母蛊就在令牌里,捏碎令牌就能拿到母蛊。”母蛊一直都在顾千城身上,要不是这样,武毅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顾千城。

“臣惶恐,肯请圣上恕罪。”众大臣齐齐跪下,心有不安。

顾千城想告她,也得要出得顾家大门。

顾千城上前将盒子取出来,高深莫测的道:“这是救命的东西。”

“你这态度不对,不管做什么事,都应该……”这孩子欠教训了,今天就代顾家老头,好好教教教这个孩子……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除了你,我不相信任何人。”顾千城扭头,与秦寂言四目相对,对视的刹那,两人眼中不约而同染上笑意。

当顾千城寻问时,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当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那枚白色的卵。

“你……要什么好处,开出来。”君亦安也算是知道顾千城的脾气了。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虽说边境消息不灵通,可老皇帝病重的事,却是隐瞒不了的。这个时候急诏储君回朝,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命秦殿下回去,等着继位。

这个时候他们动手打劫一点,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承欢受了委屈,她哪里不知。

子车的运气却不好,他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挑错了。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唰唰……”只见数道剑光闪过,冲在前面的人齐齐倒地。

君亦安虽然有心脱离父辈的生活,只想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可她愿意这么干,也要看旁人乐不乐意,容不容许。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大管家,给华大夫双倍诊金,派车夫人送华大夫回去。”老太爷对医好自家孙子的人,丝毫不吝啬。

顾千城眉头一皱,“老太爷和二爷有没有派人去查,大少爷是为什么受伤的?”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本想继续提起神女塔的案子,可秦寂言却先一步道:“对了,本王听说你要嫁人?”

顾千城发现秦寂言不自然的停顿,只当他为大事忧愁,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说功成名就的事还早,顾千城自然的转移话题,把话题继续扯到神女塔的案子上。

有些人,错过一次便是一辈子!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君无戏言。”秦寂言仍旧只有这四个字,唐万斤气得跳脚,“你你你,你就不能换句话吗?药王谷主是什么人,你居然放过他?”

龙宝是秦寂言一手带大的,龙宝最依恋的是秦寂言,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哪怕是顾千城也比不上。

银票,成箱成箱的银票,有九成是假银票,却和真银票混在一起,完全分不出真假来。

要说这些银票全是真的,顾千城却是不相信的,这几箱银牌九假一真,假得比真得很多。她随手一抓,能抓到一两张真得就算不错了,全是真的,那只能做梦。

“我知道了,多谢。”顾千城拿着东西,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又让人帮她准备一叠干净的白纸、火折子和小刀。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嗯……”毕竟是皇上亲自指的人,秦寂言倒没有太为难,可也不肯放过对方,问道:“说说你们的推断。”

风遥虽然没有与秦寂言事先过好招,可也知秦寂言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既然事先就知晓了赵王与西胡勾结的事,又怎么可能不早做准备。

看着一群兴奋的,自以为胜利在握的副将,风遥只是笑……

第二天风遥便下令出发,而这一刻他们正式踏上大秦的国土,西胡与大秦之战,由此拉开序幕!

只是……

一路上,顾千城想了许多可能,可最终又被自己推翻了,直到抵达城门口,顾千城也没有想出,把完整的尸体塞进坛子里的办法。

圣上居然上山来救他,他何德何能,值得圣上为他冒险?

不需要顾千城多说,封似锦直接把长生门的事揽在身上,“千城放心,长生门绝不会如愿。就是挖地三尺,我也会把长生门在大秦的人一一找出来。”而找出来后,这些人会有什么下场,那就不需要再说了。

后院女人一多,是非自然多,而儿子一多,疏于管教,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成的纨绔子弟。

他们这个皇上可不是太上皇,重名声,好脸面,真要惹毛了皇上,可真是说杀就杀的。

顾千城站在床边,久久没有动一下,顾贵妃身边的两个宫女,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像鹌鹑一样缩在那里,可是……

五皇子在殿外急得团团转,不过他并不是担心顾贵妃的病,而是担心顾千城出事。

与其救人救到一半,不如等她自由了,寻一个机会,让官府出面。

子车近三天没有吃东西,还要背着老管家,她不能再给子车添麻烦了。

“都是我们,没有照顾好顾先生,居然让顾千城被活活烧死。”

顾千城尽到了提醒的义务,秦寂言不领情,那就不是她的事了。顾千城拿刀,从胸部切开,尽量不伤及肺腑,至于刀口、方位什么的……

自从他们跳下深渊,小雪貂就没有发出声音,此时更是蔫蔫的,像是病了一样,“小东西,你怎么了?”

顾千城伸手拨弄了一下,小雪貂却没有向往常一样撒娇,而是悲伤的低呜一声,便低下脑袋,周身似有一股无名的悲伤萦绕。

“呜呜……”小雪貂发出低低的悲鸣,挣扎的从顾千城怀里跳出来,小腿一跳一跳的来到雪貂身旁,小脑袋在雪貂身上蹭了蹭,眼中的泪水一颗一颗滑落,说不出来的悲伤。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机关什么的,小雪貂表示完全不懂。

小雪貂这一次似乎明白了秦寂言和顾千城的意思,噗通一声从顾千城怀里跳出来,迈着小爪子走到门前,像只小狗似的在门下面嗅了嗅,然后在正中央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顾千城实在受不了,安慰道:“别心急,我们这就进去。”

顾千城不由得失笑,故作夸张的道:“谁惹我们陛下不高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陛下不高兴,拖出去斩了。”

一口吃不成胖子,她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顾老太爷会做出这样的推断,是基于另半本《夷国志》是在秦寂言手中,而这自然是顾千城暗示的结果。

“能让秦王记顾家一个好,也是一件好事。”老太爷和顾国公不愧为是父子,在好处面前,他们自动把顾千城给忽略了。

皇上刚骂完赵王,随后就下旨,让秦王去六部学习,熟悉各部的流程。旨意一下,前朝后宫皆不淡定了,继后、四妃坐不住,几位皇子也坐不住。

“你可知,错在哪?”景炎停下脚步,转身问道。

“哎呀我的娘呀,我真被少主给坑了。”颜将军一拍脑门,火急火燎的跑去景炎……

“谁留在战场上主持大局?”顾千城握着秦寂言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玩起来,看样子是在认真玩秦寂言的手指,并不关心战场上的事。

“本来就孩子气,小雪貂都比你懂事。”虽然顾千城大多数时候都是冷静成熟的,可撒起娇来却比孩子还要甜腻,让人完全招架不住。

侍卫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