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 第86章:蚕食鲸吞

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

大风起兮秋色里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7506

    连载(字)

87506位书友共同开启《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蚕食鲸吞

我不知道这一剑对厉鬼来说,究竟如何。但是想来应该也是个不低的伤害,只见面前的厉鬼不停地扭动着身体。

于是我好声好气的对着百宝箱说:“小姑娘,我们谈谈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说完这句话,张兰兰停顿了几秒钟,又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可就要包揽我以下的饮食了。毕竟你刚刚也看见了,我爷爷那样的态度,我要么抓一百只鬼回去,要么收了宫弦这个大鬼。不然一不收留我二不给我钱,我的日子怎么就那么苦哟。”

耳边到处都充满着她们奇奇怪怪的笑声,还有那种污言秽语。

如果出生后,也是长的跟正常人类小孩一样。

之前张兰兰跟我说过,变成鬼的东西都会记得对它来说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然后在那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无论是有恩还是有仇,都能够找到那个人。也有的鬼是来不及留下印记,所以只能凭借着生前的记忆来到之前经常跟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我的话说完,他们却又并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还是那种一人一个方向将我们围拢在中间的排序。

“兰兰,你不会是想从这里跳下去?”我看了看作为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联想到刚才张兰兰让我先避到屋外去。不会是想从这里跳下去吧?

因为此时,我看到了窗户上的那个怪物。张兰兰在看到那个怪物的时候,她把他手中的桃花剑朝着窗户边的那个怪物投过去。

我死命的挣扎,手无意中就碰上了宫弦给我的那个戒指。

如果说张兰兰还没醒过来。那么刚刚扯着我头发的那个东西又是什么玩意儿!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就朝着之前那个对自己的身体不停的虐待的那个鬼的方向看过去。

放眼这周围,简直就是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再加上刚刚后面的那座山没有引发滑坡,而前面的那个不知道真假的大楼还倒塌在前方。这样一来,前面的路,还有后面的路,都已经被全部堵死了。

我扶着旁边的石头,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干呕。头也一阵晕眩,摇摇晃晃的感觉双脚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站直了。

“张兰兰,你没事吧。”我一边注意着厉鬼动静,一边大声的冲着张兰兰喊。

头顶上传来宫弦沉闷的声音:“嗯。我刚给你煮了粥,你吃点。”

我哪敢劳烦宫弦他老人家!直直就说道:“别别别,让我自己来。你扶我到桌子上就好。”

曽小溪吞了吞口水,然后说:“我怎么会不帮你们呢?我们可是好姐妹。你告诉我,你的躯体在哪儿?”

陆雅这走来走去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是扭到脚没法走,反而觉得比我这个身心健全的人都要有活力。很久没有这么逛街了,我早就乏力的不行。

张飞说着,声音已是哽咽。我开始是觉得张飞有些无聊的,但是越想也就越觉得他可怜。听了他说的话,我也是一阵沉默。更是被他弄得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但是我们毕竟过来是找金龙帮我们做事情的,又不是金龙的仇家还找上门来了,要是金龙真的在张兰兰的手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跟张兰兰倒也徒增不少的麻烦。于是我狠狠的瞪了金龙一眼,然后小声的对张兰兰说:“算了,他就这幅德行,你就是真的杀了他也一点用都没有。”

自己被迫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迎合他的欲望,最后还要承受各种各样的劫难压迫,可是自己的努力付出换来的是什么?

然后只听见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金龙身体中的女性灵魂就飘荡了出来。它在空中伸了一个懒腰,叹了一口气说:“终于找到一个让我满意的躯体了,这几个小时闷在这个人的身体中简直快要把我给憋死了。真不知道如果没遇见你,我的生活该是怎么样的景象了。”

我抱歉的看着张兰兰从地板上检起了她的手机。还好手机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损坏。虽然我并不介意陪张兰兰一部新的手机,但是这样对待她的手机,我顿时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宫一谦得到了我的答复,终于安分的回到房间去了。可是宫一谦回了房间,我却不敢回去。然而这空荡的餐厅,对我来说更恐怖。

张飞也对张兰兰露出了佩服的表情,他握拳竖起了拇指,冲张兰兰做了一个表扬的手势。

我没说话,停在原地。曾大庆却又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之所以这两天对你爱搭不理的。是因为我从你们店铺里买来的那支笔确实有问题,我之前不敢跟你直接说清楚是因为我对你不了解,也不清楚你们公司派你过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宫一谦也是扁扁嘴,“那我们去吃牛排吧,旁边起码还有一份炒意大利面。你要是想去吃炒面的话,旁边肯定是没法给你变出牛排的。”我昏昏欲睡,浑身四周都散发着宫弦身上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我困得要睡着,但是又被这股味道给弄得刺激到清醒。

我现在的这一副身体太小也太脆弱了。根本无法经得住那种伤害,如果宫弦不出手,我知道我肯定活不到明天了,再不用去纠结我会不会被丹凤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去了。

这个时候,花瓶里突然传来了一些细小的晃动。宫弦狭长的眸子细细的眯成一条:“看来恶作剧的小孩子要现身了。”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丹凤笑着对我说:“经济型的酒店,不会特别贵。环境也还算可以,我还没有租这边的房子的时候,都是住那儿的,也算是一个老店了。”

我们走进来并不是为了想找个地方把我们因住,然后我们再想办法找路出来去的。

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大明,果然大明的脸色都白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女孩,而小女孩却不管这些,她只管大明的裤脚,不停的说:“大哥哥,大哥哥,妈妈今天不在家,我正好可以跑出来玩,你陪我玩好不好。”

“好……好……”大明说话中已经有些口吃。

说着他又指了指我说,“这位姑娘,麻烦你再如刚才那姿势再躺好。”

就这么样的,我一个人走到了地下室。到了地下室以后,我点亮蜡烛,提着灯,绕了地下室一圈,再三的确认这里面没有别的人或者别的鬼在这里面,我才放心下来。

我知道,这样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才是正常的,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坚决否认时,我也信以为真了。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我决定开门见山,跟大陈聊聊他这个佛珠的差评的事情。

“你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大陈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华先生看着夫人的面容,竟然带着一种深深的眷恋,看向夫人的眼神都是迷离。我想过去找华先生问一问夫人的情况,可是还没站起身,酒杯张兰兰给拉住了手臂。她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张兰兰,决定在我不了解的领域,还是让老司机带带我吧。眼看一个钟头都过去了华先生还是没有出来。

“夫人只要用了这个酒杯就会变成这个模样吗?”我疑惑的问道,先前只是听了华先生的介绍,但是只有真实的见到,才更能让我知道事情的棘手。

不但当然如此,院子里面还有假山、流水、荷花池。

我想近期我是冲撞了专管感情的神灵了吧,否则怎么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男人都与我犯撞。

想不到这一次磨盘山之行,我对宫弦的依恋越来越重。只是我至今也没有弄明白是我对他的感情发生了变化,还是我依恋于他帮我解决这些难题。

我如何能够放弃这大好的机会?连忙将我最担心的问题问出来:“张兰兰失踪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已经有好几个时辰联系不上她了。”

小米没有在旺旺上回复,而是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客服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把差评删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门外,今天跟我在电梯里面见到的那个女子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口,麻木的直接就走了进来。我诧异的盯着她,惊讶的问了一句:“这……”

张兰兰对他们说道:“老板老板娘,不好意思,我们有事要先走了。”

张兰兰试探地问。其实我也正有此意。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手镯隐隐的发起热了。我的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我的手镯发热,说明它的预警功能又恢复了,往往手镯可以发出预警功能时,说明它也一样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开保护我的结界。只是另一方面让我惊的却是:说明此时在我的周围真的有邪物出来,否则我的手镯不会预警。

我笑了笑说,“在公司做文员,一个月4千多。”

“我过几天就给你,不过我怀孕的事你别出去瞎说。”我没好气的说,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钱钱钱!

宫弦埋头在我身上说,“你睡吧,好好养胎,剩下的事交给为夫去做。保证你会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嫁给他?这男人不止一次说过这话,孩子都有了,难不成他真的想娶我?还没等我仔细去寻思,眼皮就越来越重,于是我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被一个电话吵醒。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一点良心都没。我含着怒气的拿起电话,发现是王先生打来的。

随着手镯的颜色变得越来越透明,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宫装女子的全身已经被大火给吞没,我已经看不到她了,取之而来的是一团火在手镯里不停的燃烧。

欣欣忽然问,“你们想抓住他?”

这时她爸妈闻声冲了进来,王太太神色慌张的说,“欣欣,你怎么能对客人拿刀?”

闭上眼睛,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梦里面我做了一个很绵长的梦,跟我被困在那条道路上做的梦差不多,也是觉得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得到放松。特别的软,就像躺在一个云朵上。

那边冷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太跟我较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昨天不是跟你说到前天就有一些不对劲了吗?就是在前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又经过了花店。你也知道,我这做插花艺术的,是需要很多种的鲜花的。所以我就想,进入花店再看看逛一逛。了解一下有没有什么更适合的花朵。”

我害怕的不行,特别是感觉还有人隐隐约约在我的耳后吹着凉气,而这种被吹出来的凉气却还带着一丝一丝的薄冰。

墙壁里面的声音还没有停止,不光如此,我甚至可以看得见整个墙壁上都开始有了裂纹。

此事怎么想怎么让我觉得透着古怪?

宫弦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惊得我差点没噎着。

重新睁开了眼睛,我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苦涩。

可是对于宫弦来说不一样,他习惯了高高在上,习惯了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意愿去做所有的事儿。

想到此,我极度的盼望大明跟小功他们赶紧回来,无论他们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人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只要是有人回来就好,我已经被这种莫明的冷意所冷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为了分散雨女的注意力,我小心翼翼的观察她的神情,主动的将项链解了下来,然后紧紧的握在手心:“你真的只是要你的半边魂魄是吗,你能够保证我只要将你的魂魄还给你,你就放我走?”

我放下心来,继续找寻着回去的道路。可是我绕来绕去,却总是回到了这一片带着紫色小花的花园处。绕了好几圈,仍然绕不出去。

想到此我就坐不住了,更别提是在床上躺着了。我急切的想要见到黑雾,向他询问有关张兰兰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拧开了。张兰兰可总算是出来了,我整理了一下散乱的思绪对张兰兰说:“你一定要等我出来了你再睡觉啊。”

“林梦,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用玩笑来说事,别人还好,你的差评那可是要命的啊,你觉得我会拿这件事情来跟你开玩笑吗,就是你愿意,我还不敢呢。这种事情做了可是要折寿的啊。”

“求求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小女吧,我愿意替她受罚。”宫装女子还在苦苦的跟我们求情,倒是那个小女孩却一脸的无所谓的模样,似乎她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

小女孩点点了头,她不再挣扎,而是看向她的母亲,脸上一脸的开心的笑容,道:“妈妈,我们永远都是母女。”

我可是亲眼所见那个大妈是打开这个屋里的房门从里面走出来的。又是亲眼看到她又返回这个屋里为我们做午餐的。

张兰兰不好意思的笑了,“不是我想打扰你俩的好事啊,实在是你们二人也太张扬了吧,是我先在此的耶,不是我存心此时过来的。”

监狱里的环境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整洁干净。

第二天,突然间传出来宫建章死去的消息。我一阵惊讶,宫一谦作为宫家的长子,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宫家的总裁,掌管着宫家所有大大小小的家业。

我并不认为是因为他不关心我,不爱我了。我倒是觉得他要不然出现了困难。要不然就是有什么事情拖住了他。所以他才无法来到我的身边。无论哪一种可能对他都是不利的。

老板冷哼一声,应该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勉强的没有当场发怒,但是从老板的额头上,还是能看到那个隐隐约约凸起来的青筋。

太疯狂了,这一切都太疯狂了。我后退了两步,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疯狂的世界。里面一切的人和事情都疯狂到不行。

张兰兰虽然面上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但是也还是直接从他的手中拿过了那株草。志超才刚落到张兰兰手上,就看见张兰兰如同接到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将它远远地扔掉。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不停的盯着那个钥匙扣看。可是无论我再如何凝视它,它也再无任何的异常了。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令我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就在我苦思冥想,我该如何才能离开这儿时,猛然间我忽然觉得脚心中传来了一阵剧痛。我大叫一声,然后我就发现我可以动弹了。

“林梦,林梦,你醒醒。”

“这是……”我左右看了看,发现此时我就睡在屋里的床上,而张兰兰正一脸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笑了笑说,“秘密。”

差评就这样没了,我和张兰兰离开了襄阳。她热情的邀请我去湘西玩,我拒绝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不过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大明,记住,这种机会仅一次有效,无论中途听到了什么,或者是碰到了什么,那些都是幻觉,都是邪恶的意念来蛊惑你的神识的,你一定不要去理会,只管闭着眼睛先走出去再说。”

女鬼笑了一声,对宫弦说:“看得出来,你很在乎今日我见到的那个女子。祝福你们能够好好地在一起吧。希望你跟她能够幸福,我也谢谢你能够陪我这一程,听我讲了这么多我上百年都无法说出口的话。现在我要离开了,我留在这里的时间确实太久了。”

张兰兰露出一脸幸福的模样:“那天啊,宫弦揪着小鬼站在太阳下,叫它去传个话,哪个不长眼的敢出现在你三里之外,后果自负。啧啧,那个小可怜鬼被烧得外焦里嫩的,哪敢不听啊。”

意料之中的腐尸味道,却没有出现。只有一股空气不对流的闷着的感觉。

哼,宫弦不告诉我,我自然会去问张兰兰,我就不信了,张兰兰还会不知道。

虽然觉得头大,我还是不得不打起了精神去应付。

不管怎么说,好请假总是好的。

置身于宫家的花园里。我现在才有精神,好好的去看一看。以前总是跟宫弦互相较劲,我自己哪有心情来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