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 第58章:晕头转向

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

大风起兮秋色里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7506

    连载(字)

87506位书友共同开启《有你的时光中我都在》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晕头转向

方继藩心里说,不拒绝,我不拒绝。

“先生们!”国王殿下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个东方来客了,他面带红晕,激动不已,他的手搭在了那华美的细剑剑柄上,作英武状:“天主给予我们的使命,就是征服这个腐朽、落后的东方帝国,摧毁他们在人间的一切,将他们赶回地狱中去!”

…………

“……”

“所谓的股市,卖的就是概念,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前景,甚至……卖的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只要这个故事讲得好,那么前景就有了,概念就有了,人们愿意为之拿出真金白银,这诚如陛下治理天下一般,大治之世,永远只是个传说,可是……不妨,历代君王,可以励精图治,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若是连想都不敢想,那么……陛下殚精竭力,又为了什么呢?”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弘治皇帝坐下,坐在了榻上,他凝视着朱厚照:“是谁的主意?”

他额上,汗如雨下,胳膊上的疼痛,袭遍全身。

方继藩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很认真,很专注,道理明明白白。

方继藩鄙夷的看着天坛下的众禁卫,瞧瞧这些人激动的,就这样还想立功,真是吃x没赶上热乎的啊。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突兀冷哼道:“我当然知道,即便拿下了大明皇帝,我们暂时可以挟持他,向大漠深处逃遁,可是很快,大明就会出现新天子,而后,不断的对大漠开战。可是……我们要制造的,就是大漠与大明之间的不和,我们拿住了他们的天子,大明还肯信任鞑靼人吗?到了那时,只怕所有投奔了汉人的鞑靼人,也会被愤怒的汉人所驱逐,甚至杀死。大漠诸部,为了应对汉人的报复,会不自觉的重新团结一致起来,那些妄图投奔汉人的牧人,也会乖乖的,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只要能团结一致,那么,就不是汉人可以匹敌的,就算汉人厉害,可只要他们摒弃了怀柔之策,这大漠如此广大,我们可以暂避其锋芒,像北迁徙。”

看着王守仁的背影。

英国公张懋,早已带着骁骑营先至,和几个礼部的官员,布置着最后的流程。

汉人进入了草场,不再和首领贸易,他们到处发掘矿产,收购皮货,需要大量的人力,在那里,包吃包住,还可给予牧人们安稳的生活,这让牧人们纷纷逃亡,对原先的贵族,也越发的不恭敬了。

浩浩荡荡的卫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无数的命官,穿戴着飞禽走兽的官袍,纷纷拜倒。

…………

朱厚照喜滋滋的道:“父皇没有呀,儿臣没什么。”

方继藩便背着手,接受了他的恭维;“只是可惜啊,让谁来做这个外语学院的院长呢,真是麻烦,这个世上,有这么多能人志士,实在是挑花了眼睛啊。”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可这时,邓健又敲锣,哐当,他扯着喉咙道:“王不仕老爷,大驾来啦!”

邓健笑吟吟的弯下腰,低声附在王不仕的耳畔道:“老爷,请放心,我已悄悄的准备好了,过几日,会有人送缕空的金链子来,看着很大,比大和尚脖子上挂着的念珠,还要粗壮,可实际上,也就一两斤而已。如此一来,老爷就可放心了。”

真是大手笔啊。

方继藩看得,惊为天人。

翰林们顿时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

自己手头上,虽已有上千万两纹银的财富,可谓是富可敌国,可是王不仕深信,只要那齐国公捏捏手指头,立即就可让自己的财富化为无语,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王不仕一看邓健,就感觉头疼的厉害。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只可惜……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精于计算的人才,而且十之八九,还都被西山书院垄断了七七八八,撬方继藩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听说宫里闹的鸡飞狗跳,吓的忙是入宫。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一旦给予了特许,还准他们从事海贸,这两个家伙,天知道会坑蒙拐骗,最后搅和的海外天翻地覆。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精锐的眸子里透着疑惑。

刘瑾则给自己的干爷,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说的是,老子一路上,听王先生说那些地方官吏报上去的所谓可笑祥瑞,真是要笑死了。可这两颗宝石,今日见了,方知世上,或许真有祥瑞,先生,此地不宜久留,我看,那些土人惊魂未定之后,还会杀回来,我们这就南下吧。”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而等到大家犹豫再三,决定试一试的时候,其实……早已和这巨大的机遇,失之交臂了。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萧敬不敢迟疑。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

“让国库掏银子,给蒸汽研究所和各个钢铁作坊以及西山建业补贴就可以了,也不多,一年大致三四百万两银子,便足够了,如此……”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竟是无言,良久:“传继藩来吧。”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可是……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梁储一直坚强的伫立着,他不能哭,也不能情绪激动,他得表现出,淡然处之的样子,尤其是在刘家人面前,可那刘家叔侄,被当做死狗一般拖走,他红了的眼圈里,才禁不住,泪水泊泊而出。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他知道,女人们,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

他咳嗽一声:“方卿家能活着,这是大喜的事,朕……实在是高兴的很。”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弘治皇帝见状,忍不住道:“诸卿平日说起祖宗成法,诠释律令,不是都很能说的吗?今日,是怎么了?总要赶紧想一想办法才好,马上,此事,就要天下皆知……”

萧敬道:“就是薨了啊,陛下已经明发了旨意,且一个人,身中三十六刀,岂有不薨之理呢?陛下啊……既然他已薨了,陛下赐其谥号,追封其爵位,本就是按着祖宗之成法行事,并无悖逆之处。”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而此刻弘治皇帝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