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小姐和他的世界:第88章:罗敷有夫

贝贝小姐和他的世界 作者: 十三主

“灵魂的归宿?你们这里是……类似于阴间的地方?”

容析元默然,郑皓月却是将笔送到尤歌手中,诱哄着说:“签吧,你不是饿了吗,在这上边写下你的名字,就可以去吃饭了。”

区区一个泰华酒店,容析元其实真不是那么在乎的。即使现在是尤歌所在的公司成功收购了,容析元却没有失败者的沮丧,他很平静,甚至还有一点欣喜,因为看到了尤歌的成长。

“……”

尤歌一愣,她当然看得出来了,只是,难道他姑妈在胡诌?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发烧了说胡话吗?赶紧地给冉冉道歉!”许爸爸着急啊,不停给许炎打眼色,只可惜儿子是铁了心要这么做。

容老爷子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老卢寿宴,我人在北欧,昨天才回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是干了不少好事,竟然将皓月赶出别墅,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未婚妻吗?”

郑皓月的反应,容析元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迷人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俊脸神情依旧是波澜不惊,淡淡地睥睨着她:“你可能搞错了,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只是将这个决定告知你而已,我今天就要带走尤歌。”

“是啊……”

是有些惊喜的。虽然她也买得起这里的衣服,可他送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麻麻……睡觉觉……”

苏郴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许炎,赞叹的目光更盛:“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脑科专家了,还在国外的医院待过,经验丰富,医术精湛,这样,我更有信心将自己健康交给你了,哈哈哈……小伙子,你可比你老爸厉害多了。”

佟槿在容析元出事那天,人在外地,没能赶回来,之后再见到时,他的元哥已是植物人了。

龙晓晓略显激动,一回头对霍骏琰说:“你来听听,璇宝贝是不是在叫爸爸?”

粗犷的笑声,许大朝有着江湖人特有的爽朗,不过许炎就头疼了……老爹知道他外国外跟尤歌一起生活了几年,难怪老爹这样想了。

尤歌皱着脸,无奈地摇头:“没辙了,行动失败。”

但尤歌在气头上,哪里肯依,那么多天的委屈一直憋在心里无处发泄,凭什么他几句话就能打发她?

尤歌噗嗤一下笑出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正准备当小三?或者你已经是小三了?”

柔韧而坚强,这就是尤歌的特质,她不是那种尖锐的性格,但她也从未对困难低头和退缩。在容析元出事的时候,尤歌很明确自己不能失去这个男人,而现在,他被人劫走,她再一次地肯定,就算他是植物人,她也不要跟他分开!

尤歌坐了一会儿又去游泳了,佟槿还在思索着某些复杂的问题。

酒店房间里,尤歌、沈兆和佟槿,就围着许炎一个人转,那犀利的眼神都能戳出了个洞来了。

既然老公这么疼她,她就放心地吃吧,反正她的体质就那样,不会长得太肥。

除了何碧翎的真实背景和她流产的真相,其他的事情,都被李大勇报道出来,这人还真是干拼,胆子特大,冒险爆出的新闻虽然让他自身有点危险,但如愿的,他成为了业界当下最红的一位记者。

想见到尤歌和容析元亲密的画面,干脆直接闪人,起码避免了自虐般的痛苦。

她柔美的声音很动听,即使语气淡淡的,可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轻轻地拨弄着他的心。

尤歌不以为然地嘟嘟嘴,皱皱小鼻子,哼哼唧唧地说:“脑残粉又怎么啦,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说着,他已经走过去扶着她,细心体贴。

===========

尤歌坐不住了,沈兆和佟槿也坐不住了,经过一番商量,在请示过老爷子之后,决定立刻赶去澳门!

这样的一群萌物,尤歌怎能不挂念?此去香港也要好几天时间,她担心狗狗们在家会不习惯,会因想念她而难过。

容析元没有挽留,静静看着两人的背影,他的大手在不断收紧,收紧……毫无疑问,尤歌的回归,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让容析元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他也发现现在的尤歌不再是曾经那个脑子简单的孩童,她勾起了他的兴趣。

二楼,连坐电梯都省了,尤歌走着上楼,一边给许炎打电话,说她已经平安到家。

“容析元,你住手!”尤歌奋力挣扎,手脚并用,乱打乱蹬。

这个孙儿,脾气果真就跟他老爸是如出一辙,是翻版,都是那么骄傲,有原则,有着一颗遗世**的心。

相比起那些在怀孕期间出现各种问题的孕妇,尤歌就算是很顺利的人,每天照常上下班,在老公的呵护和朋友的关爱中,她成了个快乐的孕妇。

“不必了,黄经理,下次如果真有诚意就别再迟到。”说完,容析元果断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种感觉很爽,让尤歌首次体验到了与对手过招的快感。容析元啊……商界公认的一大人物,今天却栽了,与她面对面都没能认出,这确实是值得尤歌骄傲的事。

知道香香是在等着他抱,他也习惯地将它捞起来。

容析元手里正拿着肉干喂狗,闻言,抬眸望去,微微蹙着眉头:“什么事?”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周末酒会的时间了,容析元果然是在7点钟才结束了公司的会议,原本是计划直接去酒会现场,但他想起一件东西忘在别墅里没拿……是他打算拿到酒会上捐赠的。卢老先生是位大慈善家,他的口碑一向优良,容析元总不好空手去,好歹也要给老人几分薄面的。

会议大约过去20分钟,尤歌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在震动,开始她也没去看,但连续不断地震动,她也难免分心,拿出手机看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廖院长?

偌大的客厅就像宫殿一般华丽,欧式风格的装潢配上精美的石材还有工艺品般的灯具,使得整个空间显得美轮美奂,如一幅油画令人赞叹。

“啊?我……”尤歌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已经被他拉着走到了前边不远处一道小侧门。

“我不认识你,我怎么知道这门后边是什么地方?你的好意我谢谢了,我自己另外想办法。”尤歌还是很清醒的,没有被眼前的男色所迷惑。

尤歌依旧是一脸狐疑地瞅着他,不放心。毕竟是陌生人,她若是轻易相信,那会是什么后果?谨慎为妙。

许炎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突来的念头,想找个理由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一点。

赫枫闻言,略显神秘地凑在尤歌耳边说了两句话……尤歌脸色变了,再次被震撼到,睁大了眼睛……

见她生气,他又再来添把火。

霍骏琰没好气地说:“这下知道头疼了吧,电话这么多,你慢慢应付。”

“逗我?嗯……看招……”容析元嗷嗷叫一声,按倒怀里的佳人,又一场激烈的画面上演了。

知道这件事,老爷子高兴得合不拢嘴,家里很久没办喜事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热闹热闹。

“你在这里坐着,不可以乱跑,我十分钟之内回来。”男人丢下这话就转身走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吃东西,似乎是很喜欢看她这自然不做作的样子。

终于,尤歌看到了容析元!

尤歌走着走着发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看看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更看不到尤建军的身影,也没有那些宾客了,只能听到传来的订婚礼主持人的声音。

生离死别,即使是狗狗都感到了绝望和悲痛,它不顾自己的伤,使出身上仅剩的一点力气在奔跑,冲着面包车的方向,一边跑一边嚎叫。

许炎愣了愣,俊脸浮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随即装作要掐她脖子的架势:“好啊,你其实根本没怪我?只是故意戏弄我!”

听到一点风声都这样了,如果知道尤歌是容析元的老婆,还不知道要把她的背景和经历来个啥样的扒皮。

容炳雄到是没急着解释,他老婆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狠狠地瞪着容彩兰:“怎么说话的?你哥怎么可能赶尽杀绝?没看报道说歹徒是开了六枪吗?”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尤歌张开双臂抱着他的腰,小脸仰起,在他下巴轻轻蹭着:“怎么了,有心事?”

果然容析元的表情有些沉,他与老爷子的关系,这是个禁忌的话题,一说出来肯定是会影响气氛,但是他也没发火,只是绷着脸,牵着尤歌的手往楼下走去。

尤歌心里咯噔一下,重重地点头。

“可是……大少爷,大哥说了,要我们几个兄弟负责您的安全,如果不要我们去医院,这恐怕……不好交代啊……”黑虎很委屈,左右为难,可怜巴巴地瞅着许炎。

这些话,黑虎只能在心里说,不敢真的表露。

话说这电影院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一坐下来就可能被某些东西感染了……例如爆米花儿。闻着那香味,不知不觉就会被吸引,加上只注意剧情了,心里也没想那么多,这手啊,怎么会伸到那个大筒子里去的?

生活时刻充满意外和艰险,但工作还得继续。

霍骏琰状似不经意地点头,龙晓晓慌乱的心也安定了不少。

===========

尤歌却佯装不悦地说:“你是因为想见孩子才这么说的,又不是想见我,哼哼。”

“你嚎什么,有人追你不知道把握,活该受刺激!”容析元很不客气地打击一下佟槿。

“晓晓,伴娘的礼服我会跟你带回来,有三套,一套粉红,一套白色,还有一套是紫色,你皮肤好,这些颜色都会很适合你的,到时候打扮得美美的,说不定有单身男士慧眼识珠,我就可以当场给你做个红娘,哈哈哈……”尤歌说得眉飞色舞的,想象着晓晓穿上漂亮礼服时的风采,一定能迷倒大片的男银。

许大医生就是这么傲娇的存在啊!

护士这时又来了,带来一个好消息,说龙晓晓可以转去特护病房。

尤歌的皮肤白嫩细滑,穿任何颜色的衣服都很适合,尤其是鹅黄色,更加更衬托出她的青春气息,纯美得令人窒息。

“我不管,总之,以后你想跟我睡,香香就不能上chuang,否则你就一个人睡。”嘴上这么说,可眼底却有着淡淡的爱怜。

“朱坤抓到了,在他亲戚家里躲着,我们去的时候,他正打算跑,还好去得及时,不过,人虽然抓到了,但有个坏消息是……朱坤由于之前在赌场里豪赌,不仅输得精光,还欠赌场几十万,他家里现在连几千块都拿不出,你的医药费,他暂时就无法赔付,可他妻子说,会筹钱,尽快会将钱送到医院来,估计需要好几天。这段时间,如果医药费不够了,你可以说一声。”

比尤歌更震惊的是在场的几位高管以及设计师,全都傻眼了,他们一直都还以为郑皓月才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可现在居然尤歌已经成了容析元的妻子?

容析元见尤歌这探究的表情,被她皱眉的样子逗乐,立刻恢复如常,淡淡地说:“快吃吧,你的是叉烧盒饭,很好吃的。”

这番话,只有心胸足够大度,意识足够理智的人才能说得出来。容析元停下了筷子,墨眸含着璀璨的光泽,心中暗暗赞许,不错,尤歌能这么客观地看待问题,这份胸襟,就连男人都未必能比得上。

她还在喘气,趴在他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竟觉得这是动听的音乐,有着奇妙的力量,可以让她的心变得安稳。

容析元一直紧盯着尤歌,想看看这小女人究竟能不能办到,他也有点好奇,她是怎么有那种信心的?他在想象着尤歌会用什么方式拿走一件东西,拿走的是什么?难不成真的她要用“偷”?可除了偷,她还怎能做到?

许炎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分钟,在拳击馆里,做着热身运动。

某男恶狠狠地瞪着她,那眼神太犀利了。

抛开其他都不说,只是尤歌这亲民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架子,谦虚好学,半句没提过自己在国外也是名校毕业的资历,还有她脸上的微笑就是最好的招牌,无形中可以拉近与人之间的距离。

容炳雄的假笑凝固在脸上,伸手摸着自己的秃顶……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当愤怒而又在压抑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摸头,就是他在思索对策了。

人都是逼出来的,如今容桓有了危机感,做事就会更加卖力了,巴不得将容析元往死里整,就跟他老爸当年对容析元父亲那种心态是一样的。

“哈哈哈,只要你肯答应我,不再见尤歌,不再跟她有任何联系,我就可以放了你,你总不会是想这样被手铐一直拷着?”

“可恶,放我下来!”尤歌捶打他的背部,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这男人的皮肉真厚啊!

尤歌身后那个年轻女子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太普通,戴个眼镜就像书呆子。而尤歌即使不用刻意打扮,她都已经自带光环,那些人眼中难掩的妒嫉,她能感觉到,却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对于尤歌这种高学历的人,葛斌反而有点不信任,他见过太多拿着学历而在工作上一塌糊涂的年轻人了,尤其是,尤歌这么美,说实话,很容易给人一种“花瓶”的错觉。

许炎的表情很有趣,就跟憋尿似的难受。他这心啊,几次都忍不住想竞价,可又想起尤歌先前在手机短信上说了,让他什么都不要做。

“你……你放开我,很多人在看!”尤歌真急了,她没想到容析元这么大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她未来的姨夫,他怎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抱她!

“太没教养了,在外边长大的孩子就是野……”

香香伤得不轻,昨天送到兽医那里的时候真是差点一命呜呼了,但它也表现出了顽强的意志力,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它脱离了危险,但是距离恢复很要一段时间。

郑皓月刚还在发懵,第一次看到他动手,她还深深地震撼着,久久不能平静,内心**汹涌,嗓子泛堵,说不出半句话来……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他可以对尤歌残忍,但又会为香香出气?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