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娱乐热线 第52章:饱学之士

圣安娜娱乐热线

卯木花开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2141

    连载(字)

52141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娱乐热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饱学之士

圣安娜娱乐热线 卯木花开 52141 2019-09-02

“可是我看令师生活也很奢侈。”王不仕不甘心。

怎么会只是一拳,就被王守仁打爆。

就如奥特曼一样。

王守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与突兀密谋之人,明日去大同,领罪,其余之人,在此候命。”

随驾的大臣们,下意识的,也纷纷从袖里掏出墨镜。

七十多名首领,以及他们的侍卫,足足上千人,在此恭候。

此后,察阿安塔塔尔部彻底归顺铁木真,在蒙元被驱逐出关之后,他们与其他的部族一样,又成为了鞑靼部的附庸。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方继藩将他的要伸到口里的蚕豆打下来。

小宦官去了,却又去而复返:“陛下,齐国公非说有事要布置,可太子不让他走,说是一齐见驾,两个人在外头拉扯。”

方继藩点点头:“有这个想法,可惜……”

方继藩便背着手,接受了他的恭维;“只是可惜啊,让谁来做这个外语学院的院长呢,真是麻烦,这个世上,有这么多能人志士,实在是挑花了眼睛啊。”

他拼命摇头。

方继藩道:“我思来想去,生源是想好了,学费呢,也为他们料理了,甚至他们肄业之后,还要授予他们战略保障局的军衔,唯独……还缺一陛奖学金,要不,殿下付了吧。”

墨镜已经这么火了?

有了王不仕开这个头,又有了当初铁路股票的前例,商贾们倒是热情起来,纷纷认购,这个道:“我拿五万股。”

他看了刘瑾一眼:“待会儿,我要请客,你去将太子殿下请来。”

跟方继藩这家伙戴一样的眼睛,总让他感觉自己很幼稚。

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少年,便提着花篮子,沿途开始洒出花瓣。

大家自动让出一条道路,王不仕进入交易市场。

王不仕没有说话,只朝他们点点头,又重新戴上墨镜。

这份礼,由齐国公决定怎么送。

王不仕松了口气。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统计的数据不同,它能清晰的告诉弘治皇帝,大明新政区域的国力是否有所提升,又能给多少流民,安置多少的就业。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方继藩在心里吐槽了一番,接着继续道:“你看,他们有无数的财富,可是绝大多数人,却是胆小如鼠,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甚至,还听人说,不少的巨富,藏着掖着,有了银子,也不敢张扬,犹如过街老鼠一般,你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

可方继藩不允许他们低调,你们得花钱,将银子丢进股票里也好,去买楼也罢,或是去胡吃海喝,都可以,低调是犯罪,奢侈万岁,你们要做一个合格的暴发户。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土人们则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而为首的王文玉,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大笑。

他沉吟着,咀嚼着王不仕的话,突然道:“这个王不仕,挺有意思。”

其他人沉默了……

没了……

人们开始越传越玄乎。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有。”王不仕道:“其一,未来铁路修的如何,只有天知道。其二,若是铁路修成了,盈利不影响,只怕这些买了股份的人,最终给他人做了衣衫。”

他心里有一种卧槽的感觉。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奴婢在。”萧敬道。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

这话……没毛病。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

庙堂之上,这样的话,不该由皇帝说出口。

方继藩心头一热。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憋着脸,见太子较真,生怕他继续口不择言,忙是咳嗽:“朕……相信钦天监,断不会如此。”

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一挥手:“卿等退下吧。”

而梁如莹却已是香汗淋淋,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按压太皇太后的胸口,双臂已经酸麻。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刘焱是知道的,为了避嫌,双方各走各的,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这是前所未有的。

外头,却传来宦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弘治皇帝疾步入殿,随即,上金銮,升座。

恩旨……

御医急得要跳脚。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能救活?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心里在计较,看那求索期刊里,曾有一篇论文,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便难免郁郁不乐,心烦意乱,莫非……张皇后……

正说着,此时,有宦官匆匆而来:“不得了,不得了……陛下……陛下……”

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多谢。”

他开始晃着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因为平时穿的衣服太厚实,她们瞧不见我的臂膀还有我的六块腹肌。”

“住口,哪里这么多屁话。”方继藩骂骂咧咧。

随侍的宦官,忙是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他一脸遗憾的样子。

“陛下……”萧敬匆匆进来:“齐国公到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说的是。”

其实现在京师,踢球已成了时尚。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听说,朱载墨他们,也已入选了,少年人踢球,倒也有几分意思。”

嗯?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继藩,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

祭文里的每一个词句,俱都是逐字逐句,经过翰林院、内阁,甚至是皇帝亲自朱批过的。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正说着,太庙外头,却引发了一阵骚乱。

天大的事,有祭祀重要,冲撞了祭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里头是什么场合,岂容闲杂人等乱闯。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这一看……身子又打了个激灵。

他这一开口。

人……活了。

刘健忙是取出了羊皮卷儿,上前:“陛下请看,这是送黄金洲送来的快报。”

远处,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他看着远处的张懋。

新津郡王……还活着……

卧槽,没死为何不早说?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庄肃,庄肃!”张懋咳嗽:“不要笑,不要笑。”

方继藩拉着脸:“我爹不会死!”

看着朱厚照以及李东阳、谢迁等人。

弘治皇帝环顾四周:“诸卿,怎么看待此事?”

百官纷纷道:“臣等附议。”

“不敢,能为师公效劳,实是学生的福气,恩师待学生,恩重如山,学生能够为师公分忧,也是在所不辞。”

张懋皱眉。

“就这样说了,一言为定。”方继藩丢下一句话,疾跑出去。

方继藩,已经习惯了。

东配殿所祭祀的,乃是有功的亲王、郡王,西配殿,则祭祀有大功的文臣。

他下达了一道道命令:“安娜公主号,前进,拖延住它。无畏号从它的左侧与他们接舷,士兵们做好准备,我们的国王号,靠近他们,登上他们的舰船。”

此时,又是撞角直接快速的撞击安娜公主号船身最薄弱处。

而自己……更像是一个小丑。

他几乎可以感受到,海面上,无数人在哀嚎,似乎希望巨舰放下救援的舟楫。

弘治皇帝已经深吸了一口气。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连接个个炮舱的,是一根根铜管,有专门的传令兵,耳朵伸进连接铜管的喇叭那里。

…………

不只如此,按照舰船的动力原则。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炮舱里,炮手们一齐发出了欢呼。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