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酒沐沐-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540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7章:爱素好古

酒沐沐 85401

“该死!”景炎抬脚,将一旁的椅子踢飞。木椅撞向床柱,嘭的一声,碎成无数片。

“搬火盆进来。”秦寂言并非真的要倪月的命,不过是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倪月明白他秦寂言不仅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也不忌惮长生门,想要少受苦就只能乖乖合作。

“支灵川太危险了,我们贸然走进去,万一遇到雪崩怎么办?我们死不要紧,可殿下呢?殿下还需要我们保护了。”凤于谦气恼将地上一团雪块踢飞。

景炎不知秦寂言有何有意,转念一想还是跟了上去

“轰……”又一声巨响,连城墙似乎都晃动了,等赵王反应过来,就发现城门直接被拆了。

默默地收回眼神,顾千城平静的解释道:“殿下,我对催眠暗示虽然有所了解,但真心没有多大的能耐。顶多只能驯服马这种没有灵智又听话的生物,遇到老虎、狼这种凶猛的生物,我遇上只有被它们吃的份,更不用提给人下催眠暗示了。”

这事,要没有秦殿下默许,肯定不会传得人尽皆知。

仅剩的两个老怪物见状,知道自己不是秦寂言和景炎的对手,两人相似一眼,阴恻恻的对秦寂言道:“小子,你毁了我们的长生,我们也要毁了你最重的人,你就等着后悔吧!”

“拿本王当饵吗?”顾千城一说,秦寂言就明白了。

老皇帝下旨训斥了顾老夫人,同时撤消她超品夫人的诰命,以后无诏不得进宫。

秦寂言收回剑,面无表情的往前走,他没有傻吧啦叽的警告猪头六别耍花招,像猪头六这种人要是不耍花招才奇怪。

听到秦寂言是来找顾千城的,红衣妇人握着一把匕首就冲了过来,意图拿顾千城做人质,可不想她低估了顾千城的实力。

不过,秦寂言并不嫌弃,伸手顾千城头发揉了揉,“乖,别哭了,哭多了伤眼睛。”

五皇子以前喜欢和秦寂言比,踩着秦寂言表现自己,可现在?

“没事。”顾承欢咬牙切齿的应了一声,害那三人一脸不解:“没事你不高兴什么?”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大局已定,他还能动什么心事?风遥的担心是多余的,顾千城几乎是把唐万斤当儿子养着,唐万斤的特殊体质,顾千城比他自己还要注意。后直接把人带回顾家,谁也不让见,并且一个月内不允许唐万斤出门。

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请”下去,好好照料!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

暗卫带着顾千城来了,本以为要花心思照看顾千城,却不想顾千城独立到完全用不上他们。

“有刺客,快……”

顾千城哭笑不得,无数次告诉秦寂言,她真得没有那么娇弱,完全不可以自己,可是……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他会放过他的叔伯们,并不表示,他会放过这群土匪。

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只过了一招,可猪头六知道,他们全船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打赢这个男人,只能用阴招。

说话间,猪头六自己先跳上了小舟,“快,我们要走了。”

“半壁江山?”对先太子外祖家,顾千城还真不知道,因为先太子的事在京城几乎没有人提起,顾千城也不会刻意去查。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当然,秦寂言把这些人找出来后并没有出面,而是继续让武定去告状。武定这个武家旁枝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这种事由武定出面,谁也不能说一个错。

“备马!”秦寂言将景炎的信丢在地上,大步往外走走。

暗暗叹了口气,封似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寻问过秦寂言确定没有别的吩咐后,封似锦就默默地退下了。

虽然十天过去了,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退朝后,秦寂言就让钦天监挑个好时辰,他今天就出发。

顾千城现在根本没空管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着,要如何解决这两个打手,还有离开顾家!

“祖父?”顾千梦看过去……

真得好不甘心。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这样,在朝臣对秦寂言落井下石时,也有人在朝上为秦寂言说话。哪像现在,三位王爷对秦寂言发难,朝中除了说几句公道话的人外,就没有一个人为秦寂言说话。

果然,女人就是不顶事呀!

要不是,那么……

冷静下来后,顾千城也明白,即使她没有折回去救风遥,也无法阻止别院的大火,也无法救下那五个人,更不用说……

“能把我们兄弟三人救下来,还能不让人找到,你们长生门确实不可小觑,可我暗风楼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子羊仍想坚持,可对上老管家嘲讽不屑的眼神,子羊却撑不住了,可是……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锦衣卫首领想了想,重重点头:“如果顾姑娘知晓这是科考试题,就不会将手稿随意丢在桌上,事后也不会冒险揭露此事。”

只是,这话心腹太监心里可以想,却不能说出来……送走封似锦后,顾千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封似锦离去前的那句话。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一句交待的话都没有,直接出宫,完全没把他当回事。

“随便搬两箱东西给长生门的人,就说这就是忠心蛊的解药。”他是答应了圣后,让手下人出面解释,可圣后并没有说怎么解决。

可是,真正聪明的人,心里却明白,大秦人没有骗他们,大秦人手上真得有忠心蛊的解药,要不是这样,圣后根本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管家说完便低着头,不去看大老爷的愤怒的眼神。

小院的下人一点也不客气,堵在门外,根本不让窦氏进……不过是抄一个土匪窝,这对暗卫来说真得不是什么难事。要连这事都办不好,暗卫们可以直接自杀了。

一干土匪发现没有人跟上来,更加嚣张了,“哈哈哈……皇帝老儿的人可真是蠢,居然让我们跑了。”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一个人进寺庙,身后还跟着一个别有用心的向导,这是一件极危险的事。顾千城原本不想去,可是怀中的小雪貂却不安分,扭着身子往寺庙里探,不停地吱吱叫,小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到不行。

顾千城前脚出来,向导后脚就悄悄地走进大殿,顾千城在寺庙外绕了一圈,再次折回寺庙。

“相同的屋梁还有好几根,也许其他的还有。”向导双眼放光,一脸贪婪,顾千城靠在门口,止不住冷笑。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啊……暴君,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

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简直是无耻。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女的?”守门的人抬头一看,心中暗自惊讶。

张渊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五米之间,方脸,面白无须,左眼角下方有一颗黑痣,发髻线较高,额头饱满。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什么叫想多了,本宫这叫未雨绸缪。”秦寂言倾身上前,捏了捏顾千城的鼻子,“小心无大错,知道吗?”

老太爷说得没有错,言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错过言家了,她恐怕遇不到更好的人家,可是……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景炎却知道,江南这个地方他守不了多久。说这样的话与自信无关,而是实力摆在那里。

莫非是心事太重?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准!”秦寂言十分大方。他不是暴君,他会给这些人自辩的机会。

听到又如何?落难的凤凰不如鸡,顾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一个被赶出去的大小姐,比个丫鬟还不如。

如果是平时,秦寂言肯定不能这么做,可今天情况特殊。

皇上喜欢有能力的人,他们能光明正大的和皇上斗,本身也就是能力的一种。而且,朝堂上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如果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唯皇上的命令是从,那么大秦的江山就危险了。

君亦安不敢想象,要是大秦皇上知道唐万斤的体质,会是如何的疯狂……

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人多,秦寂言从大营出来,不过是五天的时间,就遇到七批杀手,五批死士,数量之多让人头痛不已,疲于应对。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挑最难的那条道走,至少还能睡个安稳的好觉!战争过后的善后工作必须要做好,言倾等人忙得不可开交,秦殿下也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

“是。”言倾当然也不会认为,秦寂言此举有什么问题。

不得不说,秦殿下真得很坏心。

顾千城一动不敢动,让秦殿下抱着,可半天过去也不见秦殿下冷静下来,顾千城为了转移话题,指着秦殿下手上的木盒问道:“殿下,你带了什么来?”

如果是之前,景炎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能出去了,可现在?

“如果希望他们二人都能理智一些,他们的仇人从来都不是彼此,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好好谈一谈,就该明白现在的情况,他们二人联手才是最好的。”顾千城强迫自己躺在床上,只是她仍无法入睡,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床顶,眼中蓄满担忧……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有秦寂言的命令,暗卫立刻拿出鱼网,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

在秦寂言不断催促下,船行得很快,很快秦寂言就看到水面上出现一闪一闪的光亮,不用想也知,那必是一条夜行的船,至于是不是子车说船,还需要靠近才能知晓,可是……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江南明年都不一定有收成,后年也不一定能恢复收成。

当然疼!

“没有。”大管家说完后,连忙低头。

“把人带回去好好问清楚,本王不希望再有一次。”

那座山,给人的感觉很怪……景炎给的火焰果,顾千城敢不敢用?

“傻策儿,你就是做了皇帝,父皇也会一直陪着你。”秦寂言摸了摸龙宝的头,一脸慈爱。

龙宝是秦寂言一手带大的,龙宝最依恋的是秦寂言,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哪怕是顾千城也比不上。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秦王殿下也要禀公办事。”

“说的容易,你倒是说说,我们要如何拿下皇太孙?”

他想和顾千城一同回去,绝对是做梦!

“从那俱风干的干尸来看,凶手并没有将尸体切开,尸体虽然扭曲成球状,可仍旧是完整的。”顾千城手指沾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坛子的状形,摩挲着下巴,思索各种能把尸体放进去的可能。

立后没有什么,重点是采选秀女。从古至今,没有哪个皇帝后宫只有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宠一个女子,也会采选一些女子进宫,哪怕是做做样子。

“不撞南墙不回头,懒得与你们多说。”封大人好心提醒,却被人拂了脸面,一甩衣袖就要走,可刚抬步就听到身后有太监道:“封大人请留步,皇上召见。”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

许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顾贵妃这一次做得毫无破绽,高烧不止不说,胸处的伤更是红肿溃烂,看上去很吓人。

“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要不是这样,本王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杀人凶手。”秦寂言靠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显然也是头痛了。

“只要把吴六郎的身份丢出去,到时候不管那些举子们怎么想,都会把账算到北齐头上,程家也会成为受害者,而程家不包庇程蕊的行为,也会得到举子们的称赞。”这么做虽然有误导大众的嫌疑,可顾千城说的也是事实,唯一隐瞒的不过是程蕊和吴六郎私通的事。

“我,我……”顾千城大口大口喘气,可到底是松手了。

虽说之前他们商量好了,由顾千城出手击晕老管家,可是……这画风还是不太对呀。

“我没事,把彭长老绑起来,我们揪准机会就溜吧。”这船上的人,她倒是想救,可她没有那个本事。

“嗯。”秦寂言指了指一旁的刀具。

封似锦看了一眼,确定局势完全一面倒,狂生没有胜算,安心的带人走了。

“杀人了,杀人了!”

在官差的有力维护下,中间那块地还是空的,目前还没有人挤过去。

这个提议很让人心动,顾千城没有急着问武毅要怎么做,她只问道:“你要什么?”

“正好,我与你们一块去,找了漠北,我们就可以完成交易,到时候你让朝廷赦免我。”武毅再一次提起被“赦免”一事,一副很在乎罪人这个身份的样子,可是……

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大营时,战事已告一段落,凤家军大获全胜,不过江南驻军人太多,就算凤家军大胜,也不可能一举江南驻军歼灭。

这绝对是大实话,依顾千城原有的体力,别说这么一闹,就是和秦寂言打上一架也没有问题。

“嗯,”这一点顾千城非常认可,她现在迫切的需要美食,来安慰她受伤的小心灵。

“封延宸可没有你娇气,你看看这娇气包的样子,和小雪貂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秦寂言捏着顾千城鼻子,顾千城说起话来便是瓮声瓮气,闹着拍开他的手,可秦寂言偏偏不让,两人又闹成一团……

赵王和周王心中一冷,连忙低头,不敢再多说半句,乖乖认罚。

没有让五皇子与科大人失望,殿试那天出事了!

五皇子高悬的心终于落下,当即带人入宫复命。可他不知,他还没有踏入宫门,那群学子又再次坐了回去,每个人一块地方,静坐在贡院门口,无声的诉说自己的委屈。

老皇帝其实挺看好封似锦,只是排在封似锦前面那些人,文章确实做的比封似锦,这一点无可争议。

“千城……”情到深处,难自禁。

“六扇门是不是人手不够?回头你去六部挑人,看中谁直接点走,就说朕准了。”自从和皇后在一起谈了秦寂言小时候的事,老皇帝看秦寂言是越看越喜欢。

如果是寂言登基,他其他儿子和孙子,也许还有一条活路……老皇帝对立储一事,一直非常排斥,可当他真正下定决心后,效率却非常高,甚至超出所有人预计。

老皇帝这个消息太过突然,满朝的人都没有想到,以至于圣旨宣读完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居然是秦寂言。

科考出来后,康大人才知五皇子居然将试题大面积泄露了出去!

“请圣上放心,臣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会护皇上平安出去。”凤老将军将手中的宝刀横在面前,一脸自信的道。

“顾贵妃还有一个时辰才会醒,把这里整理一下,我要去给皇上报告好消息。”顾千城擦了擦手,用丝帕将“肿块”盖住,端起托盘就往外走……

“小五,你个蠢货,非要拖着哥几个都下水,你才满意吗?”暗三和暗四作为罪魁祸首之一,心中的不安最重。

当然,伤患秦殿下有的待遇,顾千城也是有的,虽然她觉得没有必要,可秦王发了话,顾千城也只好半推半就的坐上去了。

此案影响极其恶劣,再加上仵作对验孕妇有许多顾忌,也不甚准确,秦寂言不得不通知顾千城……每一箱的黄金数量各有不同,除去赏给小兵们的辛苦费外加封口费,埋在茅坑里的黄金一共有八十六万两。

秦寂言解释完后,就不再吭声,见老皇帝自己在想事,秦寂言也不打扰,和老皇帝的贴身太监交待了一句,便出宫了。

“两横一竖?”秦寂言脚步一顿,扭头问道:“死者何人?”

见到封家、言家和皇后的娘家派了有体面的管家、嬷嬷来,他们哪敢和封、言那几家一样,派下人过来。

待到顾千城将众位夫人送走后,顾千梦寻了一个机会留了下来,主动上前道:“千城姐姐,我想好了。”

秦寂言和景炎还不知外面的情况,两人从圣地走出来,回头望着那如同墓地的建筑,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看守圣后的将领低下头,不敢言语。

“没有办法,我和千城……”说到“千城”二字,秦寂言的声音就哽咽了,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往下说。

确实是值得高兴,虽说凤家将接手了边城,可军中的人真的不擅处理政务,凤四将军也不想沾染政务,边城的事务需要人打理,这个时候那些被打压的官员,就有了出头之日,一个个被委以重任。

有凤家军在,他们就不怕北齐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