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第46章:以血洗血

阳光在线官网app下载 作者: 大海下的海拔

厉冥皓用下巴努了努洗手间的房门,“这里也有浴室,你去哪洗?”

曲耀阳走过来,还是忍不住搂着她又抱又亲。

“现在犯了法的人是你,不是我,夏小姐。”

曲耀阳厉目去看小江,立时就吓得后者倒退了一步,“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找我有事吗?”

裴淼心用力拉扯了几下,这围裙就是脱不下来,曲耀阳看她蛮力,也只好抓住她的手松开,“你先别拉扯,我办你把缠住的头发解开。”

面红耳赤,急喘着气慌忙去寻支点,可是胡乱抓过的小手最后只能覆在他抓/握在她胸前用力推挤的大手,或是紧紧箍在她腰间的大手上面。

曲婉婉被吓了好大一跳,正欲尖叫后退的当口,被这回转过身的男人一指点在唇前。

他勾着唇,皎洁的月光混合着室外的电闪雷鸣,忽明忽暗地映衬着大床上的两个人。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她的唇是肿的,脸颊也是肿的,不过这样就好了,这样已经足以让她对这个男人完全死心。

再低头去望坐在石桌前的裴淼心,她亦是冲她笑笑,表示没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老公,我们真的已经好久没有一家人一起出去,我想过去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们已经相携走过人生的这么多旅程,而你不会……现在就不要我们了吧?”

夏芷柔在点头里开心得不行,直说:“老公,你还会像从前一样爱我对我好的是不是?我知道人的一生太长,什么家具家电都有保修期,我想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是一样,咱们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夏母听不下去,在旁边打岔:“所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谁也没拿把刀架子你的脖子上让你这么干!可就是因为你当年的无聊和幼稚同时害了两个本来相爱的人!如果没有你,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扔在车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焦虑难耐地站在车边沉静了一会,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是啊!我背叛了他,他也背叛了我,我们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我开始是被人威胁后来是心甘情愿,而他呢,因为心底介意我曾经发生的一切却又一直闭口不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找我当初的身影,可他心里也该清楚,我们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初的谁。”

“我也知道这次无论再怎么掩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即使我想去掩,很多事情,也都再掩不住了。”

从前她工作再忙再累都会把芽芽带在身边,可是现下,就连才出生没有多久的思羽她都照顾不好,那么小的孩子,没有妈妈在身边,他可怎么是好啊?

过去与他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像个寄生虫一样生活在那个小家,不知人世疾苦,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的,以为一生就爱着一个男人就好。

根据往年募捐的传统,为了表示伉俪情深,梁董都会代表梁大太太捐出一副珠宝,再于拍卖会上用高价买回,亲手为她戴上。“嗯。你呢?是不是又是整晚没有睡觉?”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摩士集团”梁家老太的生日,就刚好在这个春天结束以前最后的日子。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流理台前的曲耀阳,此刻手里正拿着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安静喝着杯子里的矿泉水。

“为什么来丽江?”压抑住就快要疯狂的喘/息,只是这样看着她,他的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沸腾。

她弯唇笑得开怀,“你不用同我解释这么多,这些我都不想要知道。”

翟俊楠似乎不依不挠,“要不这样吧!既然你不是陆离的女朋友,那么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这哪里是专程过去找她的啊!那不是……不是我正好喝醉了开车经过那里,在街边巧遇罢了。再说了,就算你是她的大伯,这事儿又关你什么事啊!”

易琛把跑车的车顶伸上来,望了眼旁边被突然的雨势淋湿的裴淼心开口,“我在前面那个楼盘有套公寓,你要不先进去把头发擦干……”

“你是想在这里继续淋雨吗?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可是你自己,我这可都看见了!”

他那头似乎有什么人又哭又闹的声音。她在这头的话筒里都听见一个女人厉声疾喊,说死了怎么赔,要赔多少都不行,必须让肇事者拿命来赔!

预期中的巴掌没有落下,反倒是两片疯狂的唇瓣恨恨咬上了她的。

是的,已经不耐烦。

曲婉婉纵然担心,可是她更害怕此时此刻给她打电话的男人。

他倒完酒,将酒瓶往她身前的茶几上一放,这才学着她的模样盘腿坐在地毯上面。

“就是你!就是你!你还敢说你没有错!谁要管你以前到底谁先认识的谁!总之跟曲耀阳结婚的人就不是你!你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曲耀阳怒吼着说话的时候,双眸是紧紧盯着早就有些木然地站在一边的裴淼心。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因为……因为……”她该怎么向他说明自己的情绪?说她过了这么多年,已经不再习惯他与她之间这样的称呼了?还是多年以前他视她为“妹妹”的那段,都让她觉得她其实从来都不是他的老婆,也没当过他的老婆?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聂皖瑜轻笑出声:“是你妈妈说我跟婉婉一个年纪,婉婉叫他们做二哥二嫂,我又还没有过门,可不得这样称呼一句?”

“淼心姐。”聂皖瑜轻叫一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后才道:“我本来想同婉婉一样叫你一声二嫂,可是耀阳他不同意,他说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若是以后过了门咱们的关系和身份都要变,我唤他的弟妹做嫂子怎么也不大对劲,所以我也只好叫你一声姐姐,你介不介意?”

她娇红着脸在卫生用品的架子前挑东西,他便提着篮子站在一边,看着她默不作声。

她站在车前望了望在后备箱放东西的男人,这才小小声对着电话那头,“是什么?做什么的?”

她又来了,曲耀阳怒目以对,“裴淼心,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疯和玩都好,但是女儿也有我一份,我对她也有爱和责任!如果你不想要她,就打算丢她一个人在这不管,那么,没关系,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见到芽芽!”

裴淼心气急,“你是不是一会半会不跟我吵架你心里就难受?!你以为你是谁!”

曲耀阳你真的好狡猾啊!你绝对就是这世界上最狡猾的男人,为什么要时隔那么多年后才来对我说爱情!

裴淼心迎着窗外的日光将电话接起,“喂?”她跟他早就没有什么好说。

软软弱弱一声轻唤,一下就惊了门外的人了。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到是那洛佳不知死活似的又道:“哎呀妈呀!真的假的啊?裴总监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居然都离过婚啊!我看这一桌子女的,最漂亮的就是你了,最有气质最能干本事的也是你了,你说你前夫那得怎么想的,才会放开你这么个漂亮迷人的小东西啊?”

“你不信?”洛佳睁大了眼睛,弹了弹手中的烟灰,“你们做设计那块的东西我不懂,但是我在这公司做公关和销售这块却已好些年,什么漂亮的珠宝我没见过,没经过我的手?可也真真的,只有你的珠宝到了手上,我才觉得,它们每一件……好像都有自己的灵魂……是我极力想要靠近,却又根本触摸不到的……灵魂。”裴淼心猛然一阵脸红。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曲耀阳的话让曲母眉眼一跳,“我怎么没有善待她?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我忍气吞声让她住在我的家里,可不代表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

裴淼心惊奇,“昨天麻麻不是才买了很多酸奶给你和弟弟吗?”

其实大胆的女孩之前他见得多了去了,借着这个那个关系想要接近自己的女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会儿他一副心思都是他的小女人,早无心去搭理谁。

爷爷自是认得a市这有名的厉家,见着厉夫人同他打完招呼以后又同曲市长与曲母分别握了手后才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时候护士同我说过,说你跟长弓一块过来的,可惜我睡着了没见着,有心啊!”

曲臣羽举起酒杯,同曲耀阳一碰之后一饮而尽。

她重新拿起水杯接了小半杯水,回房的中途又听到他不痛不痒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你还说!”曲耀阳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陆离打摔在客厅的地毯上。

“别再说这些了!”曲耀阳的拳头捏得死紧,作势又要去揍陆离。

她的唇上热热烫烫的,本来僵硬无比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灼烧,被人真心疼爱的喜悦让她觉得既温暖又彷徨。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多时她会担心害怕他问起裴淼心的事情,可是这两个月以来,他似乎一次都没有提起。包括曲市长跟曲母也像是哪根筋突然变得不太对劲,本来曲母开始还很反对曲臣羽跟裴淼心结婚的事情,可是大概是从曲耀阳出院那一天起,这两个人默契得不再去提与这段关系有关的任何事情——反正这两个人婚事办得低调,a市就没几个人晓得,而且这两个月以来他们都没有同他们生活在一个圈子里。

赶在裴淼心也跟着曲婉婉的方向去坐后座以前,吴曦媛抢先挤了进去。

“已经没有关系。”她笑着拿起他的大手贴上自己的面颊,“你看,也没有多肿不是吗?左边脸颊跟右边脸颊还是一样的么,过一会儿就消了,你真的不用担心。”

她挣脱不开他的大手,“大叔,我不骗你,我那辆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到现在还在4s店里修,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虽然打车也可能会影响不好,被熟悉的人给看到。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她突然就开始沉思,已经有了危机感甚至抵触感的员工,就这样把他摆在高层管理人员的岗位上到底合不合适。如果,这个送钢笔给他的人再是他们的对头企业——

曲家的男儿向来失去比得到的还要多得多。

裴淼心继续,“可是,如果下回我再住院,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安排我住这么高级的病房了,我负担不起……”

病床正对面的墙上,壁挂电视机里的《非诚勿扰》还在嘻嘻哈哈喧闹个不停,可这屋子里的人,不过换了一个男人站立,气氛却变得这么不同。

裴淼心低头翻着,折腾了半天,还是无辜抬头,“我、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

他没有给她多少思考的时间,撑在门上的那只大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抵得她没办法逃脱和动弹,另外一只却是狠抓了她箍在自己腰上的小手,用力加深了这个吻。“你……你对臣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