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89章:百般折磨

边说,刘建边靠近滕青山。

“统领大人一早就出发,前往蛮荒了。”胖子笑着道。

“我想亲手报仇,可我自己没办法报仇。”李珺苦涩道。

“不学?”诸葛元洪也是一个超级强者,明白滕青山的意思,“不学就不学!这问题并不大。只是……你为何要吃朱果?难道炽热特『性』,比幽冷冰寒特『性』,好?”

……

“滕青山,臧锋,开始吧!”庞山说道,便转身跃下擂台。

输的一败涂地!

“臧锋师兄,早早就坐上了统领位置。滕青山才十七岁!再厉害,怕也不如臧锋师兄。”圆脸少女也附和道。

滕青山胸膛仿佛风箱,长长呼出一口气,脸上有着一丝恬静笑容。每一次练习三体式,滕青山都隐隐察觉到一股生生不息,阴阳调和的意境。只是,那意境太过高深,滕青山难以勘透。

“原来是他们!”

“怎么是他?”臧锋脸『色』大变,“我本来就是统领!即使提拔滕青山为统领,最多让他当第四统领。第一统领,应该在我们三人中选!以我实力,第一统领,应该是我才对!”臧锋那双凌厉的双眸眯起。

滕青山也看向这臧锋。

“这是什么?”青雨瞪大眼睛。

“诸葛元洪!”

明知滕青山强,这关绿还硬是要比。

其实对这冰冷的关绿,滕青山反而心底有着一丝好感,

“不过,我能以压倒『性』优势,击杀司马庆。至少对上先天‘虚丹’高手,我还有一丝把握。”滕青山也不妄自菲薄。

滕青山不是傻子。

关绿正带着人马,焦急寻找滕青山。

……

“啧啧!”滕青山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这老家伙,还真是够有钱的!”

“奇特东西,倒是奇奇怪怪。”滕青山发现包裹内,除了金票外,就是一些很『乱』的东西,比如银针、兰云珠这些闯天下必备的,还有一个小瓷瓶。除此以外,还有两张……

不过,那需要一些材料等等,而这人皮面具使用起来就简单了!

“这个滕青山,枪法还真是厉害。我和老白联手,都拿他没办法。”黑长老和白长老二人目光交流一下,都难掩彼此心中震骇。虽然他们二人,在《地榜》中一个排名第六十九,一个排名第七十。

可毕竟二人都是《地榜》高手,而且还是在狭窄空间内。

这一偏,可就要命了!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而硕大头颅靠在黑『色』大石上的赤鳞兽,赤红的瞳孔盯着滕青山,陡然,瞳孔中掠过一丝戏谑的眼神。赤鳞兽那白森森牙齿之间,一道长长的红『色』幻影窜出,仿佛闪电,瞬间划过那一颗黑火灵果!

“我带着黑甲军三十名精英,去帮滕青山。”关绿说道。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不管是青湖岛的高手,还是归元宗的高手,背着数百斤的东西行走在温度超过六十度的环境下,旁边炽热的岩浆流流淌着,时而一阵阵热气喷过来。即使躲得远,喷来的一阵热气,温度还是让高手们难受。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彼此相视!

一路飞奔。

……

一片漆黑。

“青湖岛的人,竟然也进来了!”冀鸿脸『色』大变。

“杜老九,你撒谎也不眨一下眼!那藤曼就是我们的人编的!”冀鸿声音很大,盯着那秃顶老者。乌岱看着双方争吵,暗道:“这藤曼都是人家编的,你青湖岛的人怎么可能比归元宗的人还更早进来?撒谎,都一下子被人戳穿了!”

大家都知道,那精瘦汉子,知道黑火灵果所在处,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否则,归元宗就不可能轻松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了。

“嗯?”

“走!”滕青山再度将轮回枪背负在身后,随后便一跃而下,脚上一点崖壁,便抓住那藤曼,便飞速下降。

“这个滕青山,还真谨慎。”精瘦汉子感受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个地方最好逃,可是……”

“都统大人就是厉害啊,这么高,我老杜也没办法完全卸力,还要打个滚呢。”杜洪哈哈笑着,旁边滕青虎走过来,故意揶揄道:“老杜,我都是靠藤曼的,你就直接跃下来,太不给我面子了吧,你说,该怎么办吧。”

滕青山立即开始详细说起,旁边冀鸿、关绿二人听得也『露』出喜『色』,听闻那黑火灵果竟然是在火岩浆所在处,也是有些吃惊。

就在三人聊着的时候。

许多苦修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选择一些大场合,公开一战,一举便扬名天下。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带着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细寻找着。

“蓬!”长枪枪头近距离砸在那重剑上。

这一幕令不少武者们暗惊。

原本周围观看的上千名武者,见没有人再挑战,一个个也就散开了。那‘雷神刀’吴越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好厉害的枪法,窥一斑而知全身,这个滕青山绝对没拿出最强的枪法……他的确有杀死孟田的实力!此次夺‘黑火灵果’,他是个强劲对手。不过……我的刀法,磨练这么多年,我不信他一个十七岁小家伙能挡得住!”吴越自信的很。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滕青山一怔。

“走,冯无血?青山,我们去看看。”冀鸿也笑道。

许多年轻人都羡慕看着这个燕铁,经过此次一战,燕铁的名字会很快传遍天下。如果这时,谁能击败燕铁,那将压燕铁一头。不过刚才见识过燕铁和冯无血可怕的实力,他们都不敢挑战。

“赤鳞幼兽出现,就代表有黑火灵果,有黑火灵根!后天巅峰高手,一旦吃了黑火灵果,据说就能成为先天强者呢。”年轻武者说道,顿时这句话引起哗然一片,“就是那黑火灵根,吃了,都直接成为一流武者!”

“好,好。”冀鸿笑意更浓,随即转身,“这位是关统领!这次我和关统领,奉宗主之命,带领三十名黑甲军精英,以及三十名核心弟子高手过来。虽然这次赤鳞幼兽出世,引得大量高手聚集,可咱们归元宗,对那宝贝,可是势在必得!青山,到时候,你可别留手!”

“黑火灵根增加的潜能,那些修炼内劲的人,根本无法真正挖掘!”滕青山如此的认为,“黑火灵根的潜能,一旦真正挖掘,增加的力气,绝对不止一万斤,到底是多少,吃了才知道!”

铁衣门老巢就在楚郡,占据地利,而且高手如云。

……

“赤鳞兽?”冀鸿一怔,“宗主,赤鳞兽无法驯服啊。”

而那一次,李家庄的‘李金福’震撼了滕家庄族人,那一柄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那个暴戾汉子,滕青山至今都记忆深刻。

而冀鸿,明显将滕青山也认定为这支精英队伍的高层。实际上滕青山虽然是都统,可和冀鸿、关绿的‘统领’地位相比,还差一级。可滕青山杀死孟田的战绩,这令整个归元宗都对滕青山刮目相看。

滕青山的听力,那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那大金庄,连续有人无缘无故消失,现在又有武者过去?难道有人查到原因了?”滕青山对那个可怜的大金庄,还是心存一丝好奇疑『惑』的。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

而朱崇石本人,则是带着十货车的货物,赶往楚郡。

归元宗,宗主‘诸葛元洪’门外,一名中年灰袍男子急切跑过来,此刻书房里面没有一点灯光,黑暗一片。可灰袍男子却知道……宗主一个月大部分夜里,都是在这书房呆着。反而那专属宗主的练武场,却很少再去。

“惊喜?”那灰袍男子一怔,有些疑『惑』,便接了过来。

而诸葛元洪一挥手便熄灭了蜡烛,在黑暗的书房中,诸葛元洪静静坐了许久:“滕青山,身世清白,绝不可能是其他宗派棋子。而且估计也没宗派,舍得将这样的天才弄来当棋子!这绝对是我归元宗,千年来第一天才人物!如果滕青山还能以这般速度提升下去,数十年、百年后,我归元宗,在这滕青山带领下,或许……有一天,能超越青湖岛!成为扬州第一宗派!滕青山,我就全力培养你,看你能达到哪一般地步,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一个逃,一个追,很快就冲到大金庄北边的‘火焰山’中,这火焰山,之所以命名为‘火焰山’,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当然,这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火焰山,上面满是草木植物等。

滕青山在一旁,心中疑『惑』,追问道:“段兄,你说赤鳞兽,是什么?”

他错了。

滕青山环顾周围的黑暗:“九州大地,高手无数,今天我杀孟田,这天下人怕也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吧!”

“锵!”孟田手中的血月刀立即一转,挡住这飞刀。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那就接我‘血月舞’吧!”一声狂笑,原本飞逃的孟田陡然转身,就是闪电般一记刀法。

虽然说劈拳,转为枪法没有成功。可以滕青山在劈拳上的领悟,这一劈施展下来,依旧仿佛一座高山轰下般。

那披散着长发的汉子点头道:“孟田,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这荒郊野外的客栈,还能见到这一场大战。不过,那位叫滕青山的,也真够厉害。竟然丝毫不处于下风。”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忽然——

很快,那绿衣沿着楼梯上来了。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云来客栈!

……

……

一步入客栈!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手持轮回枪,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

那剧烈的地面震动声,从前方传来。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而滕青山就辛苦了一点,骑着马到马车旁,用马车将身后箭矢挡住。用长枪将前方箭矢挡住。

“受死!”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好事难传播,这坏事传千里啊!

叁石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