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 第79章:面色如土

“而且华少也认识到了这种游戏的危害,他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决定以后再也不会玩这种游戏了。而我们也要给于他补偿的机会不是……。”

她睁着大眼睛回身,拂了拂颊畔的碎发,“我想洗个澡。”

裴淼心想了想道:“那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另外我的手机快没电了,如果待会洛佳再打公司的电话找我你先帮我接下,说我稍后再给她回过去。”

她知道这个华人的富豪圈并不大,而她设计的珠宝首饰一向走的都是高端定制路线,碰上他,或者他的那个她,不过早晚。

照完了相裴淼心就转身,曲耀阳也没有多说什么,望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走向郭董那一边。

从医院外的停车场过来,转到住院部再上到vip病房所在的楼层,他一路向前,一路都是同他点头打招呼的人——这间医院,原就是“宏科”投资承建。

“啊!你……”她张嘴想要尖叫,可是这突然睁开双眼的男人似乎早料到了她的反应,已经先行一步欺压上来,狠狠攫住她的双唇。

曲耀阳正赶着回家吃晚饭。

“家”这个字,只要想起,总会凭的让人温暖。

一想起这事儿她的心里就十万个不舒服,想是跟自己的老公在家里亲热,还时刻被人这样监视和偷看,这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怎么想都会不舒服。

“不管怎么说,这顿是谢谢你的,不管臣羽在不在这里,你帮他保住了白家的产业,作为他的妻子,我都应该谢谢你。”

“啊……”曲婉婉陡然瞪大了眼睛,若说先前他用手指的勾挑,那疼也只是疼在表面,可现下,这真正的撕裂的疼却将她逼得几近晕厥过去。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严雨西弯唇哄着,就见沈俊豪跟曲耀阳两个人从观景楼的方向出来。

那搂着susan的罗总突就笑得开怀,“哟!妹子,还有辣排骨火锅啊?”

她同对面的他,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苏晓惊叫一声快速冲上前来,试图去扶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的易琛。可似乎被什么东西蒙了大脑的曲耀阳扑上去又是一拳。苏晓吓得向后退开了一些,试图去拉裴淼心过来却才发现她的手臂仍被曲耀阳箍在那里。

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份设计图样都是比照那枚粉钻的最新设计,且每一副设计作品都经过不只一次的改动——这就看得出,她有多用心在设计这些作品。

再过几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走乡村,慰问山区失学儿童”大型公益活动,届时作为“青苗会”主席的梁大太太必定会带着她们一帮干事,到偏远的山村去。

她还记得自己出嫁或是再度送母亲离开前,后者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还有,下次你别再这么莫名其妙就冲到我办公室里来,多少顾忌着自己的身份,耀阳的婚事,我自然有别的安排。”

裴淼心在曲耀阳又一阵失控而发狂的顶冲之间伸长了手,直接按住了“关机”。

……

“我才不管你这么多,曲耀阳,一定是你跟臣羽说了些什么,又或者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不告而别的!”坐在保姆车里的裴淼心,最近真是被这事情困扰得人都要发狂。

这一下小家伙看着他的眼睛都快要放光,“真的么?那你会不会顺便也带上我啊?”

冲翟俊楠点了点头道:“你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宏科’的首席秘书,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不好。”

裴淼心忍俊不禁,“你无聊我可不无聊,再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翟俊楠他怎么跑了?嘿,晚上的饭局不是他提议的么,跑屁呀!”

“你……你要不等雨停了再离开……”

小家伙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

以前他不碰她不靠近她时一切都还能佯装得很好,可是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漫长纠结的岁月里头为什么总是在他的眼前来来去去挥之不散?

“爸你太过份了!”曲耀阳怒不可遏,伸手拽住裴淼心就往门口拉。

“可是,突然有工人跑过来跟我说,今年的葡萄丰收,可以酿美酒了。我着急奔到地里一看,随意摘了一颗往嘴里尝,不是太酸,也不是太甜,那味道清清爽爽的,却真的是时候酿美酒了。”哪晓得苏晓越听便越是生气,竟然真的动起手来。

“苏晓!”裴淼心轻叫一声,再是腿疼,也只得慌忙冲上前去想将这两个人拉开。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曲耀阳蹙起浓眉,“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那你妈妈知道这些事吗?”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最近他托了很多朋友在北京查聂家的背景,只需要再给他一点时间,只要再一点点,他就能找到办法制约聂家跟曲市长。

曲耀阳一怔,“你看出来了?”

“这是我拖朋友从苏州带回来的帕子,奶奶您是苏州人,所以我想,您一定会想念家乡的东西。”

“其实……家里的空房间还有很多……”

“我没说你是裴府千金、曲家少奶奶、市长儿媳妇的事情。对方公司的人只说让你过完端午就去试试,大概要先见下他们主管,聊一下你对珠宝的认识,再决定请不请你这件事情。不过该说的我都说好,不该说的你自己也别提,明白吗?”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曲耀阳侧过头去看女儿,一向懂事听话的小东西,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慌忙起身,光脚走到客厅的水吧前面倒水,冰凉的水杯拽在手里,那些无孔不入的记忆好像更加猖獗,几乎带着灭顶的火热与绝望席卷过她全身。

从自助餐厅出来,手臂被人从身后一抓,是曲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