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儿女亲家
作者: 祁染泱章节字数:31750万

这饮血刀,是当初威『逼』那强盗帮派大当家,得来的一柄好刀。

“珺珺,别哭!”那母亲连道。

“臧锋师兄,请赐教!”滕青山一拱手。

诸葛元洪微微点头,便朗声道:“不过,今天是青山接任第一统领!不宜挑战……锋儿,你先退下!今天青山先接下战甲。待得九月二十八那天。另外三位统领,但有不服的,尽可以挑战青山!谁最终获胜,为第一统领!”

是不算重,接近一斤。

因为有气爆声,说明,空气成了阻力,才会产生气爆!有那么强的阻力,才会令枪法速度受到限制。

呼!

“不过,我能以压倒『性』优势,击杀司马庆。至少对上先天‘虚丹’高手,我还有一丝把握。”滕青山也不妄自菲薄。

所以,不愿去。

“能量潜伏在身体深处,用《虎形通神术》,应该能促进身体再度吸收。”滕青山暗自点头,“等回去,就开始继续修炼《虎形通神术》。”《虎形通神术》是从内部细微角度吸收体内能量。

“大概一百米高度,自由落体坠下,纯粹是靠身体,就能承受住。”滕青山暗自点头,“如果我使用内劲,减轻身体重量,下坠加速度要小不少。如果再配合卸力技巧,我大概能从三百米高度坠下,而无需靠外物卸力!”

哗啦!

只要他不死,以他先天强者能力,别人还能从他怀里偷东西?所以,他怀里是最安全的藏钱财地方。

滕青山感到自己全身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上一次杀死孟田,只是使用十八万斤巨力。连《莽牛大力诀》也没同时使用。而且仅仅一招,就胜利了。连热身都算不上。而这一战……

连绵不绝的枪影,一枪接一枪,疯狂刺向司马庆。快若闪电的长枪,产生可怕的空气爆裂声,周围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滕青山和司马庆周围,那是昏天暗地。而滕青山则是疯狂地一枪接一枪。

“死去吧!”银发老者陡然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刀猛地就是简单的一记猛劈!

“那个老者在咱们徐阳郡倒是有些名声。”旁边有人『插』嘴道,“他叫王陨!是咱们徐阳郡范巫城的一个有些权势的高手。不过……他在咱们范巫城,也就只能算上排名前几。可现在,竟然能和《地榜》高手们厮杀,没想到这王老,隐藏着这么强的实力。”

“什么东西!”六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归谁?

呼!

“啊!”“啊!”“啊!”……

“杀了他,夺了黑火灵根!他就一个人,敌不过咱们的。”有人高喊,可明显,后面那些看戏的武者们,大多数都不想贪这黑火灵根。虽然这黑火灵根能轻易造就一个一流武者。还能改善体质。

“如果一开始就被挤在数十丈外,根本没机会抢到黑火灵果。”冀鸿站起来,“青山,关绿,马上带人,咱们立即赶往地底去!先占到前方好位置。对了……要多带些食物,还有水!”

“好轻功!”古世友赞道。

“嗯。”滕青山看着远处,穿着白袍的一群人。

那群人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的‘逍遥宫’高手。这次逍遥宫的人来的略微迟了些,这导致,他们来到的时候,武者们已经排了近百丈下去。如果在百丈外,怎么可能夺得到黑火灵果?

其实不喝水,滕青山都不在乎。

“少岛主,那秘籍……”乌岱连道。

“三位大人饶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乌岱连道,“我一旦回去,这消息绝对传不出去!”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精瘦男子连说道。

根本无法搬!

“到底往哪边走?”滕青山经过杀手训练,这些简单的路途记忆,不成问题。

峡谷周围这一代现在没有人,峡谷这里本身就比较隐秘,即使有人来搜索,也是极少数人。那些人搜索没发现,一般就不会再搜索了。

“水气应该是白雾,你小子骗谁呢?是不是想耍手段?”滕青虎喝道,精瘦汉子连惶恐道,“各位大人,我可不敢骗你们,这真的是白雾!是因为太热了,这里才会出现水雾的。”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是。”那些军士松了一口气,有滕青山这句话,他们也不必畏手畏脚了。

“嗯,估计陷入『迷』宫,没找到出路。”滕青山随即吩咐道,“嗯,你们先休息一下。第二小队,将饭菜拿出来,让他们先吃饭。”第二小队成员从包裹中取出带来的还热着的饭菜,递给第一小队军士们。

“嗬~~”

“这黑火灵果藏的还真神秘,入口,竟然是在这个地方。谁能想得到?”一个精瘦男子从峡谷的另一面较矮的崖壁藤曼覆盖下爬了出来,这藤曼覆盖下方竟然藏有一个洞『穴』,这精瘦男子脸上满是得意。

中了‘火中取栗’这一招,重剑不由一偏,不过司马峰身形一转,借着那股旋转的力道,手中重剑顺势就是一个斜劈。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银发灰袍老者被人取笑,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是眼眸中瞬间掠过的一丝冷光,暴『露』了他心中的暴戾。

待到第二天清晨。

“群攻?我‘如影随形’这一招,可单体攻击可群攻,毒龙钻威力也够大!现在不需要什么大威力的群攻招式,算了,还是耐心点,多耗费心力,反正琢磨这么多年了,不急再等几年!”

上万名武者,这么多人矛盾当然多。

“统领大人他们回来了,准备晚饭!”

不过怎么能和归元宗众人比呢?

只见金属撞击声响起。

顿时围观的上千名武者一片沸腾,大家都没想到,一个无名青年,竟然击败了铁衣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冯无血’,那冯无血坐在地上,冷厉的眸子死死盯着远处那短衫青年,吼道:“你叫什么名字!”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随即,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些护卫说的不错,这一次肯定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武者过去!我闯『荡』天下,风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谓的后天巅峰武者,尽皆不我一招之敌!这一次,高手云集,也该是我‘燕铁’苦修八年,名扬天下之时!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师傅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吧!如果再得到黑火灵果……”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不过滕青山肯定一点——赤鳞幼兽没吃到黑火灵果,是不会离开它的老巢的。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而冀鸿,明显将滕青山也认定为这支精英队伍的高层。实际上滕青山虽然是都统,可和冀鸿、关绿的‘统领’地位相比,还差一级。可滕青山杀死孟田的战绩,这令整个归元宗都对滕青山刮目相看。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到了滕青山这个层次,即使仅仅拿出五六万斤的力量,像诸葛云、岳松这个层次,滕青山都不放在眼里了。像孟田那层次,滕青山才有兴趣。

反正天『色』也晚了,早点休息,也不耽搁多少行程。

“他们发现,原来有一个吃人的怪物!”小二压低声音道,“那怪物,一片漆黑!一闪就没了,唯一看到那一幕的武者高手,也没看清楚,那怪物长得啥样,他只知道,那怪物一闪,一个人就被吞掉,没了!”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这位大人。”那老者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咱们大金庄,遇到那等怪物,只能靠大人你们这些身怀绝世本领的高手帮忙了。昨夜,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希望今夜,大人和其他诸多武者高手,能帮咱们大金庄,杀了那怪物祸害!”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黑『色』怪物,哼哼,能瞬间吃掉一个人。如果那小子没撒谎骗我,估计黑『色』怪物,应该是个妖兽!嘿嘿,我逍遥侯行走天下,还没看过妖兽呢。今天得好好见识一下。”段侯嘴里嘀咕着。

清脆的声响,那密集鳞片上溅起了一些火星,那黑『色』庞大的影子朝旁边的巷子里一钻,便消失在段侯视野内。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自然,也会有傲气!

一个逃,一个追,很快就冲到大金庄北边的‘火焰山’中,这火焰山,之所以命名为‘火焰山’,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当然,这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现在的火焰山,上面满是草木植物等。

那庞大黑影一进山,竟然灵活的很,速度更快。

“嗷~~”

呼!呼!

滕青山站在悬崖边上,看着下方深不可测的峡谷,冷笑一声也同样跳下,不过跳下的同时,滕青山每次下降数十米,都用手掌抓那些凸出的山石进行减速,片刻,滕青山便到了峡谷底部。

这头妖兽那隐隐有着暗红光芒的冰冷双眸,偶尔扫视下方峡谷一眼。

……

旁边的靳涛暗恨。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断我一臂,此仇一定得报。”孟田心中大恨,“还追我,哼,他的速度,怎么及得上我!”孟田自信的很。

即使死,也要拖着滕青山一起死!

他错了。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滕青山环顾周围的黑暗:“九州大地,高手无数,今天我杀孟田,这天下人怕也会知道我的名字了吧!”

“是!都统大人!”杜洪高声应命,随后嘶吼一声,“兄弟们,杀光他们!”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叁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而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用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至于孟田麾下人马死伤极多。

一旦施展毒龙钻,枪法有瞬间的失控,可是‘毒龙站’这绝招,连蛟龙都能伤,如果这招都杀不死敌人。滕青山也只有逃跑了。

孟田刚抵挡一记飞刀,来不及躲,只能将血月刀在头顶一横。

“滕青山,难道你真的求死!”孟田恼怒喝道。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杀滕青山,而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所以不到生死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气磅礴的凌厉枪法,也让孟田真的没其他办法。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750条评论
  • 最新评论